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608章許昌雲波詭譎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6日 20:12 [字數] 45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川軍追擊曹操的計劃失敗,劉璋命令川軍在穎水安營紮寨,帶著劉協屍首回到許昌,沿路讓人宣傳,司馬懿害死天子的惡行。

司馬懿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將天子綁在馬上,還有曹軍逃出許昌的時候,劉協僵硬坐在馬上被軍士催促的樣子,許多百姓也看見了,川軍的消息一發,許多人都相信了,甚至包括一些世族。

如果不是劉璋的新政,這些世族說不定就因為這個事情轉而支持劉璋,哪怕現在世族只有支持曹操一個選擇,也有些不滿。

消息很快傳過穎水,司馬孚匆匆找到司馬懿,這時一直淡然的司馬懿也不禁皺眉。

司馬懿並不是沒想到司馬長會被川軍追上,而是根本沒想到劉協會死,司馬懿是看到劉協對劉璋並沒有多大幫助,挾天子以令諸侯是不適合他劉璋的,才放心地把劉協放出去,目的就是讓趙雲馬超分兵。

司馬懿不相信什麼司馬長暴起殺帝,多半是川軍自己殺的,可是司馬懿想到這裡,才覺得後背陣陣發涼。

自己好像有些低估劉璋的魄力了,司馬懿當然不相信劉璋是善男信女真的擁立劉協為帝,自己甘願為臣。

但是把劉協當傀儡,司馬懿還是覺得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這不止是好不好處的問題,弒君,那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氣。

司馬懿像一團肉一般趴在茶几前,悠悠道:「我怎麼沒想到呢,你連天下世族都敢不眨眼的得罪。殺一個天子算什麼?」

「二哥。你說什麼?」司馬孚沒聽清楚。急道:「二哥,現在川軍把弒君的罪名嫁禍到我們司馬家頭上,那可是大大不利啊,二哥趕快想辦法澄清才是埃」

大漢的世族就是大漢既得利益團體,既得利益團體再加上祖上的功臣,讓世族基本都還是忠君,對漢庭有很深的感情,司馬孚不是蠢人。他知道弒君的罪名栽過來,對他司馬家很不利。

「澄清?人家潑你一盆屎,洗乾淨了還不是臭氣熏天,澄不清了。」司馬懿對司馬孚斥了一句,敲了敲額頭。

「現在跑去說不是司馬長殺的,是川軍殺的,第一劉璋是皇叔,手上有天子討逆詔書,還有個皇后在手上,我們能說得過他們?

更何況我們出許昌時。怎麼對待的劉協,可是都看在眼裡的。你二哥我還把劉協綁在馬上了,川軍幾萬人看見了,沿途百姓也看見了,這盆屎洗不幹凈了。」

「那怎麼辦?」

「把川軍的髒水轉給別人。」

「誰?」

「還能有誰,曹操埃」

「啊?」司馬孚不可置信地看著司馬懿,現在司馬家就要全部投靠曹操了,轉給曹操,這不還是潑在自己身上嗎?

「你先去散布給士兵,就說這次抵抗川軍,用天子分兵,是郭嘉臨行前交代的,我司馬懿只是奉命行事。

然後給各大世家手書一份,都這樣說,你記住,不管是誰,包括我司馬家的家主問起來,天子怎麼留下的,都是郭嘉害怕我們守不住穎水,留的后招,明白嗎?」。

直到現在,郭嘉還是曹操的頂級謀士,軍事基本要通過郭嘉,與荀彧一文一武掌控全局,說是郭嘉留下后招抵抗川軍,合情合理。

司馬懿當然不敢直接散布謠言是曹操主動留下天子的,但是散布是郭嘉這樣做,誰會以為沒有曹操授意?

這樣做可以一石二鳥,司馬懿目前最大的敵人,不是劉璋,是荀彧和郭嘉,直接栽贓給郭嘉,再加上郭嘉主持軍事以來,從關中到許昌的敗戰,還有世族文官的彈劾,郭嘉該倒了吧?

