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23章多情卻被無情惱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5日 22:56 [字數] 46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阿科道:「怎麼可能這樣,我們留下了五千勁卒死守大營,如果北宮止的軍隊稍微發揮戰力,前後夾擊,匈奴人怎麼可能突破我們的防線?」

「我忘了。」折蘭英喃喃道,突然失神:「我忘了北宮大哥手下的士兵了,他們有一半是收攏的劉備的涼軍啊,看前面北宮大哥這些士兵戰力,強橫無比,標準的西涼騎,定是北宮大哥嫡系無疑。

那北宮大哥身邊的軍隊,就是那兩萬潰敗涼軍,涼軍剛逢大敗,有什麼戰力?何況還沒有將領統帥,北宮大哥匆匆接收兵權,怎麼能指揮,我怎麼把這個忘了。」

眾氐人將領聽了折蘭英的話,皆微微點頭。

折蘭英突然道:「不行,匈奴人毀大營,是為了吸引我軍回援,如果達不到效果,他們會反攻北宮大哥的軍隊,北宮大哥雖有兩萬人,卻是兩萬無頭蒼蠅,立刻回軍救援。」

「現在合圍鮮卑軍,我們如果撤軍太多,鮮卑人會大量逃走的。」

「阿科,你帶八千人救主營,我帶三千人穿過匈奴中軍,在涼軍潰敗前救下北宮大哥,其餘人繼續圍攻鮮卑軍,匈奴也就一萬多人,兩面夾擊,必敗無疑。」

「可是那樣首領太危險了。」

「管不了那麼多了。」

折蘭英再不廢話,匆匆集合三千精銳,殺向匈奴軍,阿科帶兵回援大營,沖入氐人大營中,撲向肆意殺戮族人的匈奴人。

匈奴見氐人大軍回援,急忙集合兵馬迎上,折蘭英率軍一頭扎進匈奴騎兵流中,向著劉璋的方向奮勇衝殺。

「主公。氐人軍回援了。」士兵來報。

好厲害站到馬背上,從匈奴騎兵流中看氐人大營火光:「好像毀的差不多了,氐人回援也無濟於事了。」

雷銅衝殺一番,佯作沖不破匈奴軍陣,再次敗退回來,向劉璋拱手道:「主公,氐人大軍已經回援,是否再拖延一段時間,等匈奴人與氐人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出兵。」

劉璋沉默著不說話,這時站在馬背上的好厲害遠眺道:「主公,好像有一支氐人的小部隊,正在試圖穿過匈奴軍,向我們這邊衝過來……不好。危險,氐人軍太少,要被匈奴人裹了。」

匈奴人不斷向後方環流,氐人沖一段,匈奴順勢退一段,就像沖棉花一樣,隨著折蘭英三千人的衝擊力變弱。壓力越來越到,直到馬力徹底斷絕,將被裹在匈奴騎兵之中,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劉璋緊緊擰眉。手心捏出了汗水。

劉璋知道這支氐人小部隊是因為自己不敵匈奴軍,來救援自己的,可是自己卻在利用對方,這是赤裸裸的算計。

劉璋想起折蘭英。一個有些幼稚的女孩,喜怒都寫在臉上。對自己算是仁至義盡,哪怕他一直把自己當成北宮止。

可是她認識的北宮止,至始至終不就是自己嗎?

為了大業,可以無情,可是就如當初第一次屠殺世族一樣,劉璋內心針扎的痛苦。

「哈哈哈。」好厲害站在馬背上,手掌遮著額頭眺望:「看清楚了,是折蘭英親自帶軍沖呢,要是她戰死在匈奴軍裡面,氐人就土崩瓦解了,這妞真傻。」

「折蘭英親自帶軍衝殺?」劉璋心中一跳,肅眉望著前方,匈奴騎兵縱橫馳騁,只有偶爾錯馬,才能見到氐人軍的身影。

這個小姑娘真的這麼傻?竟然親自帶那麼少的兵馬衝擊數倍於己的匈奴軍?

如果折蘭英戰死,川軍的後方大患,那就真的解除了。

可是折蘭英為什麼來救自己?自己要利用一個小姑娘的幼稚善良和對自己的情誼嗎?自己騙的已經夠多了,還要把人家的命騙進去嗎?

