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772章跪在姑娘腳下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6日 22:16 [字數] 33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就說焉耆圖謀天山山脈東段霸權,試圖與莎車對抗,報當初一戰之仇,莎車女王必然不會允許天山山脈東段出現一個強大國家。

焉耆和那支戰力強悍的軍隊交戰,實力必然大損,而近三個月白龍堆沙塵暴密集,漢軍打不到樓蘭,莎車可以向焉耆施壓,只要莎車施壓,焉耆必然沒有好結果。

到時候我們再進攻東夜,將我們被俘的士兵換回來,就成了這裡最強的國家,我們要回那支抓了熬干王子的軍隊統領處置,可說是輕而易舉,我們還可以利用莎車,成為天山山脈東段的霸主。」

「高,果然軍師智謀高絕,殺人不用動刀兵埃」葉龍的計策,竟然都不用車師前國出兵,熬封不覺豁然開朗,立刻派人分別前往焉耆和樓蘭,一邊向焉耆請援,一邊向莎車女王拉提亞告狀。

…………

劉璋率軍前往高昌,現在的高昌雖然在西域已經是一個國家的形式存在,但是那是大漢對西域控制越來越薄弱的原因,至少在名義上,現在的高昌還是屬於大漢的地方,不是藩屬,而是直轄地。

可這也僅僅是名義上,劉璋不會天真地以為戊己校尉是大漢封的,自己現在以漢軍的身份過去,人家就手到擒來,說不定聽到自己到來的消息,早在路上設下埋伏。

所以劉璋一路還是很謹慎,不過有木鹿大王的飛鷹探路,游探的工作少了很多,行軍速度並不慢。相反非常快。

可是劉璋越行軍越感覺不對。問一旁的嚮導道:「這裡距離高昌國還有多遠?」

「三十里左右。」東夜國的許多人都會漢語。這名嚮導也會。

「三十里。」劉璋沉默,這個距離已經很短了,在大漢中原作戰,這個距離已經是警戒範圍,就算西域的短一點,這裡還不是全面監控的範圍,但是至少會有高昌的士兵活動。

更何況高昌還是一個漢人勢力,且作為三個大國中唯一沒有依附莎車的國家。難道對車師前國,焉耆國進攻沒有一點警惕?

劉璋現在都有點懷疑前面那飛鷹探路了,心裡對這禽獸不放心,要是有什麼疏漏,自己可是一支孤軍,那一旦戰敗不是開玩笑的,估計全軍死在這兒都沒人知道。

木藤沒弄到,還把命搭進去。

雖然劉璋已經將後事交代的很清楚了,就算自己突然失蹤,川軍的過度應該也沒什麼大的問題。可是劉璋也不想這麼莫名其妙的死,死在高昌一個小地方。憋屈。

又行進了十里,竟然還是一樣的寂靜,劉璋終於完全不相信前方空中飛的老鷹,大量派出遊探行進,並且向後方走過的地方派出遊探,不能讓人抄了後路。

此時,高昌城中,兩方勢力劍拔弩張。

「張闊,你到底要幹什麼?你難道想背叛大漢嗎?」。一名五十要到六十歲的老年將軍,指著對面的人憤怒大喊,白色的鬍子隨風飄動,雖然年老,卻看起來精神矍鑠,手中的刀在滴血。

老年將軍身後是數百名士兵,人人警戒地看著四周。

四周被人團團圍住,大約兩千多人,不同於其他西域國家,因為箭矢昂貴很少使用弓箭,這兩千多人有一千多弓箭手,弓箭全部對準了白鬍子將軍和數百隨從。

而白鬍子將軍對面,是一個與他差不多年齡的老將軍,同樣看不出來衰老的樣子,反而闊臉厚面之間有一股雄渾之氣,腰間撇著一把闊刃刀,冷冷看著對面的白鬍子將軍。

闊面將軍身旁兩名士兵押著一個年輕人,年輕人看起來很健壯,但是眼睛赤紅地望著闊面將軍,顯然非常憤怒。

這裡是大漢的戊己校尉部,白鬍子將軍乃是己校尉杜威,闊面將軍是戊校尉張闊,那名押著的年輕人是己校尉杜威的兒子杜遠。

「背叛大漢?杜將軍從何說起。」張闊不屑一顧地朗聲道:「是大漢拋棄了我張闊,不是我張闊背叛了大漢。

我們是先皇靈帝派過來的戊己校尉,可是自從黃巾之亂,朝廷可撥付了我們半兩銀子?董卓進京以後,大漢中央更是忘記了還有一個戊己校尉部。

這麼多年了,戊己校尉部所有屯田,養兵,用高昌壘抵禦車師焉耆滲透,那一項不是我們自力更生?

