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94章誰都希望她死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2日 11:53 [字數] 44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眾臣工看到司馬懿離去,都變了臉色,別人不知道,這些世族官員可知道,司馬懿是他們推出來的,好不容易封個大官,怎麼就走了,這不是白白浪費大好機會嗎?

曹操倒沒有留下司馬懿的意思,他是明智的,不會被別人沖昏頭腦,他敢肯定司馬懿的計策不可行,可是也肯定司馬懿是有才華的。

為什麼要獻這些荒謬的計策?

曹操不擔心司馬懿不效忠自己對自己威脅,司馬家是天下大族,司馬懿能投靠劉璋才有鬼了。

可是曹操不知道,他的這些想法,都在司馬懿預料之中。所以司馬懿才會向劉協行禮,不想曹操行禮就離去,司馬懿不會在沒必要時候拿架子,但是該拿的時候也會拿。

走到大殿外朝大殿看了一眼,荀彧,絕對要除,郭嘉雖然沒說話,甚至表情都沒什麼波動,可是司馬懿知道郭嘉的謀略絕對在荀彧之上,要是郭嘉不是出身寒門,那比荀彧要棘手太多。

可是出身不好,又剛剛在關中大敗,司馬懿有信心除掉郭嘉,只要荀彧郭嘉一倒,那他司馬懿的時期就到來了。

當然,這都得建立在先抵擋住川軍進攻的基礎上,否則一切免談。

「仲達,聽說曹操今日封你為九卿之一,中郎將參軍事,這麼好的職位,為什麼拒絕?」

司馬懿出了皇宮就看見司馬徽,司馬徽已經得到了消息,可見這些世族觸角多長。

「水鏡先生,我們一邊出城一邊說話。」

「出城?」

司馬徽雖然驚異,還是和司馬懿一起坐上出城的馬車,在馬車上司馬徽驚訝道:「仲達。你是不是覺得許昌必丟?」

「可能性很大,但是不一定會丟。」司馬懿道。

「不一定會丟?那如果再有仲達輔佐曹操,我們世族鼎力支持,許昌不就保住了嗎?」

「如果保不住怎麼辦?」

司馬懿只問了一句話,司馬徽就啞氣了,是呀,保不住怎麼辦?如果現在就把家族勢力都投入到許昌保衛戰,太冒險了,一旦許昌丟了。就什麼也沒有了。

「如果保得住又如何?」司馬徽還沒說話,司馬懿只看了一眼司馬徽表情,就問了下一句。

「保得住,我們不就擋住劉璋了嗎?而且仲達幫助曹操守住城池,難道不會更受重用嗎?」

「哈哈哈哈。」司馬懿哈哈大笑。旋即恢復過來,對司馬徽道:「對不起水鏡先生,司馬懿失態了,不過,司馬懿卻覺得,如果保住了,不管對曹軍還是對我們都不利。

如果保住許昌。對於曹軍來說,都要一直守在這裡,可是這裡根沒有險要,川軍出關中就可攻擊。曹操現在的民力耗不過劉璋了,如果是我們世族全力支持,倒是可以拖下去,可是划得來嗎?

而對於我司馬懿。不錯,我幫助曹操擋住了劉璋。是會封更大的官,可是會大過荀彧郭嘉嗎?我一個初投之人,如果真擋住川軍,也不是我受的封賞最大,肯定是荀彧。

荀家在朝中地位極其雄厚,如果不出意外,我們沒有出頭之日的。」

「當然。」司馬懿看著司馬徽的表情:「如果能幫助曹軍擊敗川軍,其他奪位的事情虛無縹緲,以後再說。

但是水鏡先生想過沒有,擋住了川軍,我們就要手把一馬平川的豫州,川軍出關中就可攻擊我們,我們處於嚴重的地理劣勢。

可是如果我們戰敗,退守兗州和豫州東部,那守衛一馬平川的可就是川軍了,對我們很是有利,在這塊地方與川軍周旋,不但可以慢慢和川軍磨,我們不是也可以在戰爭中增長實力嗎?」

司馬徽點點頭,旋即對司馬懿道:「可是就如仲達所說,許昌不守更好,將地理劣勢留給川軍,可是這與仲達辭官有什麼關係?這樣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而且要是川軍奪不下許昌,你可就不能出仕了。」

