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26章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6日 23:36 [字數] 44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主公,趙雲已經不知所蹤。」

「不知所蹤?不知所蹤。」劉備踉蹌退步,突然眼睛一亮:「諸葛亮呢?諸葛亮呢?他是世族子弟,也不願意劉璋壯大,他一定有辦法的,他足智多謀,他一定有辦法的。」

「諸葛亮騙過守衛,走了。」士兵小聲道.

「什麼?」劉備一下癱坐在地。

「趙雲走了,諸葛亮逃了,三弟死了,二弟也死了,我劉備到底做錯了什麼,上天你要這樣對我,天啊,難道我劉備就要如此滅亡嗎?老天,你對我劉備好不公。」

結拜兄弟死難,諸葛亮逃走,趙雲離開,成了孤家寡人,劉備只覺得前途一片黑暗,心灰若死。

「老天啊,你睜開眼看看,我劉備為大業付出了多少,曹操,劉璋,袁紹,孫權,他們哪一個有我付出的多。

曹操世族,袁紹世族,孫權世族,劉璋皇族,我劉備是什麼?織席販履之徒,哈哈哈,我劉備一無所有起兵,結識二弟三弟天下勇將,一路坎坷。

戰黃巾,刀口舔血,厚著臉皮參與十八路諸侯討董,受盡凌辱,三據徐州,流落許昌夜夜提心弔膽,轉戰長安,好不容易打下一份家業,如今不到一年,煙消雲散,上蒼,你對我何其不公?」

劉封從側門走出來,劉備看向劉封:「封兒,你說這是為什麼?我劉備才能比曹操劉璋小嗎?我付出的沒他們多嗎?我忍耐的比他們少嗎?

袁紹四世三公,以渤海太守強取冀州牧,冀州那些名將謀臣竟然心服口服,曹操起兵,就有家族世族大量錢財,人力物力匯聚。大將謀士來投,孫家在江東威望隆中,否則孫策何以能迅速橫掃江東?孫權坐領江東八十一縣?

劉璋更是出身皇室,繼任益州牧守,帶兵十萬,文臣武將齊全。

可是我劉備有什麼?什麼也沒有,封兒你說,如果我劉備站在曹操孫權劉璋的位置,會比他們差嗎?

如果曹操孫權劉璋。也是織席販履之徒,白手起家,他們能有今日成就嗎?都說劉璋六年不鳴一鳴驚人,如果他劉璋沒有劉焉的家業,他能一鳴驚人嗎?

我劉備以前從來沒抱怨過。總覺得人定勝天,只要自己能忍,自己能堅持,自己不屈服,自己就一定能成功。

所以我忍受了一切,所有的嘲笑,所有的失敗。對每一個謀士良將都用心拉攏,我知道,曹操可以多疑,可以嗜殺。可以睡夢殺人,可是我不可以。

劉璋可以六年不鳴,可以屠戮世族,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韙推行四科舉仕土地令。但是我不可以。

我只能一步步來,將權力都交給諸葛亮。贏得世族的支持,讓手下付出全力,一步一步達到巔峰。

可是現在,我一無所有,封兒,你說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我付出的比曹操劉璋多得多,最後失敗的卻是我?

或許現在西涼人,石城百姓,川軍,都覺得我劉備卑鄙無恥了吧,可是他們想過我的處境沒有?如果我有曹操劉璋那麼多資本,我會捨棄二弟,我會裹挾百姓,我會遺棄家人,我會不顧一切強渡黃河嗎?

我會做出利用人質守城這種事嗎?

不,不到絕路我不會這樣做,當初在平原,在虎牢關,在徐州,在許昌,我什麼都可以忍受,因為我知道我還有機會。哪怕只是渺茫得看不見,我還是相信我能成功。

可是這次,如果我不捨棄二弟,不裹挾百姓,不遺棄家人,不強渡黃河,不用人質守城,涼軍就滅了。

如今天下劉璋曹操均分,我在涼州敗了,就什麼機會也沒有了,我劉備老之將至,奔波二十餘年,還能繼續奔波嗎?還有時間讓我奔波嗎?還有空間讓我奔波嗎?

