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31章安息國回馬射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9日 01:09 [字數] 44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黃忠斬首夏侯惇,立刻名揚天下,正式與西涼神威將軍錦馬超,威名滿天下的趙子龍齊名。

川軍與曹軍的大戰,就從夏侯惇之死開始。

郿塞,川軍前沿陣地,與武功等防禦城池呈掎角之勢,俯視關中沃土。

川軍各部匯聚雍北,統兵將領進入郿塞,劉璋大宴眾將。

「來。」劉璋舉起酒杯,站起來面向川軍眾文武,朗聲道:「諸位,如今川軍與南荒西羌豪傑,齊聚一堂,即將拉開一場古未有規模浩大的戰爭,此戰之後,我軍將威震天下,雄視古今,江山在握,來,干。」

「蜀候秉持千秋,一統天下,干。」川軍及異族隨從軍統領一起站起,堂中數百位文武帶起一片動身的響聲。

「蜀候。」兀突骨抹了一把大嘴沾的酒漬,待其他人都坐下,向劉璋拱手,哈哈大笑道:「今番蜀候與曹操逆賊大戰,百萬大軍齊聚關中,當真盛況空前,南荒野人兀突骨能參與如此大戰,此生無憾。

蜀候先對我南荒有撥正之恩,又對我兀突骨有不殺之恩,還讓我娶了如此美貌賢惠的妻子。」

兀突骨將自己的安息妻子攬過來,一個一丈二,一個一丈高,安息女子不但牛高馬大,肩膀,腹部肌肉凸起,一臉橫肉,所有將領都完全找不出來這女子,哪點與兀突骨說的「美貌賢惠」沾邊。

說不定那兩坨傲聳的胸脯,是兩大塊無比巨大的胸跡

兀突骨興奮不已,繼續道:「只是兀突骨代我愛妻,有一個不情之請,我妻子本是安息國貴族。因內部戰事流落西域,生就一身好武藝,且指揮兵馬有異能,酷喜作戰。

如今大戰盛況空前,我兀突骨必能戰得酣暢淋漓。卻不能冷落了愛妻,所以兀突骨想向蜀候討個人情,讓我妻子統帥一支兵馬,不用太多,只要能作戰就行,蜀候覺得如何?」

「兀突骨。」楊鋒抬起頭道:「我說你手下不是就有三萬兵馬嗎?既然你們夫妻如此恩愛。分個萬二八千給你妻子,又有什麼關係?至於官職,這個應該好辦。」

楊鋒身後幾個武藝高強的蠻姑,一動不動的站著,臉上表情說,我家楊帥說得在理。我們都沒要兵呢,你的妻子要什麼兵。

劉璋淡淡點頭,官職的確好辦,分兵嘛,不是不可以,可萬一這女子不會統兵,那不是白瞎了。就算統兵少,那也是兵埃

「我妻子善於統帥騎兵,且是弓騎兵,我的藤甲軍不適合,還請蜀候成全。」

「弓騎兵。」眾將一驚,那可是騎兵中的精銳,這兀突骨也開得了口。

兀突骨的妻子站在一旁,看著這個場景,雖然不會漢話,也大概明白這些人是什麼意思。踏步走出,手拿一封捲軸呈於劉璋,高大的身軀,即使在台階下躬身,也比坐在台階上的劉璋高。

劉璋接過捲軸。打開看一眼,是一副弓箭拼合圖,應該是用來做弓箭的,不過看起來結構非常複雜,部件非常多,自己看不出奧妙,遞給旁邊的大師級人物黃月英,黃月英只看了一眼,就深深皺眉。

「兀突骨,會聽幕奧穡抗來。」黃月英道。

「會會會。」兀突骨連忙答應著上前,得到老婆后的兀突骨,欣喜若狂,可是與妻子交流有障礙,日以繼夜的苦學,終於學了超過一百句安息話。

這對於兀突骨來說已經不得了了,所以他宣稱自己會安息話。

「你問你妻子,這種弓的特點是什麼?」

兀突骨與妻子交流了幾句,看起來這幅圖安息女子已經和兀突骨說過了,溝通沒太大障礙,兀突骨道:「她說這種弓的射程,是我們這裡普通硬弓的一倍,而重量只多出五成,最重要的是,至少省力三倍。」

