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53章卑陸后國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1日 22:49 [字數] 44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是多強的軍隊?阿科猜到劉璋這支軍隊戰力很強,畢竟是近百萬川軍挑出來的,劉璋不可能找一批雜兵跟著自己。

可是這麼強,阿科完全沒料到。

這比好厲害的武力還要可怕,阿科現在想到折蘭英的話,依附川軍,阿科真正覺得這是多麼明智的決定。

川軍衝進蒲類城,達哈木斷臂都沒辦法恢復,忍痛繼續逃跑,大量車師兵投降,達哈木率兩千多人逃向卑陸后國。

川軍控制蒲類后國,劉璋查看了地圖,達哈木逃跑的方向只有一個卑陸后國可以容身,而且卑陸后國有一片險山,山名是車師語,翻譯過來叫做望夫山。

如果繼續進攻卑陸后國,不但會消耗時間,逼急了達哈木還會逃進望夫山,很麻煩。

現在達哈木廢了一臂,武力就廢了大半,已經不成威脅,而且劉璋也看出來了,這達哈木雖然武力很高,且懂軍事兵法,但是對車師其他國家甚至車師后國本身,都只有威,沒有恩。

這樣的人失勢,是難以長久的,只要川軍徹底控制了車師其他國家,再慢慢分化,達哈木必然滅亡,川軍用不著為了一個達哈木浪費時間。

劉璋已經決定處理後事,準備翻越天山了,可是這時兀突骨卻一臉驚喜地跑過來,除了得到蘇藍這個老婆,劉璋還很少看到兀突骨這樣的喜氣洋洋。

「你怎麼了?」一旁的蘇藍用漢語問了一句,雖然語言很生硬。可是還是能聽出飽含感情,看起來這一對硬湊的夫妻。在兀突骨精心呵護下,已經有了感情。

兀突骨將手往蘇藍面前一伸,眾人這才看見兀突骨手上有一節木樹榦,樹榦上還有一節砍斷後留下的樹藤。

蘇藍先是疑惑了一下,接著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兀突骨突然發現先給妻子看這東西不好,連忙遞到了劉璋面前。

劉璋將樹榦拿過來,疑惑地觀察半天。又給曲凌塵和蕭芙蓉看,兩人紛紛搖頭,都不懂,劉璋對兀突骨道:「這不就是一根木嗎?我知道是車師一帶的特產,可以做冬暖夏涼的堅固木房,也可以做武器的木杆,可是也不會把你高興成這樣吧?」

木是車師特產。以前車師完整的時候,在絲綢之路上靠賣木賺了很多錢,但是這也僅僅是一種比較好的材料,絲綢之路不通,可以說更沒價值,要消費木也只有大漢貴霜羅馬這些大國。

所以大漢對西域的影響衰落後。木基本被車師自己消化了,奢侈的國家做房子,達哈木用來做武器,可是也沒看出用木做的武器厲害到哪兒去。

「這木在蒲類前國有一大車呢。」阿科對劉璋說道,想起了當初那五車禮物。現在想起來達哈木根本是包藏禍心,可笑自己看到蒲類前國一個彈丸小國送這麼雄厚的禮物。竟然沒有懷疑。

「那倒不錯,到時候車師安定了,就地取材,大漢商人要買就買,剩下的我們都拿來做武器。」雖然木做的武器不能明顯提升戰鬥力,但是畢竟比一般木料結實,可以增加士兵生存可能。

「不是埃」兀突骨看到劉璋等人一直不明白他的意思,急了,水管粗的手指指向木樁那節小枝:「主公,是這個小枝,這小枝珍貴無比埃」

兀突骨搓著手,還沉浸在興奮中,劉璋這才注意到上面一截被砍斷的小枝,和一般樹枝不同,軟塌塌的感覺,可是還是不明白意思。

「主公」。兀突骨急忙解釋道:「我們在蒲類后國的國庫發現了許多木,本來我還沒注意,可是就這一根木上面有小枝,我看了小枝的切口才知道,這種小枝就是真正製作藤甲的材料。」

「藤甲?」劉璋也豁然動容,再看向那根小枝,劉璋其實最想擴編的就是藤甲軍,可是那根本不可能。

藤甲軍之所以難以擴軍,不止是藤甲非常難製作,兀突骨的烏戈國之所以只有三萬藤甲軍就再也不能增長,就是因為製作藤甲的樹藤沒有,烏戈國境內存在的藤甲早已被兀突骨砍伐光了。

