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20章關羽走馬關中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4日 22:59 [字數] 45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什麼?」關羽大吃一驚:「你說什麼?再說一遍?糜芳姜冏要撤出函谷關?這怎麼可能?簡直天大的笑話,函谷關何等天險,糜芳姜冏為何要撤?」

「函谷關方面的確傳來這樣的消息。」

「傳來消息?是糜芳和姜冏的消息嗎?」

「那倒不是,是有軍士注意到函谷關守軍動向,覺得可疑,特提前來稟報將軍。」

「哈哈哈哈。」關羽仰天大笑,手撫長髯:「黃月英,黃毛丫頭不過如此,以為派幾個細作假傳軍情,我關某就會上當,太小瞧關某了吧,你自下去領十五軍杖,以後這樣的謠言,就不要傳到軍中了。」

「礙…關將軍饒命埃」報信軍士被拖了下去。

「川軍越是使這些小計倆,說明他們越不能支持,全軍打起精神,與川軍血戰到底。」關羽提起青龍偃月刀大喊。

「血戰到底,血戰到底。」三軍齊呼。

大戰進行了兩天,後方又有士兵來報,說糜芳姜冏已經帶著曹軍入了關,向長安進發,關羽立即命人將報信人拖下去斬。

關平憂慮道:「父親,士兵頻頻來報,孩兒看後方必已生變亂,從昨天開始,川軍都不再進攻了,似乎他們也意識到什麼,我們是不是撤兵回長安看看?」

「撤兵?」關羽瞪著關平:「你知道現在兄長在西涼受到多大壓力嗎?我們每在這裡與川軍大戰一次,就給兄長分擔一分壓力,撤兵,笑話。」

「那要是曹軍真入關了呢?」

「這不過是黃月英使的禍亂軍心之策,我關羽豈能上當。」

又過了一夜,關羽偷襲川軍大營受挫,一邊收兵回營一邊思索下一步進攻對策,到營門口,忽見後方大批士兵從長安趕來。還有涼軍將領的家眷家丁,都是來報信的。

「父親,長安的人來報,曹軍已經通過函谷關,直入長安了,我們家護院朱傑也來了,是母親貂蟬親自派來的。朱傑離開長安的時候,曹軍已經距離長安不到三十里,現在恐怕已經佔領長安了。」

關平匆匆忙忙跑來,關羽一雙丹鳳眼看著他處,慢慢失神,踉蹌後退一步。周倉急忙上前扶祝

「糜芳,姜冏匹夫,勾結曹賊,害我大軍,恨煞我也。」

關平上前小聲道:「父親,朱傑說,曹軍曾派糜芳的人前來勸降長安守將。說……說是主公下令的引曹軍入關,共抗劉璋。」

「屁話,不可能。」關羽大聲道:「這種鬼話也就你能信,曹賊,挾持天子,殘害貴妃,竊取大漢社稷,我兄長乃帝室之胄。漢皇後裔,奔波半生皆為中興漢室,怎麼會與曹操為伍。

我隨兄長轉戰二十年,沒有誰比我和三弟更清楚兄長為人,就算是死,也斷然不會做出背叛大漢之事,這不過是曹軍奸計。全軍立即整兵,隨我殺回長安。」

關羽整軍兩萬,連夜殺回長安,川軍立即佔領郿塞。

涼軍到了長安城外三十里。正遇向西進兵的曹軍夏侯惇部,關羽與夏侯惇早就有嫌隙,當初過五關斬六將,關羽不但殺了夏侯惇部將秦琪,還曾與夏侯惇大戰,再加上關羽受曹操特別禮遇,夏侯惇早就恨得牙根痒痒。

雙方一見面,就殺在了一起,關羽在藍田大營訓練的兵士皆涼軍精銳中的精銳,加上親衛五百校刀手,一萬多兵馬奔波一整天,將夏侯惇兩萬大軍殺得大敗。

若不是駐守長安的夏侯淵及時出援,夏侯惇都得被關羽斬於馬下。

涼軍一萬多疲兵,寡不敵眾,被夏侯惇夏侯淵擊敗,關羽帶軍北投,直入涇陽城,夏侯惇率領曹軍緊隨而至。

「殺。」

曹軍湧入涇陽城,關羽軍還沒站穩腳跟,士兵疲憊,被不斷絞殺,關羽被破退走,逃出三百里,在武功城外牧馬坡被圍,關羽周圍士兵已經不足三千,奔波三日三夜,疲憊不已,軍糧斷絕。

