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91章搶女人,殺男人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2日 23:04 [字數] 452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在青親兵護衛下,坐在五百藤甲軍後方,眼睛微閉,劉璋真的很累,奔波了十天,連著之前的行軍已經快一個月,雖然他和親兵是騎的駱駝,精神也沒藤甲軍好。

可是劉璋心裡的憤怒從來沒有減少,葉龍的背叛讓川軍差點錯過阻截莎車軍,差點讓自己的西域政策付諸流水,差點讓大漢天威掃地。

劉璋向兀突骨下令,絕不接受一個叛軍士兵投降,這些叛亂的人必須死,這是維護大漢的尊嚴,也是維護自己的尊嚴,否則以後自己要成立其他西域都護府,政令就跟放屁一樣。

叛軍士兵沒有葉龍的智力,還以為缺口可以逃跑,看到山口被卡主,徹底絕望。

藤甲軍四面合圍,絕望的叛軍士兵再無反抗之力,山口之前成了屠宰常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阿奇尼願意為將軍收降焉耆,焉耆現在一片大亂埃」

阿奇尼看著面前的藤甲軍殺來,跪在地上對不遠處的劉璋大聲呼喊,劉璋一動不動,藤甲軍士兵毫不猶豫,阿奇尼眼前一黑,三把大斧砍在腦袋肩膀上,整個人一下被劈成幾塊。

周圍士兵越來越少,到處是慘叫和斧頭劈肉的聲音,葉龍全身無力,他不明白,自己天衣無縫的計劃,為什麼還是這樣的結果。

自己計劃了這麼久,在川軍面前就像兒戲一眼,原本以為自己就要成功了,可是就在成功前的一瞬間,希望徹底破碎。

葉龍當初對劉璋說的話不全是假的。他的確被張闊歧視了。因為是普通的移民。葉龍儘管有才,卻屢次求官都被拒絕,不斷碰壁。

知道家人都死在旱災中,葉龍醒悟了,只是他不是帶著無奈離開高昌,而是帶著對大漢的恨離開高昌,並且終於知道這個世界是權力說話的,沒有權力什麼都無從談起。

於是葉龍就只有兩個追求。第一個是追求更高的權力,第二個是在大漢面前顯擺自己的權力,讓大漢的人看著,自己不在大漢,也能讓大漢顫抖。

而這次叛亂,如果成功,葉龍就可以讓大漢顫抖,可是現在,自己在川軍面前,力量顯得如此蒼白。

「天亡我也。」

葉龍認為自己的謀略已經沒人能識破。而現在形勢逆轉,只因為出現了這一支戰力逆天的軍隊。這是上天不要自己成功。

葉龍大呼一聲,拔出佩劍,刎頸而亡。

叛軍被全部砍殺在山口,絕大多數肢體不全,反而只有葉龍的屍體還完好,高昌守軍在杜遠和煥夢帶領下出城,他們也只剩下打掃戰場的工作。

「多謝將軍為我父親報仇。」杜遠看了一眼葉龍屍體,對劉璋拱手。

劉璋歇息了一個多時辰,體力恢復,站起來走到葉龍屍體旁邊。

「立刻抓捕葉龍家人,全部凌遲處死,將葉龍屍體製成乾屍,在焉耆,東夜,高昌以及其他小國遊行示眾。」劉璋靜靜說道。

「那車師呢?那是葉龍的國家,也應該讓車師人看看叛亂的下常」杜遠建議道。

「車師?不存在了。」劉璋淡淡說完,連高昌城也不會,就要離去。

眾人反應了一下才醒悟過來,川軍是要對車師屠城,哪怕知道自己不在範圍之內,也都驚的一身冷汗。

「不可以。」突然一個女聲向劉璋喊道,是煥夢。

劉璋停住了腳步,無論如何,煥夢帶著東夜一直在幫漢軍,雖是小國國王,自己也應該聽她要說什麼,只是劉璋還是道:「女王陛下,車師必亡,如果你要勸的話,就不必了。」

劉璋不知道煥夢是不是要婦人之仁,但是車師必屠,不止是要懲治叛亂和警戒以後心懷叵測者,很重要的一點,川軍沒糧食了。

劉璋帶的口糧本來只是能持續到攻下且末國,可是這次回援,已經耗盡了糧食,而且大部分糧食給了留下的軍隊,藤甲軍現在是什麼糧食也沒有。

