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44章達哈木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9日 01:22 [字數] 44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達哈木王子倒不僅僅是因為是大國的王子,車師后國一直是車師解體以後,天山北脈最強大的國家,但是卻也不是壓倒性的強勢,只能與蒲類前國,蒲類后國等國家形成平衡。

達哈木之所以可以在這裡對其他人不在意,還坐上主位,只因為兩點,第一達哈木是天山北脈第一勇士,也是百年以來從沒出過的勇士,車師北脈幾個國家因為一直和平,經常組織比武,都是達哈木第一。

達哈木殺人成性,而且除非對手找來軍隊報復,否則絕不動用車師后國的力量,也就是說達哈木從來都是以武力殺人,並且公開說誰能打敗他,車師后國絕不報仇。

達哈木殺了不少人,這些年結仇不少,本來那些人是不敢找車師后國的王子報仇的,達哈木公開這樣說,雖然很多人不信殺了達哈木車師后國不報復,所以選擇了忍氣吞聲,但總有不怕死的,許多恨紅了眼睛的人,還是去挑戰達哈木。

這些年找達哈木報仇的如過江之鯽,可是全部死在達哈木手下,這時所有人都知道沒人是達哈木對手。

達哈木愈發囂張起來,稍有不如意就殺人,被殺的人後面的親人和勢力,因為根本不敢動用軍隊,因為車師后國是天山北脈最強的,個人去挑戰又是送死。

所以這些年被達哈木殺的也就殺了,根本沒人敢吭聲,這也就導致達哈木愈加目中無人,達哈木這個名字簡直在天山北脈是個噩夢。

這是他個人的原因。要說達哈木是個只懂武力的武夫。那就錯了。誰都知道達哈木野心勃勃,心裡想的就是重建當年強盛的車師,第一步就是同意天山北脈,再擊敗天山南脈的車師前國,甚至在這之後,達哈木還有更大的野心。

所以這些年來,達哈木一直尋找勇士,親自訓練。訓練出了八百人的精兵,那真的是精兵,而不是西域一般國家所謂的正規軍。

達哈木在天山北脈威懾力很高,這八百勇士都是天山北脈的強人,達哈木精心訓練,已經銳不可當。

達哈木不但有車師后國的軍隊,還有手下八百勇士,其實天山北脈的平衡已經打破,現在正是達哈木覺得可以把自己的力量拿來練手的時候。

以達哈木的武力,手下八百勇士的戰力。再加上一個車師后國,天山北脈的國家在不知不覺中。其實就已經成為車師后國的附庸。

這次川軍和氐人得到的情報是蒲類前國糾集天山北脈的國家造反,其實大錯特錯,根本就是達哈木要造反,只是以蒲類前國出頭而已。

而第一仗,達哈木就決定打出自己威風,全殲了折蘭英派過來的部隊,現在車師西邊的烏孫國家雖大,卻根本沒了戰力,毫無進取之心,反而是氐人在天山北脈影響很大。

因為折蘭英縱橫西涼,正面對戰無有不勝,出了長城后更是一舉擊敗西鮮卑泄歸泥,車師幾個國家商議后,只能依附氐人。

可是幾個國王商議的時候,達哈木並不在場,這讓達哈木極其不滿,後來達哈木要造氐人的反,本來幾個國家都反對,包括達哈木的車師后國。

但是達哈木直接就殺了堅持依附氐人的卑陸后國國王,並且武力威脅其他國家,車師后國國王因為軍隊基本都掌握在達哈木手裡,根本無力阻止,還只能配合達哈木。

於是達哈木秘密集結天山北脈的車師國家,一戰定乾坤,只要擊敗了氐人軍隊,達哈木相信天山北脈沒人敢反對他,必然實現統一。

按照達哈木的習慣,是喜歡武力統一的,可是現在莎車崛起,西域大亂,由不得達哈木慢慢來,所以只能威脅其他國家依附,而這一戰後,達哈木相信必然獲勝,這就是他達哈木重建車師國,光大車師國的第一步。

不過就算是和平統一,達哈木還是沒把蒲類幾個國家放在眼裡,而蒲類的國王是知道達哈木厲害的,所以坐在下首也沒什麼彆扭,達哈木理所當然的成了領頭,甚至其他國家看達哈木都有一點畏懼。

