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39章周瑜在中原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7日 10:42 [字數] 33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十幾天前,的確有個許昌張公子帶了十幾個家丁來投靠吳俊,可是因為帶了許多金銀珠寶,白面將領見財起意,竟然把這張公子殺了,錢財據為己有。

可是白面將領怎麼也沒想到吳俊這個時候提出來,要知道這樣的事情可不是他一個人做的,而且自己得的錢財大部分也間接通過風姿吟交給了吳俊,自己最多留下三分之一。

吳俊早就知道,這個時候提出來幹嘛?

就算白面將領再笨,一看到王越也就知道了,他這是被吳俊賣了,以他貴公子的脾氣,立刻就大怒,可是還沒說話,風姿吟已經看到吳俊臉色,一劍過去就殺了白面將領。

白面將領到死也沒說出一個字。

「其實不用王劍師說,我早就想懲治這軍中敗類,只是最近事多,才沒有及時處置,今天王劍師提出來,我倒提前解決了,怎麼樣,王劍師可以加入聯盟了嗎?」

吳俊當然知道白面將軍殺了張公子,對此事吳俊是真的憤怒,可是那張公子死都死了,自己還能怎麼樣?難道死了一個張公子,還要殺掉一個白面將領嗎?

吳俊當然不會幹傻事,可是這時用這事換一個王越,那太值得了,而且算是為那張公子報仇,也不算得罪世族公子,應該影響不會大。

王越皺眉,王越當然知道吳俊在做作,早不殺晚不殺,這個時候殺,這個白面將領開始還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呢。

「不瞞王劍師,吳俊正有一個軍事計劃,但是沒有王劍師這樣的大將,絕不可能完成。

曹操關中大敗以後。匈奴人造反,進攻曹軍的平陽,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北方草原的氐人軍隊竟然突襲了匈奴左賢王駐地,大量擄掠匈奴人。

匈奴左賢王大怒,集結匈奴右賢王去卑,以及匈奴王呼廚泉回攻氐人,卻中了氐人埋伏,大敗而歸。左賢王也被殺死。

氐人進攻了匈奴駐地后,可能因為他們的軍隊不足,東部鮮卑人覬覦,所以帶著人口和牛羊回了河套,現在南匈奴勢力被大大削弱。一片破敗,正是我們的大好時機。

現在劉璋撤出豫州,退縮函谷關,曹操也撤出河洛,退守到虎牢關,豫州一帶的人口被劉璋席捲一空,但是河洛還有一些。

我準備在河洛紮下根基。招募士兵,然後兵伐匈奴,全民族大義,正需要王劍師這樣的大將。還請王劍師接受我聯盟副盟主之位,一舉蕩平匈奴,完成光耀大漢第一步。」

如果王越開始還沒動心的話,這個時候是真的動心了。率大軍攻伐異族,是王越一生的夢想。他當官也就是為了光耀大漢,只可惜世族一直阻撓,王越浮浮沉沉不如意,直到如今。

如果吳俊是要與川軍作戰,想起開始吳俊的做作,還有那白面將領,王越立刻會斷然拒絕,甚至與曹軍作戰,王越也沒興趣。

現在吳俊這樣一說,攻打匈奴,王越如何能不動心?

如果吳俊真的攻打異族,那先前的做作也沒什麼,為了收攬人心,做作一點對於諸侯來說再正常不過,王越已經見多了,以前那些世族看到他武藝超群,為了拉攏他為家族服務,也還是做作。

王越想到這裡,已經決定投效吳俊,心中卻嘆息,王越對吳俊的印象並不好,如果劉璋能夠長壽,王越一定會選擇川軍。

王越遺憾地搖搖頭,對吳俊道:「攻伐匈奴,王越義不容辭。」

吳俊立刻大喜,立刻冊封王越為副盟主,位高於所有將領,聯盟許多將領看著王越都不服,不為其他的,他們都知道王越武藝超群,這一點沒有任何人質疑。

可是這裡大多數都是世族子弟出身的將領,就算有寒門,除了風姿吟意外,其他普通將領還不是得巴結他們,現在王越一上來就駕到他們頭上,這怎麼行?

如果王越是世族子弟,就算武藝再低一倍,也沒人異議,可是王越是寒門,一個寒門當這麼大官?還是實權,要逆天嗎?