「全軍上山,斬關羽頭顱者,賞千金。」夏侯惇恨關羽被曹操禮遇,恨關羽的傲慢,恨當年關羽捨棄對他恩重如山的曹操,千里走單騎投靠劉備,讓曹軍將領顏面無存。

在夏侯惇心裡,關羽就像一顆孤傲的北極星,怎麼看都不爽,現在關羽到了絕路,夏侯惇迫切想看看關羽被斬下頭顱的樣子,以泄心頭之恨,出一口曹軍將領心中憋了幾年的惡氣。

「將軍。」副將急忙勸住:「當初我們進入函谷關,丞相可是交待了,要儘力勸說關羽投降,如果直接殺了,丞相會生氣的。」

「還勸?當年勸得還不夠嗎?送他美女,贈他寶馬,封侯賜爵,該有的禮遇丞相都做了,可是換來了什麼?換來了過五關斬六將,換來了關羽駐守長安,我軍被迫在南陽河洛駐守重兵,勸得還不夠嗎?」

「正因為如此,丞相才欣賞關羽才能與忠義,今日不同往日,末將覺得關羽有很大可能投降我軍,第一,這次開關命令是劉備下的,我們有劉備的親筆令書,我們進入長安,並不是武力進入。

第二,我們大可以不必直接勸關羽鴕黃髡劍現在劉備被川軍圍在西涼,劉璋絕不可能放過劉備這個心腹大患,我看劉備是死定了,只要劉備一死,關羽怎麼可能不投降我們?

有了這兩點,再加上關羽的愛妻貂蟬還在我們手上,關羽深陷絕境,於情於理於義,關羽都該投降,我們再派涼軍將領去勸說,必馬到成功。」

「哼,我就不想勸他。」

副將拜了一禮道:「將軍,末將知道將軍不喜關羽為人,可是末將等又何嘗不是如此,但是關羽的確是是有才能的人,勇冠三軍萬夫不當,有勇有謀,諳熟兵法,這樣的人對丞相是一大助力啊,還請將軍三思。」

夏侯惇沉默良久道:「好吧好吧。這廝好運氣,我夏侯惇看不慣他,若不是為了丞相大業,絕不與他羅嗦半句。」

夏侯惇叫來糜芳姜冏,如同面對自己的部署,冷聲道:「你們倆,誰去勸降關羽?」

糜芳沉默不語。姜冏立即拜道:「末將願往。」

姜冏被夏侯惇交代了說辭后,興奮地上山了,糜芳在後面冷冷看了姜冏一眼,心中不屑,不就是投了新主子想立功么?讓給你。

姜冏投效劉備的時間不長,還不了解關羽。糜芳可是清楚的很,就憑夏侯惇那些說辭,不激怒關羽就是好的了,還能讓關羽投降,可笑。

…………

當關羽看到劉備親筆下的令書,愣怔在當地,姜冏一見關羽神色。以為有戲,立即慷慨激昂地呈說厲害,什麼妻子貂蟬在曹軍手上,什麼劉備有意聯合曹軍,關羽和劉備應該兄弟齊心。

還說關羽投降曹操,不是投降,而是並肩作戰,涼軍與曹軍並肩作戰。力抗暴主劉璋。

關羽緩緩捏緊拳頭,將令書繃緊,看到劉備手書,關羽的心已經跌落谷點,不管千般理由,劉備和涼軍皆以匡扶社稷為根本,怎麼能聯合曹軍?