而荀彧,司馬懿知道荀氏叔侄可是大大的忠君,嫁禍給郭嘉,只要自己的戲演得夠真,先欺騙了曹軍士兵,再欺騙了所有世家,川軍所謂的嫁禍反而是側面佐證。

那荀彧荀攸也會認為是郭嘉,可是以他們的聰明,立刻能聯想到曹操,再加上曹操從關中起,對劉協一次次的不尊重,也能加深他們的疑慮。

只要荀彧荀攸對曹操的忠誠動搖,那收拾起來也簡單的很。

「三弟,兩個月之內,為兄就因為天子1去世,傷心過度病倒了,你在這裡幫助徐晃處理軍務。」

不理司馬孚的眼神,司馬懿繼續道:「現在最重要的是穩住穎水防線,我們堅守到于禁的兵馬南下,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但是就算我們所有兵力相加,只要川軍全力發起攻擊,依然勝多敗少。

但是川軍不一定會再掀起大戰,第一點川軍大軍征戰的時間太長,糧草絕對已經見底,而且剛剛佔領了許昌,收了很多降軍,哪有吃饃饃不消化的,戰線拉太長,對他們沒一點好處,

還有川軍的攻擊方向也不確定,要麼江東,要麼我們,如果我們這裡防禦夠強,他們不一定就會攻擊我們這裡。

如果川軍真的再掀起大戰,必然是透支荊益二州糧草,關中建設,許昌穩定都會擱淺,那川軍就是臃腫的胖子,我們不怕他。」

司馬懿說到這裡笑了一下:「川軍佔領許昌,看起來意義重大,佔領帝都,但是豫州大地連通河洛平原,一馬平川,這樣的地方與我們拉鋸戰,自討苦吃。

川軍如果真的透支內政,不顧關中和許昌的發展,強行進攻,只要我們守住半年,他們還是不得不退軍,對於這一點我司馬懿還是有信心的。」

司馬懿最擅長的就是防禦,堅信只要守好自己的地盤,不管戰事如何,自己都不吃虧,川軍佔領許昌,就是一馬平川上的一個點。被攻擊的方向太多。會被牽制太多兵力。哪怕兵力多於曹軍,也不一定能形成絕對優勢。

所以對於守住穎水一線司馬懿並沒有多怕,

「當然,我還是不希望川軍掀起大戰,我們現在更需要的是調動各大世族的資源,徵調新兵,訓練新兵,儲存糧草。還有,將曹軍的權力把持在我們是手中。

三弟,趁著為兄病重,送我去陳留吧,時機已經成熟,我司馬懿該正式投效曹操了。」

…………

許昌,劉璋率軍回來,也表示了這次追擊任務失敗,川軍在穎水西岸紮營,將魏延叫來。討論下一步行動。

「魏延,如果本侯現在要揮師兗州。你覺得如何?」

「末將願隨軍。」魏延慨然道。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我們會遇到哪些困難?你覺得現在進軍,合適嗎?」。

魏延皺眉想了想,神情變得凝重:「主公,恕末將直言,如果我們成功突破穎水,那殺入兗州沒多大壓力,但是現在徐晃已經率壽春兵馬四萬,兗州新兵三萬駐守,那些世族大家紛紛捐錢捐糧。

曹操原本是糧草枯竭,府庫凋零,現在變成了爆發富,而我們糧草已經不多,關中要想重新恢復,投入會非常大,我們沒糧食打了。

我們如果要進攻,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徵稅賦,先不說加稅激起民怨,就算加稅了,曹操的北方軍隊也下來了,曹操將于禁留在北方抵抗烏桓和袁氏兄弟,麾下的軍隊可是很強的。

