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37章「頹廢」的郭嘉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6日 08:36 [字數] 33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江東賠償了川軍損失后元氣大傷,水軍剩下三萬,組建了四萬毫無戰力的新軍,在西部與魏延十萬大軍互望。

而這個時候突然傳出消息,孫權傳令要尋找天下方士,要找靈丹妙藥和童男童女幫助修仙,想長生不老。

這個消息傳出,江東大嘩,都以為孫權是因為這次與川軍作戰失敗,心灰意冷,再無鬥志,所以沉迷於方術。

魯肅張紘等人也疑惑,孫權這麼年輕,不可能這樣就沉迷了。

可是很快他們就動搖了,孫權竟然開出一個修仙谷,將軍務政務全部丟給了魯肅顧雍,在修仙谷和那些方士一起修仙了。

那座山谷杳無人煙,只是看起來雲霧繚繞,而且範圍也很小,在這裡面張紘魯肅實在不擔心孫權有什麼動作。

徐家作為方士世家,聽說江東之主要修仙,當然派出了高超的方士幫助,而這方士竟然提出了一個滅絕人性的修仙方士,凡人要修仙,要用凡人的血祭煉上天,也就是要人祭。

對於這個魯肅張紘等人肯定不能答應,可是孫權卻堅持修仙。

魯肅張紘等人反覆衡量利弊,如果用一些人就可以讓孫權在那山谷不出來,那倒省了許多事。

要知道現在江東雖然武基被江東四大家把持,可是孫家底蘊很深,何況還有喬家等家族是一邊倒支持孫家的,根不可能拔出,哪怕士兵,錢糧都在他們手中,孫權的號召力也極大。

如果孫權在山谷不出來,那就完全沒有威脅了。而且那樣一個山谷,孫權根不可能做什麼小動作,最後魯肅顧雍還是同意了。

只是將那些抓捕的山越人俘虜還有那些犯人送到山谷中。

從此孫權和徐家方士在山谷里修仙,煉丹,血祭,簡直像是一個修仙門派,監視的士兵每天去都能看到血祭的地方都是流淌的血,不禁覺得殘忍非常。

就這樣,江東徹底穩定下來。外面川軍不攻,孫權在山谷修仙,魯肅張紘開始慢慢恢復家族的實力。

…………………………

曹軍與川軍議和以後,當然不可能把陳留作為都城,那如果穎水被攻破。簡直就是曹軍的噩夢,曹軍遷都鄴城。

不可否認,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尤其是還有世族的傾力支持,就算曹操在關中和許昌大敗,恢復也非常迅速,遠遠不是江東能比的。

現在曹軍在恢復。川軍也在關中建設,同時荊州益州滇州進入休養生息,短時間你是不會有什麼大戰了。

而聽說劉璋進攻西域以後,曹軍更是安定下來。曹操在鄴城自封魏王,在鄴城舉行盛大的封王典禮。

當初最先封王的孫權,現在反而成了侯爵,地位在劉璋和曹操之下。

這是曹軍大敗以後。第一次有一個算是喜慶的大典,也當是為曹軍沖喜。所以曹操弄得很隆中,這已經被曹操當成了一個新的開始,從現在開始恢復,不一定就沒有打敗川軍的機會。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隆重典禮,竟然缺席了好幾個人,其中兩人還是曹軍的大員,曹軍地位最高的謀士荀彧,還有荀彧侄子荀攸都沒來。

看著最前排的空位,曹操默然不語。

陳群上前道:「主公,張浩大人,張乾大人,皆朝廷大員,卻遲遲不到,是否派人去催一下。」

一旁的司馬懿瞳孔一縮,心裡罵了陳群一句,陳群此人平時正兒八經,好像是大儒一樣,可是真正的城府實在太少,以前指著郭嘉就算了,現在對著曹操的面耍什麼小聰明。

但是曹操卻好像沒事人一樣,哈哈笑道:「或許是病了吧,不等他們了,現在開始大典。」

曹操心裡跟明鏡一樣,荀彧荀攸之所以沒來,肯定是對自己封王不滿,可是自己不得不封王,王爵諸侯與侯爵諸侯的對抗,絕不是爵位高低那麼簡單,只要大漢還在,那大漢的爵位就是有實質用處的,一個侯爵諸侯去和王爵諸侯打,底氣都不足。

