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87章被算計的感覺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1日 23:31 [字數] 33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個歷史悠久的叢林小國,在一個時辰內宣告煙消雲散。

「王子殿下,戰事結束。」一名烏孫將領向彌天稟報。

彌天一臉寒霜,微微點頭,問道:「這裡距離精絕國還有多遠?月氏那邊有消息傳來嗎?」

彌天為了烏孫崛起,醞釀了數年,可以說等的就是這個時刻,所以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不僅自己培養訓練了軍隊,又拉攏了烏孫邊防軍的將領,還結連了貴霜帝國。

彌天出兵之前已經與貴霜帝國商定,兩軍合攻莎車,拿下莎車后,烏孫與月氏以蔥嶺河為界,瓜分西域霸權,蔥嶺河以西由月氏帝國直接控制,蔥嶺河以東是烏孫勢力範圍。

彌天要將烏孫打造成為西域的天朝上國。

一名文官站出來,文官本是一名御醫,私底下也充作了彌天的外交官,與貴霜帝國的秘密結盟,就是他出使的,文官回道:「月氏帝國那邊還沒消息,不過這只是因為我們行軍的原因,他們的信使根本找不到我們。

不過王子殿下放心,月氏帝國一定會出兵的,雖然月氏帝國近些來和我們烏孫上層一樣,漸漸腐化,但是還有一批一心為國的將領,他們希望月氏帝國再次崛起。

月氏帝國不想戰的勢力很大,還有一大批主張將主要力量放在西邊防備安息帝國,但是這次那些月氏的忠義將領沒有對這些人妥協,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他們月氏的最後一次崛起機會。

如果月氏再沒有一次軍事擴張,月氏帝國就只能覆滅,所以月氏這次一定會出兵。

至於時間上,月氏帝國就算是和我們同時發兵,他們要翻越蔥嶺。過沙漠,會比我們遠一些。

但是這應該沒有什麼關係,我們再往南兩百里就是精絕國,攻擊樓蘭的莎車軍如果要回援,必須走樓蘭到且末,且末到精絕,精絕到莎車的路線。

我們這裡有三萬人,要擋住莎車軍,實在是輕而易舉。到時候貴霜軍到來,與我軍聯合,莎車就無力回天。」

彌天王子點點頭:「很好,叫后隊清理一遍叫香國,前軍快速行軍。」

「是。」

烏孫士兵在叢林中快速行軍。直撲南方的精絕國。

…………

劉璋率著軍隊向南行進,越往南越熱,不但是氣候進入夏季,地域也越來越乾燥,在西域有一個氣候的大致規律,天山以北,越往北越荒漠。天山以南,越往南越荒漠。

雖然這不是鐵律,但是也有一定道理,至少劉璋現在走的這條道路就是。現在西域的水土流失還沒有達到十分嚴重的程度,許多地方不是沙漠,只是半沙漠地區,可是即使如此。劉璋覺得還是受不了。

藤甲軍到好些,藤甲軍的藤甲厚實。可是藤甲軍是來自南方的,他們只怕冷不怕熱,蘇藍率領的騎兵就不好受了,這些騎兵都是精英,但是基本來自苦寒的西涼,那裡受過這樣的熱。

西涼軍士兵消耗了大量的水,人吃馬喂,幸虧是耐勞的蒙古矮腳馬,也幸虧走過的地方並不是完全的沙漠,不然騎兵肯定過不來。

劉璋現在終於知道,當初漢武帝向大宛國要寶馬,最後打敗大宛國,大宛獻出寶馬以後,為什麼中間了死了五分之四,別看汗血寶馬比矮腳馬跑得快,長得壯,論耐力遠不如矮腳馬。

劉璋已經帶著軍隊行進快半個月時間了,就在騎兵要崩潰的時候,前方探子傳來消息。

「稟報主公,我們問了前方的土人,這裡距離且末已經不足百里。」

眾人都露出喜色,劉璋也輕舒一口氣,如果再走下去,蘇藍的騎兵肯定得全部病倒,在這樣的地方水土不服,不是那麼容易治好的,可能等到莎車軍回援,騎兵的戰力還不能恢復。

可是就在這時,川軍走過的後方一座荒涼的小山丘上,出現一道聲音,一個人騎著一匹駱駝飛快地向這邊馳來。

一名駱駝兵肯定對軍隊造成不了威脅,眾人都好奇地遠眺,駱駝騎手直馳向川軍,劉璋皺眉,這肯定是有事,不然在這個地方,不會有一個人莫名其妙往一支軍隊裡面鑽。

這名騎手從後方來,劉璋不知為何,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當那名騎手馳近,劉璋那種不好的預感化為現實,劉璋看清了駱駝騎手的面貌,這名騎手竟然是東夜國那名長老,就是與煥瑤一起擔任都尉的那名長老。

