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41章最強莫過藤甲兵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2日 00:26 [字數] 34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屍體越堆越多,滿地流淌的鮮血和灑滿的肉塊,直到戰馬馳騁都變得困難,藤甲兵終於露出疲態,幾乎所有士兵都受了內傷,防禦鬆動。

這時川軍騎兵殺到,曹操早已吊下數千青州精銳列陣迎敵,曹洪率領精悍的青州兵與川軍騎兵正面相抗。

青州兵是曹軍步兵精銳,戰力極強,可是用步兵對抗騎兵,還是天下第一騎的西涼騎,和川軍騎兵精銳東青衣狼騎,還是力有不逮。

馬超王帥率領騎兵猛衝曹軍步兵大陣,馬超指揮騎兵如流水一般,往來衝殺毫無阻礙,青州兵只有被屠殺的份,王雙隴西十八騎打頭,箭無虛發,如絞肉機一般向前滾動,勢不可擋。

曹操引以為傲的青州兵,在極其不利的戰局下對陣最強勁的對手,大量陣亡。

可是青州兵的死亡沒有白費,郭嘉終於看到了藤甲兵在騎兵狂暴衝擊下,哪怕不斷換人抵擋,也露出疲憊之態,按照這個狀況,只要青州兵再堅持一刻鐘,必可關閉寨門。

曹操再次下令吊下青州兵加強防禦,雖然知道這些青州兵下去后,寨門關閉,在西涼騎和東青衣狼騎踩踏下,絕無生還可能,但是為了全軍,曹操好不吝惜這樣做。

可是下一幕畫面,將剛剛放鬆下來的曹操郭嘉打入冰谷,臉色蒼白。

藤甲兵疲憊不支,幾乎都受了內傷,除了已經被撞死踩死的,紛紛從背後拿出一個水袋,咕嚕嚕喝下幾口水,在曹軍士兵恐懼的眼眸中。重新容光煥發。

「行至一江,名桃花水,兩岸有桃樹,歷年落葉於水中,若別國人飲之盡死。惟烏戈國人飲之,倍添精神。」

三國演義原文,南荒有江名桃花水,水有劇毒,其他部落的人喝了,必死無疑。唯獨烏戈國人喝了精神倍增。

當初藤甲兵擊敗川軍,能從銀坑洞追殺到盤蛇谷,能翻山越嶺追擊孟獲幾百里,全靠這桃花水,只要喝一口,重新煥發精神。再戰無礙。

一口水下毒,藤甲兵個個紅光滿面,斧頭揮舞的虎虎生風,曹軍騎兵衝來,如接戰生力軍一般,再次面臨屠殺。

別說打,曹軍看到藤甲兵喝一口水就緩解疲勞。已經嚇的呆了,只覺得面前的軍隊是天神下凡,再無戰下去的勇氣,恐懼地看著寨門口藤甲兵,畏畏縮縮地後退。

曹操郭嘉徹底震驚了,外面川軍騎兵繼續衝殺青州兵,曹洪在馬超王雙攻擊下,再也堅持不住,面臨潰敗之局。

曹洪掙扎地看了後面一眼,藤甲兵還是死死守著寨門。前方大量川騎再次湧來,曹洪心中絕望。

「主公,立刻撤退。」郭嘉再不猶豫,大聲向曹操勸諫,等川軍騎兵衝進來。萬事皆休。

「全軍撤退,命令張,張燕,呂虔,李典,退後五十里紮營,與川軍決戰。」

曹操也知道猶豫不得,立刻下令撤退,而五十萬軍隊要想在川軍鐵騎追擊下全部撤回長安,根本不可能,一味逃跑只能被渭水追殺,當初諸葛亮從街亭敗退,黃月英的屠殺式追擊,曹操可一清二楚。

只有讓其他大營的曹軍就近集結,與川軍決一死戰。

曹軍在曹仁指揮下迅速撤出大營,曹操急忙招來許褚。

「立即帶上劉協和靈雎,迅速撤退。」

「是。」

藤甲兵面前已經再也沒有敢於上前的敵人,馬超王雙向青州兵發起最後一次衝鋒。

許褚帶著士兵衝進劉協營帳,靈雎靜靜站在帳外,周圍喊聲亂成一團,寨門外殺聲震天,可是這一切好像與她都沒有關係,玉容平靜無波,只是靜靜地站著,安靜得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劉協……哦,陛下,皇后呢?」

許褚見帳中竟然只有劉協一個人,大吼一聲,劉協看著許褚山一般的鐵塔身軀嚇了一跳,「這,這……」瑟諾得說不出話來。

「算了,快跟我走。」

情況緊急,許褚扯了劉協就跑,也不能再給劉協坐馬車了,推上一匹戰馬,由一名小將駕馭,馳出后寨,劉協回頭望了一眼混亂的寨門。

川軍再次勝了,這一刻劉協多想去迎接忠義之師埃

青州兵陣型被衝破,悍不畏死的青州兵以血肉之軀抵擋,馬超沖向曹洪,一槍刺出,曹洪接了兩槍,被馬超一槍刺穿咽喉,青州兵徹底潰敗。

藤甲兵讓出寨門,川軍騎兵湧入,殺向曹軍大營,西涼騎,東青衣狼騎打頭,後方趙雲率北宮止留下的玉門關騎兵,細封池率領的西青衣騎兵,羌騎兵,龐柔,韓遂,十幾萬鐵騎湧入,見人就殺,曹軍大敗潰逃。

