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11章趙雲會游泳嗎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1日 23:02 [字數] 46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天由命吧。」劉備說了一聲,對劉封大聲道:「抱上劉禪,隨我殺出重圍。」

劉備拔出雙股劍,帶領親兵,不管馬車,跟著陳到殺了出去,神威軍再也阻擋不住,被陳到一舉衝破,劉備諸葛亮跟在後面,向黃河賓士而去。

十幾輛馬車被神威軍繳獲,劉備五個妻子外帶張飛妻子夏后氏,以及孫乾簡雍等親信文臣,全部被俘。

「追。」

樊梨香留下陳應看守馬車,親率大軍向黃河岸邊追擊,涼軍到了黃河渡口,早有船隻前來接應,但全是黃河慣用的小船,人馬過多,一時不能全部上船,神威軍緊追而至。

「父親,孩兒率一部分軍隊選別的渡口渡河。」劉封慨然請命。

劉備看著混亂的渡口,船隻又少又小,這麼多人一時根本渡不完,看到劉封請命,欣慰地點頭:「封兒好樣的,不愧是我劉備的兒子。」

劉封帶著一千多兵馬向下游趕去。

劉封剛走,神威軍殺到岸邊,神威軍與涼軍后軍接上戰,渡口大亂,神威軍全部是南方農民步軍,比涼軍這些北方人水性好得多,紛紛下水搶船。

陸地上騎兵對步兵佔有絕對優勢,可是水上,誰水性好誰就是老大,黃河渡口的船隻都是小船,比南方的快艦還要不如,神威軍提著兵器,從各個方向潛水而至,奪下一條又一條船。

劉備眼見水上不是神威軍對手,急忙下令立即開船,同時大喊:「殺掉那些船夫,毀掉船隻。」

諸葛亮眉頭一皺,知道劉備這樣做的用意,如果船隻留在對岸。後面的川軍大軍就會追上來,後果非常嚴重。

陳到的親衛騎兵都是死忠於劉備的親衛,對劉備的命令言無不從,根本沒意識到他們已經被拋棄在對岸,聽到劉備的命令立刻砍向那些船夫,用石頭砸沉船隻。

諸葛亮心裡知道,欲成大事不能顧忌小節,可是心裡還是有些難受,讓他更難受的是。劉備落到這步田地,完全是因為他的失職,是自己讓涼軍走到這一步。

以前的劉備從來沒有這樣果斷下令過屠殺平民,可是現在是沒有辦法了,如果不快點回到武威布置防禦。川軍殺過黃河,自己這些人就得被追殺在半途。

自己種下的因,自己怎麼能怪劉備造成的果?

諸葛亮眼光之中,全是木船被砸沉,船夫被殺的場景,神威軍與陳到的護衛軍混戰在一起,對船隻你爭我奪。看到船夫被涼軍所殺,神威軍全部爆發了十倍的戰力,下馬的護衛軍節節敗退。

黃河岸上不斷倒下屍體,鮮血不斷侵潤江河。

「將軍。下游五裡外一處漁村,村民正被敵將劉封帶軍屠殺。」

「什麼?」樊梨香眉頭一擰,內心突然劇烈掙紮起來。

神威軍戰力不強,可是因船夫被殺帶出的勇氣正是旺盛。與下馬的陳到護衛軍戰了個平手,護衛軍兵力只有兩千多人。這樣下去必然可以擊敗陳到護衛軍,搶奪一些船隻追殺劉備。

可是這樣一來,下游漁村必被屠戮一空。

一邊是追殺劉備的大功,是川軍的心腹大患,同時也是樊梨香夢寐以求的功勞,只要截殺劉備,甚至只要搶下船隻,就是大功一件,就可讓主公刮目相看。

一邊是百姓,微不足道的百姓,在以前的樊梨香看來,就是一群可以利用,可以麻痹,可以愚弄,用來保存自己官位的砝碼。

如果是以前,樊梨香不用想,就會繼續攻殺護衛軍,向劉備追去,那些什麼漁村百姓,關她樊梨香什麼事?

