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14章氐人首領折蘭英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2日 21:12 [字數] 454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法正,絕不只是自己的謀士那麼簡單,兩人從江州立誓,有著共同的理想,說是兄弟,劉璋也不覺得有錯。

還有黃月英。

來到這個世界五年多,早已融入了這個世界,豈是那麼好放開。

可是為什麼自己不找黃月英說,不找蕭芙蓉說?劉璋自己也不知道。

「主公不找蕭夫人說,是不想讓夫人傷心,不和黃軍師說,是不想將痛苦帶到她身上,讓她為你擔心,其實主公心裡疼惜夫人,更愛月英軍師,而梨香,就像襄陽小巷那一夜一樣,最多只是一個知己,是嗎?」

樊梨香不知為什麼,突然感覺無比失落,是,自己洞察人心,別人想什麼,自己總是能很容易知道,在這一點,就算龐統諸葛亮,也未必是自己對手。

可是面對劉璋,這有什麼用?知道他心裡的想法,不過讓自己更加傷感。

因為自己能讀懂他的心,所以,主公就把自己當成了知心朋友。

「梨香,跟你在一起,因為知道什麼都瞞不過你,反而能放開,知己,不好嗎?」

「知己。」樊梨香落寞地笑一下,這時樊梨香才突然發現,或許,從襄陽開始,自己一直保存著官位,不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能為他效力,更接近他。

自己迫切立功,是因為自己想幫他,更想得到他的認可,哪怕民心凝聚的自己威高震主。

自己一直在追求獨立,可是現在想想,自己一直不過是一個小女人。

樊梨香突然想起當初得知劉璋墜崖身死那一瞬間,那種如遭雷噬的痛,是那麼刻骨銘心,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的悲涼,刺穿胸口,當時,仇恨在樊梨香心中形成千年寒冰。

而現在,劉璋或許是真的要離開了。自己還會活的好好的,他卻要走了,那種鑽心的痛再次襲上胸口,樊梨香感覺到窒息。

「好了,梨香,你下去吧。」劉璋嘆了口氣,所有事情還是要自己面對。死亡,給任何人說,都沒有用。

「不要。」樊梨香突然喊了出來,意識到劉璋可能不久后就會離開,樊梨香心中瀰漫著從未有過的無邊的恐懼,再也剋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撲到了劉璋身上,將劉璋緊緊抱住,淚水已經嘩嘩流了下來。

「梨香……」劉璋愣怔在原地。

「主公,不要以為梨香行於軍伍,就沒有女人的心,不要以為梨香曾說不讓男人擺布,就不需要男人的愛。不要以為生命是你的,我就不在乎,不要以為我不說出口,就證明我不愛你。

你說梨香能知道你的心,你又知不知道梨香的心,這個世上只有你懂梨香,襄陽那一夜你說,女人追求權力這條路。踏上了,就不能回頭。

你說我們都是同類人,走在同一條無法回頭的路上,達到不同的目的。

你說希望我能堅持到最後,因為一個遙遠的國度,已經沒有男尊女卑。

可是梨香還在走,你怎麼可以離開。留下梨香一個人?」

樊梨香淚水滂沱,沾濕劉璋衣襟,抽泣聲和悲涼的柔語縈繞在劉璋耳旁,雙手抱的愈發緊。彷彿只要鬆開,劉璋就會病發離開人世離開自己一般。

「襄陽小巷那一夜我對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嗎?梨香並不想在權力的路上艱難前行,也想找一個真心對我的男人做一個附庸,就是不知道找誰……誰又配?

也許主公只是當了一個玩笑,很快忘記,可是梨香忘不掉,梨香永遠也忘不了當我問你,你為什麼不要我,那時你一無所知的神情,你一定以為梨香是在看玩笑,梨香這樣的人怎會有真心的愛?

可是你知道那時,梨香故意顧左右而言他的痛苦嗎?

你把梨香當知心朋友,可是你知不知道,從那一夜起梨香的心已經給了你,你知不知道當初你死而復生的消息傳到荊州,梨香心裡多失落?因為梨香不能看見你完完整整站在梨香面前,因為梨香臉上的高興神情你看不見。

我辭去荊州牧,來到雍涼,不是想建什麼軍功,是因為荊州沒有你,你知道嗎?

