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16章趙雲被吐口水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3日 00:02 [字數] 34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PS:##感謝說不清局外人,果果大的打賞,感謝天雪心之痕200打賞。祝所有書友情人節快樂,別像我一樣,情人還要碼字的苦逼。

「那關銀屏呢?」劉璋有些緊張,關銀屏是自己麾下最善良的武將,為了自己背叛了家庭,吃了許多苦,還是被樊梨香騙去白馬羌大營的。

一個十三歲就跟著自己的姑娘,如果被折蘭英殺了,劉璋會覺得對不起她。

「被我關押著呢,恩?北宮大哥為什麼對這個女子這麼關心?」折蘭英狐疑地看著劉璋。

「哦,哦,這個……」劉璋突然臉上現出濃烈恨意:「哼,這個關銀屏,我與她有不共戴天之仇,當初我去西羌調停,川軍忽然殺了來,關銀屏就是川軍將領之一。

她活活追殺了我三十幾里,三十幾里啊,五個跟隨我北宮家十幾年的老將都是被她殺的,五個礙…」

「豈有此理。」劉璋還沒說完,折蘭英一拍桌子站起來,怒形於色:「北宮大哥的人姓關的也敢動,來人,去把關銀屏抓出來,五馬分屍。」

「別別別。」劉璋連忙擺手,恨聲道:「折蘭姑娘,我與關銀屏生死大仇,五馬分屍,豈不是便宜了她?我要把她帶回營中,給我那幾個死去的親信大將兒子兄弟,慢慢折磨致死。」

看著劉璋憤怒的神情,折蘭英愣了一下,「北宮大哥果然是真性情的漢子,好吧,關銀屏就交給大哥了,實不相瞞,折蘭本來是想用關銀屏要挾關羽的。

如今涼軍大敗,勢力孤危,只要擊敗了川軍,我氐人大軍就是西涼最大勢力。到時候兵臨關中,用關銀屏要挾關羽,關羽就只能乖乖交出關中,投降於我,雍涼可定,然後大軍南下,直撲荊益。取劉璋狗頭。

不過既然北宮大哥要人,那就給你了。」

劉璋震驚地看著折蘭英那小腦瓜,這得傻到什麼程度,才會有這麼天才的戰略構想?

敢情關銀屏在折蘭英心裡值整個關中呢,這樣慷慨送給自己,自己真該給她磕頭致謝埃

…………………………

氐人帶出關銀屏。關銀屏看到劉璋,大吃一驚,就在這一瞬間,劉璋怒聲喊道:「關銀屏,你還記得我北宮止嗎?當初追殺我的威風哪裡去了,你沒想到也有落到我北宮止手裡的一天吧?哼哼。」

關銀屏跟著關羽走南闖北,什麼危險沒經歷過。江湖閱歷比折蘭英這個溫室雛兒豐富多了,這時看到劉璋帶著親兵完好地出現在氐人大營,還和折蘭英站在一起,已經狐疑,這時劉璋簡單兩句話,交待清楚了一切,關銀屏已經猜到劉璋在騙人,立即隨機應變。

「哼。我關銀屏落在你北宮止手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好埃」劉璋恨聲道:「竟然還歪脖子,來人,帶回去,先打兩百鞭子,看你橫。」

「是。」

折蘭英宴請劉璋,川軍與氐人對飲到午夜。劉璋回到折蘭英安排的營帳。

帳中關銀屏一個人焦急地來回踱步,看到劉璋出現在門口,一下子撲了上去,緊緊抱住劉璋。

感動地道:「主公。銀屏何德何能,算什麼身份,竟然讓主公親身赴險相救,如果主公出了什麼事,銀屏就算死一萬次也抵償不了。」

劉璋被關銀屏抱住,先是愣了下,這時才知道關銀屏誤會了。

「銀屏,對不起,是樊梨香利用了你,讓你身陷險境,雖然我也很擔心你的安危,但是這次到了氐人區,不是來救你的,救你只是順便為之。」

關銀屏看著劉璋:「可是主公畢竟救了銀屏,知道還有銀屏這麼個人,當初離開父親,父親母親,還有三個哥哥,都擔心銀屏跟錯了主公,現在如果他們在這裡,銀屏可以堂堂正正告訴他們,我沒有。」

劉璋笑著捏了一下關銀屏滑嫩的臉蛋:「想什麼呢,看你,都瘦了這麼大圈了,最近吃了不少苦吧,我還要你監督我一輩子呢。」

「一輩子。」劉璋手指捏在滑膩小臉的位置熱熱的,關銀屏沒有一點討厭的情緒,反而想起關興惱人的話,想起當初父親笑著重複這三個字,臉上不由浮起淡淡紅暈。

……………

當馬雲祿醒過來,發現自己身體還在水裡,腦袋落在岸上草叢,當意識清醒的一刻,馬雲祿一下彈起,急切地四處搜尋趙雲,只見趙雲卡在不遠的一塊奇形怪狀的水石之中。

馬雲祿淌著水三兩步走上去,悲意一下竄上心頭,只見趙雲緊閉著眼睛,清水中的胸口箭創,在河水的衝擊下已經潰爛,許多腐肉隨著血液被河水沖走,偌大的傷洞竟然沒有一點血液流出。