如果用其他老藤代替,第一根本沒有特殊樹藤製作的藤甲堅固,而且那真的是易燃燒。

藤甲的製作是用編製好的藤甲在水中浸泡,在桐油中浸泡,在柚油中浸泡,反覆五次,每次都要四個月,兩年成型。

這樣出來的藤甲,別說油,就是樹藤都是一點就著,一根火箭過去基本就沒了,哪還需要找什麼特殊地勢來消滅藤甲軍。

其他藤甲根本難以代替藤甲的製作,而烏戈國藤甲的樹藤又長的很慢,恐怕要幾十年後才能生長出足夠老藤,而要編製一萬藤甲軍的樹藤,恐怕超過一百年,擴軍根本就沒希望。

可是現在聽到這與南疆遙遙萬里的地方,竟然有製作藤甲的老藤,劉璋如何不動容。

「這木樹藤真的可以製作藤甲?」劉璋壓著心中喜悅,沉聲問道。

「本來可以。」兀突骨神情低落下來,劉璋心一跳,心道,你這個大漢看你老實巴交的,不會出這樣的烏龍吧。

兀突骨拿著那截木道:「主公,我以前沒見過這種木,但是我烏戈國傳下來有真正的藤甲,只不過只有兩幅。」

「真正的藤甲?」劉璋凝眉,他想起剛才兀突骨也說這木上的樹藤是真正的製作藤甲材料,難道現在藤甲軍用的還是假藤甲?

「恩。」兀突骨碩大的頭顱點了點,對劉璋道:「實際上我們現在用的藤甲,是以前藤甲的盾牌材料,還有一些頭盔也是用現在藤甲做的。但是真正做藤甲的材料很早以前就消失了,反正我沒看見過。

我只看見了祖輩留下來的兩幅藤甲。其中一幅穿在我妻子身上,那才是真正的藤甲,不但更輕,更薄,也更軟。」

兀突骨說著向蘇藍示意一下,蘇藍沒有什麼扭捏,解開了川軍布甲,劉璋看到竟然也是一幅暗黃色的藤甲。可是這比藤甲軍的藤甲薄多了,劉璋這時才發現蘇藍竟然穿了藤甲,難怪一直不領將領的鐵甲,有這等利器,穿個布甲都是多了。

劉璋這才知道兀突骨是把以前藤甲軍的盾牌材料,拿來做衣服了,雖然防護差不多。但是現在藤甲軍的笨重多了,而且還怕冷,要不是川軍到達車師已經五月,寒冬臘月到了車師,肯定無法作戰。

「只是可惜。」兀突骨看著手上的木藤道:「不知是不是放久了的緣故,我只是認出這樹枝就是製作藤甲的材料。但是質地實在不好,肯定做不出來。」

劉璋知道藤甲的樹藤需要很高的強度,反覆浸泡之後還不能變脆,而且本身不容易著火,藤甲軍易著火完全是因為桐油。如果單獨燒這種樹藤,根本沒影響。

只是單兵著火的時候。就好像燒掉活木上的油一樣,活木不會跟著燃燒,只會造成藤甲的壽命縮短,藤甲軍只有在特殊地勢湊堆才能被完全點著。

如果兀突骨說的這木藤只是和烏戈國傳下來的藤甲材料屬於同一種,但是品質差很多的話,還是不能製作藤甲。

不過光憑這一節樹枝就判斷木藤能不能做盔甲,還為時尚早,劉璋無論如何想看到黑木林,否則不會甘心。

劉璋立刻叫來了蒲類國王室成員,詢問木之事。

「稟報將軍,木本來就是我車師境內特產,以前還挺多的,但是自從達哈木練兵之後,天山北脈各國的木林幾乎都被砍伐了,全部做成了武器,樹藤都被燒了,只有一個地方還有一片黑木林。」

劉璋開始聽到那蒲類王子的話,心涼了半截,這達哈木簡直暴殄天物,把便宜的木拿來當寶,木藤卻拿來燒了,不過也怪不得他,木的價值人所共知,達哈木不知道藤甲的製作方法,燒了木藤也在情理之中。

