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13章漢末第一劍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8日 02:50 [字數] 45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老頭拿出酒袋再喝了一口酒。

可是這時那小將和所有士兵不再討厭這個醉鬼了,他們都知道,要是黃玥出了什麼意外,他們都吃不了兜著走,這老頭可是實打實救了他們一命。

黃玥微微一笑:「不用審問我也知道,他們肯定是那些不滿夫君的世族派來的,抓住我估計是要要挾夫君什麼,幸虧老先生出手及時,請老先生跟黃玥回許昌,夫君必有重謝。」

黃玥看到這老頭這麼厲害,甚至超出了自己想象,黃玥雖然不會武功,但是這麼多年下來,川軍中的高手也見了不少,蕭芙蓉長兵器估計只算個三流武將,可是劍術還是一流的。

可是在這老先生面前估計一合都走不了,不,是肯定一合都走不了。

這樣的人才怎能不為夫君攬下。

「夫人不審問,我來審問,我倒好奇呢。」

老頭笑笑,一把抓住家丁喉嚨,威脅道:「你說不說?」

「哼。」

「骨頭還很硬,早料到了。」老頭一把捏住家丁下巴,家丁被迫張口,老頭嘿嘿一笑,突然抬起自己的赤腳,赤腳上全是黑泥,老頭從腳趾縫中摳出一塊,丟進了家丁嘴裡。

「嘔。」家丁立刻胃部倒騰,黃玥和眾護衛都不敢直視。

「不說?再來一點嘗嘗。」

「再來一點。」

老頭連餵了三次,家丁終於受不了,一邊嘔一邊喊道:「我說。我說。」家丁心道反正黃玥都知道是世家了。自己也不算出賣。最關鍵的是老頭那黑泥太噁心了。

「我們是許昌幾十家世族挑選出的精英,個個武藝高強,而且是各家培養了多年的死士,我是伏家的人,這次家主告訴我們,劉璋夫人黃玥要從長安來到許昌,要我們截殺。

許昌幾十家世族一起湊了這些糧食,借口運到關中支持關中恢復。讓我們在押運途中劫下黃夫人,用來換取劉璋放我們的家主和家族子弟出城。」

家丁說完閉目待死,老頭冷哼一聲:「真是一群可悲的人,世族為了家族子弟逃走,拿你們當炮灰,還真甘願死,被人賣了都覺得吃了蜜桃,活該給人當狗。」

黃玥倒沒想到這看起來像世外高人的老頭,還有這麼仇恨世族的一面。

「把這人帶上,回頭稟報主公。」黃玥對小將下令。小將應了一聲,五花

見老頭要走。黃玥連忙叫住:「老先生,黃玥請求先生一起回許昌,先生武藝,恐怕當世無人能及,當有一番大作為。」

「投效蜀候的話就不用說了,如果我想投效蜀候,就不會從長安出來了。」老頭說完看了一眼劉康,笑道:「好可愛的娃兒,只可惜多病,不然多好的苗子。」

「叫爺爺。」黃玥對劉康道,雖然沒經過劉璋同意,黃玥覺得不好,但是面前這個人可是實打實地救了自己和孩子,如果不是這老頭,自己和孩子必定會遭難。

更嚴重的是,如果世族用自己威脅了劉璋什麼,劉璋被迫答應的話,黃玥不會原諒自己。

一聲「爺爺」並不過分。

「爺爺。」

老頭還沒推拒,劉康已經叫了出來,老頭拒絕的話咽在嘴裡,上前摸著劉康小臉:「爺爺我可當不起,蜀候是了不起的人,本來,我該叫你一聲公子的,可是……造化弄人。」

老頭提著自己的劍離去,黃玥還在想老頭那句話什麼意思,老頭已走遠,黃玥喊道:「老先生尊姓大名。」

「遼東一童叟,燕山第一劍。」

老頭已經遠去,黃玥嘆息一聲,只可惜這樣的高人竟然不為夫君所用。

黃玥卻不知道,走遠的老頭也嘆息了一聲。

老頭正是從長安出走的王越,現在正是蔣琬說批複冊子的日子,還說劉循已經同意任用了,為了避免被川軍登用和蔣琬糾纏,王越才從長安跑了出來。

黃玥嘆息英才不為夫君所用,王越何嘗不遺憾自己有明主不能投。

