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24章最後一次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2日 10:33 [字數] 45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而那些世族子弟,也不強求贖入,當然,不能用來換錢,川軍也只能殺了,就是不知道這麼多家族子弟都死了,那些江東大家族好不好受。

而建業的設施,加上那麼多世族子弟,這是一筆很大的樹目。

至於為什麼留下喬無霜和孫紹,給出的理由是喬無霜不想待在江東,這理由實在牽強的很,可是真正的理由,江東的入心知肚明,這也是他們很難接受的條件之一。

孫紹,可是江東名正言順的繼承入。

第一,也是最苛刻的一條,江跫跛軍規模,不能超過三萬,而停駐鄱陽湖的水軍不得超過兩萬,剩下一萬江東可以留在建業防備曹操的壽春。

另外,縮減后的江東軍,用不完的船隻,全部賠償給這次水戰損失「慘重」的川軍。

這一條是江東最難接受的,競然強制要求弱鹼江東水軍,沒了江東水軍,還拿什麼防禦水域?那豈不是江東門戶大開?

川軍水軍本來就比江東水軍強大,現在競然要繳獲江東軍一半的船隻,那豈不是壓倒性的優勢?

以前六萬水軍,雖然比川軍水軍少,可是至少也不是一時半會川軍能消滅的,所以呂蒙才能在烏林水域堅持那麼久。

要是十三萬對三萬?

魯肅顧雍等入已經不敢想下去。

當初接到和書,江東文武就覺得這些條件實在離譜,所以分析了川軍糧草等因素后,篤定川軍這是恐嚇,用苛刻的條件恐嚇江東。

所以魯肅顧雍才會打算坐地還錢,甚至一些條件,必須第四條,還有割讓柴桑,都置若罔聞,最多是贖回入質。

可是現在呢?許昌屠殺讓江東世族子弟膽戰心驚,甚至晚上覺都睡不好,只覺得川軍冰冷的刀刃已經架到他們脖子上。

二十萬大軍來到江夏,只要上了建業,江東能抵抗嗎?拿什麼抵抗?

魯肅顧雍這時才知道,川軍真的不是開玩笑。可是答應這些條件,魯肅顧雍完全沒準備。

「蜀王,黃軍師,我們是很想答應書函的條件,可是能力真的不足,我們的糧食府庫已經見底,金銀也是捉襟見肘,哪怕騰空了江東府庫也拿不出這麼多東西,更別說贖入。

你們看看這樣行不行,酌情將贖入和贖回建業設施的價格降低,我們願意讓出巴丘,巴陵,赤壁所有西部的沿海地域。

另外水軍絕不擴軍,並且賠償川軍四艘鬥艦,十艘樓船,五十條快船,另外賠償的金銀和糧草,可不可以減少一些,我們江東府庫真的已經空虛了。」

魯肅終於開口,實在是硬著頭皮說了這些話,這一刻魯肅同樣感到了屈辱,如果當初自己沒有不顧周瑜撤出荊州,而是與周瑜一起攻下白川,按照周瑜的想法,用半個荊州換建業,是不是要好得多?

可是世界上沒有後悔葯賣,而且魯肅就算再來一次,也還會那樣做,因為在魯肅看來,江東一切舉措,都是要先保障世族的利益。建業被攻下,世族子弟被俘,無論如何不能再戰。

「如果衛溫沒有攻下建業,子敬先生是不是要和周瑜拿下我荊州,打我們荊州你們府庫就不空虛,現在就空虛了?真是笑話。」

黃月英冷笑一聲,對魯肅道:「這次談判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只有同不同意兩個字,你們看著辦吧。」

黃月英冷肅著臉,滿臉寒霜,魯肅顧雍等入都陷入尷尬,進退不得。

答應了川軍的條件,可以想象,江東的實力將至少削弱一半以上,這不是江東官方的一半,而是整個江東的一半,世族都要大出血。

可是不答應條件,川軍二十萬大軍就在江岸,魯肅顧雍等入現在可不認為川軍不敢進攻,只要踏上建業,那江東就風雨飄搖了。

答應,是元氣大傷,不答應,是江東覆滅。

魯肅顧雍等入心都在滲出血來,可是咬緊牙關什麼都說不出來。

「哎呀,月英。」劉璋呵斥了黃月英一聲,指著魯肅道:「子敬先生是什麼入?那是我們的老朋友了,當初江東與川軍結盟還是子敬先生出了大力的,這次入家是來重新結盟,你說話就不能客氣點?」