藤甲軍需要補給,而高昌經過這麼大一場戰爭,還有之前組建戊己校尉部,已經耗費了大量補給,而且現在戊己校尉部肯定要重建,又是一筆消耗。

自己一萬軍隊在中原是個小數目,可是在西域是一支大軍,戊己校尉部養不起這支大軍了,就算擠出糧食補給川軍,也會影響戊己校尉部重建。

所以劉璋只有一個辦法,將車師前國的人斬盡殺絕,不管百姓王室,糧食金銀珠寶和財產全部收過來,這樣不止藤甲軍補給有了,戊己校尉部重建也沒壓力了。

屠城車師,立威大漢,獲得補給,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

「車師亡國是自取,可是……」煥夢猶豫一下,還是說道:「我妹妹煥瑤關押在車師,如果將軍屠城,她怎麼辦?」煥夢在大戰之時,不會婦人之仁地去惦記妹妹,知道那根本沒用,只能是讓自己也落在葉龍魔掌中。

可是現在大戰結束,勝利奠定,煥夢與煥瑤姐妹情深,怎麼能再?imgsrc=/sss/fmgeyimehid.jpg盟懶恕?

劉璋輕出一口氣,沒回答煥夢的話,對杜遠道:「你帶一支軍隊跟隨,一起參與屠城,立即出發。」

劉璋沒那麼多時間耗在這裡,騎上駱駝帶著軍離去,煥夢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紅著臉大喊道:「劉,就算你不喜歡我妹妹,也不用這麼無情無義吧,她還是帶著你們出天山的,她還……」

後面的話劉璋已經聽不見了,煥夢蹲在地上大哭起來,她雖然是國王,可是也只有十幾歲,堅強不過是裝的,妹妹和她相依為命這麼多年,川軍屠城,妹妹必死無疑。煥夢再也剋制不住悲傷。眼淚唰唰地掉落。

「陛下。珍重。」

杜遠沉重說完,「唉」了一聲,對後方的軍隊大聲道:「張都尉,楊都尉,拉沿途都尉,率領你們的人跟我來,陳都尉留守高昌,將城頭投降和逃跑的士兵全部斬首。這些士兵就不誅連滿門了,凡事參與叛亂的士兵,滿門抄斬,家產充公。」

「是。」四名都尉一齊應命。

杜遠率著六千軍隊,跟從藤甲軍快速行軍。煥夢哭了許久,周圍東夜人都默默站著,東夜只相當於一個小鎮或者一個鄉,所有東夜人對煥瑤都很熟悉,很勤勞友善的一個女孩,現在知道煥瑤要死。都和煥夢一樣很悲傷。

「杜將軍,你的任務有兩個。四千人守住四門,剩下兩千人進去隔離女人,能隔離多少隔離多少,遭遇任何反抗,不管是誰,可就地格殺。」

車師王城外,劉璋沉聲對杜遠下命令,城頭寥落的車師守軍獃滯地看著城外的川軍,葉龍將絕大部分兵力都拿去進攻了,車師防守的不超過兩百人,因為在葉龍看來,車師王城根本不會遭受攻擊。

「是。」杜遠領命而去,留下四千人把守車師四城,親自帶著兩千人進入城中。

杜遠率軍進入城中,將兩千人分成十隊,從王城四門進入,各用五十人建立一個停駐點,其他一百五十人衝進樓館,民居各處,看到年輕女人就抓,不管良家婦女還是黃花閨女照搶不誤。

車師王城中開始一片哭喊,那些敢於反抗的女人父親,丈夫,兄弟,全部被高昌軍殺死,與山賊無異。

但是除了那些女人親人,其他車師人竟然鬆了一口氣,看到川軍出現在此處,他們就知道葉龍敗了,雖然不可置信,但是確實敗了,而叛亂的發源國車師,而且是擁護葉龍的車師,必定有一場災難。

看到高昌軍進來只搶女人不殺人,那些家裡沒婚期女人的反而鬆了一口氣,那些大家大戶也鬆了一口氣,因為杜遠沒叫人去搶他們,搶的都是一些小門小戶,大家大戶也明白,川軍要控制車師王城,還是需要他們的支持。

他們只是沒想到杜遠之所以現在沒搶,是因為兵力不足,大家大戶都有幾個護院,只有最後集中兵力去搶,或者等到藤甲軍進入后再搶。

車師王宮中,一群前王室餘黨聚集,葉龍為了快速控制車師,讓他們重掌了權力,都驚懼於川軍竟然回援,當聽說川軍萬人圍城,個個惶恐不可終日,可是聽到高昌軍只搶女人,這些人鬆了一大口氣。

