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18章倭奴國使者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0日 04:07 [字數] 446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延可不是張任,對這些世族沒有半點憐憫,甚至早就想全部殺乾淨了。百度搜立即舉起佩劍,只要佩劍一揮,這些世族就將被全部推下萬人坑。

這時伏家的人突然叫喊起來:「蜀候,蜀候,蜀候饒命啊,伏家是皇親國戚,皇後娘娘一直知道蜀候是耿耿忠臣,還親自傳了討逆詔書,求蜀候看在皇後娘娘的份上,放過伏家吧。」

「伏家從此效忠蜀候,終生不敢背叛。」

魏延猶豫了一下,看向劉璋,可是劉璋一點表情也沒有,魏延心中大定,對伏家的人冷哼一聲,喊道:「你們也配說與皇後娘娘同族?當初皇後娘娘慧眼清明,知道我家主公是大漢忠臣,答應裡應外合。

可是你們伏家做了什麼?竟然不顧天子,不顧大漢社稷,與曹賊勾結,你們對得起你們的列祖列宗嗎?你們眼中還有半點天子,半點大漢嗎?你們用漢祿買的糧食都喂狗了嗎?

如果當初你們裡應外合,天子或許不會遭難,天子的死你們伏家脫不了關係,害死天子的人,不誅族還要待何?」

伏家的人聽了魏延的話,心如刀絞,如果知道有今天,他們早就裡應外合了,現在悔青了肝腸,可是他們已經沒有第二次機會,魏延的劍已經揮了下去。

川軍拉起一道道鐵鏈將世族往萬人坑裡圈,鐵鏈外面是一排排弓箭手,別說那些鐵鏈在長矛手配合下根本逃不出去,哪怕出去了也是被射成馬蜂窩。

十幾萬世族子弟大亂,哭喊連天,崔家的人叫喊著崔州平,希望黃月英能看在崔州平面上為他們求情。可是黃月英一動未動。

「,。」

兩丈多高的萬人坑,不斷傳來人體落地的聲音,那些被擠壓到邊緣的世族子弟,在叫喊聲中,哪怕用盡全力想擠回去,還是被生生推入萬人坑中。

世族子弟不斷落下深坑,還在深坑外圍被擠壓的人充滿驚懼,這些人這一輩子也沒想過自己會有這種場景。許多都當場暈過去,被後面的人踩踏而過。

哭聲,喊聲,慘叫聲交織,彷彿田地都變色了一般陰雲密布。

外圍被圈起來的世族婦女驚駭了。除了暈過去的,許多都往了叫喊自己的親人,獃獃地看著這一幕,這樣的屠殺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更別說這些婦女。

世族男丁和不能生育的婦女被推下萬人坑,一隊隊士兵開過來,嚇的這些世族婦女不斷後退。一名將領大聲宣讀著詔令,大意就是要將這些婦女分發給川軍將士,敢有不從就怎樣云云。

亂世的婦女本來就只有被宰割的命運,眼前這一幕已經讓這人完全麻木。哪裡還會有反抗的心思,但是一個年輕的黑衣女子卻跑了出來。

「不要放箭,不要放箭,你們不能殺我。」

黑衣女子看到外圍一排排弓箭手對準了她。弓弦繃緊的聲音讓人心顫,急忙大聲呼喊。

「不能殺我。不能殺我,我是邪馬台使者,卑彌呼女王的外女,不能殺我。」

估計這個女子漢語不怎麼好,被川軍對世族男性的行刑嚇傻了,沒聽清楚將領念的什麼,只以為川軍要殺她,連忙用蹩腳的漢語漢語大聲喊著。

負責外圍警戒的將領有些拿不準,大聲呵斥女子後退,同時跑向跑向高台向劉璋稟報:「主公,有人自稱東夷小國邪馬台使者,請主公處置。」

「日本人?」劉璋沉吟一下,他也看到了那女子動靜,畢竟那蹩腳的漢語太扎耳了,淡淡道:「帶上來。」

「是。」

「什麼是日本人?」黃月英小聲問劉璋,劉璋看起來表情很淡然,黃月英並不清楚劉璋有沒有不好受,但是還是想轉移一下劉璋注意力。

「他們自詡出生在太陽升起的地方。」劉璋平靜地說道。

「沒聽說呢。」黃月英揉揉額頭,從劉璋平靜的語氣中,黃月英還是敏銳地察覺到劉璋並不是那麼平靜,但是,黃月英對倭奴國也有一些了解,怎麼從來不知道倭奴有這個觀念?

