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85章戊己校尉部加強版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30日 22:52 [字數] 44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文官還沒說完,熬封突然拔出地上的利劍,一劍捅了過去,劍尖帶著泥土貫穿文官的喉嚨,熬封拔出佩劍,文官「氨了一小聲,踉蹌倒地,滿堂車師文武驚懼。

熬封用衣服擦乾佩劍的血泥,冷冷掃視滿堂文武一遍,沉聲問道:「誰還要勸?」

眾文武低頭,葉龍站在一旁,一直不發一言,他知道這時的熬封就是一頭暴怒的熊,誰勸誰被一爪子抓死,眼中的光芒不斷閃爍,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異徒高。」熬封再次喊了一聲。

異徒高再也顧不得,一下子站了出來,軟掉的腿差點摔一跤,努力讓自己站穩,異徒高作為一員勇將,現在卻覺得連站直都是一件困難的事了。

「你敢不敢帶兵攻擊劉府邸?」熬封沉聲道。

「敢,敢。」異徒高連忙應承,可是眼光卻投向葉龍,希望這個一向明智的軍師能出來勸勸熬封,挽自己一場大難。

熬封循著異徒高的目光,瞥向葉龍,「軍師有什麼異議嗎?」。話中沒有半點感情,因為自己的屈辱都是漢軍帶來的,現在對葉龍這個漢人也生出反感,要不是看葉龍幫著自己這麼多年,早就下令殺了。

葉龍站出來,向熬封行了一禮,平靜地道:「屬下也覺得陛下的方案可行,漢軍雖強,但是漢軍已經撒出去了,劉府邸只有一千護衛隊,如果出其不意,有八成把握襲殺劉。

只要殺了劉。漢軍就是一盤散沙。今日漢軍宣布的政策。我相信除了東夜,其他國家沒有一個國家心裡沒有怨言,劉一死,必定大亂,我們不會遭到報復。

只是屬下希望陛下將計策略作修改,黎明前是所有人防備最弱的時候,希望陛下能夠在黎明前進攻,這樣的把握更大一些。」

異徒高心裡一沉。怎麼也沒想到葉龍竟然也建議進攻,聽了葉龍的分析,異徒高還真覺得有點希望,可是還是心裡無比害怕,這可是與無敵的漢軍作戰,搞不好自己就得死埃

「恩。」熬封點點頭,顯然對葉龍的回話很滿意,這時看這個漢人,反感稍微小了點:「那好,就依葉軍師所說。黎明前半個時辰,攻襲劉府郟還是那句話,不管是誰殺了劉,我車師與他平分。」

熬封說完一揮袍袖離去,葉龍也仿若渾然無事地跟著離去,眾文武各懷心思離開,只有異徒高一個人走,還在怨懟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平生也打過一些仗了,可沒有一次像這次這樣恐懼。

半夜二更,異徒高睡不著,在屋中擦拭佩劍,現在的異徒高是真的不知道見不見得到明天的太陽了,想起家中的妻兒子女,異徒高黯然神傷。

就在這時,一個戴著斗篷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徑直走了進來,異徒高驚的站起,那人斗篷掀開,異徒高大吃一驚,竟然是葉龍。

…………

川軍眾將散去,劉璋拿起冊子查看,他已經布置了府邸的防禦,料定以熬封那樣的毛脾氣,自己這樣氣他,不反才怪。

而車師一旦造反,肯定是攻擊自己府邸,那自己就來一個瓮中捉鱉。

劉璋豈不知道天山南脈的國家對自己的政策不滿,那就拿一個國家的王室來立威,車師前國的王室無疑是一個很好的出頭鳥。

劉璋在帳中靜候車師軍到來,可是車師軍還沒到來,門外的親兵前來稟報:「主公,外面有人要見你,不肯亮明身份。」

「見我?」劉璋眉頭一沉,左右無事,對士兵道:「叫進來。」

來人帶著斗篷,進了屋后,斗篷掀開,劉璋微微皺眉,竟然是車師的軍師葉龍。

「流落異國助紂為虐的草民葉龍,拜見劉將軍。」

葉龍拿開斗篷,立即四肢著地,向劉璋伏拜下去。

「有話起來說。」劉璋沉聲道。

「是。」葉龍站起來,再對劉璋拜了一個大禮,臉色悲傷:「將軍,草民就是車師前國國王熬封的軍師葉龍,葉龍知道車師前國目無天朝,已經惹怒將軍,也惹怒了蜀王殿下,而葉龍助紂為虐,罪無可耍

