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25章最孤獨的新娘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2日 10:33 [字數] 34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而最讓周泰心痛的不是自己輸了,而是心上人最終沒有得到幸福。

「哪怕我什麼都不是,武力不如你,智慧不如你,也不可能得到你,但是我會永遠在你身後,照顧你一輩子。」

…………

劉璋率軍回到長安,劉循帶了十幾個隨從來迎接,周不疑蔣琬都不在,看起來有些冷清,不過劉璋知道,現在長安百廢待興,大量遷移人口湧入,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要是文武百官都來迎接自己,那才不正常。

果然,劉循迎了自己后,自己進入長安城,劉循不得不去處理事情了。

劉循看到自己的時候,雖然努力剋制,但還是流淚了,劉璋心中有些嘆息劉循不爭氣,可是看著一個十歲的孩子,帶著一群人東奔西走,也的確苦了他了,劉璋沒有再說什麼。

如今川軍鼎盛,孫權曹操加起來的實力也不如川軍,而且川軍佔據絕對地利,在周不疑法正黃月英輔佐下,如果劉循還不能一統天下,那真的是阿鬥了。

至少劉循雖然仁慈一點不適合亂世,智商也不高絕,但是基本的能力還是有的,應該比阿斗強。

劉璋帶著軍隊踏入城門,看到長安城來來往往都是行人,秩序有些混亂,應該是家還沒有安的穩定,為了防止發生意外,劉璋命令全軍下馬。

帶著一點冷氣的太陽光射下來,劉璋微微有些頭暈,其實在離開江夏之後。劉璋就是不是感覺頭暈。好像中暑一樣。

但是這種頭痛。比三個月來那隱隱的頭痛劇烈了太多。

劉璋知道這是華佗用針灸壓制病情快要到極限了,或許就在這幾天吧。

可是下一刻,原本還頭痛的劉璋突然一陣驚喜,在來往百姓的空隙中,劉璋看到一個白衣的窈窕纖影站在長安大街中央,彷彿突然降落凡塵的仙女,手中一根紅菱鮮艷欲滴。

曲凌塵看到劉璋那一刻,什麼也沒想。撲進了劉璋懷裡,劉璋感覺被抱的很久,曲凌塵好像要將身體融化在自己身體一樣,同時,劉璋感到肩膀一陣濕潤。

「嫣兒,這些年你去哪裡了。」劉璋也抱住曲凌塵,他還是習慣叫曲凌塵「嫣兒」,或許代表他們的相識吧。

「夫君,我後悔了,當初不該離開你的。從今以後,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

許多百姓並不知道劉璋身份。而現在長安到處都是川軍大員,帶著很多親兵安撫流民,維持秩序的將軍到處都是,所以劉璋進城並沒有人圍觀。

可是這時見到曲凌塵這麼漂亮的女子和來的將軍抱在一起,立刻引起了周圍百姓側目,如果單從相貌上,劉璋雖然不醜,但是還是配不上曲凌塵,可是當兩個人抱在一起,所有人都覺得很般配,甚至融合在了一起。

曲凌塵旁若無人地對劉璋說著,淚水如斷線的珠子滴落在劉璋肩膀上。

劉璋聽著曲凌塵的話,只是默默點頭,「從今以後」,還有多少以後?

…………

當曹羨被曹操的使者送來長安時,長安正舉行蜀王登位大殿,而因為長安事情實在太多,劉璋讓劉循將登位大典,和迎娶曹操的女兒定在同一天。

為了一個曹羨耗費人力時間,荒廢長安建設,劉璋可不會幹。

如此一來,登位大典的光芒就完全掩蓋了所謂的婚禮,甚至曹羨這個新娘根本就沒人注意到,再聯想到來的路上,這次禮樂隊沒有像上次一樣吹吹打打,而基本都是一些為了防止自己逃走的曹軍士兵。