到時候我們面臨的必定是一場決戰,一場我們加徵稅收和爆發富之間的一場決戰,何況我們後方不穩,許昌的世族可是隨時會反,還有豫州的地理也對我們非常不利。」

「又是世族。」劉璋一拳頭捶在桌案上,臉上怒氣閃動,穎水就是因為那些喪心病狂的世族,用家丁的親屬威脅擋住了川軍騎兵。

世族給錢給糧還行,這樣做,就算劉璋知道他們只能這樣做,還是覺得憤怒,畢竟阻擋的可是自己的軍隊,就因為,自己錯過了一次非常好挫敗曹操的時機。

劉璋原來的打算是將曹操趕到黃河以北的。

現在川軍要進攻,不但要對抗世族全力支持的爆發富,還要防止許昌的世族,哪裡都有世族的影子,劉璋莫名煩躁。

「這麼多困難,你剛才還慨然請命?」劉璋看著魏延道。

魏延嘿嘿一笑:「打仗,哪有不冒險的,一戰定乾坤嘛。」

劉璋想了一會,他自然也和魏延一樣,希望一勞永逸,兗州掀起一場大戰,將曹操趕到北方區。

可是失敗的後果很嚴重,加徵稅收,民心會丟,豫州大地防禦對川軍不利,牽制兵力太多,而且如果許昌世族在關鍵時刻造反,川軍很可能一潰千里。

當初周不疑說過,越是鼎盛的時刻,越容易犯錯誤,而且錯誤往往是致命的。

一潰千里回到關中,沒有足夠糧食,關中也不能恢復繁榮,後果很嚴重。

而且劉璋現在知道了自己面臨的對手,是三國的老狐狸司馬懿,根據歷史來看,這傢伙最擅長的就是拖,拖死人不償命,他肯定知道川軍的窘境,肯定會拖戰事。

對於防守不利的川軍,實在耗不起。

是進是退,劉璋有些拿不定主意,就在這時,一名士兵進來:「報,水軍大都督衛溫於建業發來急報。」

「什麼?衛溫?他不是在赤壁一代嗎?」。

劉璋一愣,川軍水軍在赤壁一代與在烏林一代的江東水軍死磕,試圖擊敗呂蒙,切斷長江,包括川軍在內,可都認為衛溫在那裡。

怎麼跑到建業去了?劉璋一把拿過軍報,看完,先是驚愕的說不出話來,接著一股欣喜湧上心頭,東吳,你這下算是完了。

「魏延,立刻傳令月英回許昌,商討川軍下一步進軍計劃。」

「是。」

衛溫偷襲了建業,抓了江東四大家大量家族子弟,四萬大軍已經威脅江東腹心,劉璋才不信周瑜魯肅能拿荊州怎麼樣。

劉璋欣喜的神色慢慢沉澱,他想到了一個人,伏壽,從私情上,劉璋絕對不願把伏壽怎麼樣,但是就算不是從私情上,劉璋也希望伏壽活著。

伏壽是皇后,皇帝死後,她來名義上攝政川軍,川軍就佔據大義,雖然不能吸引名士進攻,至少是師出有名,大將在單挑的時候都能硬身板。

而且伏壽要是可以跟自己對口供,那司馬懿就坐實了陷害皇帝的罪名了。

劉璋想著走向後堂。

…………

許昌一處小院中,一群世族子弟穿著不起眼的粗布衣服聚在一起,現在許昌都是川軍士兵嚴密把守,而且許昌鎮守魏延可是瞪大眼睛挑錯,這些世族子弟只要被抓住小辮子,就是殺頭的罪。

以前在大街上橫著走的世族子弟,現在過的跟陰溝里的蛆蟲一般,再也不敢明目張聚集在一起,他們這些人還是裝著給川軍捐糧食,才扮成家丁進了院子。

外面死忠的家丁放哨,裡面一群人小聲談論著。

「魏延什麼東西,太過分了,崔家上數五代,兩代三公,一代上卿,竟然讓崔老爺子從他胯下鑽過去,這與蠻夷何異?」一名世族子弟憤憤不平道。

「就算蠻夷也沒這麼野蠻。」另一人附和。

「好了好了。」一名老者打斷了兩人的話,正是伏家族長伏功,曾任上卿,因為伏家世代顯赫,在許昌地位很高。

「崔老爺子蒙受屈辱,我伏功也很氣憤,但是現在不是討論崔老爺子的事,川軍佔領許昌,嚴格控制我們出入,威脅的是整個許昌幾十家家族,我們必須有對策,否則就不是受屈辱那麼簡單了。」

「伏老有什麼辦法?」其餘人都一起看向伏功。

伏功嘆了口氣:「據我所知,現在司馬懿在穎水擋住了川軍,與徐晃布置了穎水防線,除非劉璋想決戰,否則川軍過不去了。

當初真應該聽司馬懿的話,立刻撤出許昌,就算丟了些錢財,也不至於全部困在城內,都怪郭嘉那個寒門子,導致我們今日之禍。

既然司馬懿最多只能守住穎水,也就是說我們不可能得到曹軍救援了,光憑我們的力量,就算全部一起造反,也只有覆滅的命運。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離開許昌,到曹操控制的地方,我們所有家族的產業都不止許昌一處,哪怕損失了財產,回去之後也能東山再起,今後我們再全力支持司馬懿。」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607章弒帝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609章火暴孫尚香(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