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59章孫尚香出嫁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7日 23:03 [字數] 34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凌塵,你真的誤會了。

曲凌塵就要轉身離開,突然吳俊的手搭上肩來,想拉住曲凌塵,曲凌塵憑著身法迅速避開,皺眉看著吳浚

「吳大哥,我再說一遍,你與誰好,和凌塵沒有任何關係,請你自重,也請你珍惜姿吟,她是真的愛你。」

曲凌塵轉身就走了,心裡有些煩躁。

曲凌塵之所以還跟著吳俊,是因為聯盟曾經是自己依靠,在自己最絕望的時候給了自己活下來的希望。

如果那次在桂陽,從川軍大營出來沒有碰到吳俊和風姿吟,也許自己早就自殺了,也不會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人。

所以曲凌塵還是跟著吳俊,當他爭霸關中的時候,曲凌塵也是效了死力的,後來吳俊被劉備擊敗,曲凌塵更沒理由離開。

可是現在曲凌塵越來越悲哀的發現,曾經那個只想著為江州未婚妻馬小蓮報仇的情義男子,慢慢消失不見,慢慢變成一個亂世的野心家,野心越來越膨脹,而所做的事,所說的話越來越不堪。

吳俊在五溪暗殺劉璋,曲凌塵無話可說,立場不同而已。

可是當吳俊說要在江州起事時,曲凌塵就覺得吳俊慢慢變味了,到這次進入關中爭霸,曲凌塵確認了一點,吳俊不再甘於做一個殺手集團首領,他也想像曹操劉璋一樣雄霸一方,甚至一統天下。

這次來投靠曹軍,當然報不了仇,吳俊說的打響名聲。不過就是要讓天下世族知道這支反抗劉璋軍的存在。獲得那些世族的支持。如此一來吳俊就可以尋機崛起。

曲凌塵知道,吳俊現在心裡想的,不再是刺殺劉璋,而是要借聯盟成員對劉璋的仇恨,來實現自己的野心。

吳俊既然能和風姿吟在一起,也說明他忘記了他的未婚妻,忘記了他組建反劉璋聯盟的意義。

反劉璋聯盟的性質已經變了。

想到這裡,曲凌塵心裡反而輕鬆了。

「我是不是可以坦然離開了?」

曲凌塵舉起手腕。上面綁著一根鮮艷的紅菱。

「我會把它一直系在手上,如果哪天頭領派我來刺殺你,我就解下它,你到時候不要對我手下留情。」

「對嫣兒我下不了手的,到時候只要嫣兒乖乖被我擒住就好了,我就把你帶回房間關起來,好不好?」

曲凌塵想起在成都郊外離別的那一幕,突然笑出聲來,劉璋的話讓心裡暖烘烘的,自己一個女子顛沛在亂世。這算是自己唯一的寄託了。

「他的病?」曲凌塵皺緊秀眉,「五年了……對呀。五年了,時間過得怎麼這麼快。」

曲凌塵突然心焦起來,轉身就要進入帳篷拿琴,哪怕知道自己的琴音也只能緩解劉璋的病痛,哪怕知道這個時候撫琴,他也聽不見,可是曲凌塵迫切的想彈琴一首。

「明天就找機會離開這裡,我必須見到他。」

曲凌塵要想離開函谷關,可跟那些逃兵不一樣,沒人能攔得祝

曲凌塵走出十幾步路,正路過周青的營帳,突然營帳中衝出一個士兵,一邊跑一邊張口大喊:「來人吶,他們是川軍內……礙…」

士兵還沒喊完,曲凌塵只在電閃之間抽出身上匕首扔了過去,當場殺了士兵,一隊曹軍巡邏隊走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恩,這不是曲姑娘……曲將軍嗎?」

曹軍之所以收容吳俊,不是看他的軍隊,而是看他的糧草和財富,曹軍壓根還瞧不起吳俊這支雜牌。

但是曲凌塵不同,美麗的女子在全世界都是有特權的,整個吳俊的軍隊,讓曹軍將領瞧得上的,恐怕就只有曲凌塵了。

當然,那些真漢子也喜歡胸大臀圓風情萬種的風姿吟。

「這個逃兵,還想煽動其他人一起逃跑,被我殺了。」曲凌塵冷靜地說道。

「殺得好,少將軍有令,凡是逃跑者,格殺勿論。」將領看著曲凌塵仙子一般的面容,就算原本有懷疑,也完全打消,討好的和曲凌塵攀談幾句,見曲凌塵只是勉強應付,訕訕地帶人繼續巡邏。

待巡邏隊走遠,曲凌塵進入周青帳中,剛掀開帳簾,兩把長矛一下遞了過來,曲凌塵早有準備,頭一揚避了過去,一劍拍打在一個士兵手腕上,長矛脫手。

又一柄利劍刺來,看身法劍術非常高超,曲凌塵對了兩劍,口中道:「周泰將軍住手,自己人。」

「自己人?」

帳中點燃燈火,周青正是川軍大將周泰,警惕看著面前的女子,不知這是哪來的自己人,可是剛才對了兩劍,已經知道面前女子劍術精湛,遠在自己之上,一時之間絕拿不下,還會引來曹軍。

