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55章司馬懿的棋局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7日 05:06 [字數] 45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就在川軍攻下長安,曹軍退向中原,無數北方大族悄悄派家族子弟來到河內,甄家,司馬家,龐家,諸葛家等東南西北龐大世家,紛紛聚齊。

「如今曹軍大敗,川軍鼎盛,司馬仲達天下奇才,足可與川軍軍師黃月英一戰,是時候出山了吧?」

龐德公對著司馬徽道,司馬徽看了旁邊老者一眼,司馬徽是南方司馬家首領,這名老者是中原司馬家首領,老者微微點頭。

諸葛慈端坐一旁,一語不發,諸葛亮背叛家族,還借鮮卑人之手殺了同族子弟諸葛青,讓他很沒面子。

「可是曹co敗的如此之慘,jng銳喪盡,現在關中川軍已經達到七十萬,此乃橫掃天下之勢啊,就算仲達出山,如何以一己之力,挽長城於既倒?」

甄家老爺子臉色焦慮。他的話引起一些世族共鳴,紛紛憂心點頭。

「哈哈哈哈。」司馬徽哈哈大笑:「誰說仲達只有一人之力?」

司馬徽環視眾人一圈:「難道益州屠夫一統天下,危害的只有我們司馬家嗎?諸位今天聚集於此,難道只是來聽我司馬家有什麼決斷嗎?

要說什麼力挽狂瀾,就算十個司馬仲達,也未必能行,但是有了諸位相助,即使沒有司馬仲達,一樣能擊敗劉璋,仲達不過是諸位的代言人,站在前台的人,是不是,仲達。」

司馬徽看向坐在後面的司馬懿,司馬懿大約二十六七歲,安靜坐在草席上,耷拉著腦袋,低垂著眼皮,倒有一副老態龍鐘的氣質。

「仲達。仲達。」

司馬徽喊了幾聲,司馬懿一點反應沒有,旁邊一個年輕人連忙用手肘推了司馬懿一下,司馬懿醒了過來,左右茫然地看看。

「三弟,討論完了嗎?那回去吃飯吧。」司馬懿說完就要起身。

三弟司馬孚一把將司馬懿拉下來,急道:「吃什麼飯,水鏡先生叫你呢。」

司馬徽滿臉不滿,龐德公。甄老爺子等人都皺了皺眉,諸葛慈眼觀鼻鼻觀心,心道,哼哼,看起來你家這才子也不是很聽話嘛。諸葛慈心裡找到了一點平衡。

「哎喲,對不起,對不起。」司馬懿敲了敲額頭,努力睜開惺忪的眼睛,向司馬徽挪移過來:「昨晚為了構思討劉大計,睡得晚了,只睡了不到半個時辰。這時竟然睡著了,真是罪過,水鏡先生,司馬懿給你磕頭了。」

司馬懿就像懶成一堆腐肉的活物。沒有骨頭的肉蟲,完全不顧形象地爬到司馬徽前面,就要磕頭,司馬徽連忙抬手:「好了。好了,仲達既然是為了構思討劉大計。那情有可原,你就說說你想到什麼討劉大計吧。」

「和水鏡先生想的一樣。」

司馬徽點點頭:「看來仲達也是贊成我的方案了,我的計劃很簡單,從今天起,從此刻起,所有世家聯合起來,拼盡所有財力物力人力,使曹co壯大。

你們剛才說曹co在長安大敗,一蹶不振,劉璋大軍達到七十萬橫掃天下,哼,如果劉璋不那麼剛愎自用,殘忍嗜殺,尊重我等功臣良將之後,那他的確橫掃天下。

可是劉璋數典忘宗,世家不但是大漢開創者傳承,也是大漢維持下去的砥柱,竟然橫加誅殺,就算我們不為自己,為了大漢,為了天下黎民免受川軍屠戮,也要全力一搏。

曹co是敗了,軍隊是滅了,現在曹co剩下的主力只有四支,函谷關三萬,宛城張遼三萬,壽春徐晃四萬,幽州于禁五萬,加起來十五萬人,連劉璋前線部隊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但是有了我們相助,只要有錢有糧有我們的號召,大家覺得曹co在一年之內武裝三十萬軍隊,兩年武裝六十萬,數年之後武裝八十萬軍隊,有什麼困難?」

「這得花我們多少錢啊?」一個世家代表心疼地說道。

這次曹co出兵關中,所謂征盡轄地糧草,指的是平民的稅賦,軍屯的稅賦,曹家鐵杆支持者曹家,夏侯家,荀家等家族的糧草,對於其他大號世家,很輕易的就把稅賦轉嫁給了下層的農民,基沒受什麼損失。

可是司馬徽說要為曹co武裝三十萬軍隊,武裝六十萬軍隊,武裝八十萬軍隊,那可都是消耗的自家的實力。

一支軍隊,軍服,軍餉,軍糧,武器,武器維護和替換,還有參軍的人,那可都是世族的血液啊,誰能不心疼?