女子被帶上高台,慌忙雙手交疊放在腹部,向劉璋行了一個九十度的大禮,與漢人禮節和大多數胡人禮節都不一樣。

「邪馬台使者,卑彌呼女王外女,千鶴巫女台與,參見大漢皇叔,大將軍,蜀候殿下。」

劉璋微睜眼睛打量了一眼這名倭國巫女,長的眉清目秀,是一個美人,身段窈窕玲瓏,特別是一身黑衣不同於漢袍的寬鬆,用腰帶束緊,別有一番風情,再加上那水汪汪的眼睛,好像是新生不然塵垢,隱有水波流轉,襯托的整個人有一股神秘而憂傷的氣質。

劉璋大概知道現在的日本,是由成百上千的小國組成,幾乎一個村就是一個國家,而邪馬台是其中的大國,下面有幾十個附屬國家。

這時候的日本基本還處於原始水平,大概相當於中國黃帝時期的部落制,只不過日本自從光武帝時,就已經與大漢密切交流,獲得了許多文明滋養,與黃帝蚩尤的完全蠻荒不太相同,據說光武帝還賜了一個倭奴王印給日本一個部落國王。

而邪馬台與曹操親密,劉璋是知道的。

不過劉璋現在可沒空搭理這什麼邪馬台,即使後世這個蠻荒國對華夏造成了很大創傷,但是現在航海,通信,都是一片空白,就算劉璋心裡恨透了日本,也不可能異想天開地去找日本麻煩。

不能找人家麻煩,劉璋當然也不指望建什麼交,什麼四海來朝,只要不是真的臣服,真的上稅,劉璋實在沒興趣得那名頭,而很明顯遙遠的邪馬台只是假裝臣服,實際來騙好處的。

台與巫女見劉璋不說話,渾身打了激靈。只害怕這個殺人魔王揮揮手就讓部下把她拉去殺了,台與可是看的清楚,這裡殺了這麼多人,比他們邪驢諢苟嗟枚唷

在這遙遠的大漢被殺,自己哭都沒處哭。

「蜀候殿下,大漢有句話兩國交鋒,不斬來使,邪馬台雖是小邦,但已臣服大漢。蜀候殿下不能將台與歸於罪犯一流,這有違大漢文明上國的風範。」

台與巫女說完小心翼翼地看向劉璋,劉璋終於開口,慢條斯理道「台與使者,我大漢的確是文明之邦。兩軍交戰,不斬來使。

但是兩軍交戰?從何談起?我川軍好像沒和邪馬台交戰吧?來使?台與使者不是我劉璋的使者,更不是大漢使者,你朝拜的曹操,曹操不過一挾持天子的國賊而已。

我川軍既沒與邪馬台交戰,你台與也不是我大漢的使者,本侯這次的命令是。許昌的全部世族,以及與世族相關的頑固黨羽,還有與曹操親善之人,意圖勾結國賊之人。你,屬於第三類。」

劉璋身體前傾看向台與,台與巫女看到劉璋冷冽的眼神,嚇的美瞳一縮。劉璋揮揮手,兩名士兵上前押住了台與。

劉璋並不是做做樣子。殺不殺台與實在沒什麼關係,殺了沒什麼好處,不殺也沒什麼壞處,畢竟邪馬台距離大漢太遠了。最嚴重的後果也不過是邪馬台不再派人來朝覲了。

這對大漢有影響嗎?據劉璋所知,大漢的賞賜每次都比邪馬台上供的多,難怪邪馬台喜歡派使者來。

大漢要邪馬台這樣一個地方擁為上國完全沒什麼用,反而每次邪馬台派使者來,可以學到許多文明知識,實在是不划算。

所以順手殺了台與,劉璋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嗚嗚……」

台與大哭起來,剛哭了幾聲已經被士兵拉出十幾步,台與顯然是個聰明人,知道哭沒用,一下子住了口,大聲喊道:「蜀候殿下,我會異能,我會異能,我願留在大漢,為蜀候效忠五年。」