涼軍鼎盛時三十餘萬大軍,我知道那已經是我的極限,如果失敗,已經不能從頭再來。

如果不是到了絕路,我會做那些嗎?天下人都只知道站得高高的,看我劉備多麼無恥,他們何曾了解一個一無所有的人,想要成就大業的痛苦。」

「唔……」劉備忍不住掉下淚,以前劉備也經常哭,一半是做作,一半是淚點低,可是這次真的是傷心絕望。

「可是如今,我劉備什麼也沒有了,大業沒有了,名聲沒有了,註定將遺臭萬年,呵呵,可笑我劉備一直想,如果我能統一天下,一定好好治理百姓,特別是底層百姓,讓他們安居樂業。

像劉璋那樣,四科舉仕,土地令,我也願意,如果我一統天下,我一定能做到,我現在沒做,只是因為我沒那個資格。

我只能在得到天下的過程中,虛偽一點,做作一點,對世家大族委曲求全的一點,但是沒有人比我劉備更明白底層人的痛苦。

我劉備肩負大志,心懷黎民,備嘗艱辛,奔波數十載,竟然最後一無所有,慘淡收場,封兒,你說,上天是不是真的瞎眼了。」

劉備一邊哭一邊說著,劉封提著劍走近劉備,嘆了口氣:「織席販履之徒,就是織席販履之徒,你看看這個天下,以前的諸侯還是現在的諸侯,哪一個不是世族出身?名將名臣之?

不是出身名門,誰會投效你?你自己不也打著皇叔的旗號招搖撞騙嗎?這就是道理。」

「你說什麼?」劉備淚眼看向劉封,感覺劉封語氣有些不對。

「可惜啊,我劉封也瞎眼了,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當初聽到你的名聲,又有趙關張勇將,竟然以為你能成事,給你當了便宜兒子,真是可笑。」

劉封走向怔怔的劉備:「父親,你沒能讓我輝煌騰達,幫我最後一個忙吧,把你的腦袋給我,我去投效劉璋。也算大功一件埃」

劉封「唰」地一聲拔出寶劍,刺向劉備,劉備坐在地上,猛地一蹬腿,將劉封踹翻在地,打個滾拿起牆上的雙股劍。

「哼,反抗有用嗎?」劉封冷笑一聲。

十幾個涼兵衝進來,一起圍向劉備,劉備殺了三人。被士兵亂刀砍死。

外面川軍的喊殺聲傳來,劉封割了劉備人頭大踏步走出府門,一代梟雄就此碧落黃泉。

…………………………

劉備被養子劉封所殺,川軍佔領姑臧,前後夾擊黃河渡口。死守黃河渡口的張苞力戰而死,馬超韓遂分別帶兵收復西涼。昔日的對頭,涼州兩個最大軍閥,一個名望卓著,一個威望卓著。

韓遂馬超出動,西涼全部束手,川軍迅速控制西涼。大量徵集西涼兵馬。

當初劉備控制西涼,由於韓遂逃走,至少一半民心未復,川軍快速北上。沒有給劉備喘息之機,根本無法徵兵,現在韓遂馬超都投降川軍,西涼勇士大量參軍。

在苦寒的西涼。不參軍根本活不下去。

…………………………

「王雙,你是隴西人。又在西羌駐守一年多,知道燒當羌的位置嗎?」

「知道,主公有什麼吩咐嗎?」

在馬超韓遂收服西涼,徵調西涼兵的同時,劉璋剛進西涼牧府,就招來王雙秘密商議,關銀屏站在一旁,猶豫了一會,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道:「我去給你們倒一杯蜂蜜茶來。」

「你做什麼?交給廚房做就好了。」

「不是,那個,氐人首領叫我照顧好你的嘛。」

劉璋搖搖頭,對王雙道:「我要你現在立刻趕到燒當羌與小盤山的中央,小盤山北宮止與燒當羌友好,如果我軍進攻北宮止,北宮止必向燒當羌請援,你知道怎麼做。」

「進攻北宮止?」王雙一驚:「為什麼進攻北宮止,北宮止胸無大志,對我們絕無威脅,曹操現在正大軍南下,據報糧草已經運到三成到長安,大軍也陸續到達,我們正該立即前往關中,與曹操決戰埃等擊敗曹操,再回來收拾北宮止不遲埃」