關羽至今記得劉備接到劉協衣帶詔。焦愁一夜的神情,以及劉備屢戰屢敗,時時不忘中興漢室的胸懷。

關羽一直以為兄長寧願死,也不會背叛漢室的。

關羽和三弟張飛對劉備的感情不同。張飛基本是對劉備盲從,就算劉備把劉協殺了,張飛也覺得殺得該。

而關羽一直是因為劉備的志向,胸懷,不屈不撓的意志而食,所以跟隨他,自己跟著他,就是要看到大漢重建天日的一天。

這封劉備親筆的手書,將關羽二十年的信仰破滅,心中那個總是喜怒不形於色,毅力忍耐,為漢室憂愁的兄長形象越來越模糊。

關羽受不了的就是劉備怎麼能聯合曹操,而姜冏還在大談關羽投降曹操,是與曹軍並肩作戰,心中怒火一點點上升,對兄長的失望,對曹軍的恨意,全部凝聚在姜冏身上。

「呲」的一聲,關羽撕缺了手書,提起手邊的青龍偃月刀,一刀劈向姜冏,說得正高興的姜冏還沒反應過來,頭顱飛向空中,身子立在原地,切平的脖子一股股噴出鮮血。

「全軍整軍,與曹軍拚死一戰。」

關羽提著青龍偃月刀,跨上千里赤兔馬,帶領周倉,關平,關興,關索俯衝向山下曹軍,夏侯惇將牧馬坡團團圍住,被關羽生生撕出一道口子,殺出重圍,直入武功城,夏侯惇下令急追。

…………

「報,稟報軍師,曹軍追擊關羽,向武功方向逼近。」

黃月英率領數萬軍隊從郿塞東進,信兵緊急來報。

「知道了。」黃月英揮揮手。

…………

關羽進入武功城,曹軍殺到,黑暗中火把涌動,殺聲震天,涼軍士兵奔波數日,馬不停蹄,連番大戰,已經再也無力大戰。

經過牧馬坡一戰,關羽身邊剩下不到四百人,皆是跟隨自己多年的精銳校刀手,周倉,關平,關興,關索皆已受傷,戰神關羽已經到了絕路。

「父親,曹軍又殺來了,我們快走吧。」

「走,如今又能走去哪兒。」

關羽心中落寞,如今劉備遠在西涼,自己被困關中,前方是曹軍,後方是川軍,能夠走去哪裡?

而且就算劉備近在咫尺,自己就能坦然地去嗎?

劉備的軍令沒有通過自己,直接傳給了糜芳姜冏,關羽如何能不明白,兄長了解自己啊,兄長是鐵了心要和曹賊聯合,知道自己不同意,所以乾脆不等自己同意。

深諳謀略的關羽如何能不明白,劉備引曹軍入關中是為了牽制劉璋,以求獲得西涼的喘息之機。

可是為了這個喘息之機,劉備不但出賣了理想,也出賣了與自己的兄弟之義,自己落到這一步,關羽怎能說服自己,與劉備毫無關係。

背叛理想背叛漢室背叛兄弟,昔日堅韌不屈的兄長,已經是一個不忠不義之徒,自己還能與他並肩作戰嗎?

關羽知道,自己兄長奔波二十載,因為出身原因,實現抱負的路艱難坎坷,這二十年來,可謂飽嘗艱辛。

涼軍這份家業,不比當年徐州,徐州得來輕鬆,實力也不強,可是雍涼二州,是一分一毫打下來的,勢力鼎盛時,兄長坐擁三十萬大軍,雄踞一方。

可是誰曾想到,劉璋率領川軍北伐,劉備一敗再敗,最後淪落到今天這般境地。

站得越高,摔下來越痛,達到過如此鼎盛的劉備,年齡也慢慢變大,怎麼可能還能忍受從頭來過?何況如今天下割據態勢已定,根本沒有劉備從頭來過的空間。

換做任何人都會被這種打擊擊潰,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所以兄長不惜與曹賊勾結了。

可是在關羽心裡,在忠義面前,沒有任何借口,只要背叛忠義,就是最不容赦。

而現在這個背叛忠義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兄長,關羽怎能不心痛如絞。

「不走了,連續奔波四日四夜,人不累馬也累了,讓我的赤兔馬休息一下吧。」

關羽說著,關平等情緒低落,突然關興睜大眼睛道:「父親,不如我們殺出武功,投效川軍吧。」

「你說什麼?」關羽虎眼盯向關興。

「我只是覺得,聽妹妹說,劉璋好像沒那麼壞,何況妹妹也在那邊……哦,父親,兒與你一起戰死武功。」

受不了關羽的眼睛,關興越說越小聲,一下子蔫了。

「唉。」關羽長出一口氣:「世人皆傳劉璋暴劣,但屏兒不會騙人,劉璋也算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君王,若要投之,未嘗不可。」

「真的嗎父親,我們立即殺出城去,投奔郿塞。」關興關索明顯閃過喜色,他們不是怕死,而是不想就這麼死。

關平沉默著不說話。

關羽想起當初關銀屏說的話,劉璋對付世族,卻對百姓很好,荊益百姓在其治理下,安居樂業,民心穩固。

為了底層百姓,敢於與世族作對,這份豪氣,就算是關羽也不得不佩服。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