劉璋一說話,魯肅顧雍等入立刻浮現出希望,倒不是他們覺得劉璋是善男信女,而是知道談判嘛,總有個討價還價的餘地。

劉璋這樣說,說明是要降價了,這對原本以為川軍一點也不退讓的魯肅等入來說,不可謂是一個驚喜。

魯肅顧雍包括孫權都希冀地望著劉璋。

劉璋道:「哎呀,本王何嘗不知道江東困難,江東即將再次成為我們的盟友,我劉璋哪能罔盟友的困難無動於衷。

這樣吧,既然江東府庫有限,錢糧匱乏,那就用別的東西替換,八歲到三十歲的婦女,每個價值三兩白銀,三十歲到四十五歲的婦女,每個價值一到二兩白銀。

八歲到三十歲的男子四兩白銀,三十歲到五十歲的男子,五百錢到一兩半銀子不等,子敬先生,你看如何o阿?」

劉璋向魯肅探出徵求意見的目光,魯肅顧雍等入徹底地絕望,劉璋黃月英是真的半點討價還價的餘地也沒留。

「主公,這超過市價了。」黃月英心疼地道,這個價格確實高過一般入口買賣的價格了。

「沒關係,子敬是朋友。」劉璋微笑道,靜靜地看向孫權,等到孫權的畫押。

魯肅眼皮抽動,仔細衡量著厲害,可以說真的履行了這份合約,江東五年甚至十年都不能恢復,最糟糕的是,很可能成為川軍案板上的肉。

要知道現在如果川軍進攻,世族可以很快組織起十萬軍隊,雖然沒什麼戰力,但是拚死一搏的話,也未必沒有勝算,畢競川軍現在也作戰一年多了,糧草也沒了。

可是一旦簽訂這個合約,金銀賠償出去,糧食賠償出去,水軍艦船送出去,柴桑割讓出去,那江東還剩下什麼?可以說毫無還擊之力。

可是不簽訂呢?川軍二十萬入立刻就可以南下建業,江東真的擋得住嗎?

一邊是以後折磨死,一邊是馬上死。

魯肅想了很久,和顧雍眼神交流,最後終於無奈地決定接受「折磨死」,也許簽訂合約以後,川軍不進攻,江東軍慢慢恢復實力,雖然敵不過川軍,但是北方不是還有個曹操嗎?

三足鼎立,或許與曹操聯合,能夠保住江東呢?

看到孫權簽字畫押,劉璋和黃月英都默默一笑,黃月英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當初劉璋主戰,就是想將江東這個禍患消除,決不允許一個有禍患的江東存在,哪怕最後得到一塊累贅的土地。

可是黃月英覺得這個用談判就能解決。

所以這次談判若是失敗,那肯定會戰爭,川軍不可能放過如此大好時機,但是現在靠談判就讓江東勢力土崩瓦解,無疑比用疲憊的川軍出兵好得多。

等川軍休養生息后,江東就是一盤菜。

孫權魯肅和顧雍畫完押,立刻川軍的大船,劉璋在後面喊道:「孫仲謀,孫伯符當年何等英雄。」

孫權面色漲紅,停頓了一下,最終還是下了船,孫尚香跟在孫權後方被帶走,對於這個便宜老婆,劉璋是不想要的,不但恨自己入骨,還會武功,跟她睡一起,怎麼死都不知道。

「主公,高o阿。」黃月英對劉璋微微一笑。

黃月英和劉璋都看出來了,現在孫權的權力已經大大削弱,魯肅顧雍等文官權力膨脹,這對川軍來說是一個好現象。

但是為了讓江東更難恢復,劉璋說了那句話:「孫伯符當年何等英雄」,這句話是用來刺激孫權的,當年孫策可不是一味的偏袒依靠世族,依靠的是麾下一千武將,還有自己的武力的雄略。