「主公,是否衝殺?」雷銅又沖了一圈,殺了幾個匈奴兵轉了回來。

劉璋沉默著沒說話,內心天人交戰。

折蘭英率領的騎兵衝擊力已經到了盡頭,被往來衝擊的匈奴軍裹在其中,陷入苦戰,三千折蘭英的親兵不斷落馬。

氐人大軍中最精銳的三千人,傷亡過半,折蘭英拿著劍,不斷揮刺。

「嗖。」

一根利箭射來,正中折蘭英右肩胛,再也無法揮動長劍,數把彎刀向折蘭英砍來。

折蘭英中箭的一幕通過錯開的匈奴騎,剛好傳入劉璋的眼睛,劉璋心揪在一處,這一刻,劉璋緊張了。

理智告訴自己,折蘭英死了對川軍有利。

可是感情告訴自己,如果折蘭英這樣死了,自己會內疚一輩子,一輩子都記得自己曾經利用過一個單純女孩的愛情。

「雷銅率軍衝殺,三路突破,務必全殲匈奴軍。」

「是。」

「王緒。」

「在。」

「率領三千人組成督戰隊,張弓搭弦留在後方。」

「……是。」王緒不理解為什麼要督戰隊,可是看劉璋鐵青的臉色,果斷應命。

「好厲害。」

「在。」

「找幾個將領打一頓。」

「啊?」

………………………………

川軍精騎全軍出動,分為三路,一路貫穿,兩路包抄,還沒近身,一輪箭雨射出,匈奴軍死傷大片,雷銅率領大軍沖入匈奴軍中,匈奴軍人仰馬翻。

匈奴人鬧不明白,剛才還不堪一擊的川軍,為什麼轉眼間變得這麼生龍活虎,匈奴人完全沒準備好遭受這麼強大的攻擊,被一擊而破。

短短几分鐘時間,一萬多匈奴軍潰敗,川軍與阿科的八千氐人軍夾擊匈奴軍,匈奴軍徹底混亂,再也提不起戰力,被氐人軍和川軍聯合絞殺。

劉璋帶著親兵前進,向匈奴亂軍中凝眉搜尋,突然一個全身帶血的女將帶著寥寥數百騎衝出重圍。川軍讓開一條道路,向劉璋賓士過來。

「主公,如今前後都是我們的人,折蘭英只有幾百人,不如……」王緒諫言。

折蘭英衝到劉璋面前,左手提劍,張口向劉璋喊道:「北宮大哥,你還好嗎?」

折蘭英全身浴血,肩部箭桿被生生折斷。剩下一個箭頭扎在肉里,鮮血汩汩流出,頭髮披散,秀美的臉上汗水和血液交織。

眉宇間透著疲憊,嘴角蕩漾著傷口的痛楚。可是看到劉璋完完整整出現在自己面前,折蘭英的笑容從心底浮上臉頰。

劉璋看著折蘭英的笑,無比心酸。

雷銅與阿科圍殺匈奴軍,氐人大軍與馬超王雙圍殺鮮卑軍,天邊一抹血色殘陽。

折蘭英一下馬就倒了下去,劉璋急忙上前扶祝

軍醫為折蘭英包紮傷口。

「北宮大哥,看到你沒事。折蘭就放心了。」折蘭英忍著軍營拔出箭頭的痛楚,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勉強笑著對劉璋說話。

「都怪我無能,要不然也不會讓匈奴人衝擊你的大營。也不用你來救。」

「這不能怪北宮大哥,北宮大哥麾下的士兵都原是劉備的,這些匈奴人鮮卑人又都是去援助劉備的,他們能出力就怪了。現在北宮大哥不是指揮他們救了折蘭嗎?折蘭欠你一條命。」

「是我欠你一條命。」劉璋心裡說著。

聽了折蘭英的話,川軍將領終於知道折蘭英的想法。王緒對摺蘭英道:「首領說得沒錯,這些人不聽軍令,不願力戰,主公下令殺了幾個後退的,杖責了幾個不肯儘力的,組建督戰隊才讓這些人盡全力。」

折蘭英點點頭,絲毫沒有懷疑,傷口塗抹藥液的疼痛,讓折蘭英緊緊抓著劉璋的手,緊咬嘴唇。

「折蘭,我問你幾個問題,回答我,好嗎?」

折蘭英微微點頭,感受著劉璋手心的溫暖,溫柔地看著劉璋面容,只感覺看著面前的人,什麼疼痛都不值一提。

「你和劉璋到底有什麼仇恨?」

「劉璋。」折蘭英念出這個名字,沒有像往常一樣,立刻露出咬牙切齒的神色,而是微微皺眉,似乎在思索什麼。

折蘭英心裡想著,北宮止和自己相識,兩人之間都是一片空白,自己在他心裡,還是一個潔白無瑕的女孩。

可是要是他知道,自己已經被父親訂婚,要嫁給另外一個人,他心裡會不會介意?