我們在這樣一個荒漠地區,辛苦維持容易嗎?大漢管過我們什麼?如果大漢稍微對得起我張闊,我張闊何至於反?否則的話憑什麼要我張闊以德報怨,憑什麼我們就要在這以一個校尉身份辛苦維持,卻讓大漢中央那些人得了便宜?」

張闊說著對杜威道:「杜老兄,我們是多年的老兄弟,還是那句話,只要你支持我張闊稱王,你就是第二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否則,你知道後果的。」

「張闊,你巧詞連篇,還是掩蓋不了你的野心,你使出這等卑鄙手段,不就是想讓我收服自己的子民跟隨你一起叛漢嗎?你休想,你要背叛大漢,要依附莎車國,還妄想我杜威配合你,你做夢嗎?」。

杜威憤怒地看著張闊,在莎車崛起之後,龜茲,車師前國,焉耆,以及其他大國疏勒,鄯善等相繼依附莎車。

高昌作為唯一一個勉強上得了檯面,卻沒有依附莎車的勢力,生存空間越來越萎縮,甚至可以想象,一旦莎車滅了樓蘭,下一個滅亡的必定是高昌。

高昌之所以到現在都沒依附莎車,當然是因為這裡大部分居住的都是漢人,還有當初張闊徵求對莎車的意見時,杜威堅決不肯依附莎車,還要明言對抗莎車,以至於高昌在天山山脈以南獨樹一幟。

成了樓蘭之外,唯一沒依附莎車的大國。

可是這種堅持,在車師前國,焉耆國等國家步步緊壓下,變得越來越艱難,終於張闊再次忍不住了。

戊校尉張闊覺得依靠大漢已經沒有指望,於是尋求將高昌獨立成國,然後投靠莎車。

張闊知道己校尉杜威絕對不會願意獨立,更不會願意投靠莎車,但是杜威手上的實力又很大,雖然比自己弱,但是也有兩千多兵甲,五千多人口,而張闊自己手下也不過三千多兵甲。

要是正常開戰了,那就算張闊打敗了杜威,最後可能連莎車都依附不了,就被車師前國和焉耆國吞併,所以定下了陰謀。

張闊借邀請杜威飲宴的方式,到了府中,並秘密將自己所有士兵都調集起來,本來想在席上控制杜威,但是卻沒想到被杜威衝出了府邸,最後釀成全軍圍攻杜威兵馬。

杜威手下有許多人口和忠義的士兵,不到萬不得已,張闊不想殺了杜威,只能要挾。

「杜威,你不要自己的命,你也不要你兒子的命了嗎?」。張闊眼睛向旁邊將領一橫,兩名士兵立刻將杜遠壓跪在地上。

杜威看著杜遠神色有些動容,杜遠卻一下子奮力掙紮起來,大聲喊道:「我呸,老匹夫,我杜家世代忠烈,豈能與你同流合污,父親,千萬不要答應這個狗賊,我杜遠死就死了,就算死在異鄉,也是大漢的陰魂。」

「說得好。」杜威大聲道,終於下定決心,就算全部戰死在這裡,也絕不妥協,大不了父子一起殉忠。

「毛都沒長齊,對本將出言不遜,你懂什麼叫忠義?愚忠而已。」張闊瞥了杜遠一眼,這時一群士兵帶著一個大布包過來,「將軍,杜威派出去求援的人,我們已經追殺,不過只有殺了九人。」

大布包打開,裡面全是人頭,臉上的帶血的肌膚鮮活,張闊冷聲道:「為什麼只有九人,還有一個呢?」他記得杜威派了十名勇士出去。

雖然杜威的實力不如自己,但是要是援兵真來了會很麻煩。

「將軍放心,那人的戰馬已經被我們射翻,騎兵已經追出去,絕無生理。」

張闊點點頭,將布包往杜威面前一扔,幾顆人頭滾出來,冷聲對杜威道:「杜老兄,你的援兵不會來了,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不答應,你和你的兒子還有這些士兵,不但要全部死絕,你還有妻子,還有個女兒,我會好好照顧的。」

張闊臉上露出陰笑。

「你,無恥。」杜威臉漲得通紅,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與自己一起共事幾十年的人,竟然如此卑鄙。

「你只要回答我,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張闊咬著字道,顯然耐心已經到了極限。

「父親,不要答應他,我杜家無論男女,皆有忠骨,母親和姐姐肯定會在遭受侮辱前自盡,不會丟我杜家顏面。」

杜遠說著不屑地看向張闊,「老匹夫,你就不要打我杜家女人的主意了,你背棄泱泱大漢,要投靠一個小小的莎車,據說莎車女王才不到二十歲,我杜遠真想看看你跪在一個二十歲小姑娘腳下的樣子,哈哈哈哈。」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771章就算再強,必然滅亡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773章高昌內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