可即使如此,燒了那麼多木藤,劉璋還是對達哈木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直到蒲類王子后一句話立刻勾起劉璋希望。

「那片黑木林在哪?」

「就在卑陸后國西面大山望夫山,處於望夫山中段北脈,這幾年達哈木到處威脅其他車師國家,其中卑陸后國一直口服心不服,通過各種手段不給達哈木上貢,包括那片黑木林,達哈木因為製作的武器夠了,而且加工木的工序複雜,所以還沒去砍伐。」

「最後一片黑木林?」劉璋心裡有些失落,聽蒲類王子的語氣,卑陸后國拚死保護的黑木林也不會太大,就算能製作藤甲,估計也做不出幾幅。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就憑著藤甲,還是比現在藤甲軍用的更好的藤甲,劉璋決定再征伐一次卑陸后國。

本來想饒過斷臂的達哈木一次,現在這種想法煙消雲散。劉璋立即傳令整軍。

川軍留下兩千人收編俘虜,封存蒲類后國國庫,剩下五千人追擊達哈木。

斷臂的達哈木率軍逃到卑陸后國都城,剩下兩千人,達哈木只感覺右臂傷口惡化,提起一把刀,一下子就自斷手臂,鮮血飛濺,兩千車師士兵人人驚懼,本來還想逃跑的車師兵,看到達哈木這麼狠,不知不覺地挪不動腳步。

卑陸后國,與其他幾個國家一樣,都是當初大漢五爭車師,慢慢留下來的獨立國,名稱也是大漢給取的。

就像蒲類前國,蒲類后國,車師前國,車師后國一樣,卑陸后國,與卑陸國相對,以前和卑陸國是一個地區。

但是卑陸后國比卑陸國強大得多,卑陸國兵力只有一百多人,卑陸后國卻有兩千多人,當然,這並不是他們的正規軍,正規軍頂多就幾百,這次去援助達哈木,因為達哈木的強勢,卑陸后國派出了全部壯叮

但是卻全軍覆沒在了卑陸一戰。

現在卑陸后國這樣一個強國,僅僅只剩下幾千老弱婦孺,聽到達哈木大敗而來,卑陸后國國王急忙出迎。

卑陸后國因為距離車師后國較遠,國家又不弱,所以一直不甘心被達哈木威脅,可是又打不過達哈木,只能委曲求全,但是這種委曲求全,卑陸后國還是捍衛了核心利益,就像望夫山的黑木林一樣。

國王可是知道,現在大漢川軍控制西涼,而且興盛商業,等絲綢之路打通,那些木都是錢。

只是因為這次達哈木強勢要求天山北脈的全部車師國家伏擊阿科,並且劍卑陸后國若不同意,達哈木將直接進攻卑陸后國,卑陸后國國王才勉強答應。

卑陸后國國王雖然看不慣達哈木,可是不會想到達哈木會敗,等擊敗阿科后,必然激怒氐人,卑陸后國國王等的就是氐人前來攻打達哈木,到時候見機行事,推翻達哈木。

可是卑陸后國國王怎麼也沒想到,達哈木是把阿科打贏了,但不知哪裡來的烏孫軍隊將達哈木打的屁滾尿流,連達哈木也折了一臂。

當然達哈木折了一臂,卑陸后國國王做夢都能笑醒,可是讓卑陸后國國王絕望的是,卑陸后國的全部軍隊,竟然在卑陸一戰中全軍覆沒。

而且還是被達哈木強迫要求斷後的。

那可是卑陸后國全部的男丁啊,現在只剩下了孤兒寡母,以後可如何過活,卑陸后國國王現在是對達哈木恨碎了牙齒。

但是達哈木率著敗兵到來,卑陸后國國王還不得不出迎,因為就算達哈木戰敗,也有兩千敗兵,而自己呢?有的是一城的老弱婦孺。

達哈木來到城下,卑陸后國國王急忙率領王室成員出迎,達哈木的斷臂已經用草藥止血,看也不看國王就進了城。

「立刻去籌集糧草,我要犒軍。」

達哈木一到卑陸后國的王宮,不管其他王室,立即就坐到了王位上,卑陸后國國王臉漲的鐵青,可是毫無辦法,這時聽到達哈木竟然要他籌集糧草,猛地一驚,只能站出來。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652章斷了一臂(求訂閱)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654章卑陸災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