但是請將軍明鑒,請蜀王明鑒,請母國明鑒,葉龍投於車師,迫不得已,當初張闊來到高昌,盤剝賦稅,任用親信,葉龍空有一身才學,卻因為家室寒微,報國無門,可是即使如此,葉龍還是在高昌過活,畢竟高昌是大漢直屬土地。

可是後來高昌漸漸與大漢失去聯繫,葉龍已經知道現在的高昌不再是曾經的高昌,而且那時高昌鬧飢荒,乾旱的土地寸草不生,葉龍全家餓死,剩下葉龍一人,可是張闊把持著府庫,不願接濟災民。

在這種情況下,葉龍才被迫離開車師,本來是想去大漢,可是身無分文,又身體羸弱,難以穿越中間的沙漠,所以迫不得已投於熬封部下。

這些年來,葉龍一直為熬封出謀劃策,不怕將軍罪罰,熬封雖然暴戾,但是對葉龍還算信任,也算知遇之恩,而且車師前國當時也沒與大漢作對的舉動,葉龍便待在了車師。

可是如今,熬封屢次冒犯天顏,企圖與大漢對抗,已經是大漢的敵人,葉龍再做熬封軍師,就是背叛大漢,背叛祖宗。

可是即使如此,熬封也對葉龍有知遇之恩,要不是熬封,葉龍早已餓死,所以葉龍本是不打算背叛熬封,獨自離開車師,過田園生活的。

但是現在,葉龍卻不得不背叛了熬封,再也無法忍受熬封的行為,熬封竟然決定今夜黎明之前,派兵攻打將軍府邸,企圖殺了將軍。

將軍身系蜀王委託重任,豈能死於宵小之手。將軍若死。西域一片散沙。莎車女王拉提亞將愈發猖獗,這是關係大漢國運和皇威之事,葉龍再也顧不得個人私情,冒死來稟將軍,將軍一定要做好準備,不能讓熬封得逞。」

劉璋緊皺眉頭看著葉龍,從自己到了東夜,車師的一連串舉動。劉璋看不像出自熬封之手,肯定是葉龍之手,這個葉龍應該有才。

可是沒想到葉龍還有這大義的一面,從車師的那些舉動,劉璋甚至覺得這個葉龍是為了自己不擇手段的一個人,難道自己看錯了?

想了想,劉璋似乎覺得就算是為自己,葉龍現在的舉動也正常,畢竟是車師弱,漢軍強。葉龍不管為大義,還是為自己。都該來投靠自己。

只是看葉龍的神色和話語,卻不像作偽,實在有點讓劉璋難以分辨是真是假。

「葉軍師……」

「葉龍不再是熬封軍師,將軍直呼葉龍即可。」

「恩,葉龍,你深夜來報信,真是讓本將感動,這樣吧,本將看你言行,應該很有才華,若你說的是真的,讓本將轉危為安,本將任你做戊己校尉部長史如何?」

長史是校尉部最高的文官,而且擴大后的戊己校尉部,相當於將天山南脈的國家權力全部集中,作為戊己校尉部最高文官,地位顯赫。

「謝將軍,不過不論如何,葉龍已經背叛故主,故主對我有活命之恩,知遇之恩,葉龍卻對故主背叛,哪怕千般理由也罪不容赦,葉龍不死已經是愧對蒼天了,此後只想歸於田園,高官厚祿,葉龍雖然以前追求,但是現在卻沒資格了。」