可是這個時候,不知為何,樊梨香竟變得無法決斷。

荊州百姓,雍州百姓,一直在捧一支軍隊,神威軍,一直在歌頌一個將軍,紅星下凡樊梨香。

甚至樊梨香的事,被底層百姓大量神話,編纂了許多威風凜凜大義無雙慈善愛民的小故事。

神威軍這支根正苗紅的農民軍,以樊家軍無敵的形式存在於百姓心中。

一個心繫萬民,治理有方,武藝超群,英姿颯爽的美麗女將軍形象,在百姓心中扎了根。

在遭受亂世罹難之苦的百姓心中,樊梨香和她的神威軍,早就是一個豐碑,一個心靈的寄託。

樊梨香以前認為,這是她的成功,是蠱惑百姓的成功,甚至覺得:短視而盲目的百姓,就是拿來利用的。

可是不知不覺間,在不庵職民的讚頌后,樊梨香和她的神威軍漸漸的開始注意百姓的感受,開始真正的為百姓謀福。

當百姓受難時,他們這支被百姓吹起來的軍隊,開始生出同情,義憤,越來越嚴重,最後到誰要是傷害百姓,就是傷害他們的親人。

如果襄陽時還是做作,進入樊城時還是突兀接受百姓的愛戴,那到了上次川軍缺糧時,神威軍無論多餓,至始至終沒有動過百姓分毫,哪怕百姓贈與糧食,也顧忌百姓生活困苦沒有收下。

這支軍隊就已經發生實質改變。

所以,樊梨香可以不怕掉腦袋的去滅了白馬羌,當時她也不清楚是為什麼,只是覺得白馬羌的行為,不可原諒。

實際上,一個利用百姓的女人,早已在百姓樸實的讚揚下慢慢改變。

所以,下游村民被屠,與正要越過黃河的劉備,在樊梨香心中能夠引起強烈的掙扎。

功勛與百姓,川軍的利益與百姓。

樊梨香握緊拳頭。

「刑道榮,拖住涼軍,劉敏,帶軍隨我救援漁村。」

「是。」

神威軍將士沒有絲毫猶豫,反而因為樊梨香的命令鬆了一口氣,其實在他們心裡,都覺得百姓的性命比劉備的命重要。

只有劉敏皺了皺眉,樊梨香這次又闖禍了,放走劉備救援百姓。那不天大的笑話嗎?

樊梨香殺向漁村不久,東方密集的馬蹄聲響起,趙雲率著殘兵逃來,後方馬超王雙率著川軍大軍飛撲而來。

樊梨香殺進漁村,劉封正在村中屠殺,劉封之所以向劉備請命換渡口渡河,不是為了讓劉備能更好渡河,而是自己更好渡河。

別人不了解劉備,劉封可不會不了解。劉備不到萬不得已都會很大度,細節的事,就算你罵他祖宗,他都能跟你行個禮,鞠個躬。再和你辯論,講道理。

可是真到了萬急時刻,威脅到他的性命,他能捨棄任何人,別說自己只是個養子,就算是親子,劉備在迫不得已的時候。拋棄自己也不會眨眼。

在混亂的渡口搶船,實在凶多吉少,見機得快的劉封一下子就想到主意,這些船夫都是來自漁村。都以渡河為業,雖然涼軍早已將船隻船夫強行徵收。

但是別人不知道,世居荊州的劉封不會不知道,每次官府強行征船。百姓都會留下一些船隻藏起來,還有許多竹筏木筏等工具。這些在漁村實在太過常見。

於是劉封就打起了這些渡河工具的主意,用這些渡河,雖不如船隻,可是比在渡口搶船好多了。

劉封帶大軍沖入漁村,強行徵收船隻,一些百姓交出,一些百姓不交,劉封大肆殺人,威脅村民交出所有渡河工具。

涼軍本來軍紀就是出名的差,這時更成了豺狼虎豹。

劉封只以為到了漁村,樊梨香貪圖追殺劉備的功勞,必不會來漁村,與涼軍在漁村肆無忌憚地殺人,搶物,拖拽村女,漁村一片婦孺凄慘哭喊,敢於反抗的村民,被涼軍亂刀砍死在地。

樊梨香帶著神威軍到了漁村上方,從上俯視漁村,看到混亂的場景,臉蛋漲的血紅,眼眸收縮,神威軍全軍迅猛殺向漁村。

一名涼軍士兵連滾帶爬來稟告劉封,劉封大吃一驚,「樊梨香她瘋了嗎?老的不抓,來抓我,豈有此理。」

氣歸氣,劉封不得不率著軍隊撤出漁村,可是搶到的船隻木筏太少,根本搭載不了一千多士兵,劉封搶了一條木船,立刻命令渡河,大量涼兵滯留岸邊,神威軍殺到,一邊倒的屠戮,紛紛投降。

