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91章俘獲靈雎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1日 21:53 [字數] 34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匈奴可不是西羌南蠻,還由不得劉璋做主。

「是是是,從此我匈奴聽從蜀候任意調遣。」雖然心裡對劉璋的話不屑,可是現在還是逃命要緊。

「你當我三歲小孩嗎?你以為我們漢人和你匈奴人一樣笨嗎?重建我大漢繁榮,你先去給那些村民說說,看他們信不信。」劉璋冷冷看著匈奴首領,匈奴首領一驚。

馬上的女子神色動了一下,她在從匈奴人口中知道劉璋身份后,以為劉璋會答應匈奴人條件的。

不管匈奴首領說的是真是假,犯不著為一個人得罪一個部族,何況現在匈奴人反了曹操,是川軍的天然盟友。

劉璋站起來,沉聲道:「回去告訴你們單于呼廚泉,別打漢人主意,我遲早有一天會會去南匈奴找他的。」

南匈奴先是一怒,劉璋竟然對匈奴如此無禮,可是旋即一喜,劉璋這是要放走自己了。可是馬上,匈奴首領面色大變。

「來人,砍了他雙手,讓他一路搶回匈奴。」

劉璋說完走向那些被擄掠的女子,後面傳來匈奴首領殺豬般的嚎叫,沒人上來砍他的手,好厲害提起大鎚,兩錘分別砸在匈奴首領手肘上,從手肘處被砸成肉泥。

馬上女子皺了皺眉。

被虐掠的女子被押過來,很不幸,被川軍誤射兩個。

「你們想回家的,自己結伴走回去,願去關中的,我派人送你們。」

女人是亂世最大的資源,是人口的保證,只要有女人。一個男人就可以生一堆孩子,要是一個女人,你一百個男人一年還是最多生一個。

不過劉璋倒不是因為想讓這些女人為川軍生孩子,才說只到關中才送,這些人來自各個村落。劉璋可不會分兵去送,而這裡雖然被川軍征服,但是並沒有官員維持秩序,行政還沒建立起來,也沒地方護送。

這些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其實她們大多數是想回家的,可是她們都是漂亮的女人,在這兵荒馬亂沒有秩序的地方結伴而走……那不等著強人擄虐嗎?

最後絕大部分女子都下了決定,去關中,倒不是她們真舍下了家。而是先保住命,等戰事結束,家鄉安定了再回來。

可是,她們不知道她們永遠回不來了。

派了一千人送走女子后,劉璋驚奇地看到還有一個女子竟然穩穩坐在匈奴首領的馬上,靜靜地看著自己。

因為這個女子被匈奴首領帶著跑出來,川軍帶來那些女子后。落下了這一個,這一個女子明顯是這裡最漂亮的一個女子,不但是這裡最漂亮的,劉璋好像從來沒看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子。

準確說是一種氣質,美麗無瑕的面龐和完美的身材,再加上出塵脫俗的氣質,讓這名女子格外出眾。

本來其他女子也很漂亮,可是和這個女子站在一起,簡直就是醜小鴨。

劉璋也微微失了一下神,旋即醒悟過來。叫人扶下女子,這時描摹村莊場景的伏壽走了過來,看到女子明顯眉頭一皺。

「娘娘認識她?」劉璋注意到伏壽臉色。

「她就是曹操的影子靈雎,溫侯呂布和貂蟬姐姐的女兒,每天跟在曹賊身邊。曹賊每次頭痛的時候,都是靈雎為他彈琴減輕痛苦,形影不離,曹操就算死也要帶著她,不知道這次靈雎怎麼會被匈奴人俘虜。」

劉璋記起來了,華佗也說曹操身邊有個彈琴的女子來著,看來就是面前這個靈雎,伏壽的神色明顯對靈雎不太友好,要不是靈雎是貂蟬的親生女兒,伏壽又和貂蟬情同姐妹,估計還不會這麼客氣。

可是那女子卻古井無波,沒有任何喜怒哀樂。

「你是曹操的女人?」劉璋問道。

「不知蜀候的『女人』是什麼意思。」

「你怎麼會被匈奴人俘虜?」

「蜀候救了我,我欠蜀候一條命,要怎麼處置小女子,蜀候直說吧。」

劉璋有些無語,感覺和這個女子完全話不投機,一個清高的女子,想起來還好,真相處起來,要是都是這神態這心不在焉的對答,會把人逼瘋的。

真不知道曹操怎麼忍下來的,莫非曹操的頭痛是被這靈雎弄的。

「我劉璋還不屑用一個女子去威脅對手,你是我從匈奴人手中解救出的人質,不是我軍的俘虜,你走吧。」

「那我欠蜀候一條命。」

靈雎說完,士兵給她牽來一匹馬,劉璋的意思是等到了川營,戰馬交給川營,然後靈雎自己回曹營,劉璋現在還不知道渭水曹軍大營已經破了。

可是靈雎卻沒動,靜靜地道:「我不會騎馬。」

「不會騎馬?我這可沒馬車。」

劉璋一向不喜歡做馬車,除非是大戰結束,不想太累,做馬車太浪費時間了。

可是劉璋不知道的是,就是因為靈雎不會騎馬,所以曹操喜歡坐馬車,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曹操是不會騎馬的,就是和靈雎待在一個馬車裡。

