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31章本王決定發兵西域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4日 09:23 [字數] 34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雖然兩個軍醫還在緊張地忙碌,可是好厲害看出來兩人都有一種做無用功的感覺。

一個軍醫遲疑地點點頭,手上卻不敢停,額頭上汗珠滾滾而下,面前的病人可是當今天下最大的一個梟雄,也是最有魄力和氣勢的梟雄,哪怕他們早知道劉璋的病醫不好,可是面對這個時刻還是緊張萬分。

好厲害和軍醫都沒注意到一旁的曹羨,曹羨只聽到好厲害說:「大限到了」四個字,腦袋就轟的一聲。

「什麼,什麼大限到了?蜀王不就是頭痛嗎?怎麼會大限。」

曹羨很早就知道劉璋有頭痛症的,可是了解病情的只有川軍高層和皇甫玄,華佗,張仲景等神醫,還有緊隨劉璋的軍醫,世人都以為劉璋的病和曹操一樣,只是間隙性的頭痛症而已。

曹羨怎麼也沒想到這個頭痛症竟然會是劉璋的大限,他還這麼年輕埃

又來了好幾個軍醫,黃玥,蕭芙蓉,曲凌塵都過來了,可是這些軍醫診斷之後,都得出同樣結果,而劉璋已經昏迷過去。

好厲害捏著手中的藥品,終於知道只有最後這一線希望了,而這也不是什麼希望,只是一個拖延而已。

當初在南疆遇到杜微,杜微花了一夜的時間煉製這瓶葯,但是這瓶葯的藥性連張仲景這個藥劑師都無法確定,其他人更不能保證能對症下藥。

可是有這瓶葯總比沒有好,這瓶葯一直不敢用,是因為要等到最後時刻,卻一直收在貼身侍衛好厲害手中。

現在終於到這個時刻了,好厲害拿出了藥瓶交給後面來到的張仲景,張仲景喂劉璋服下。並且開始輔助治療。

現在其他治療已經沒有作用了,只能看那瓶葯了。

「夫人,這瓶葯老朽也看不出是否有用,但是是否有用明日早晨就能見分曉。」

黃玥幾人都明白了張仲景的意思,默默點頭,張仲景是說,如果明天早上劉璋醒得來,就是有用,如果醒不來。那就……

曹羨怔怔地看著床榻上眼睛緊閉的劉璋,她現在終於知道劉璋為什麼那麼無情地趕她走了,原來是因為他大限已到,不想讓自己守寡。

曹羨想到這裡,心裡就無比的仇恨自己。為什麼自己那麼笨,連著都聽不出來,還誤會了夫君,就那樣離開了夫君。

那個時候是夫君無情,還是自己無情。

曹羨心如刀絞,心裡好想立刻抱住劉璋告訴他,無論他怎樣趕自己。自己都不再走了。

可是看著眼眸緊閉的劉璋,自己還能告訴他嗎?

「夫君,你還沒讓折蘭成為你的女人,你一定要醒過來。」

…………

王府中的動靜傳入宮中。宮女蘭葉對伏壽道:「娘娘,蜀王病重,我們是不是去看一下?」

伏壽正在畫畫,聽了蘭葉的話。淡淡道:「宮是皇太后,一個王爺病重。宮一定要去看嗎?」

「是。」蘭葉應了一聲站在一旁,雖然她也是劉璋派來的,但是伏壽說不去看,她也不會強求,劉璋說過只要伏壽不是危害川軍,做什麼都是自由的。

可是蘭葉卻沒發現,伏壽已經畫了一個多時辰了,但是一副水墨畫還沒畫到五分之一,甚至畫出來的都已經凌亂了。

哪怕伏壽對劉璋絕望了,可是還是不由自主地算著日子,而這幾日伏壽一直心神不寧,直到聽到王府動靜,伏壽知道這一天終於來了。

如果是一個月前,是不是自己會立刻衝去王府?

「你為了理想犧牲了一切,終於就要這麼結束了嗎?」

當劉璋誅滅伏氏一族,伏壽才知道劉璋真正的果決,他的確是為了理想不惜一切的,這樣一個瘋狂的 人,最終還是這樣去了。

淡淡的悲涼好像水滴流過伏壽的內心,伏壽想去看看,可是最終沒動,看了又怎樣?