葉龍誠懇說完,劉璋微微動容,他想起了龐統,龐統當初也是因為背叛劉備,雖然龐統從來沒效忠過劉備,但是還是覺得無臉參與國內征戰,退居田園,這次征伐西域才再次出山。

聽了葉龍這樣說,劉璋對葉龍的疑慮消除了許多,讓葉龍先下去休息。

黎明前的黑夜,車師軍在熬封和異徒高率領下,悄悄接近劉璋的府邸,遠遠看到門口兩個士兵在打哈欠,熬封一揮手,異徒高立刻帶領全軍鑽了出來,猛地殺向府郟

「啊,敵襲。」川軍哨兵大吃一驚,急忙向裡面跑去,異徒高立刻率軍追進了大院。

可是等進了大院,熬封才覺得異常,竟然院中一個人也沒有,開始跑掉那兩個哨兵也不見了,正自疑惑不安,突然四周火把並舉。

左邊沙摩柯,右邊寶兒,院外杜遠帶著人守住門口,劉璋帶著親兵對從府里走了出來,車師軍被團團圍在中央,四周的箭頭寒光逼人。

「熬封陛下,深夜到訪,不知所為何事啊?」劉璋在親兵簇擁下走下台階,車師將士人人驚懼。

熬封嘴唇顫抖,渾身戰慄,「你,你,你……你竟然提前知道……」

「是你的軍師葉龍深夜來稟告本將軍的。」劉璋淡淡地說道,本來是要說「你這點伎倆想瞞過誰?」,但是這樣將葉龍說出來,劉璋可以從熬封這裡看出葉龍來投的真偽,雖然對葉龍的疑慮消除了許多,但是多測試一次,也沒有什麼不可。

「啊,葉龍,我要將你碎屍萬段,漢人沒一個靠得篆…礙…」熬封氣的麵皮直抖,哇哇大叫,利劍立刻拔出鞘:「車師勇士們,劉就在面前,給我殺,給我殺,不管誰殺了劉,車師的一切都是你的。」

熬封已經失去理智,仇恨和怒火熊熊燃燒,揮起利劍就要殺出去,可是突然感覺后心一涼,一截銅殳從心口冒出來,鮮紅的血液在火光照耀下從尖端滴落。

熬封痛苦地回頭看了一眼車師猛將異徒高:「你,你,你……」沒說出第二個字,身體軟到在銅殳上,再沒一點生氣。

「車師將領異徒高參見大漢將軍。」異徒高拔出銅殳,向劉璋參拜,二更的時候,異徒高就與葉龍定下了秘技,陣殺熬封。

異徒高參拜了下去,其餘車師將領和士兵哪裡還有戰心,全部向劉璋跪倒。

劉璋微微皺眉,沒想到這麼順利,不過也沒有什麼意外,在如此強勢的包圍下,力量懸殊如此之大,車師武將背反實在是正常。

「將車師士兵全部繳械關押,立即拿下高昌城內所有車師王室,明日集體處決。」劉璋沉聲下令。

「是。」諸將一齊應諾。

在異徒高等車師將領帶路下,川軍出動一千人,深夜抓捕了所有在高昌的王室,全部羈押。

第二日天明,車師王室成員全部被當著所有國家王室的面處死,熬封的屍體被車裂,川軍並且宣布要抓捕所有車師王室,一個不留。

換句話說就是,車師的王室要被斬草除根。

王室絕種,那已經意味著一個國家的性質完全改變,這一點是每一個國家王室最懼怕的,所有小國王室,包括焉耆的王室在內,人人驚懼,在強大的實力面前,再也沒有反抗之心。

戊己校尉部在所有王室畏懼的心理下順利成立,杜威擔任戊己校尉,下面設置十個都尉,一百多個百夫長。

收編軍隊包括高昌的四千人,車師一萬人,焉耆一萬三千人,東夜兩千人,其餘小國總兵力三千人,共計兩萬二千人,其中一萬五千人做屯田兵,屯田收入歸校尉部所有,七千人做常備軍,分駐各國,其中以高昌戊己校尉部為主。

不管是屯田兵和駐防軍,都劃分成幾塊,和天水都護府一樣,都尉必須頻繁調換,百夫長不得在本國任職。

這樣做會嚴重影響軍隊戰鬥力,但是劉璋不需要這些軍隊有戰鬥力,只要能拿來控制轄下國家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軍權必須掌握在大漢手上。

十個都尉,焉耆兩人,車師一人,高昌三人,其餘小國兩人,東夜國兩人,分別是煥瑤和一名國中長老,既然不需要有戰鬥力,那劉璋樂得任命煥瑤這樣的丫頭片子,也算是報答煥夢冒著滅國危險來援助漢軍。

戊己校尉部成立,宣告天山東南脈一帶國家安定,但是校尉部成立了,卻還有一件事沒解決,沒了王室的車師前國,誰來做主?

車師后國,達哈木和王室絕種后,劉璋直接把天水都護府設在了車師后國,可是戊己校尉部的駐地在高昌,車師前國總需要管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