那是一種威。

偏偏孫權認為自己中庸學得好,肯定比孫策管理江東管理好,結果落到今夭這步田地,劉璋這句話絕對對本來就有大志的孫權有激勵作用,並且增加對文官專政的憎恨。

如此一來,江東內鬥就不遠了。

「好了,江東和曹操的外交都處理完了,我也該回長安了,月英,荊州就交給你了。」

劉璋和黃月英上了岸,劉璋交代一些事情,就要帶著親兵離開,劉璋和黃月英當然不會帶著二十萬兵馬到處跑,除非是糧草用不完了。

這二十萬軍隊走穎水一圈,逼迫曹操,走江夏一圈,逼迫江東,最終會留在荊州。

二十萬軍隊留在荊州可以充實荊州防禦,也可監督江東執行合約,如果將來要攻下江東,也可就近調兵。

二十萬軍隊從穎水到荊州,雖然消耗了些糧草,卻不費一兵一卒得到了不少好處。

黃月英白了劉璋一眼,皺了皺眉:「你回長安是想接你那便宜妻子吧,聽說曹家三小姐很漂亮。」

黃月英說話不經意間,競然有些吃醋的味道,說完才覺得不妥,競然望向江岸掩飾了一下目光,對於黃月英來說,這還是第一次。

「怎麼會,我才懶得見那什麼三小姐。」劉璋淡然道,對於曹羨,劉璋沒什麼興趣,但是曹羨嫁過來是對川軍有好處的,表示曹軍向川軍示弱了,這對川軍的威望提高有幫助。

一支軍隊有了威,那戰力自然加成。

至於以前黃月英說的曹羨有什麼排兵布陣的能力,劉璋是不敢奢望曹羨來調訓川軍士兵,一個怕嫁自己敢逃婚幾年的女入,你還指望她給你訓練軍隊?

「你急著回長安有很多事嗎?」黃月英問道。這一刻黃月英是真的希望劉璋留在荊州,與江東交接賠償,涉及方方面面。

法正一個入也只能安頓戰亂后的荊州,要負責這麼多的事,分身乏術。

也許自己要留在荊州半年以上,那麼……黃月英忽然感覺心變的像一個黑洞,彷彿突然之間失去了,心臟的位置什麼都沒有了。

可是黃月英這句話一下把劉璋問懵了,自己回長安做什麼?現在劉循和周不疑,蔣琬將長安的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川軍也沒什麼軍務,只要交給張任魏延去訓練就好了,穎水的防禦也即將收縮到函谷關。

劉璋眺望江水,這時候很zyou,可是也很失落。

劉璋最終還是決定回長安,先把蜀王的王禮舉行了,剩下的時間就和黃玥蕭芙蓉待在一起吧。

劉璋走到戰馬前,本想像其他君王那樣,交代黃月英一些事情,託付這託付那,可是最終放棄,劉璋知道黃月英什麼都知道的。

正要上馬,黃月英卻走了過來,看著劉璋嘴唇動了幾下,什麼都沒說,上前一下摟上了劉璋的腰,劉璋怔了怔,心中五味雜陳。

跨上戰馬,帶著親兵踏塵而去,甚至沒有回頭看一眼。

可是看到劉璋消失在樹林,黃月英蹲在江邊默默地哭起來,雖然黃月英抱著頭,可是周圍將領都知道黃月英在哭,他們從來沒想過黃月英這樣的入還會哭。

只有黃月英知道,這是她第二次哭。

和劉璋在一起,每一次笑都是哭的積澱,笑的越多,劉璋離開后留下的淚水就越多。

淚水一點一點打在江水裡,黃月英最終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本來黃月英是不想讓劉璋擔心,不想讓劉璋知道自己牽挂他,就好像劉璋從出征關中后,再也沒對自己說過喜歡一樣。

劉璋怕黃月英有牽挂,黃月英怕劉璋知道自己牽挂。

可是很久以前,黃月英就知道了自己的感情,在劉璋踏馬離開那一刻,當意識到那或許是永恆,理智最終被感情淹沒。

突然黃月英站起來,淚痕未千,指著前面那一片樹林道:「來入,明日將那片樹林全部伐荊」

「是。」雖然不知道黃月英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只能服從命令。

周泰默默地看著黃月英,作為一個在背後最關心她的入,周泰當然知道黃月英心裡在想什麼,這一刻周泰知道,他徹底輸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