王越的經歷,讓他恨透了世族制度的潛規則,幾十年來就是被這套潛規則折騰過去折騰過來,最後空有一身本事,一事無成,報國無門。

十八歲的王越手提三尺劍,匹馬殺入賀蘭山,斬羌人首級,三十歲就打遍天下無敵手,劍術超群,武藝蓋世。

可是就是這樣的人,因為想乾乾淨淨地做一番事,竟然被重重阻撓,無論是漢靈帝時期,還是曹操時期,都曾有世族人看到王越本事,來巴結他,並且答應無償推薦王越當官當將。

可是無償,不代表無條件,條件就是王越當了官后,必須為他們的家族做事,也就是他們這一系的人,要如何如何。

王越無法承受這一套,幾十年來,雖然當過幾個小官,卻最終只開了一家武館,在曹操加征賦稅時,連武館也開不下去了。

幾十年的煎熬,王越對世族的官場心灰意冷,甚至留下了陰影,再也不敢接觸那套潛規則。

可是好不容易在晚年看清了川軍,這支軍隊,以及這支軍隊控制的地方,無論文武幾乎都以能力上位,察舉制適用的範圍被減到最低,並且有苛刻的條件,基本都是四科舉仕上來的人才。

也就是說公平考取,無論文武,無論士農工商,但凡一技之長,都是自己考齲

這樣的軍隊,王越是想投效的,希望投效的,也是夢寐以求的,可是劉璋的壽命,讓王越的心涼下來。

而馬上要繼位的劉循,在長安的表現讓王越非常失望。

如果是二十年前,王越或許還會認為劉循可以投效。但是這幾十年來。世族潛規則在王越心中留下的陰影太大。他已經害怕沾上,甚至是恐懼,王越不想晚年再去忍受。

王越嘆息自己時運不濟,天意弄人,可是要自己再冒著忍受潛規則的危險,去投效,王越已經不願意了,自己已經老了。老了再受氣,那就對不起自己了。

黃玥和劉康給王越的印象很好,特別是劉康,劉康的雖然是病體,但是清澈的眼神中有一種堅毅,這在這麼小的孩子眼睛里很難看見。

王越甚至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這個孩子如果能夠長大,將來絕對不一般,王越其實很想收劉康為徒,可是為了避免和川軍牽扯。王越最終放棄了。

「天妒明主啊,王越何其不幸。」

王越提著一把劍走向遠方。遼東一童叟,燕山第一劍,為什麼他的劍會生鏽?因為從來沒有對手需要他拔出與白玉劍,倚天劍齊名的當世三大名劍之一淚痕劍。

…………

伏壽靜靜地躺在床上,劉璋從外面走進來,看到伏壽臉上有淚痕,以為伏壽是在為劉協的死傷心,或者是對自己氣憤。

如果伏壽因此恨自己,劉璋不會有什麼奇怪,甚至心裡覺得有點對不起伏壽,但是要重新來一次,劉協,劉璋還是會殺。

一名大夫正在整理藥箱,劉璋走到床頭,沉默了一會才對伏壽道:「皇後娘娘,身體還好嗎?」

「從你殺了皇帝時,我就已經不是皇后了。」伏壽眼睛望著前方生冷的牆壁,努力想讓自己保持平靜,還是忍不住用縴手擦了一把眼睛,劉璋看到她淚水在眼眶打轉。

劉璋還是以為伏壽在為劉協的死傷心,只是有些奇怪那大夫收拾藥箱怎麼收拾了這麼久,劉璋望過去,大夫還迴避了眼光,手在顫抖。

「怎麼回事?」劉璋突然一把抓起大夫的手,那大夫全身一顫,幾乎全身癱軟,劉璋更加奇怪,這個大夫是軍醫,自己的名聲在外面雖壞,但是軍中的人都應該知道自己不亂殺人的,這個軍醫害怕什麼?

「你放開他,為難一個大夫幹什麼?」伏壽朝著劉璋大喊,這一刻,她沒有用皇后的口吻,也沒把劉璋當成手握重權的人,只好像一個被傷心的女子朝著自己恨的男人大喊一般。

劉璋從伏壽淚水的眼光中看到了一點絕望,劉璋突然一驚,一下子想到一個可能,眼睛瞪向軍醫,軍醫嚇的渾身篩糠。

「說,是不是皇后服了什麼毒藥,從實招來,如果耽誤了救治,我要你命。」

劉璋聲色俱厲,軍醫嚇的一下子跪了下去,伏壽眼神複雜地看著劉璋,他是在乎自己生死的,可是他為什麼一點不在乎自己的感受?