愛過也恨過,伏壽摸了一下肚子,進了房間,從角落裡箱子里拿出一幅畫,坐在床榻靜靜看著,那是一個男人半榻上的圖畫。

「功名大業成就時,回首山河萬物新。」

…………

幾個軍醫輪番值夜,張仲景更是一直守在房間里,黃玥蕭芙蓉曲凌塵靠著床榻坐在一旁,曹羨站在稍遠的地方,現在她才發現,自己連靠近一點的資格也沒有。

第二天清晨,劉璋依然沒醒來,可是張仲景來探鼻息,露出了喜色,雖然劉璋沒醒過來,但是呼吸卻平穩了,那瓶葯真的有用。

只是可惜了,張仲景聽過好厲害轉述杜微那瓶葯的價值。

「此葯不能根治,若他日蜀候頭疾厲害,可暫緩之,得半年到一年之期,也算是給蜀候一個安排後事的時間。」這是當初杜微信里的話。

半年到一年時間,對於一個擁有天下之志的梟雄來說,的確只是一個安排後事的時間。

劉璋醒了過來,看著滿堂的的人和昨天暈過去之前的場景,劉璋當然知道怎麼回事,華佗當初針灸之後說過,只要自己的病再次爆發,就是大限。

而自己能夠醒來,再看好厲害等人的臉色,已經知道是用過杜微那瓶葯了。

劉璋沒事的笑了一下,來不確定那瓶葯的藥性,現在竟然有用,不管能延續多久生命,那都是自己多活的,應該算一種幸運吧。

「召集眾將議事。」

沒想到劉璋醒來第一句話就是這麼一句話,滿堂的人都愣了愣,好歹王緒還記得自己的職責,立刻派了親兵出去傳令。

劉璋當然知道杜微的話,自己這半年到一年就是來交代後事的,那自己就交代一下吧。

軍醫陸續退出,只剩下蕭芙蓉黃玥曲凌塵,還有曹羨,劉璋叫了一聲曹羨。

曹羨看到劉璋醒來,心中喜悅,可是卻不知道怎麼面對,這時聽到劉璋叫她,想也沒想就走了過去,甚至帶有一點小跑的姿勢,然後一動不動地站在劉璋面前。

「為什麼你還沒離開?」

曹羨這時才發現昨天劉璋昏迷,自己想說的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是心中卻堅定了,低聲而決絕地道:「夫君,折蘭是你的人,再也不離開了。」

劉璋輕輕嘆口氣,他知道許多話已經沒必要。

「確定嗎?」

「確定。」曹羨用力點頭。

「那我需要你的幫助。」

「幫助?」曹羨愣愣地看著劉璋。

「你還是要回到草原……」劉璋看到曹羨聽到這話,臉上一陣卡白,心裡嘆口氣,直接說道:「折蘭,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好的話,有半年多,不好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我是害了你。

如果你願意留在我身邊,你就還是要回草原,但是我希望你離開,無論你想待在川軍的地方,還是回到你父親的地方,我會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阻攔。」

「夫君,我願意留在你身邊,可是為什麼一定要去草原。」曹羨真的不理解,她現在一步也不想離開劉璋,如果劉璋真的想把自己留在身邊,現在剩下最後的日子,為什麼還要趕自己走。

這時黃玥走上前,對曹羨輕聲道:「妹妹,我們夫君只要還活著一天,只要天下還沒統一,就要繼續操勞政務,夫君讓你回到草原,肯定是有原因的。」

昨日十幾個商人和樓蘭使者來見劉璋,黃玥蕭芙蓉曲凌塵都在,當然聽到了那樓蘭使者的話,如果要去西域,最好借用折蘭英的兵馬。

雖然她們都沒想到曹羨就是折蘭英,但是劉璋現在讓曹羨回草原,目的顯而易見。

其實黃玥何嘗不想劉璋在最後的時光能讓她一直服侍著,蕭芙蓉曲凌塵也是這樣想,可是梟雄的女人就要有梟雄女人的覺悟。

就好像孫策的妻子喬無霜一樣,知道江東基業比夫君生命還重。

而作為劉璋的女人,黃玥當然知道夫君的理想比夫君的生命還重,哪怕一萬個不舍,作為正室夫人,還是只能平靜地說出這些話。

曹羨聽了黃玥的話,有悲有喜,喜的是黃玥叫她妹妹,說明是承認了她的身份,黃玥作為正室夫人這樣叫了,那自己就真的是劉璋的妻子了。

悲的是自己要回草原,曹羨大概知道黃玥的意思,就是要氐人兵馬相助,但是曹羨政治覺悟沒那麼高,曹羨還是覺得,自己能留在劉璋身邊就好,至於什麼理想,都來得沒那麼重要。

可是,曹羨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既然夫君要這樣,她哪怕再想陪著劉璋,還是只能生生克制。

「參見主公。」

魏延還在中原組織遷徙,張任,趙雲,兀突骨,黃忠等大將都來了,濟濟一堂,劉循周不疑也來了,劉循坐到劉璋旁邊,周不疑找了個角落位置坐下。

「好了,廢話不多說,這次叫你們來是商討西域莎車國崛起的事,莎車國女王拉提亞囂張的過分了。

不但騙了我川軍的貨物和款項,還擅自侵凌我大漢的附屬國,試圖 一個新帝國,是可忍孰不可忍,王決定發兵西域。」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