漁村百姓見到川軍到來,先是驚懼,接著看到神威軍旗幟上的「神威」「樊」字樣,一些見多識廣的村民立刻知道是誰來了。

「是神威軍,是川軍的神威軍,是女將軍樊梨香來救我們了。」

村民口口相傳著樊梨香的「故事」,又驚又喜,看著親人屍體,終於獲救,感動落淚,紛紛向神威軍跪下磕頭。

「鄉親們不用,分內之事。」

樊梨香不想說太多,丟下一句話,立即帶著軍隊趕赴上游,留下一隊軍隊看守俘虜。

樊梨香沒有像以前一樣演講,可是百姓看著樊梨香和神威軍將士的背影,心中早已感激涕零,真正的覺得,神威軍這樣的軍隊,才是真正的好軍隊。

待神威軍走,百姓紛紛拿著扁擔鐵鍬竹篙抽打那些俘虜,神威軍將士也不阻攔,涼軍俘虜被打的連連磕頭求饒。

…………

馬超王雙追到黃河岸邊,陳到已經毀掉了全部船隻,對岸劉備殺了船夫,將船全部砸沉河中。

趙雲與陳到合兵一處,背水一戰。

雙方兵力懸殊,趙雲和陳到兵力加起來不過兩千,馬超王雙足有兩萬之數,馬超銀槍一揮,全軍殺向涼軍,馬超王雙龐德三員猛將攻向趙雲陳到。

五員猛將混戰在一起,趙雲槍法詭譎更勝馬超一籌,但是優勢並不明顯,在馬超凌厲槍法的迅猛攻勢下,趙雲根本無法完全發揮七探蛇盤槍的詭異威力。

陳到的武藝比王雙龐德都要高,但是兩人加起來,陳到就萬萬不敵,三人對兩人,雖然單打獨鬥都是輸,但三人對兩人,能佔到微弱的優勢。

涼軍兩千士兵被川軍壓著打,一員川軍武將在士兵中,彎弓搭箭,在趙雲和陳到之間瞄來瞄去。

「沒用的。」旁邊一個箭法很好的武將道:「剛才我射過了,還是幾個人一起射的,趙雲避開兩支箭,盪開一支,順便還接下了馬將軍的銀槍,省省吧馬大忠。」

「就是,別傷了自己人,你得掉腦袋。」

馬大忠不屑一顧,繼續瞄準。

「……」利箭無聲。

「雲哥哥小心。」一個女聲傳來,正是馬雲祿。

可是已經晚了,趙雲聽到了馬雲祿的喊聲,但是武將之所以能避開箭矢,是因為耳朵對利箭的破空聲敏感。

可是馬大忠的箭,一點聲響也沒有,就在趙雲仰身避開馬超長槍時,利箭直入胸口。

「雲哥哥。」

馬超看到趙雲中箭,仇恨滿胸的他,也不管什麼趁人之危,立刻長槍刺出,眼看就要一槍將趙雲刺下馬去,一桿綠槍刺來,盪偏了馬超的槍,正是馬雲祿。

「妹妹。」

「雲哥哥,快走。」

「我殺了你。」都這個時候了,馬雲祿竟然還幫敵人,馬超終於憤怒,長槍向馬雲祿刺出,馬休馬鐵馬岱都驚愕地瞪大眼睛。

「走。」趙雲忍著胸口劇痛悶哼一聲,這是第三次被馬雲祿救了,說什麼都不能讓這個姑娘因為自己而死,還是被她的親哥哥殺死。

趙雲扯起馬雲祿後背衣襟,在馬超長槍刺來的同時,一把扯到了自己馬上,向黃河口馳去。

馬超正要追,陳到橫槍過來,龐德王雙與馬超齊攻陳到,馬岱馬休馬鐵也加入戰團,陳到連馬超都打不過,怎麼可能打得過這麼多高手,立刻左至右突,無法招架。

「去死。」馬超憤怒地大吼一聲,一槍刺出,正中陳到喉嚨,接著五把大刀向陳到砍來,陳到大腿,胸口,後頸,頭頂,側腰,血流如注,口角溢出鮮血,瞪大的眼睛直直地看著馬超,僵硬地倒在地上。

馬超與五員戰將毫不停留,殺向趙雲。

趙雲忍著胸口箭傷,一路斬將殺人,到了黃河岸邊。

滔滔黃河水,緩緩流淌。

「雲祿,會游泳嗎?」

「不會。」

「我也不會。」

趙雲看著面前滾滾黃河水,笑了一下:「看來我趙雲要葬身黃河了,也好,河北男兒,屍沉黃河,也算歸了故鄉,雲祿,你下馬吧,你哥哥不會真殺你的。」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510章女人如衣服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512章馬超與樊梨香(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