「主公饒命,主公饒命,主公饒命埃」軍醫不斷磕頭。

「如果你再廢話,那你的命就真的沒了。」劉璋已經不耐煩了,心想是不是伏壽因為劉協死了,就要服毒自殺,還不準軍醫告訴自己。

別說伏壽對川軍還有用,就是從心裡上,只要伏壽不亂說話,劉璋也不希望她死。

軍醫回身顫抖,看著劉璋,又看了一眼伏壽,欲言又止,伏壽忽然無力地揮揮手:「告訴他吧。」伏壽知道,怎麼可能瞞住人,自己讓軍醫不說,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想多瞞一刻是一刻。

「主公……」軍醫停頓了一下,顫聲道:「皇後娘娘懷孕了,已經兩個多月,是皇後娘娘讓小的不要說……主公饒命,主公饒命。」

只看到劉璋的腿動了一下,軍醫嚇的直磕頭。

可是這一刻劉璋的心裡,起伏並不比軍醫小多少,懷孕,兩個多月,伏壽離開劉協已經三個多月了。那就是說……

劉璋一下捏緊了劍柄,軍醫不知道劉璋這是下意識動作,磕頭更厲害了,劉璋不理軍醫,對伏壽道:「真的嗎?」

伏壽深吸一口氣,眼中波光閃動,沒有回答劉璋的話,如果不是因為確診了自己懷孕,伏壽真已經自盡了。

伏壽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自己背叛了劉協,雖然自己心甘情願,但是自己無法原諒自己,自己本就不打算活下去,可是現在,自己的丈夫竟然被殺死了,還是被自己喜歡的人所殺。

哪怕其中沒有自己的原因,可是伏壽還是覺得抹不去的心痛。

在劉協死的時候,伏壽已經絕望了,可是暈迷過後再醒來,竟然就被確診了懷孕,自己一直擔心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現在的伏壽,已經不知道怎麼面對,好像從三個月前自己離開曹營來到川營,是自己最自由最幸福的時光。

可是伏壽現在才發現,真正的噩夢就是從見到劉璋那一刻開始的,現在的伏壽只覺得這三個月的噩夢,比以前幾年的噩夢還要可怕,伏壽好希望醒來。

劉璋也不知道說什麼,本來他進來準備給伏壽說對口供和以皇後身份攝政的,可是現在怎麼也開不了口,只抓住了伏壽的手。

伏壽努力掙脫,可是劉璋固執的抓著,冰冷的小手在火熱的掌心中,劉璋知道只要鬆手,伏壽的心會更涼。

伏壽終於不再掙脫,臉朝向一邊,忽然,手心傳來一股熱氣,劉璋握著伏壽的手撐著頭。

「皇后,好好養病,什麼都不要想,好嗎?」

醫生看到劉璋握著伏壽的手,更加不敢看,只匍匐在地,劉璋轉過來對軍醫道:「你剛才說皇后懷孕幾個月了?」

「兩個……四個月了。」

軍醫剛說出兩個字,忽然看到劉璋的眼神,冷汗噌噌地就下來了,知道這是自己唯一活命的機會,腦子比平時轉的快了百倍,立即說出了「正確」答案。

「好了,下去吧。」劉璋揮揮手。

軍醫連忙提著藥箱跑出了屋,這時才發現內衣已經全部打濕粘在背上,寒風一吹,打了個激靈。

「為什麼不殺了他?」伏壽看著軍醫的背影,靜靜地道。

「因為你不希望這樣。」

劉璋沒有殺軍醫,因為劉璋相信,軍醫只要稍微有點腦子,就不會到處亂說,除非他不要自己的命也不要家人的命。

當然,一個秘密一般都不會被帶進棺材,可是那有關係嗎?這個秘密在今後川軍定鼎天下說出來,有很大影響嗎?

這是劉璋可以不殺軍醫的原因,而真正沒有殺,是因為劉璋真的不想再讓伏壽傷心。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612章川軍第一夫人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614章川軍的方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