「什麼異能?」這次是黃月英問的,而且問的很鄭重,只有黃月英自己知道為什麼會問,要是換了以前的黃月英,對什麼異能都淡然處之,但是黃月英知道華佗說過的話。

主公的病連華佗張仲景都治不了,那尋求正途的醫生,是不可能治好了,而民間一些祖傳的偏方說不定有用。

而在黃月英看來,除了祖傳的偏方,什麼什麼異能,也或許有用,當然,如果這巫女是噴火,吐水什麼的就算了。

「我會指揮小動物。」

台與說完,知道現在不是賣關子的時候,立刻拿出一根蕭吹起來,吹了半響,一點反應也沒有,沒看到什麼小動物。

不過簫聲倒是很好聽,但是夾雜在刑場中一片的哭喊聲中,又是另一番味道。

黃月英本來都打算叫台與停下來了,這時候吹簫,無論多好聽也顯得突兀,但是見劉璋靜靜地靠在椅背上,最終沒說話。

直到台與巫女吹完一曲,劉璋才睜開眼來,有些迷茫,「完了嗎?小動物呢?」

周圍將領都搖搖頭,他們反正沒看到什麼小動物,劉璋盯向台與巫女,在台與看來,劉璋的意思很明顯,你耍我?找死嗎?

台與連忙指著地上道:「看,看。」

眾人看過去,不約而同地「哦」了一聲,只見一隊隊螞蟻朝著台與巫女爬過去,仔細一看,空中還有許多蚊子環繞,要是把蚊子換成飛舞的精靈,那這台與巫女就是天使了。

就在這時,一陣蒂鐘的叮叮聲響起,突然從八納蠻軍陣中出來許多毒蛤蟆和蠍子,不斷吞噬地上的螞蟻和空中的蚊子,還紛紛爬到台與巫女身上,台與巫女嚇的丟了洞簫哇哇大叫。

周圍川軍將士哈哈大笑。

劉璋微笑道:「就你這點功夫也能稱作異能?」

直到木鹿大王收了神通,毒蛤蟆和蠍子回歸八納軍陣,台與巫女才灰溜溜從地上站起來,臉色漲紅,她現在才知道自己這點本事真的只是微末伎倆,能夠指揮蛇蠍的,恐怕只有卑彌呼女王了。

而且卑彌呼女王也只能指揮幾隻蠍子老鼠什麼的。

現在的日本還處在蠻荒時期,所有部落國家都是用巫術麻痹國民,其實很多時候一個國王是否有威望,就看這個國王的巫術怎麼樣。

這些巫術當然不會是真的巫術,許多都是一些化學反應什麼的,但是那些噴火障眼什麼的是很多人的慣用伎倆,而特異功能才是真正讓國民信服的。

顯然卑彌呼女王和台與巫女這種巫術更能震懾國民。

「大漢地大物博,台與,獻醜了。」台與巫女低著頭,吞吞吐吐地說著,羞愧不已,自己能指揮螞蟻蚊子已經很了不起了,在邪馬台都被封為大巫女,沒人敢對自己不敬。

可是今天竟然碰到一個比女王還厲害的人,台與再也抬不起頭。

「你還有什麼本事?如果沒有了,那我還是沒法饒你。」

其實劉璋心裡知道,這台與巫女和木鹿大王誰更厲害,還真難說,那些螞蟻蚊子可是野生的,而毒蛤蟆毒蠍子是木鹿大王養了好多年,訓練好多年的。

這兩者操作的對象不同,不能單靠指揮的目標定高下。

劉璋微笑地看著台與,台與局促地站在原地,顯然台與的本事也就到此為止了,可是又害怕被殺,台與急的臉都紅成了血布。

而黃月英卻詫異地看了劉璋一眼,在台與巫女吹簫之前,黃月英從劉璋平靜的語氣中感覺到一點僵硬,似乎在壓抑什麼。

可是現在屠殺還在繼續,黃月英竟然從劉璋的語氣中聽到一點輕快,那種僵硬感覺完全消失不見。

可是搖搖頭,黃月英又覺得這似乎是錯覺,差別微小得讓黃月英無法抓住,黃月英想了想,就算剛才不是錯覺,但這麼微小的效果,甚至還比不上主公那位曲姑娘的琴聲。

「別殺我。」見到兩名軍士又要上前,台與巫女驚恐地喊了一聲,急的原地打轉,心思電閃,突然眼睛一亮,對劉璋道:「蜀候殿下,我聽說貴軍正在尋找治療頭疾的偏方,是嗎?」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