見幾個世家代表都疼惜的緊,司馬徽正色道:「諸位,我知道你們不願,對啊,我司馬徽也在想,我們憑什麼要幫曹co,可是如果我們先不扶持曹co,等劉璋蕩平中原,橫掃天下的時候,我們就算想幫,也幫不了了,這種關鍵時刻,還請諸位萬勿遲疑。」

「我不是心疼那些錢糧和人力。」甄老爺子沉吟道:「曹co,一代梟雄,扶持他戰勝劉璋的確大有把握。

但是大家想過沒有,曹co比起劉璋來,的確很好,可是曹co是善茬嗎?難道你們忘了當初曹co成為中原霸主時,是怎麼對待我們世家的嗎?誅滅了多少名門?

對於天下鼎鼎名士,曹co誰不是說殺就殺?曹co有把我們這些大漢功臣之後放在眼裡嗎?

當我們有實力的時候,曹co都不把我們的子弟放在眼裡,等我們把錢糧人力都交出去,等我們實力枯竭,曹co膨脹起來,他更不會把我們放在眼裡了吧?

曹co和劉璋相比,後者是一條瘋狼,見人就咬,前者也是一條白眼狼,翻臉不認人啊,不要等擊敗劉璋,曹co獨霸天下,我們卻被曹co欺壓,那不是肉餅子喂狗嗎?」

「是啊,是埃」眾世族代表皆附和。

「哈哈哈哈。」司馬徽突然爽朗大笑,眾人怔怔地望著他,司馬徽拉過一旁又快睡著的司馬懿。

「這就是仲達的作用了,仲達的才能大家都知道。絕不在川軍黃月英之下,可是我們之所以推出仲達來,不全是因為要讓仲達對抗黃月英,最重要的是要讓仲達掌握曹軍權力。

我們的錢糧人力,不會直接交給曹co,而是全部由仲達轉向曹co,並且代表我們所有世家的意思,讓曹co不得不重用仲達,一步步將仲達推向頂峰。

只要仲達在曹軍掌握絕對權力。就算曹co擊敗劉璋,曹co能拿我們開刀嗎?恐怕那時,就算他曹co是一代jin雄,也不得不顧忌得罪我們的後果吧?」

「嘿嘿,嘿嘿。」司馬懿向眾人點頭。臉皮抽幾下,表示認同了司馬徽的話。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終於放心下來。