曹羨只覺得自己命運無比悲涼,比那兩個守寡的姐姐還要苦。

被父親當做政治犧牲品賣出去,還賣了兩次,要嫁給一個人人憎惡的屠夫,還是用這種屈辱的方式嫁過來,而現在看來,那個憎惡的屠夫竟然一點沒把自己放在眼裡。

這些不是讓曹羨悲傷的真正原因,曹羨想起了玉門關的北宮止,想到了小盤山北宮止那一座土墳。

自己竟然沒法為心上人報仇,還要嫁作他人婦。

登王大典並不隆重,甚至文武官員的重要人物都沒到齊,但是進行的有條不紊,這時劉璋的心境,有些討厭熱鬧了。

「蜀候劉璋,秉持社稷,心懷漢室,剿滅西川叛亂,清除漢中米賊,征劉表,誅劉備,橫掃關中,威震江東,中興漢業於既倒,開中興於稚萌。

本宮以天告恩,寄歷代先皇恩德,加封蜀候劉璋為蜀王,率大漢虎賁義勇之士,蕩滌山河,再造大漢。」

「皇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蜀王千歲千歲千千歲。」

隨著皇太后伏壽為劉璋加王冠,劉璋正式冊封蜀王,在伏壽加王冠的那一刻,劉璋看向伏壽,伏壽卻面無表情,只是在座位上等著劉璋謝恩。

「劉璋,謝恩。」

劉璋提劍走出,站於高台,台下雷動。

「蜀王神武,川軍無敵。」

聽著外面的喧鬧,一個人孤獨待在房間里的新娘曹羨,心中無比安靜,在根本沒人注意到的地方,曹羨摸了一下頭上發簪。

「北宮大哥,你是折蘭的未婚夫婿,也是折蘭一輩子的夫君,折蘭不會嫁給任何人,今晚我就為你報仇,如果報不了仇,我就來下面陪你。」

外面的喧鬧漸漸停止,典禮之後甚至什麼節目都沒有,眾人就紛紛散去,各做各的事,曹羨聽著,倒是覺得劉璋還真的很節約,難怪川軍能天下無敵。

可是這些對於曹羨來說都不重要。

劉璋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自己討厭的人,一個憎惡的屠夫形象,而是自己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在北宮止死後,曹羨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殺了劉璋。

蠟燭一點一點燒盡,川軍竟然沒有拍一個奴婢來伺候她,婚禮的典禮也沒有,自己就在所謂的洞房中默默等著。

從小窗看出去,外面的天慢慢黑下來,按理說登位典禮結束,又沒有什麼宴會,劉璋該進來了啊?

可是曹羨捏著發簪,緊張等了許久,卻人影子都沒有。

蠟燭漸漸燃盡,直到最後芯線掉進蠟中,也沒人來換蠟燭,房間一片黑暗,曹羨的緊張一點一點被磨去,最後只剩下無盡的悲涼。

自己竟然就在這樣一個黑暗的屋子裡嫁人了,雖然自己恨死了劉璋,可是一連串的打擊,未婚夫婿被殺,被父親出賣,被押解著嫁到長安……

而現在曹羨已經意識到,劉璋今晚根本不會來了,自己還沒在他眼裡出現過,可笑自己還想報仇。

夫婿死了,父親刻薄無情,被仇人丟在黑暗的房間,自己還穿著嫁衣。

曹羨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而這時,一陣琴音悠悠響起,彷彿小雨清洗乾燥許久的青山,一點一滴露出翠綠的葉子。

…………

劉璋在琴音中醒了過來,實際上在登位大典,劉璋就覺得陣陣頭暈,只是強制忍到結束,最後來到後堂終於不支倒地。

看到劉璋醒來,黃玥蕭芙蓉都圍了過來,因為劉璋回到長安沒有提前通知,所以劉璋進城的時候,黃玥還在安撫災民,蕭芙蓉還在處理軍務。

只有一直守在城門口的曲凌塵見到了劉璋。

琴音自然是曲凌塵彈奏的。

黃玥扶著劉璋半在床上,想要喂劉璋喝葯,劉璋笑笑,表示自己沒事,拿過葯碗一飲而荊

看到曲凌塵就在房門口,劉璋看向蕭芙蓉道:「蓉兒,你都知道了?」

蕭芙蓉本想嗔怪地看劉璋一眼,可是最終只是點點頭:「師姐來長安沒找到你,就找到了我……」

當時曲凌塵來找蕭芙蓉的時候,蕭芙蓉以為曲凌塵還是來殺劉璋的,慶幸劉璋離開了,免得自己在中間難以選擇。

可是當時蕭芙蓉看到曲凌塵時,真的覺得很累,都這個時候了,蕭芙蓉不想應付自己的師姐了。

可是聽到曲凌塵真正的來意后,蕭芙蓉大惑不解,問清原委才吃驚了,只沒想到劉璋背著自己幹了這麼多事,如果是平時,一定跺腳了。

可是那個時候,蕭芙蓉只是覺得很踏實,自己的師姐並沒有和自己的夫君有化不開的仇恨。

至於與自己的師姐共事一夫,蕭芙蓉沒有任何阻礙。

「夫君,師姐到長安后,最牽挂你,每天都在城門口等你,希望見到你,你就娶了師姐吧,給師姐一個名分。」蕭芙蓉對劉璋說著,又看了曲凌塵一眼,琴聲停止了幾秒了,才再次響起。

「宜早不宜遲,反正現在夫君沒什麼事,就明天吧,不過今晚,還有一位新娘等著夫君呢。」黃玥說道。

黃玥知道自己「宜早不宜遲」的意思,所以夫君與曲凌塵的事越早辦越好,但是作為大婦,黃玥必須考慮更多一點,無論曹羨是怎麼嫁過來的,最終已經算是劉璋的人,洞房之夜不過去,實在說不通。

劉璋搖搖頭,「算了,我不想出去……嫣兒。」劉璋對曲凌塵喊了一聲:「我不礙事,不用彈琴了,過來。」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624章最後一次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626章西域風雲突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