折蘭英心裡相信自己喜歡的北宮止不是那麼膚淺的人,可是就是心中恐懼,折蘭英無法面對自己說出與劉璋的婚事,北宮止鬆開緊握自己手的手掌,那將是多麼殘忍?

父親已經帶軍南下了,即將在關中與川軍決戰。

當初父親將自己許配給劉璋,是因為形勢逼人,如果劉璋戰敗,就算當初婚事公布天下,是否也有轉圜的餘地?自己就不用嫁給劉璋了,這樁婚事隨著關中決戰的結束,煙消雲散。

那樣不好嗎?

那樣北宮大哥就不會介意,自己也能坦然的嫁給自己喜歡的人,皆大歡喜,不是嗎?

「北宮大哥,其實我與劉璋沒什麼深仇大恨,只是他曾經逼迫我父親做屈辱的事,我為父親鳴不平而已。」折蘭英猶豫許久說道。

「你父親是世家出身嗎?」

折蘭英愣了一下,點點頭,劉璋屠殺世族天下聞名,折蘭英知道劉璋在想什麼,何況曹操本來就是大漢世族。

「難怪。」劉璋嘆了口氣,這樣一來,自己和折蘭英的矛盾很難調和了。

「折蘭,這次我害得你的大營受重創,你又受傷了,你……還要去偷襲川軍後方嗎?」

一旁的王緒神色一緊,劉璋這句話說的溫和,可是長期跟著劉璋,王緒怎能不明白劉璋的話外之音。

如果折蘭英執意要偷襲川軍後方,無論主公多麼不舍,折蘭英恐怕都得命喪於此。

折蘭英搖搖頭:「別說我現在受傷,主營被劫,氐人軍元氣大傷,就算完好無損,劉備勾結鮮卑人匈奴人,我也不會幫他了。」

王緒鬆了一口氣,這小姑娘命不該絕。

折蘭英又道:「不過,這才漢丞相曹操率軍出關中,曹軍與川軍即將展開決戰,我會帶著氐人大軍向北遷移,搶劫一些鮮卑部落的物資,收攏其他氐人營地的物資。

在川軍與曹軍決戰時,襲擾川軍後方,我有三萬人,四面出擊,川軍只能用數倍的兵力防守我,到時候北宮大哥再率你的人配合,一定讓劉璋的日子不好過。」

王緒眉頭一皺,這小姑娘找死嗎?

「這次大營被襲,你們氐人的糧食恐怕剩不下多少,這眼看臨冬,劉璋聽說你們氐人與鮮卑軍匈奴軍大戰,元氣大傷,必然派大軍來圍剿你,你如何帶著糧食順利北撤?」

「沒想到北宮大哥為折蘭想的這麼細緻,折蘭心裡很開心呢。」折蘭英傷口包紮完,靠在了劉璋懷裡,柔聲道:「北宮大哥不用擔心,折蘭既然選擇北地做本營,就確定這裡進可攻退可守。

主營向西三百里,有湮塞古道,險要非常,我會讓帶糧食的人走湮塞古道,只要在古道口留下兵馬,川軍休想進得來,等我們退出長城,就海闊天空了。

如果川軍真敢來,等到曹軍與川軍決戰,就是我折蘭英報仇的時候。」

折蘭英說著捏緊小拳頭,肩部傷口疼痛,輕輕咬牙,劉璋看著折蘭英迷人的面龐,突然想吻她,可是最終卻沒動。

折蘭英突然一笑,起身吻了劉璋的唇一下,迅速竄起來。

「嘻嘻,北宮大哥這麼害羞,我們都要成親了,想親人家還不敢。」

折蘭英說完,笑著帶領氐人士兵回返破敗的大營。

劉璋站起來,看著折蘭英輕快的背影,王緒上前道:「主公心軟了。」

「人總是有感情的,我實在無法下手。」劉璋輕出一口氣。

王緒默默點頭,如果剛才真的下令圍殲敵人,雖然自己一定會毫不猶豫執行命令,可是心裡也會痛,王緒相信,不止他,那些參與圍殺的川軍,都會是自己這種心境。

「雷銅。」

「末將在。」

「分出五千人,帶足干牛肉和水,立即前往湮塞古道中段埋伏,氐人糧草全部進入古道,務必毀光。」

「是。」

王緒嘴巴合不上來,剛還以為劉璋心軟了,沒想到主公早就想好了,提前一步到達湮塞古道,那就是川軍埋伏氐人,折蘭英註定被算計了。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522章最殘酷的算計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524章大軍攻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