待眾人離去,剩下諸葛慈,甄老爺子,司馬家兩個家主,以及龐德公五人。

司馬徽向諸葛慈龐德公拱手。希望獲得龐家司馬家支持,可是因為龐統的背叛,諸葛亮殺害家族子弟投奔胡人,司馬懿即將飛黃騰達。聚萬千寵愛於一身。

司馬徽對諸葛慈和龐德公的禮節,已經有一種上對下的味道。

諸葛慈龐德公看不慣司馬徽的得意,可是也知道這個時候不和司馬家擰成一股繩,那都得被劉璋滅了。就算不滿也只能委曲求全。

司馬徽轉對甄老爺子道:「剛才人多口雜,現在就剩下我們幾個心知肚明的。我就直說了。

讓司馬懿掌權不是最終目的,曹co此人,和劉璋一樣的傲慢自大,絕對扶不起來,我們先利用曹co,但同時也要找代理人。

根據陳家的陳群,吳家的吳質回報,曹co二子曹丕,還算一名仁義忠厚之君,懂得尊重賢能,禮賢下士,頗有與世族親近之意。

曹co長子曹昂早死,曹丕就是曹co合法接班人,但是曹co三子曹彰勇武過人,年紀輕輕統領大軍,這次又在長安救了曹co,定受重用。

四子曹植,年方十二,采繼承了曹co,也不能排除繼位可能,七兒子曹沖更是聰明絕頂,所有人都知道曹沖前年稱象的事,絕對是曹丕繼位的大患。

我的意思是,先扶持著曹co,待曹co穩住了戰局,用曹丕取代曹co,我們現在的任務,先是教導曹丕認識到我們世族對社稷的重要性,不要誤入歧途,然後就是奪權。

我們的對手不止有劉璋,還有曹co,郭嘉,荀彧,荀攸,甄老爺子,前途艱險,能通力合作嗎?」

甄家是河北第一家族,勢力不可小覷,但是司馬徽這麼專註與甄老爺子商談,不是因為實力關係,而是甄家的甄宓,現在正受寵於曹丕,名為側室,實為正室。

如果扶持曹丕,甄老爺子就是自己同陣營的人了。

曹丕繼承曹co之位,甄家自然飛黃騰達,司馬徽主動要求扶持曹丕,這樣的好事,甄老爺子豈能不答應,連連點頭。

送走甄老爺子,諸葛慈,龐德公幾人後,司馬徽冷哼一聲,轉身對一旁茫然無知的司馬懿道:「仲達啊,我們為你鋪的路夠多了,天下世族都會為了對抗劉璋,為了保證自己不被曹co翻臉迫害,會通力支持你。

天下的錢糧,人力,都要通過你進入曹營,你的地位毫無懸念會達到頂峰。

而甄家等支持曹丕的家族,更會全力支持你,你只要先獲得曹co信任,扳倒郭嘉荀彧荀攸,扶持曹丕上位,再總攬朝綱,推翻曹氏家族,這天下就是我們司馬家的了。

司馬家百年大族,既然上天讓大漢紛亂,火中取栗方為英雄,這是我們司馬家崛起的天賜良機,仲達。」

司馬徽拍著司馬懿的肩膀:「司馬家能否取得天下,成為天下世家之首,就看你的了。」

「恩。」司馬懿狠狠點頭,這一刻司馬懿的眼睛再也不迷茫,堅定無比,司馬徽看到司馬懿這樣終於放心。進去和司馬老爺子喝茶了。

司馬懿若無其事地走向花園,三弟司馬孚跟上來,一臉憂慮地道:「二哥,我們真要扶持曹丕,還要推翻曹氏政權嗎?我怎麼覺得心裡沒底?」

「哈哈。」司馬懿生硬地笑了一下,眼神中充滿輕蔑,不是對司馬孚,不是對曹氏,而是對說要推翻曹氏政權的人。

司馬懿走到涼亭中,中間棋盤上還有棋子,司馬懿抓起一把,輕聲自語:「天下如棋局,天下人都是棋子,可天下人偏偏人人覺得自己是co控棋子的人。

曹co把麾下武當棋子,世族大家把曹co當棋子,司馬家甄家把天下世族當棋子,司馬徽把甄家曹丕當棋子,把我司馬懿當棋子,哼,大家都是棋子,誰利用誰還不一定呢。」

「二哥,你說什麼?」司馬孚看著自言自語的司馬懿愣了愣。

「三弟。」司馬懿看向這個從小與自己要好的兄弟,行事謹慎,不愛出風頭,沒有野心,掌著司馬孚的肩膀。

「三弟,你記住,我,你,還有天下所有人,都是棋子,沒有誰能co控誰,要想過的更好,站的更高,更讓別人刮目相看,只有一個辦法,順應時勢。

識時務者為俊傑,逆天行事,天誅地滅,大勢所趨,無有不成,今天有人利用我們,只要對我們有好處,我們就讓他們利用,如果哪天沒好處了,一腳踢開也不費力。」

司馬孚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司馬懿站起來輕出一口氣,現在司馬家要利用自己讓司馬家飛黃騰達,這對自己並沒有壞處,反而是自己最大的機會,時勢造英雄,要被時事選定為可造英雄,可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的事。

司馬懿對此倍加珍惜。

不過什麼推翻曹co,什麼扳倒郭嘉,什麼扶持曹丕,什麼推翻曹氏。

司馬懿壓根想都沒想過,這些未必不是他所願,司馬懿當然也想站在巔峰,但是司倫謚跡就是順勢而為。

那些有的沒的虛得很,誰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

只要大勢所趨,推翻曹co,扳倒郭嘉,扶持曹丕,推翻曹氏,都是水到渠成,如果沒有這樣的大勢,他司馬懿也不會有任何想法。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