達哈木不屑地哼了一聲,既是對摺蘭英不屑,同樣是對膽小怕事的蒲類前國國王不屑,心裡非常反感這些畏首畏尾的懦夫。

「這次本王準備充分,黎明之前動手,阿科根本走不出狹道,只要你們的軍隊不幫倒忙,阿科必然全軍覆沒。」

達哈木說完站起來,再也不看堂中的人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蒲類前國國王看著達哈木背影,渾身有點僵硬,別看他是個國王,達哈木當初就是這樣直接殺了一個國王的,而蒲類前國才一千士兵,光給達哈木的八百勇士塞牙縫都不夠,達哈木要殺他,那真的沒有任何壓力。

而且達哈木喜怒無常,說殺就殺,蒲類國王看到達哈木出門,才舒了一口氣,心裡還是惦記那五車貨物,那真的是蒲類前國的根本,要是丟了,蒲類王宮就破產了。

但是旋即想了想,蒲類前國國王可是知道達哈木非常厲害的,而訓練的八百勇士也很厲害,這次計劃周密,而天山北脈的車師國家幾乎都出動了軍隊,數量遠遠超過阿科,必然手到擒來。

至於那些金銀珠寶和銅塊鐵塊,還能飛了不成。

…………

黎明之前,蒲類國一片黑暗,阿科和氐人士兵在營中酣睡,寥寥落落布置的哨兵無精打采,就在黑暗的角落,突然泥土被撐開,一個一個的腦袋冒出來。

不一會兒各處就冒出了人,一看這些人就是精壯無比,手裡還提著在西域很少見到的鋼刀。

「噗,噗。」

幾名崗哨被從後面解決。這些人紛紛拿出火折。點燃了氐人居住的房屋和帳篷。迅速著火。

「失火了,失火了。」

「敵襲,敵襲。」

不知是誰先叫了一聲,整個氐人大營大亂,從各個房間和帳篷跑出來,兩名氐人剛跑到帳門口,就看到兩個拿著鋼刀的勇士站在門外,一句話沒有。當頭就砍了過來,兩名氐人士兵血流當常

「殺。」

隨著喊殺聲響起,不知數量的勇士沖入氐人大營中,舉起鋼刀亂砍,氐人是馬上民族,極少數是山裡的民族,一旦脫離馬背,與普通士兵沒區別。

而這些從地底鑽出的人,莫不是以一當十之輩,氐人猝不及防。還沒找到自己的戰馬就被殺的大亂,阿科看的睚眥俱裂。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蒲類前國竟然敢詐降,誰給他們這樣天大的膽子。

仔細分辨一下,這些襲營的雖然強悍,可是卻最多一千多人,自己可有五千人,而且一旦上了馬匹,那就是氐人的天下,阿科立刻決定反撲,並且懲罰這些不知天高地厚之人。

可是下一刻,阿科就知道誰不知天高地厚了,就在氐人大亂的當口,突然蒲類城火把四起,大量喊殺聲向阿科的大營殺來。

阿科臉龐瞬間失色,經歷大大小小上百戰,阿科很快就分辨出襲營的有上萬人,阿科倒吸一口涼氣,這是整個天山北脈的聯軍嗎?

阿科已經來不及想了,達哈木率著天山北脈聯軍殺了過來,氐人本來就被八百勇士殺的大亂,這時見到這麼多人殺來,立刻崩潰,四散奔逃。

天山聯軍從南北西三個方向向阿科圍攻,崩潰的氐人士兵看到東面還沒合圍,只害怕沖不出去,全部爭先恐後向缺口奔逃。

「圍三缺一?」

阿科心裡一驚,雖然阿科是山溝里出來的,可是折蘭英卻是正面對決的高手,圍三缺一這種伎倆不知被用了多少遍,百試百靈,很明顯氐人軍要落入天山聯軍陷阱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陷阱,可是阿科知道東邊一定有陷阱。

但是阿科明知道如此,已經沒有能力阻止,已經崩潰的氐人軍,連馬匹都不要,就向東邊逃跑。

「哼,我還以為威震西涼和北部草原的氐人軍多厲害,原來就這樣,真是高估他們了。」

達哈木不屑地看著阿科率軍逃跑,他的確是高估了,因為那無大車東西,就算對氐人來說也是一筆很大的財富,那可是蒲類前國百年的積累,只要氐人沒崩潰,就一定會帶走,只要帶走,就會影響氐人的速度,更容易中伏。