「後方出事了。」劉璋不得不冒出這個念頭。

「劉將軍,劉將軍,我可算找到……你……了。」

長老剛剛賓士到十米之內,突然從駱駝峰上倒了下來,駱駝顯然也不斷賓士了很長十日,騎士一倒,前蹄立刻跪了下來,大口喘著氣。

長老滾到地上,直接暈了過去,川軍幾個人急忙上前,軍醫用了針灸,又灌了幾大口清水,終於讓長老睜開眼睛,用虛弱而急促的聲音喊道:「將軍,不好了,車師前國葉龍異徒高造反,瑤公主被抓,杜威校尉被殺,現在車師軍正在攻打高昌,將軍快回……援……」

「葉龍造反?他手上才幾個兵竟然能造反?」劉璋不可置信地問出來,可是那長老說完話,再也體力不支閉上了眼睛,軍醫站起來道:「主公,他已經脫水而亡了。」

劉璋捏緊拳頭,雖然葉龍的表演很逼真,但是劉璋不是沒想過葉龍可能是在做戲,只是拿不準,在讓葉龍擔任車師國國王時,葉龍只有兩百人的王宮護衛隊,還有出賣了熬封的罪名,他要造反,他拿什麼造反?

可是現在想這個顯然沒用了,自己以為的萬無一失肯定出了漏洞,劉璋都有點佩服葉龍的表演能力,當夜來向自己稟報熬封造反時,先是說自己還記得熬封的恩情,后又說自己一直不願背叛熬封。

還說背叛熬封后自己負疚,不願做官。

這一系列言行,實在不像一個小人。

可是劉璋沒想到這葉龍竟然如此能抓住心理,他肯定是看出劉璋不喜歡那種出賣主上的人,故意說自己還對熬封有感激之情,這樣反而打消了自己的疑慮。

處心積慮埃

恐怕那個時候葉龍就已經準備之後造反,也想好了怎麼造反了。

身為漢人,被委任為重職,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背叛大漢,劉璋發誓要將葉龍五馬分屍。

「夫君,我們怎麼辦?」蕭芙蓉問道。

「回援。」劉璋沉聲道,這不僅關係戊己校尉部,也關係自己政策的連續性,如果成立戊己校尉部,就由得葉龍造反毀壞,那自己定下的西域政策就形同虛設。

這會波及北方的天水都護府,也對以後建立其他都護府嚴重不利,葉龍簡直是在挑釁大漢的威嚴。

戊己校尉部,政策連續性,還有那一片黑木林,這些都足夠劉璋回援。

「埃」蘇藍最先出聲,她已經能聽懂漢語,臉上露出苦色,她倒沒什麼,在安息的氣候和西域差不到哪裡去,她也是經常作戰的,在半沙漠中長途行軍還受得了。

可是麾下那些西涼騎怎麼辦,一個個的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如果讓這些強悍的西涼兵選擇,他們寧願一千對五千敵人的衝殺,也不願走這片乾旱地區。

現在的西涼驍騎比一隻綿羊還不如,原地作戰都困難,更別說長途跋涉回軍車師。

其他軍隊也一樣,其實任何一支軍隊,長途跋涉十幾天,還是這麼炎熱的天氣,也不可能再十幾天返回去,沒有任何一支部隊能有這個耐力。

劉璋就已經打算攻下且末以後,在且末好好休整,估計到莎車軍回援,川軍戰力也應該恢復的差不多了,這樣一來,就能夾擊滅掉莎車軍。

這時的軍力,如何能夠回攻車師。

「這是葉龍算計好的。」劉璋說了一句,這人智謀果然不是一般的簡單,竟然把時間和自己的情況料的分毫不差,看來西域也有高人,只可惜這個高人竟然站在了大漢的反面。

「夫君,不管如何,我們不能再行軍,再行軍下去得全軍覆沒,我們還是攻下且末吧。」

蕭芙蓉不是太知道戰略的問題,但是她只知道夫君很想回攻車師,可是蕭芙蓉領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士兵不是機器人,豈能隨意驅使。

「師妹說的不錯,而且我們糧食也不多了。」曲凌塵上前說道,秀眉輕皺,在西域行軍不可能依靠後勤補給,所以劉璋的軍隊都是自帶口糧的,士兵背一些,駱駝和馬匹載一些。

但是這些糧食都是算著時間來的,劉璋預估了拿下且末的時間,也是口糧的分量,本來是打算到且末再補給的,可是如果現在回攻車師,別說士兵體力不支,糧食又從哪裡來?

劉璋長出一口氣,很不甘心,這種被算計的感覺很不好受,現在劉璋想起了黃月英,自己雖然帶兵多年,許多帶兵常識還有察人用人都已經成熟,但是遇到像葉龍這樣真正的智謀高手,自己還是不是對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