因為這次曹操要快速趕回許昌穩定局勢,所以騎馬了,靈雎不會騎馬,被暫時留在曹營,可是就是這暫時的時間,匈奴人叛變。

匈奴首領只是曾經無意間瞥過靈雎一眼,從此不可自拔,早對靈雎的美色垂涎三尺,只是礙於曹操的威勢沒有動。

這次匈奴人叛變,靈雎被曹操留下,簡直天時地利人和,糧草沒搶到手的匈奴人倒是把靈雎搶到手了。

靈雎和伏壽同乘一匹馬,伏壽不想和靈雎在一起,第一伏壽討厭跟在曹操身邊的人,第二靈雎比她漂亮。

伏壽是一個精緻的女孩,但是不是那種完美的女子形象,氣質中總是透出一種情切,而靈雎卻是真的清麗脫俗,和她在一起的任何女人都有壓力。

伏壽不是一個嫉妒的人,但是一個討厭的人明顯比自己漂亮,還和自己同乘,換做任何人都會介意。

前方終於傳來消息,黃月英攻破了曹軍大營,大軍已經渡過渭水,殺向許昌。

劉璋也有些心驚黃月英的速度,黃月英從長安經過函谷關殺向許昌,用的時間太短了,不過這樣也好。

荊州的局勢實在不好,法正雖然謀略超群,可是面對周瑜和魯肅的夾攻,又是在沒有險要的白川城,荊州丟失的概率在九成以上。

劉璋心痛荊州,可是黃月英這麼快的速度擊敗曹操,那就對荊州形成重壓,就算周瑜奪下荊州,也對川軍沒有威脅,川軍還可大軍南下,收復荊州。

劉璋相信黃月英也是這麼想的。

但是,自己還能看到荊州收復的那一天嗎?

川軍在靠近渭水的地方紮營,劉璋準備睡一夜到達前線,或許這是自己最後一場戰役了。

營帳中伏壽修飾畫稿,劉璋讓好厲害好好把守帳門,走到認真畫畫的伏壽身邊。

「皇後娘娘,那一夜,對不起。」劉璋想了許久,還是決定給伏壽道個歉,雖然挽回不了什麼,雖然伏壽這幾日裝著什麼事也沒有一樣。

但是劉璋反而從伏壽一口一個「本宮」。聽出她是清晰記得的,而且刻意和自己拉開距離。

伏壽聽到劉璋提起,臉蛋微微一紅,心中有些複雜,可是伏壽卻覺得那一夜自己是心甘情願的,並沒有後悔。

「蜀候,伏壽不想再提起,不是因為蜀候的原因,蜀候並沒有逼迫伏壽,那是伏壽……心甘情願的,伏壽僅僅是害怕這件事傳出去。」

反正做下了,自己也打算放棄自己的生命,伏壽也不想解釋太多,無論如何自己是背叛了劉協,要說錯,只有自己錯了。

劉璋聽到伏壽這麼說,突然覺得更對不起這個女子,這個女子是關心自己,而自己一個將死之人,卻害了人家,伏壽還是大漢皇后,如果傳出去,皇室名聲在劉璋眼裡算個屁,那伏壽就會被天下人唾罵了。

劉璋將正在描摹的伏壽抱了過來,伏壽渾身一顫,沒有反抗,反而很享受,反正自己已經放棄了自己的名聲,也不打算活太久,再將一切告訴劉協后,就結束自己的生命,那多一點幸福的時光也沒什麼吧?

劉璋輕輕吻著伏壽,感覺懷中的伏壽就像一汪水一樣,輕輕的回應充滿溫柔,過了許久,伏壽睜著迷醉的眼睛道:「季玉,我想先回許昌一趟。」

「回許昌做什麼?」劉璋有些疑惑。

「我父親伏完,和整個伏氏家族,還有許多忠義之士,都無時無刻不想剷除國賊曹操,我回去可以聯繫他們,與川軍裡應外合,這樣季玉的川軍攻下許昌不就輕鬆多了嗎?」伏壽柔聲說道。

劉璋抱著伏壽,在伏壽的清香中思考,伏完在歷史上就反了曹操,可惜事情敗露被滿門誅滅,包括伏壽在內都死了。

說明伏家確實是想反曹操的。

而現在有川軍在外進攻,再有伏完為內應,裡應外合不難。

只是劉璋皺了皺眉,對懷中伏壽道:「皇后回去,的確對川軍有助益,可是許昌城破,曹操必然卷著天子逃跑,到時候皇后就又要落入曹軍魔掌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