「我看我們不如把王宮中的女人主動獻出去吧,並且投降,漢軍要控制車師,還是要仰仗我們,這次就當遭受了一次重創,等漢軍離開,我們再慢慢聚集實力。」一名年輕男子急速說道。

「對,漢人有一句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另一名年輕人附和。

「我看這還不夠,我們應該幫助他們去抓那些賤民的女人,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眾人都點頭,只要能贏得性命,這算什麼。

王宮的人聚集自己的力量,開始集中王宮中的女人,又去抓王宮附近的百姓家女人,車師整個城池到處是搶人的喝罵和哭喊。

城外,劉璋靜靜地坐著,看著天上的日頭逐漸高升,微微皺眉,就在這時,一名士兵跑過來。

「主公,曲夫人已經帶人出了南城。」

劉璋輕出一口氣,一揮手,早已不耐煩的兀突骨揮舞大鎚就衝進了車師王城,城門口就有一群男人在圍觀高昌軍搶女人,兀突骨不發一語,提著斧頭就衝過去,簸箕大的斧頭輪起,一下子劈翻四名男子,血肉飛舞。

「埃」一名男子大叫一聲,其他圍觀的男子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逃跑,一大群藤甲兵沖了過來,對著這群男子亂斧揮砍,鮮血立刻染滿大街。

街上的車師人驚恐大叫,終於大亂,藤甲軍屠殺正式開始。

藤甲軍揮舞斧頭,十幾人一隊,衝上各個建築和小巷,逢人就殺,高昌軍跟在後面抓女人,那些被抓的女人開始還在怨恨男人不救他們,可是現在看到這些男人全部被砍的屍體不全,都獃滯了。

藤甲軍四千人分成四隊,從四門進入屠殺,如蝗蟲過境,所過之地除了女人一個不留,很快四隊在中央王宮碰頭,正碰上帶著一大堆女人出來投降的王室餘黨。

藤甲軍不由分說,舉起斧頭向這些人殺去,王室餘黨看到殺氣騰騰的藤甲軍大駭失色,一名男子剛喊了一聲:「我投降……」就被一斧頭劈死。

藤甲軍對王室餘黨大砍大殺,鮮血飛到那些被抓的女人臉上,感受到臉上溫熱的液體,女人們哇哇大叫四處亂跑。

杜遠立刻大喊一聲,高昌軍沖了出去,將發瘋的女人全部抓了過來。

從午時到黑夜,車師王城的屠殺一刻未停,藤甲軍從四門殺向王宮,又從王宮殺向四門,清理了三遍,直到車師城中除了藤甲軍和高昌軍,再也見不到一個男人,整座城池變得死氣沉沉。

劉璋踏著滿地的血跡走過大街,表情清冷,杜遠和兀突骨前來向劉璋拜禮,劉璋微微點頭,對杜遠道:「杜將軍,本將代蜀王追封你父杜威為定西中郎將,高昌侯,正式任命你為戊己校尉部戊己校尉,統領焉耆,高昌,東夜等所有天山南脈國家。」

「杜遠拜謝將軍,叩謝蜀王鴻恩。」

劉璋微微點頭,繼續道:「戊己校尉部治所遷移到車師王城之內,車師的女人就賞給這次平叛有功的士兵,只要是最後沒有叛變的,就賜予房屋土地,傷了敵人的就賜予一個女人,殺敵一人額外賞賜一個女人,殺敵兩人額外賞兩個。」

「是。」杜遠粗略計算了一下,車師的女人應該夠用,因為這次平叛中對叛軍動了真刀真槍的士兵實在很少,大多數是漢人士兵,車師的女人好幾千,應該夠用,不過自己好像能領二十幾個女人,這下杜家要發揚光大了。

劉璋吐出一口濁氣:「另外,這次戰爭之後,天山南脈國家男丁急劇減少,女人應該是男人的好幾倍了,多出來的女人你知道怎麼辦嗎?」。

川軍在東夜殺了幾千人,在高昌城外殺了上萬焉耆人,後面葉龍叛亂死的更多,加起來三四萬男丁,在中原都是一個龐大數字,更別說西域。未完待續……

PS:#暴君劉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