當初以為你墜崖身死,如果不是仇恨,梨香早已隨你而去。

我什麼都不說,是因為你就在身邊,我能時時看到你,是因為梨香已經不清白,不配說愛你,是因為知道自己在做的一切,都是有你在看著,哪怕你表揚我處罰我,梨香都不孤單。

可是看到你失落,梨香的心就跌入冰谷,當知道你不久會離開,梨香心裡恐懼,這時才知道梨香真的離不開你,哪怕一廂情願,哪怕梨香已經不是清白之身,主公三妻四妾,梨香願為奴為婢。」

樊梨香緊緊抱著劉璋,一點空隙也不留下,身體抽動,哭泣的聲音從耳中進入劉璋的心,劉璋從來都只把樊梨香當成一個要強的女子,從沒想到樊梨香心中會有這麼多細微的想法。

「梨香。」劉璋將緊緊貼著自己的樊梨香推開一點空隙,看著她梨花帶雨的臉龐,如雨後海棠。

「梨香,別說傻話,你是一個有抱負的女子,你有自己的路……」劉璋一想到自己將要離開這個世界,感覺胸口有些堵,話語難以出口。

「梨香,雖然你犯了兩次大錯,我都處罰了你,但是我心裡是信任你的,襄陽小巷那一夜,你改變了,我也對你的印象改變了……

好好輔佐循兒,我去后,民心一定會亂,你在百姓中威望高,那時候還得靠你……回去吧,別多想。」

劉璋的話越來越低,推了一下樊梨香,卻沒有推動,樊梨香美麗的眼睛中泛著波光,靜靜地看著劉璋。

「主公,梨香曾經是別人的妻子,你嫌棄梨香嗎?」

「你這麼好的女子,誰能嫌棄,但是……」

「那就行了。」

劉璋的話一下被樊梨香的芳唇堵回去。一股清香傳入劉璋肺腑,佳人主動奉上的清甜縈迴在口中。

好厲害摸了摸光頭,提著大鎚輕手輕腳的出去了,帳中剩下兩個人,樊梨香微閉著眼睛,淚水從修長的睫毛滑下,點點潤濕劉璋的臉。

雙唇相結。不知過了多久,樊梨香分開,任由淚水滑落,口中平靜而溫柔地道:「主公,梨香雖然曾經是別人的女人,但是這一生只愛了你一個男人。也只會愛你一個男人,如果沒有將自己交給你,梨香知道自己一定會後悔。

梨香不要名分,只要時時記得主公曾經佔有過梨香。

桂陽那一夜,梨香沒有珍惜,讓曲凌塵撿了便宜,今夜。梨香要將那一夜失去的全部拿回來。」

成熟誘人的身體再次貼上來,樊梨香輕吻著劉璋嘴唇,慢慢移向脖頸,劉璋的手輕輕環上溫熱玲瓏的玉人纖腰,樊梨香解開自己衣領,酥胸半露,輕輕握住劉璋的手,放到了自己高聳的峰巒上。

…………

劉璋留下黃月英坐鎮黃河大營。率領雷銅的精騎兩萬,馬超西涼騎一萬,王雙青衣狼騎一萬,共計四萬人饒北地,跨入折蘭英的氐人地盤,準備趕在曹軍攻入關中前,穿過氐人地區。偷襲武威,消滅劉備。

四萬軍隊一半打著涼軍旗號,盔甲兵器不整,看起來狼狽不堪。一半打著玉門關北宮止旗號,狀態稍微好一點。

大軍穿越北地,迅速引起氐人警覺,飛報折蘭英。

折蘭英立即帶兵前來攔截。

「報,主公,氐人大軍到來。」一名前探飛馬來報。

「氐人來了多少人?」劉璋問道。

「不到兩千。」

「不到兩千?」馬超驚愕道:「不可能吧,我們這裡出動了四萬軍隊,折蘭英麾下有三萬騎兵,怎麼說也該全軍出動攔截啊,兩千人,折蘭英來送死嗎?」

劉璋呵呵一笑,「出動兩千人,看來折蘭英還顧忌舊情嘛。」

劉璋已經派細作進入氐人大營查探過,折蘭英自涼州起兵,憑著非凡的統兵才能,屢戰屢勝,迅速崛起,幾乎聚集了涼州所有氐人勇士,又裹挾了羌人和漢人,形成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