伏壽走到貂蟬的帳中,卻沒看到貂蟬的人,向士兵打聽,士兵也不肯告訴她,正要回營,一千多蠻女無數毒蠍毒蛇就已經發起攻擊,曹軍大亂,伏壽只能躲進帳中。

卻不料曹軍一亂就一發不可收拾,最後竟然全面潰敗,當初曹操面臨的強敵不少,可是從來沒有連續大敗,還敗的這麼快過,一個襲營,竟然就將曹軍擊敗了。

眼看曹軍士兵小股集結準備撤退,伏壽知道曹軍就要敗了,拔出頭上發簪,走到一個士兵身後,士兵沒有提防,被伏壽一簪子刺死,在另一名士兵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伏壽逃了出去。

「抓住皇后,抓住伏皇后。」士兵一邊喊一邊追,可是這時曹營已經大亂,哪有士兵顧及,曹兵的喊聲反而引來了川騎。

「伏皇后。」馬超眉頭一擰,帶領騎兵衝殺過來,一槍刺死叫喊的士兵,伏壽看到是川軍,一下子撲過來:「我是伏壽,救救我。」

馬超手一揮,龐德馳馬過去,像拎小雞一樣將伏壽提上馬背。

馬超,王雙,趙雲,龐柔,韓遂,細封池,率領十幾萬騎兵追殺曹軍,川軍全面佔領曹營,關興關索在曹操大帳看到貂蟬,先是一驚,接著一下就跪了下去。

「母親,孩兒不孝,讓母親受苦了。」關興關索泣不成聲。

自關羽關平死後,關興關索最牽挂的就是被曹軍俘虜的貂蟬,貂蟬雖是後母,卻比親生母親還疼惜他們兄妹,不是親生,勝似親生,關家子女早已將貂蟬視作親生母親,看到母親沒事,關興關索懸了幾個月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妹妹知道這個消息,也會很高興吧。

可是關興關索卻看到沉靜的貂蟬臉上淚水撲唰唰掉落,再看這大帳規模,必是主帳無疑,兩人都以為母親被曹操玷污了。

關興關索沒有怨貂蟬,只怪自己兄妹無能,沒有及時救出母親,讓母親受如此屈辱,心中更加痛苦悲傷。

貂蟬被逼侍寢,本來已經做好取釵自殺的準備,卻因靈雎的出現逃過一劫,在帳內聽到曹操和貂蟬寥寥兩句對話,彷彿已經讀懂了親生女兒的整顆心靈,靈雎的心,就像一潭不曬陽光的水,讓身邊人冰冷的同時,也讓自己寒冷徹骨。

想象著女兒這些年的苦楚,想著這麼多年都不能見親生女兒一面,貂蟬淚如雨下。

…………

關中大地,沃野千里,兩支軍隊對峙於原野之上。

曹操率著主營軍隊撤出三十里,張,張燕,李典等曹軍大將已經列陣完畢,曹操率領的敗軍退到陣型之後,馬超趙雲被迫放棄追擊。

劉璋率領大軍到來,川軍如林的旗幟長矛,排山倒海的騎兵流,如鐵板一般的步兵陣,緩緩移動,慢慢出現在曹軍視野。

「曹軍將士們,昨夜川軍以女人裡應外合,偷取了涇水大營,卑劣行徑,並非川軍戰力多強。

你們看清楚,你們後方就是長安城,無數當初為你們捐錢捐糧的鄉親父老,在翹首以盼你們凱旋而歸,你們還記得你們出長安城的情景嗎?

你們忍心將川軍鐵蹄,益州屠夫帶進長安城嗎?回答我,你們要這樣做嗎?」

「誓死迎敵,誓死迎敵。」曹軍將士大喊。

「川軍以女人為兵,你們害怕女人嗎?」

「不怕。」

「你們還是曾經那一支縱橫中原,橫掃河北的朝廷大軍嗎?」

「所向披靡,所向披靡。」

在曹操煽動下,曹軍呼聲越來越高,聲震長天。

劉璋與黃月英並轡而行,遠遠看著曹軍軍陣,劉璋笑道:「沒想到曹操這時候還能鼓舞士氣,不錯埃」

黃月英微笑道:「他也沒有辦法,五十萬大軍退守長安,根本展不開,自取死路,除非曹操想帶兵撤回許昌,否則只能與我們決戰。

曹軍若撤回許昌,從此中原和北方的人都會對我們有陰影,以後只有被我們蠶食的份。

現在那些大勝呼喊的人,都是曹軍精銳,但是曹軍精銳也就那麼多,曹操橫掃河北,收了不少雜兵,五十萬軍隊,雜兵佔一半,這些人不但戰力低,也沒歸心,我們兩次大勝,他們恐怕嚇的肝膽俱裂了。」

「哈哈哈。」

劉璋和黃月英一齊大笑,黃月英正色道:「主公,我看曹軍現在唯一的勝機,就是先聲奪人,我們必須防範。」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