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500章當我死了嗎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8日 03:21 [字數] 33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些羌人貴族的財路就斷了,對未來所有美好的預想都破滅了。

現在的西羌,要造反已經不是提起彎刀就能幹的事。

「難道我們就要這樣忍氣吞聲下去嗎?」鐵托道:「我看川軍無糧,怎麼可能打得過涼軍,遲早敗退,一蹶不振。

我們西羌的位置,相對於川蜀,更靠近雍涼,我看還不如投靠劉備好點,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

「就是,待在這裡受這個鳥氣。」其餘羌族頭領早已不滿,特別是一些年輕有朝氣的西羌頭領更加義憤填膺。

鐵託大聲道:「好,願意投涼軍的,跟我走。」

鐵托帶著一眾頭領就要出門,細封池低著頭,大聲喊道:「鐵托,你給我回來,你要害了整個西羌嗎?」

「細封池首領,我鐵托佩服你,可是你看看現在西羌都被劉璋弄成什麼樣了?那些首領頭領,拿著一個川軍印信,穿著華麗官袍,就自認為高人一等,不再駐紮羌寨里,仿造漢人宮殿修建房舍。

窮奢極欲,好吃懶做,只知道搜刮羌民,勇氣和自尊都沒有了,現在的西羌已經不是以前馬背上的西羌,每個被川軍封賞的頭領,都被腐化了,墮落了,要讓西羌重新煥發生機,就必須脫離川軍的束縛。

細封池首領,告辭。」

鐵托一席話,讓在座的許多年長頭領紅了臉,都一語不發,這不說的就是自己嗎?

鐵托向細封池一拱手,就要帶著眾年輕頭領離開,細封池一下站起來:「鐵托,你不覺得你很荒謬嗎?

那些人自己要墮落,能怪到別人頭上嗎?無論互市,還是讓羌人集中買賣,都是惠及羌人之舉,如果做好了。都能繁榮羌地,不是嗎?

可是有的人,偏偏要自甘墮落,不知道用這些政策繁榮子民,只會用來斂財。用來享受。難道這些是蜀候叫他們做的嗎?

我細封池是西青衣最大首領,一年多下來,不敢標榜什麼功績,但是在蜀候政策下。自認為還是讓西青衣子民過的比以前更好一些。

尊嚴,如果蜀候真的將羌人視作奴隸,我細封池第一個造反,可是蜀候對羌人漢人一視同仁,在糧食緊缺之時。糧食分發都是一樣的。

為什麼川軍不去搶?甚至蠻軍不去搶?東青衣狼騎不去搶?就我們西羌的人搶了?

這說明什麼?難道你們還不知道這隻能說明我們這些羌人意志更加不堅定,更不能吃苦耐勞嗎?更沒有骨氣嗎?

你們現在投靠涼軍,不是去挽回什麼尊嚴,而是將西羌好不容易得來的繁榮丟棄,難道你們想回到以前韓遂馬騰時代,讓涼軍裹挾我們羌人嗎?那才是二等民,是奴隸,你們知道嗎?」

細封池冷眼看著鐵托,高塔忙上前道:「首領不要發怒。別發怒。」

「我細封池把話撂這,誰要敢投靠涼軍,就是把我西羌往火坑裡推,我細封池絕不饒耍」

「細封池首領,你是好首領。你能把川軍的賞賜都封賞給羌人子民,你能將從羌民那裡收來的物資,賣給川人以後,將所獲金錢如數分發給羌民。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樣高尚。

鐵托還是那句話,跟著川軍。遲早被漢人兼并,還不如去涼軍當二等兵,細封池首領,對不起了,兄弟們,我們走。」

鐵托帶著一群年輕頭領,就要出屋,細封池突然提起長槍,向鐵托擲了過來,鐵托嚇了一跳,急忙舉起彎刀格當。

「鏗。」

金屬碰撞,鐵托哪裡是細封池對手,長槍將彎刀擊飛在地,徑直插入鐵托胸口,踉蹌倒地。

細封池走上前一把抽出長槍,沉聲道:「為了西羌穩定,我不得已而殺之,誰敢背反,與鐵托同等下常」

眾人驚懼,眾年輕頭領低下頭,年長頭領輕舒一口氣,高塔望著鐵托的屍體,眼中露出一抹恨光,鐵托是追隨自己多年的老部下,高塔雖然不建議就這麼反,但是不覺得鐵托有什麼錯,拳頭緩緩捏緊。