「呵呵。」司馬懿不以為然地笑笑:「剛才已經說了,如果真守住了,曹軍那才是劣勢,必然慢慢衰敗,還愁沒機會出仕,不過是比現在難一點而已。

可是先生想了嗎?許昌守得住守不住對我們真正的影響?想必先生也聽說了我今日給曹操獻的策略吧?」

「說到這裡,我倒是想問問仲達,為什麼獻這樣的策略?我也覺得不可行。」要不是司馬徽相信司馬懿不會背叛家族,才華也是自己親自考察,都以為司馬懿要麼沽名釣譽,要麼背叛家族了。

「其實這樣的策略,在曹操進軍關中之前,我就已經獻過了,關中之戰前和現在的許昌情況一模一樣。

關中之戰,如果曹軍勝利,我司馬懿就算出山,也得不到曹操重視,曹操更加忌憚我們世族的抱團,就算被曹操說我料錯,又有什麼關係?

可是假如關中之戰失敗,曹操想起我的策略會怎麼想?會不會仔細想我的計策是不是對的?」

司馬徽緩緩點頭,如果曹軍戰勝,曹軍就是天下第一軍,曹操能封司馬懿一個主薄就不錯了,一輩子也別想超過荀彧。

可是戰敗之後,按照常規邏輯,戰敗者都會反思,一反思,那之前勸諫阻止的人就會受重視,這是理所當然的邏輯。

司馬懿只是選擇了一個對自己最有利的決定,曹軍戰勝,只是糟糕上再加一點糟糕,而曹操一旦戰敗,那司馬懿立刻如明月閃耀夜空。

這恐怕也是曹操封司馬懿九卿之一這麼大官職的原因。

司馬懿笑了一下:「當然,以曹操的明智,可能不會被一次戰敗沖昏頭腦,畢竟我的計策確實不合邏輯,可恨郭嘉等人謀略無懈可擊,要不然我也不用進獻邏輯不通的策略。

他今日雖然封我為大官。但是只是不敢肯定我的計策錯誤,一旦有變,好找我商量而已。

所以這次許昌,我們還需要來一次,說實話,以許昌現在情況,我司馬懿出不出山,都不會有什麼大的改變,所以只能利用這次許昌。為我們帶來最大好處。

許昌攻防,不論勝敗,曹軍依然處於劣勢,但是一旦戰敗,我今日所獻計策再次應驗。那曹操會對我司馬懿怎麼看?哪怕他曹操再明智,以後還敢輕易否決我司馬懿嗎?

就算他曹操否認我司馬懿,曹操麾下武知道這兩次失敗都是因為沒聽我司馬懿的,他們會怎麼想?

我敢肯定,只要曹軍這次戰敗,我司馬懿的名字必然被所有人追悔莫及地提及,到時候別說一個九卿之一。就是三公,我司馬懿也能拿來,就看我屑不屑。」

司馬徽露出又驚又喜的神情,驚的是司馬懿的圖謀竟然自己都不知道。喜的是司馬懿沒讓自己失望,才能絕對媲美諸葛亮龐統,甚至超過這兩人,對人心。利弊,局勢。走勢,料得精準無比。