「所以要速戰速決。」劉璋沉聲道,旋即嘆口氣:「王雙,我們的情況和劉備曹操不同,如果我是劉備曹操,一定不會這時候進攻玉門關,可是你應該清楚,我們荊益現在在興商。

那些商人為什麼那麼支持我們攻打雍涼?又是捐錢又是捐物,你以為他們是一腔愛國情操嗎?這和他們支持西南絲綢之路一樣,還不是想過玉門關,連通西域。

前天成都的金少爺給我們軍送來四千石糧草,就是因為他有一筆大生意,這玉門關還沒開,他就已經和胡商聯繫好了,這四千石糧食就是請求我能下令攻打玉門關,如果玉門關不破,他的生意也黃了,看他樣子,估計得少賺一大筆。

我不會因為一個金少爺就去攻打玉門關,但是這也顯示了蜀中商人的民心,如果我們不打通玉門關,他們不能得到好處,在我們與曹操決戰的過程中,他們對我們的支持,就會有所保留。

相反,只要我們打通玉門關,他們的利益得到保證,必定會全力支持我們與曹操決戰,因為我們的利益,也是他們的利益。」

「哦,明白了。」王雙點點頭,皺眉道:「這個金少爺什麼生意這麼大?竟然送了四千石糧食?」

「據說通過莎車國商人介紹,有一大批來自大秦的盔甲武器,要賣給他,價錢很便宜,他再賣給我們,就能大賺一筆,估計有七千副,這是一筆很龐大的買賣,金家集合了好幾個蜀中商人,才有足夠的金錢拿下這個單子。

不過不用管,交易成功了,我們有錢就買過來,商人嘛,逐利是本性,也方便我們裝備軍隊,王雙,你立刻出發,務必行軍隱秘。」

「是。」王雙領命而去。

關銀屏從門口走進來,手裡端著兩杯蜂蜜茶,不滿道:「這人怎麼這樣,還沒喝茶就走了。」

「呵呵,兩杯我都喝了就是。」劉璋笑道。

一名士兵匆匆從外面奔進來:「稟報主公,長安急報。」

「念。」

「函谷關守將糜芳姜冏開關放曹軍進入,曹軍大將夏侯惇與涼軍上將軍關羽大戰,關羽兵敗武功城,被亂軍所殺,關平周倉隨同戰死,關興關索投降我軍。

就在夏侯惇斬殺關羽,準備撤出武功城,軍師率大軍圍困武功,如今已經將武功圍得水泄不通,夏侯惇插翅難飛,曹軍與我荊益滇州各部,正在向關中匯聚,軍師請主公定奪。」

「啪。」兩隻蜂蜜茶的杯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關羽兵敗武功城,被亂軍所殺。」關銀屏腦袋轟的一聲,整個世界都黑了。

劉璋一把上前扶住要暈過去的關銀屏,小心放到椅上,對士兵道:「劉備下令放曹軍入關,不是該通過關羽嗎?關羽怎麼可能與曹操大戰。」

畢竟曹操曾對關羽有厚恩,劉璋和關銀屏都覺得,既然是劉備下的命令,關羽應該投降曹操,關銀屏一直在擔心,還是要與關羽對決。

可是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父親身死的消息。

「據報,劉備的命令繞過關羽,直接傳給了姜冏糜芳。」

劉璋聞言瞬間知道了怎麼回事,揮揮手讓士兵下去了,輕輕掌著關銀屏的背,關銀屏突然一下子靠在劉璋懷裡大聲哭了出來,撕心裂肺,傷心欲絕。

「怎麼會這樣,父親他神勇無敵,怎麼會死,劉備為什麼,劉備為什麼要這麼做,父親是他的結義兄弟啊,怎麼可以親手將父親推上絕路……」

淚水沾濕劉璋衣襟,劉璋只感覺懷中的女子是那麼柔弱,從關銀屏的哭聲中,他知道關銀屏對父親有很深的感情,畢竟關銀屏才十五歲,父親突然離去,怎麼能輕易承受。

「銀屏,別哭了,我相信你父親在天之靈,也希望你能開心一點,關雲長也是我敬仰的人物,銀屏放心,我一定會為你父親報仇的,武將沙場死,馬革裹屍還,你父親這輩子忠義無雙,死也死得壯烈,必然名垂千古。」

「小時候。」關銀屏在劉璋懷裡抽泣地說著。8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525章梟雄末路,碧落黃泉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527章墓葬草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