…………………………

半夜,羌兵突然來報,將細封池從睡夢中叫起。

「首領不好,高塔頭領率著許多部族勇士,叛逃涼軍了。」

「什麼?」細封池一下坐起來,提起長槍,帶著羌兵追了出去。

追出十幾里路,帶回了少量了羌兵,大部分羌兵都隨著高塔逃入涼軍,幾乎包涵了所有年輕頭領,足有兩萬騎。

兩萬騎投敵,細封池意識到後果嚴重,連夜孤身來到劉璋大營,向劉璋請罪。

聽到兩萬羌騎投靠涼軍,劉璋和黃月英都大吃一驚,那涼軍就足有九萬大軍了,川軍剩下十四萬,差距已經不大,如果再加上折蘭英的兵馬,已經旗鼓相當。

一守一攻,形勢已經逆轉。

「細封池約束族人不力,制使大量羌人叛逃,請蜀候治罪。」細封池向劉璋俯身下拜。

劉璋走上前,親自扶起細封池:「細封池首領何罪之有,羌人也只有細封池首領明白劉璋的苦心,羌人叛逃不怪首領,首領能約束剩下的軍隊,已經是大功一件。」

既然已經叛逃,那再追究什麼也沒用,還不如好好把剩下的羌人穩祝

劉璋感慨道:「細封池首領明白我劉璋苦心,高塔鐵托等輩不能,可是這不怪他們,只怪我劉璋自己。」

「蜀候真是深明大義。」細封池完全沒料到劉璋竟然沒發怒,還將罪過推到自己身上。

劉璋道:「是我一時不查,只知道給羌人互市,讓羌人集中買賣,省去單家獨戶買賣的路程和消耗,自以為是惠及羌人,其實是害了羌人,這樣。」

劉璋沉吟一下道:「細封池首領,從今日起,你就是西羌所有部族的總提調,凡是有羌人頭領貪污,私占羌民財產,截流羌民貨款,擅自興建奢侈宮殿,不用稟報於我,可就地處決。」

細封池看著劉璋,心境已經無法形容,自己原本都有點懷疑王煦和劉璋是不是故意給羌人頭領這麼多好處,雖不強烈,偶爾也有浮現。

可是劉璋一席話,徹底打消了他的顧慮,自己真的看低了劉璋,鐵托高塔之輩,更是毫無眼光。

細封池拜謝而去,黃月英走上前對劉璋道:「主公,西羌軟攻之策,就是讓西羌上層腐化墮落,主公為何還任命這榆木疙瘩的細封池做西羌總提調,不怕軟攻之策功虧一簣嗎?」

「你沒有阻止,就說明你知道。」劉璋不滿地看了黃月英一眼:「如今高塔帶著年輕頭領們叛逃,已經無法挽回,剩下的大多都是些年長的頭領,這些人是腐化的中堅力量。

我們要讓西羌徹底腐化,就必須讓這些人翻身,現在這些人成了西羌主力,一個細封池能改變什麼?

貪腐,奢侈的風氣一旦形成,豈是那麼好改變,細封池一人之力,為人又不懂變通,如果他直接不允許羌人頭領貪污,不允許他們享受,這些既得利益者不聯合起來反他才怪。」

黃月英一笑:「主公越來越狠了,這是要讓羌人除掉細封池,完成徹底腐化的最後一步啊,而且有了這次的總提調任命,我們對羌人的統治更加穩固。

一來穩固羌人軍心,二來除掉細封池,三來加強對羌人的統治,一箭三雕,實在高明。」

「高明?」劉璋笑了一下:「現在涼軍又湊齊了十萬人,月英你說的半個月拿下秦川,還能辦到嗎?」

黃月英想了一下,向劉璋拜道:「明日,屬下希望去見見諸葛亮,請主公允諾。」

「自無不可。」

這時王緒從外面走進來,遞給劉璋一封信,劉璋展開一看,立刻大怒,黃月英吃驚問道:「主公,何事?」

劉璋將信交給黃月英:「祝融去襲擊涼軍南山大營了。」

「什麼?」黃月英大吃一驚:「南山大營是張飛把守,張飛嗜酒如命,對待下屬苛刻,以諸葛亮睿智,絕不可能留下這麼大破綻,必是陷阱無疑,祝融為何不通報主公,就擅自行動。」

王緒道:「送信的蠻兵說,今日下午,張飛喝的酩酊大醉,痛打了徐虎張茂兩員守將,正是天賜良機,祝融害怕失去戰機,所以提前出兵。」

「胡鬧,他們這一個個都不把軍法放在眼裡了嗎?先是羌人劫掠,后是樊梨香滅白馬羌,然後羌人投敵,現在祝融雪衣竟然沒有命令,就擅自出兵,他們是覺得我劉璋死了還是怎麼樣?」

「主公,此時不可發怒。」黃月英道:「諸葛亮設下南山大營陷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在街亭大敗以後,勝我們一次,挽回涼軍信心,祝融的蠻軍,我們決不可讓他們全軍覆沒,必須救援。」

劉璋緩了一口氣,沉聲道:「誰可出軍?」

「現在羌人不穩,兩翼都不能動,只能中軍出動,傳令雷銅立刻率領騎兵救援祝融。」

「是。」

「好厲害。」

「在。」好厲害踏步出列。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99章孰是孰非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501章張飛重傷(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