只是因為王越武力在那裡,也沒人敢說話。

吳俊見到王越接受任命,立刻要與王越一起回山,這時卻看見了和士兵一起回來那個書生,書生一身雖然很臟污,可是看得出來很華貴。

但是這不是吸引吳俊的原因,而是這書生的那種氣質,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而書生手上那把寶劍,顯然比王越手上那把劍好太多了。

一看就是一把名劍,王越要是有了這把劍,也不用去拔別人的刀來殺人了,如果能把這把劍送給王越當見面禮,一定還算不錯。

可是吳俊知道,如果不是王越,自己那些士兵早把這個書生搶了,哪會讓他現在還拿著這把劍,現在書生還是劍的主人,只能是顧忌王越。

吳俊同樣顧忌王越,所以只能去要,而不是奪,他相信這書生沒那麼不識時務。

吳俊走上前道:「這位公子請了,不知公子來自何方,何以淪落?」

看著謙恭的吳俊,書生心裡冷笑一聲,他分明看見了吳俊眼中的殺意,雖然一閃而逝,卻沒逃過他的眼睛。

吳俊那兩下子,在周瑜面前,簡直無所遁形。這名書生正是從荊州流落中原的周瑜。

自知道大哥孫策是被江東世族害死,世族還打算害死自己后,周瑜心中對世族湧出恨意,可是他與喬無霜一樣,不願意江東分裂,最後被吞併,所以一時無所適從,最終流落中原。

現在的中原幾乎是無主之地,也應該沒人敢在曹操和劉璋兩大巨頭中間佔領,人口稀少,自己在這裡不但可以隱匿,還可以觀察天下形勢,如果上天垂憐,找到機會可以幫孫權恢復權力,周瑜可快速回到江東。

可是卻遇到了那伙山賊,然後就被帶到了這裡。

周瑜看出了吳俊的殺機,也看到吳俊的虛偽和貪婪,吳俊看中了自己的劍,如果自己現在不給他,吳俊肯定會好好的送自己離開,可是周瑜相信自己跑不出十里就得被截殺。

周瑜可不是王越。

但是周瑜同樣知道,就算自己交出寶劍,也絕對走不遠,如果投效吳俊當個小兵或許有一線生機,逃走絕無可能。

可是投效吳俊?

周瑜冷笑,不是他瞧不起寒門,也不是他瞧不起虛偽的君主,實際上虛偽是君主必備素質。

可是吳俊這個見識短淺,雄心大志超過能力的人,虛偽的太明顯了,劉璋曹操孫權的虛偽可以讓人如沐春風,而這吳俊的虛偽騙騙武夫就算了,別說周瑜,一般的謀士都能看出來。

這樣的人能成氣候?周瑜絕不相信,所以要周瑜投效吳俊,那簡直笑話。

周瑜正在想怎麼拒絕吳俊,讓自己安全脫身,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

「吳俊首領,在下周策,聽說吳俊首領反抗強權,敢於正面對抗連曹操孫權都要割地求和的劉璋,仰慕已久,今日能見到首領真是三生有幸,希望周策能加入反劉璋聯盟,為首領鞍前馬後。

不過周策投效之前,有幾句妄言,希望首領不要生氣,首領打算在河洛紮根,招募士兵以後再進攻匈奴,周策知道首領是擔心匈奴太強,畢竟雖然經過大敗,匈奴力量還是不校而現在曹軍已經退出河洛,首領佔領河洛招募士兵,並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周策卻覺得,整個中原,包括豫州和河洛之地,不過是曹操和劉璋布置的陷阱,都是為對方留著的,如果劉璋去佔領河洛,曹操可從虎牢關快速出擊,削弱川軍。

同樣,如果曹軍去佔領豫州,川軍可從青泥隘口,函谷關,樊城出兵,曹軍有敗無勝,他們留下這些領土,不過都是為了引對方上鉤而已,而如果曹軍駐守河洛,川軍駐守豫州,在沒有險要的土地上,需要的兵力和輜重必定極大。

也就是說,這是他們故意讓出來的,既收縮自己的防禦,也吸引對方中計,如果首領率軍佔領河洛,無論川軍和曹軍都會出擊,他們不會允許一個勢力站在他們中間,到時候絕對無法在河洛站穩腳跟。

所以周策覺得,首領現在只要有幾千兵馬,立刻可突襲匈奴,匈奴現在應該有幾萬人,首領實力不如他們,但是南匈奴領地很大,而且左賢王,右賢王,以及匈奴王三者之間並不是一個整體。

首領可步步蠶食,根基大可以扎在匈奴的地盤上,那樣只用面對衰弱的匈奴,而不是強大的川軍和曹軍。

匈奴現在剛經歷大敗,只要首領突襲成功,再加上王劍師這樣的大將,必定可以最終一統匈奴,成就蓋世霸業。」

周瑜說完,希冀地看著吳俊,那表情,還真是一個粉絲模樣。

如果吳俊聽到周瑜要投靠他,還有點覺得是周瑜怕了自己,可是後面聽到周瑜的話,猛地一驚,的確如周瑜所說,自己佔領河洛,簡直和找死沒區別。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