而且腦中一直清晰自己的目的是什麼,這絕對是頂級謀士的智慧。

「如果再加上我們挽救了曹軍敗勢,並且掌握中原北方世族的人力財力物力,我的地位應該能在短時間比上荀彧郭嘉之流了吧?」

司馬懿說完,司馬徽完全明白了司馬懿的想法,司馬懿是在賭,曹軍勝,司馬懿按部就班,川軍勝,司馬懿位臨巔峰。

而且輸,輸得不多,贏,贏了全部,果然是高招埃

可是司馬徽皺了皺眉:「仲達,我們現在的目標是抵擋劉璋,劉璋不除,其他事都要押后埃」

「這個我清楚。」司馬懿向司馬徽恭敬道:「但是我也說了,現在我出不出山,都無法對戰局產生重大影響,所以還不如先不出山,準備好應付許昌之戰後的情況。」

兩人說著,馬車已經出了許昌,司馬徽現在知道司馬懿為什麼出城了,第一回去準備應付戰後事宜,另外,要是許昌失守,還留在許昌,後果十分嚴重。

…………

朝堂上你一言我一語,沒討論出什麼,散朝後,曹操回到丞相府,再次召開一個小的會議。

而曹操身後,站著了一個英姿勃發的女子,這些曹軍將領都認識她,她就是曹操的女兒曹羨,也就是北方氐人首領折蘭英。

曹羨昨夜就已經回到許昌,當聽說曹羨已經成為氐人首領,曹操當真喜出望外,可是氐人一共三萬人,再加上收編的鮮卑人也不過四五萬,根威脅不到劉璋。

更何況氐人軍現在自身難保,剛剛接收河套不說,還和軻比能等鮮卑部落死敵了,哪能抽身南下。

但是看到女兒回來,曹操還是很高興,畢竟當初是自己對不起這個女兒,現在女兒闖一番事業回來,曹操當然愧疚。

讓父親和曹軍將領刮目相看,同時看到了曹操的愧疚,曹羨覺得這樣就夠了。

曹操對眾人道:「今日朝堂沒有討論出結果,但我們如果什麼策略也沒有,只是防守,必然不利,你們說到底怎麼辦?是和,是降,是戰,是撤,戰,怎麼戰,撤,怎麼撤?」

陳群上前道:「主公,屬下覺得應該立即聚集許昌內世族家丁協助守城,並且徵調人力物力,大量準備守城器械。」

「恩。」曹操點點頭,現在曹軍的士氣,估計戰力和那些家丁差不到哪裡去,確實是動用世族的時候了,許昌世族眾多,家丁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還有呢?」

程昱上前道:「我們應該向世族徵集錢糧,用錢糧鼓舞士氣,比如殺一人,賞銀一兩,殺將軍賞銀百兩,足夠軍功的軍士的家屬享有糧食補貼等等。」

曹操點頭,這確實是個好辦法,現在曹軍士氣要到零點了,但是賞賜金銀一定可以提升士氣,誰不喜歡錢?何況是這個亂世。

曹操現在終於知道了世族的好處,要不是川軍進攻,換一個人,比如袁紹袁術什麼的,這些世族會拿出錢糧才怪,估計家丁都捨不得派一個。

「還有呢。」

郭嘉咳嗽一聲出列,「主公,我仔細思考了很久,還是不覺得司馬懿的獻策有道理,但是我們何不將就著用?」

「將就著用?什麼意思?」曹操疑惑。

「郭嘉不覺得劉璋黃月英等心狠手辣之輩,割土封王和聯姻就能讓他們罷兵,但是這些都是順手為之,沒有損失,萬一司馬懿的方法真有效呢?」

郭嘉因關中之敗,對曹操有歉疚,曹操沒責怪過他,只是將責任推在自己身上,這讓郭嘉很感激,也變得更小心。

思來想去司馬懿的策略都不通,可是有關中之敗在前,郭嘉也不敢大意,仔細思考了很久,既然對曹軍沒損失,何不順手為之。

曹操看到郭嘉的表情,大概知道郭嘉在想什麼,雖然自己理智地分析了關中之戰,但是有時候一個人獻策,就無跡可尋,偏偏命中。

饒是雄主如曹操,鬼才如郭嘉,也不敢輕易否決司馬懿,畢竟司馬懿不是白痴,也是盛名於世的冢虎。

萬一被司馬懿料中,劉璋被一根胡蘿蔔打暈,真的放棄許昌去荊州了呢?

「好,那就順便封王吧,都封了孫權吳王了,也不在乎多一個王,只是這聯姻,用誰去?」

曹操三個成年女兒,一個曹羨,還有兩個已經嫁給劉協了,曹操可不覺得劉璋會喜歡破鞋,這樣的話還不如不出這個餿主意。

正在眾人沉默時,忽然一名士兵驚喜來報:「主公,主公,靈雎姑娘回來了。」

眾人神色紛紛一動,沒想到這個女人還沒死,只要是忠心曹操的,都希望這個女人早點死,包括郭嘉在內。

曹操做什麼事都是一代雄主之風,可是在靈雎的問題上妥協許多,雖然沒有真的影響到軍事,但是主公對一個女子太上心,不是一個臣子願意見到的。

可是當初那些勸諫的人屍骨已寒,現在這些人只要曹操不是太耽誤軍事,就由得曹操去了。

曹操屁股都離開座位了,可是還是坐了下來。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593章司馬懿,大大的忠臣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595章你逃不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