可是這樣就崩潰了,達哈木還真是不屑,都說氐人正面對戰兇悍無比,沒想到就這個樣子。

達哈木不知道的是,之所以氐人正面對戰戰無不勝,氐人騎兵的戰力只佔小部分,根本原因是曹羨的臨陣指揮能力,正面對戰連黃月英都忌憚的曹羨,豈能不厲害。

更何況他現在根本不是正面對戰,那八百勇士都是以一當十的人,用來偷襲簡直就是一把尖刀。

達哈木跨上一批戰馬,率著八百勇士立刻追了出去。

因為這裡還是草原馳騁的戰場,所以達哈木在訓練八百勇士的時候,就訓練了這些騎戰,雖然騎射還遠遠不精通,但是嫻熟的騎馬卻是沒問題。

只是因為天山北脈都很窮,就算是最強大的車師后國,也沒有這麼多馬匹,達哈木只能用幾十匹馬來當教練馬。

現在氐人的五千匹戰馬大部分被繳獲,達哈木再無顧忌,讓八百勇士上馬,追了出去。

兩條腿怎麼跑得過四條腿,最諷刺的還是氐人來的時候四條腿,現在變成兩條腿,達哈木很快就追上了氐人軍,對墜在後面的氐人軍展開屠殺。

「礙…」阿科看的怒火攻心,他也是一個驕傲的將軍,在他心裡根本就沒看起過天山北脈的人,現在這些西域小國人竟然一邊倒的屠殺氐人士兵,還是騎著氐人的戰馬,阿科怎能不怒。

同時阿科也看得清楚,達哈木率著八百人趕來,看那氣勢就知道這人就算不是領頭,也是極其重要的人物,只要殺了他,一定能挽回頹勢,甚至是反敗為勝。

阿科大吼一聲,提著自己的戰刀就向達哈木衝過去,達哈木的騎兵很快,眼看就要包了衝過來的阿科,達哈木卻一把攔住了後面的騎兵,當先沖了出去。

阿科本來還擔心對方騎兵流阻擋自己,自己必須在騎兵流合圍之前拿下達哈木,現在看到達哈木單人匹馬衝過來,阿科大喜,雖然阿科武藝不是氐人中最高的,也是非常厲害,要不然當年在氐人山谷,也不會繼續以一個達達部稱霸。

何況阿科還有四個身手不俗的護衛,就是當初在氐人山谷被劉璋川軍將領完敗的四個人,雖然在川軍幾個大將手上不算什麼,可是放在軍中那絕對是很厲害的存在。

雕見死看見達哈木脫離了親兵隊,立刻拿起弓箭一箭向達哈木射出,雕見死百步穿楊,可是幾乎在弓弦響的同時,達哈木就低下頭去,同時拿出弓箭,伏在馬背上就是一箭。

「噗。」

「老雕。」

雕見死常年訓練射箭,既然能射箭,那對弓箭聲音就非常敏感,可是其他三名護衛只見達哈木一下就射中了雕見死,箭頭從右胸沒入,還不知道進了心臟沒有,只看見雕見死掉到馬下,生死不知。

達哈木那把弓肯定是很強的硬弓。

達哈木冷哼一聲,「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達哈木面前顯擺。」

「匹夫,我殺了你。」與雕見死最好的牛敢當沖向達哈木,他知道達哈木能射出雕見死都避不開的箭,使用的必定是很重的硬弓,這樣的人力氣不會小,可是不管再大,也不可能比自己大,自己外號牛敢當,那是連瘋狂的牛都能擋住的人。

達哈木看到石敢當揮著一根狼牙棒過來,想也沒想提著一根巨大的鐵棍砸了過去。

「鏗。」

那黝黑的顏色,沉悶的金屬撞擊,一聽就知道達哈木那根鐵棒非常重,可是這還只是阿科和其餘兩名護衛的觀感,只有牛敢當才知道這次撞到鐵板了,對方不但比自己力氣大,還大的多。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643章車師小王子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645章車師國之風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