這女子能叫出自己名字,周泰心裡驚駭的同時,也信了七八分曲凌塵真是自己人。

「出去亂喊亂叫的人已經被我殺了,你們暫時沒有危險,但是周泰將軍,請你管好你的部屬,否則怎麼和蜀候交代。」

曲凌塵責備的語氣,讓周泰臉上有些慚愧,自己正是奉了黃月英的命令,在進攻曹軍長安南北大營以前,就悄悄潛到了長安東面山林。

待曹軍被擊敗,從長安逃出來后,就率著兵馬裝著曹軍敗兵一起退入函谷關,為的就是裡應外合。

為了防止露出破綻,周泰率領的兵馬都是曹軍降兵,本來這些降兵都已經被教育過了,而且如今曹軍大勢已去,按理說是沒人不識趣再投曹軍。

可是偏偏還是出了岔子。

那士兵跑出去的時候,周泰當真嚇了一跳,大喊大叫必引來曹軍,而且自己還不能追趕,追趕出去更會被曹軍包圍,只能叫醒所有人,拿了武器,只要曹軍圍攻,就拚死一搏。

幸好曲凌塵搶先殺了那叛兵,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姑娘什麼人,怎麼會知道周泰名字?又為什麼會幫助我們?」

「我是吳俊手下的人,之所以幫你們,是因為,是因為……恩,我是你們蕭夫人的師姐,黃夫人是我姑姑。」

曲凌塵想了好半響才想出這個關係,臨末加了一句:「我在襄陽見過你被俘,所以認識你。」

周泰尷尬地摸了一下鼻子。

曲凌塵正是知道周泰是川軍的人,所以那士兵大喊大叫,曲凌塵瞬間猜出發生什麼事,想也沒想就把那士兵殺了。

「周將軍真是忠心耿耿,混在曹營,一個不慎就有殺生之禍,蜀候有周將軍這樣的忠義之士,難怪無往不勝。」

周泰聽了心裡苦笑,為個屁的蜀候,自己為的是黃月英。

當初銀月洞黃月英中毒,原本以為自己有機會為黃月英付出,黃月英卻很快康復了。

黃月英神志不清的時候,原本以為自己可以照顧她,卻被劉璋照顧了,黃月英還樂得被照顧。

黃月英清醒之後,原本以為自己有機會了,可是周泰越來越發現,黃月英雖然沒明說,但是眼神的落點,總在劉璋身上。

到關中之戰,劉璋病情加劇,每次黃月英都在沒有劉璋的地方流淚,別人看不見,只有像影子一樣跟著黃月英的周泰看見。

黃月英的每一滴淚水,都像針一樣刺進周泰心裡,心疼的時候,希望也徹底破滅。

這次受命來函谷關,周泰豈能不知道危險,可是,如果真的死了,就當為心上人做最後一件事吧。

那逃兵逃出去大喊大叫的時候,周泰僅僅是氣憤,沒有半點害怕,甚至心裡想著,如果曹軍圍攻,戰死也好。

反正自己也沒機會了,還不如為她戰死,這樣,她不管最後跟誰在一起,也應該能記住自己一輩子吧。

…………

江夏城北,一支隊伍敲鑼打鼓通過川軍與曹軍接壤的真空區,正是東吳的送親隊伍,從江夏北部通過南陽地區進入關中,是最近的路線,但是也是危險的路線。

所以孫權有理由派出一萬人的送親的隊伍。

可是實際上那些彩車裡面,都是東吳士兵,加起來足有兩萬之數,其中一半是江東軍步軍精銳丹陽兵,由徐盛率領,魯肅親自督軍。

「哎呀,小姐又跑了。」

孫尚香被反綁著雙手,努力夠到頭上發簪,挑開了繩索跳出花轎,打翻幾個守衛,可是還沒跑出幾步,一面漁網飛來,將孫尚香整個罩了進去,再次送進了花轎。

有了曹羨逃婚的經驗,江東可不會出同樣岔子。

「子敬先生,小姐年方及笄,自然不想嫁給惡名昭著的益州屠夫,何況劉璋還是主公和小姐不共戴天的仇人,有抗拒也正常,要不我們把真相告訴她吧,那樣小姐也能安心些。」

將軍徐盛找到魯肅,看著孫尚香一次次逃跑,一次次被抓,現在被困在漁網裡,以小姐的暴脾氣,也不知多讓她難受,徐盛心裡疼惜。

「一著不慎,滿盤皆輸。」魯肅道:「徐盛將軍,我們的目的,在取得法正信任之前,絕不可對任何人透露,包括小姐在內。

這關係到我們江東的整個戰略,關係到我們江東軍能否擊敗川軍取得荊州,關係到天下大勢,關係到江東存亡,決不可掉以輕心。

別說小姐受點委屈,就算真死了,也不能讓計劃敗露。」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