此時的曹操與歷史上銅雀會的曹操不同,雖然都是大敗之後,可是曹軍已經淪落天下第二,曹操沒有當初那麼驕狂。

相反,曹操迫切希望荀彧叔侄理解自己,曹操心裡想著,一定要找個機會和荀彧荀攸溝通一下,兩人都是大才,自己不可或缺。

最重要的是,曹操深深知道現在許多世族官員抱成團了,而曹軍權力決不能無限制向這些人集中,必須有牽制,荀彧荀攸就是自己的親信,還有郭嘉,曹操知道郭嘉是真的病了。

至於陳群的話,用其他幾個大人的話說事,對荀攸荀彧含沙射影,如果這點把戲曹操都看不出來,那也不是曹操了。

而且恐怕陳群根沒打算隱瞞,只是一種急躁,司馬懿看不起,曹操也看不起,同時更加忌憚世族。

典禮有條不紊舉行,十九歲的曹丕和十四歲的曹植分別作賦詩,曹彰表演騎射。

司馬懿小聲對三弟司馬孚道:「回去傳播下去,曹操封王沒有得到長安皇太后懿旨,荀彧荀攸沒來參加封王大典,是對漢室耿耿忠心。」

「恩?這不是增加荀攸荀彧威望嗎?」司馬孚疑惑道,可是看到司馬懿一個眼神,漸漸明白過來,點了點頭。

「記住,我們一定要將荀彧荀攸打造為大漢第一忠臣。」司馬懿定定地道。

司馬懿已經下決心,只要曹操還在世,自己就不會有什麼大動作,但是一些事情只是順手而為,那自己也不會放過。

至於其他事情,就交給陳群這些人來做吧。

現在司馬懿已經是天下世家的代表,曹軍要獲得錢糧人丁支持,都要通過司馬懿,所以司馬懿雖然投效時間很短,但是曹操不得不重視。

可是即使這樣,司馬懿反而是對曹操最恭敬的一個,曹操的命令司馬懿從來不違抗,就算是上次曹操讓司馬懿將世族組成的新兵交給夏侯淵,也沒有說什麼,還親自去辦理的交接。

這種表現,連狐疑的曹操都覺得可以派司馬懿去擔任前線大都督,抵抗川軍了,可是曹操現在雖然用著世族,但是對世族忌憚越來越深,哪怕司馬懿裝的再好,曹操心裡也有一桿秤。

而此時郭嘉的小院中,兩名客人來訪,正是荀彧和荀攸,兩人還提了酒,以前的荀彧荀攸除了宴會,可是從來不喝酒的。

而郭嘉已經喝的酩酊大醉了,朦朦朧朧看到荀彧荀攸進來,想要起身,卻沒站穩一下岔了氣,,不斷咳嗽,荀彧竟然看到地上一個清晰的血點,心揪在一處。

從許昌撤退以後,郭嘉就一蹶不振,病情一日重過一日,直到再也不能理事,荀彧知道郭嘉是因為消沉的。

關中之戰和許昌撤退對郭嘉的打擊太大了,郭嘉以前料事如神,無有不中,可是這次兩次大敗,卻完全斷送了曹軍,能沒有觸動是不可能的。

郭嘉咳嗽中拿出一個白色藥丸喂進嘴中,荀彧連忙奪下:「奉孝,不能再吃丹藥了,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你死了不要緊,主公大業怎麼辦?」

「大業?我郭嘉還能為主公謀划大業嗎?」

其實郭嘉不止是兩次大敗,而是從陳留到許昌,各種各樣的閑言雜語讓郭嘉受不了,荀彧荀攸是世族出身,其他人說話還有顧忌,對於郭嘉,那是完全沒有顧忌。

如果是一般的閑言碎語,郭嘉不會理睬,可是自己的確是斷送了曹軍,現在被人說無能,沽名釣譽什麼的,郭嘉只能承認。

要不是曹操力保,將其他武的諫言當耳邊風,自己根不能繼續為官。

可是曹操越這樣,郭嘉越愧疚,以至於病情越來越重。

「關中許昌之敗,絕對怪不到你奉孝身上,司馬懿那所謂的預言,更是完全沒有邏輯,雖然他兩次說對,但是沒有理由的事情,我荀彧絕對不信。」荀彧堅定地道。

「對埃」荀攸道:「關中之敗,根原因是我們沒料到川軍有藤甲軍,還有那麼多厲害的軍種,好厲害等川軍大將的武力超出想象,別說你郭嘉,誰又料到了,他司馬懿料到了嗎?」

荀攸頓了一下又道:「許昌撤退,是因為伏家的計劃暴露,要是真正攻守戰,未必就那麼容易攻破,說不定守住十日之後,我們還能保住許昌。

他司馬懿怎麼知道許昌必破,就算是徐家出方士也料不到吧,勝敗乃兵家常事,七分人謀,三分天定,奉孝不必往心裡去,現在主公正需要你,你可千萬不能倒下埃」

「需要我?」郭嘉笑了一下:「恐怕主公連你們都不需要了吧。」

郭嘉拿起石桌上一書,荀攸看見竟然是川軍的四科舉仕考題,其實他們也知道,郭嘉一直對川軍的東西很感興趣。

「今天應該是主公封王大典吧,你們都沒去,主公需要誰?」郭嘉笑了一下,又拿起酒壺喝起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