「三倍。」眾文武驚嘆,劉璋也沉眉,天下竟有這麼厲害的弓箭?如果省力三倍,卻能增長一倍射程,那這種弓裝備的弓兵,幾乎處於無敵了。

黃月英再看向圖紙:「有成品嗎?」

一名藤甲兵拿來一把弓箭,眾將看了,都大呼奇特,他們這輩子見過的弓,都是弓和弦組成,所謂威力,就是弓弦的質量,也與體積有關,最多再加點花式。

可是這種複合弓光草草瞟一眼,就看出零件至少在十種以上,簡直就是一架射箭機器。

黃月英接過弓箭,仔細察看每個部件,頻頻點頭,問兀突骨原理,兀突骨和安息妻子交流半天,只見兀突骨臉上陰晴變幻,都快哭出來了。

估摸著是他既聽不大懂妻子的話,也不理解這構造原理。

劉璋只從兀突骨的話中,聽到「複合弓」三個字,突然一驚,這確實弓箭中的王者,蒙古鐵騎縱橫天下,靠的就是這種弓箭。

眾所周知,蒙古弓騎擅長回馬射,就是兩軍交戰,蒙古騎詐敗逃跑,敵人追擊,蒙古騎憑藉著蒙古矮腳馬的強大耐力,耐渴,耐餓,耐草原的惡劣氣候,當敵人追近,就回馬射殺敵人,直到反敗為勝,將敵人殲滅。

蒙古人利用這種回馬射戰法屢試不爽,打敗無數強敵。

可是要回馬射,光有矮腳馬是辦不到的,敵軍追擊,你可以回頭射箭,別人可以正面射你,回馬射沒有馬力相助,敵人卻能藉助馬勢,如果是同樣弓箭,蒙古騎只有被殲滅的命運。

而蒙古騎之所以回馬射戰無不勝,就是用了複合弓,複合弓的駭人射程,和讓人驚訝的輕巧拉弓力度,讓蒙古騎直射人不被射,立於不敗之地,戰無不勝。

而複合弓的來源,來自於埃及,成就於安息帝國,裝備複合弓的安息帝國弓騎兵天下聞名。

安息帝國國力比羅馬帝國小得多。可是在與羅馬的戰爭中勝多敗少,將羅馬帝國死死擋在中東地區,不能越過伊朗一帶,遏制了羅馬帝國的擴張步伐。

羅馬前三大巨頭之一的克拉蘇,就是被安息帝國俘虜殺死的。

在克拉蘇被俘那場戰役。卡萊戰役,安息人同樣使用的弓騎戰法,都知道羅馬的烏龜殼陣厲害無比,而且羅馬士兵全部是職業軍人,比半農半兵的軍隊更加強橫。

可是即使這樣的軍隊,組成完美的龜甲陣。也扛不住安息人保持距離的射擊。

卡萊戰役,安息以不足二萬的兵力大破羅馬四萬大軍,成為世界軍事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

而這樣以弓騎制勝的戰爭,在安息帝國歷史上數不勝數。

安息帝國的弓騎兵之所以強大,就在於複合弓的使用,根據現在出土的文武。安息帝國的複合弓比世界其他任何一個地區產的複合弓都要強大,複合弓的發源地埃及,早已不是安息的對手。

黃月英沒管那麼多,先借來了黃忠的鵰翎弓,黃忠這把硬弓,是川軍中最強的弓箭,比普通弓箭厲害的多。幾乎沒有幾個將領能拉動。

黃月英拿起鵰翎弓,輕鬆拉成滿月,眾將驚嘆,張弓搭弦,一箭射出,只聽一聲清脆的弓弦響,「嗖」的一聲,利箭直線射向五十米外大門旁的牆壁上,箭頭灌入牆內。

「回稟主公,軍師。箭桿沒入五寸。」

眾將驚訝不已,黃忠摸著鬍子微笑,不說別的,這把鵰翎弓跟隨自己幾十年,雖然原來的顏色都已經磨掉了。樣子丑,但絕對是當世上佳的硬弓,射程就算馬超的弓箭也比不了。

黃月英波瀾不驚,拿起蠻人遞來的弓箭,掂量一下,張弓搭弦,同樣輕巧拉成滿月。

複合弓由兩側加壓小滑輪,穿成幾條弦,黃月英將弓箭架在外弦上,鬆開手指,箭矢勁飛而出,卻沒有聽到響聲,滑輪的加壓作用,為弓弦繃緊,減少人手消耗的力量,而鬆開之後,滑輪平復了弓弦的響聲。