血液都隨著河水流幹了。

「雲哥哥,雲哥哥。」馬雲祿一下將趙雲抱了起來,渾身冰冷,馬雲祿嚇的手足無措,忙探了一下鼻息,終於放下最大的擔心。

馬雲祿全身酸軟,頭暈腦脹,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將趙雲的身體拖出河水,由於身體進水,趙雲的體重遠超過平時。

馬雲祿咬緊牙關,一步一步蹭著走在河岸上,只希望找到一戶人家,再貪天之幸找個郎中。

不時探一下趙雲鼻息,生怕趙雲不知什麼時候就永遠離開自己了。

溫熱的陽光照在少女焦慮的臉上。

一間木屋出現在少女眼前,門口曬著的乾草,馬雲祿一聞就知道是草藥,馬雲祿大喜,放下趙雲,急忙衝進去。

木屋的主人是個五十歲左右的老年人,正在吃飯,看到馬雲祿衝進來,愕然地看著她。

「大夫,大夫,快救救我……救救我哥哥。」

老年人看了馬雲祿的衣服一眼,放下碗出門又看了趙雲一眼:「搖搖頭,沒得救。」

「什麼?」馬雲祿臉色變得慘白:「老人家,我求求你,你盡量試試吧,小女子來生做牛做馬報答你。」

「我不是說傷沒得救,是你們人沒得救。」

「老人家什麼意思?」馬雲祿愕然地看著老人。

「哼,你們涼軍也有今天,活該。」老人臉上瞬間浮出怒氣,不屑地看了地上的趙雲一眼:「你看看你們涼軍做了什麼?以前的涼州軍,軍閥征戰,不把老百姓當人,我還以為劉備接手后就會改變,好歹他也號稱什麼仁義劉皇叔。

我呸,涼州軍還是以前那個涼州軍,搶劫百姓,踐踏莊稼,牽走牛羊,沒有改變就算了,竟然變本加厲,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怎麼來的,你們是被川軍,還是被女將軍樊梨香的神威軍打敗的吧?

看看對岸的漁村,被你們禍害成什麼樣子?我那老兄弟一輩子撐船沒害過人,也被你們殺了,你們也有今天,活該,呸。」

劉備拿下雍涼的速度太快,又沒有休整,諸葛亮根本來不及約束涼軍軍紀,所有涼軍都是直接徵調,如果在與川軍對決時約束涼軍,只會激起兵變。

老人朝著趙雲英俊的臉龐吐了一口口水,就要進屋,馬雲祿一下拉住老人,泣聲道:「老人家,涼軍做的事,我和哥哥也痛恨,我和雲哥哥從來沒做過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求你了,我哥哥快不行了,你就發發慈悲,救救他吧。」

「不行了最好,死了乾脆,留在世上就是人渣。」老人哼了一聲,就要進屋,突然脖子被一隻手臂套住,拖后兩步,馬雲祿五指死死扣住老人脖子。

「你是大夫,治病救人是你的本分,你不救人,別怪我不客氣。」馬雲祿在手指上微微用力。

「我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本分,可是你們涼軍是人嗎?」老人毅然不懼。

「你……」

「要殺就殺,你們涼軍殺的人還少嗎?也不多我這一把老骨頭。」

馬雲祿手指扣著老人,怔了良久,突然淚水泉涌而出,不自覺放開了老人,抱起趙雲的身體痛哭。

老人進屋吃飯,從小窗看到馬雲祿拖著趙雲繼續在鄉間小道艱難前行。

這裡除了自己這木屋,十里之內都沒有人家,趙雲這樣被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喂,那姑娘。」老人走出木屋,朝一邊哭泣一邊用盡全力拖著趙雲的馬雲祿喊道,馬雲祿寧願帶著病人走,也沒殺自己,沒為難自己,老人相信這兩個人應該是好人。

「回來吧,我幫你看看,你這姑娘,自己還發著高燒,這樣拖下去,你們兩還指不定誰先死呢。」

……………………………………

劉備與諸葛亮渡河以後,匆匆忙忙回到武威郡治姑臧,布置防禦,緊急思索對策。

武威只有一萬守軍,所有殘兵敗將加起來,不過一萬五,只要川軍到來,姑臧必然陷落。也就是說,想不出對策,劉備就算覆滅了。

諸葛亮覺得,劉備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自己造成的,要不是秦川大敗,涼軍不會淪落到今天,張飛被殺,馬超投降,趙雲墜河,陳到戰死,坐困孤城。

諸葛亮正在房中思索對策,一名士兵進來,說有人找諸葛亮。

諸葛亮心不在焉地出營,一見到來人立刻一喜,正是諸葛家族族長諸葛慈。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