但是折蘭英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請求與玉門關北宮止結盟。

北宮世家盤踞玉門關近二十年,坐享其成,胸無大志,只想悶聲發財,如果折蘭英單純結盟,就是你不攻我,我不攻你,那北宮止忙不迭就會答應。

可是折蘭英記得曾經在氐人山谷與「北宮止」約定,一定要聯合北宮止同進同退,北宮止自己的滋潤日子過的好好的,怎麼可能答應捲入軍閥混戰。

北宮止害怕捲入中原紛爭,對摺蘭英避而不見,一年多了,折蘭英派的人都吃了閉門羹。

「主公與折蘭英有舊?我怎麼聽說折蘭英恨主公入骨?」馬超越發疑惑。

好厲害提著大鎚笑而不語。

王雙擔憂道:「主公,就算折蘭英錯認了主公身份,我們也不得不防止意外。」

「好厲害和兩千東州親兵隨行,雷銅押后,馬超王雙布置外圍。」劉璋沉聲下令。

「是。」

劉璋在好厲害和兩千親兵護衛下,遠遠看到折蘭英率著兩千氐人騎兵快速賓士而來。

「馭。」折蘭英扯動馬韁,看向劉璋,一句話沒說,只是冷眼看著劉璋,上下看,左右看。

草原幾年時光,折蘭英早不像當初的曹羨一般嬌嫩,眉宇之間多了風霜,看起來更加英姿勃發,也更有女人味。

「山谷一別,沒想到今日折蘭首領有如此聲威,北宮止佩服的緊,這次北宮止受涼侯劉備請託,率小盤山兩萬軍隊救援涼軍,不想剛到半路,涼軍已經大敗。

北宮止不得已,收攏了涼軍兩萬敗兵,準備回返西涼,不想川軍已經封鎖黃河,萬不得已,只能來求助折蘭英首領,希望能讓我們回返西涼,北宮止感激不荊」

折蘭英一直不說話,劉璋只好先開了口。

「不讓。」折蘭英脫口而出。

身後阿科奇怪地看著折蘭英,當初的達達部少頭領,如今已經是首領,達達部當初是氐人山谷的最大部落,輸給折蘭英阿科當然不服氣。

可是後來跟隨折蘭英進入西涼,不斷煽動氐人造反,規模越來越大,比起來,當初一千多拿著骨刺槍的勇士,實在不堪一提。

折蘭英正在做的,是光大氐人事業,阿科等人慢慢心服口服,在氐人征戰中,阿科和手下四勇士跑跑,牛敢當,雕見死,一石定,皆立下汗馬功勞。

而當初劉璋給阿科留下的印象不壞,心中對劉璋這個「北宮止」有好感,更重要的是,阿科和所有氐人將士都知道,折蘭英對北宮止的好感多如江水。

這一年多,折蘭英除了覬覦雍涼這塊地方,剩下的全部精力,就是派人去和北宮止聯合,每次使者回來,折蘭英都望眼欲穿,可是帶回來的都是失望。

每當這個時候,那些馬匪窩,長城內外的小草原部落就倒了大霉,成了折蘭英發泄對象,以至於氐人在北地活動區域,馬匪和北方游牧人都幾乎絕跡。

這次聽到有軍隊打北宮止旗號來到北地,折蘭英又是興奮又是狐疑,心中疑惑北宮止什麼時候跑到黃河東邊去了,可是還是壓抑不住高興。

部下說北宮止帶了四萬人,叫折蘭英小心點,折蘭英根本沒聽從,集合大軍的時間都等不及,帶了主營的兩千兵馬就過來了。

按道理說,折蘭英看到北宮止會高興,可是阿科怎麼看著不像,倒像是首領與北宮止有生死仇恨,就像……折蘭英曾經被北宮止強姦過一樣。

「還請折蘭首領行個方便。」劉璋再次拱手,雙眼打量折蘭英後面的軍隊,刀槍鋒利,兵甲齊整,個個滿面悍氣,一看就知道精銳無比。

而且這姑娘還善於排兵布陣。

看來要在氐人援兵到達前,把折蘭英殺掉是不可能了。

「不行。」折蘭英氣呼呼地看著劉璋。

劉璋看著折蘭英樣子,終於明白了,這姑娘在使小女孩心性,這都多大人了還這樣?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513章君王的悲涼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515章關銀屏在氐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