「嗖。」

箭矢飛向牆壁,直接將原來的箭桿剖開,插入原來的箭孔,毫不停息,直穿而出,一道白色的亮光從小孔射進來,眾將盡皆變色。

這下,不用士兵回報,所有將領都知道誰更厲害了,黃忠驚訝不已,完全沒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厲害的弓箭。

「我的媽啊,這簡直是一把能輕鬆拉開的強弩埃」

小孔陽光打在趙雲的小几上,劉璋小聲對黃月英道:「月英,好箭法。」

黃月英略帶喜色地笑了一下,對劉璋道:「主公,這把弓的確厲害,我們大漢也曾產過相似複合弓,但是遠沒有這麼強勁的射程,加上製作繁瑣沒有普及,如果這種弓造價不是太貴,可以考慮裝備軍隊。」

劉璋點點頭,對兀突骨道:「這種弓是怎麼做出來的,造價很貴嗎?」

「嗨。」兀突骨擺擺手,如蒲扇一般掃過:「我妻子對做法精熟無比,回頭我就讓她教蜀候的工匠製作,其實我們在南荒,已經做了幾十把了,只是蜀候也知道,我們那沒什麼工匠,所以……」

安息國的複合弓製作方法,是安息國的最高機密,但是兀突骨的妻子出身安息皇族,又是統兵將軍,對複合弓的製作和運用都了如指掌。

到了大漢,已經與祖國萬里之遙,兀突骨的妻子也不害怕技術外流,大漢和安息,永遠不可能打起來。

「兀突骨,你妻子進獻有功,我可以撥出一千弓騎兵給你妻子,但是你想清楚,如果我撥給兵馬,那你妻子就是我川軍的人,不再是外藩,今後領我川軍俸祿,隨時聽調。」

「沒問題。」兀突骨摸著腦袋,確實想不到啥問題,這南荒都改成滇州了,加不加入川軍在兀突骨看來,就是個名義問題,加入川軍非戰時也有俸祿,何樂而不為。

「好,安息女子……」劉璋突然看向兀突骨:「你妻子叫什麼名字?」

「蘇藍。」

劉璋轉向蘇藍,沉聲道:「安息女子蘇藍進獻有功,且安息貴族出身,有統兵禦敵能力,本侯現調撥一千精銳弓騎,由你統帥,封你為……為帕提亞將軍。」

「帕提亞」三個字一出,蘇藍立刻一愣,她在這裡只聽漢人說自己的國家是安息帝國,根本沒人知道自己國家其實叫帕提亞帝國。

突然從劉璋這裡聽到帕提亞三個字,蘇藍一下子睜大眼睛,可是旋即沉默下去,估摸著是自己聽錯了,或許是發音相似。

「多謝蜀候。」兀突骨聽到愛妻受封,立刻大喜,拉著蘇藍跪倒,兩個「壯漢」一起「砰然」下跪,整個大堂都震了一下。

「哈哈哈。」興奮的兀突骨站起來大笑,一把拿起旁邊趙雲的酒碗,趙雲愕然了一下,什麼話也沒說,只拿起筷子吃菜。

「蘇藍的願望就是我兀突骨的願望,蜀候大仁大義,我兀突骨真不知怎麼報答你了,只以這碗酒敬蜀候。」

劉璋笑著舉起面前的杯子,兀突骨擺擺手道:「蜀候,我知道你身體有恙,但是今日高興,又大戰將臨,從明天起,就要廝殺疆場了,蜀候就喝一碗酒,我們這些南荒野人必為蜀候效死力。」

「沒錯,蜀候喝酒,我木鹿大王願干十碗。」

「我烤錘大王二十碗。」

「就你們南人厲害,我家細封池首領也必奉陪到底。」

川軍將領都沒說話,蠻人和羌人起鬨,興高采烈,在他們看來,飲酒意味著豪邁,兄弟,英雄,即使知道劉璋身有病痛,可是不覺得喝完酒有什麼大不了。

這些人別說生病,就是被砍幾刀,也照喝烈酒不誤。

所以兀突骨不覺得自己敬酒給劉璋有什麼錯,希望劉璋別以茶代酒,是因為兀突骨心裡真正尊敬劉璋,如果換做其他人,兀突骨連敬酒都不屑,才不會管這麼多。

兀突骨看著手上的酒碗,搖搖頭,還給了趙雲,拿起一個酒罈,大喝一聲:「先干為敬。」,咕咕聲不絕,喉嚨上下起伏,一壇酒下肚。

「蜀候請。」兀突骨用光溜溜的大腿粗的小臂抹了一把嘴,看著劉璋。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