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93章貂蟬,賢妻良母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5日 22:22 [字數] 45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拉提亞正盤算著,一名莎車士兵進來稟報:「陛下,你要的算命相師,我們找來了二十個,其中有一名陰陽怪氣的漢人。」

「漢人?」拉提亞眉頭一皺:「全部帶上來。」

「是。」

細碎的腳步聲響起。

「放下你的寵物。」一名莎車國士兵呵斥。

「你滾開,別動它。」一名皮膚白嫩的相師夾雜在十幾個相師中走進來,聲音陰里陰氣,戴了個眼罩,看樣子是個獨眼龍,一個垮鏈小包,小包的開口露出一束枯黃的艾草。

獨眼龍相師手裡緊緊抱著一隻羊羔。

「叫你放下。」士兵眼看到了大堂,要是這羊羔惹得女王不高興,自己吃不了兜著走,女王折磨人的手段不是一般的多,伸手就去奪獨眼龍相師手上的羊羔。

「等等。」拉提亞戲謔地看了獨眼龍相師一眼,在自己面前抱緊動物,只要自己一指揮,還不到自己懷裡來。

拉提亞眼睛看著羊羔,羊羔睜著黑眼睛看著拉提亞,不為所動。

拉提亞將拇指與食指伸進口中,吹出帶著曲調的哨聲,羊羔眼睛中現出慌亂,在獨眼龍相師懷裡掙扎著,好像很害怕很不安。

拉提亞卻有些奇異了,自己天賦異稟,一般的動物,只要自己看一眼,就得乖乖聽自己的指揮,這隻羊羔竟然吹哨都不為所動。

拉提亞不得已拿出短笛,輕輕吹奏,那羊羔彷彿受了很大驚嚇,掙扎越來越劇烈,一下子蹦出獨眼龍懷裡,跳到地上跑向殿外。

「你。你陪我的圓圓。」獨眼龍一看自己心愛的羊羔跑了,大急,衝出去就要和拉提亞拼了,兩名莎車士兵急忙攔祝

「這小羊有意思。」拉提亞笑了一下,對獨眼龍相師道:「本王從小到大,還沒見過這麼不聽話的小羊,你怎麼遇見它的?」

「為什麼要告訴你?」

獨眼龍剛說完,拉提亞就將一個手鐲套在了獨眼龍白皙的手腕上。

獨眼龍低頭一看,手鐲裡面金光的黑。外面一層透明物質,看起來很好看,心裡喜歡,面上強硬道:「哼,別以為你送我禮物。我就感謝你,趕快把我的圓圓找回來。」

「你說不說那羊羔哪裡來的?」

「不說……埃」

獨眼龍驚叫一聲,手腕一陣劇痛,只見那手鐲竟然有一個小孔,而一個恐怖的蛇頭從小孔冒出來,裡面那一圈金光的黑,正是一條小蛇。一口啄在手腕上,咬出一個紅點。

獨眼龍只感覺瞬間全身僵硬,手掌手臂完全失去知覺,倒在地上痛苦掙扎。看的旁邊相師後背陣陣發涼。

「看到了嗎?不聽話就是這個下常」

拉提亞走到其餘相師面前,挨個問他們擅長什麼,有的說擅長水碗看病魔,有的說擅長召喚鬼靈。趨吉避凶,有的說擅長為災害祈福。

拉提亞不住搖頭。將一顆藥丸喂到扭曲掙扎的獨眼龍嘴裡,獨眼龍剛緩解痛苦,破口大罵:「你們這些方外野人,不習教化,卑鄙無恥,歪門邪道,沒有好下常」

「你想再被咬一次嗎?」

「你小小年紀毒心腸,乾脆殺了我吧。」

「有骨氣。」拉提亞抬起獨眼龍下巴:「多白凈的臉蛋啊,只可惜瞎了一隻眼睛,要不然我可喜歡的呢,看你長的這樣,應該不笨嘛,犯不著為了鬧彆扭,痛苦的失了形象,更丟了小命。

好吧,我不追究你圓圓哪來的了,我問你幾個問題,老實回答,我去把圓圓給你找回來,如果你不回答,哼哼,不止你要痛苦三天三夜而死,你的圓圓也得剁碎了做湯。」

周圍莎車士兵都打了個寒顫,也不知女王在哪裡找了那麼多毒蛇,要是不給解藥,被咬了痛的蜷縮的摸樣,想起就怕。

「你會些啥?」

獨眼龍眼珠子轉了轉,的確犯不著為了點小事把命丟了,何況自己可是很怕死的。

「我會的可多了,我會周易預測未來,洛書洞察宇宙,河圖偵辨吉凶,會看風水尋墓穴,會請鬼神治災邪。

九天星辰為我所用,日月之光為我所照,上觀宇宙之妙,下察天地之機,艾草搖一搖,我知你一生貧窮富貴,手腕摸一摸,我知你何時死翹翹。」

「大膽,無禮。」兩名軍士踏步上前。

拉提亞一擺手,笑眯眯對獨眼龍道:「我就喜歡你這種會吹的,你聽著,我現在要聘你為我莎車國國師,你的任務,就是告訴國民,告訴昆崙山所有國家一個事實,我,拉提亞,是上蒼下來的神,神,不可侵犯。」

「你這個騙子。」

「你會漢人那些複雜的東西,其他相師不如你,他們都會作為的你的部署,你聽著。」拉提亞俯下身體,滿眼寒光對獨眼龍道:「如果你幹得好,成功讓我站在神的位置,你的好處少不了,你就是我莎車國第二尊貴的國師,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你要是干不好。」拉提亞看了一眼獨眼龍的手腕:「你知道下場的。」

獨眼龍不甘心又無可奈何地看著拉提亞,心裡哭泣:「嗚嗚,月英姐姐說的沒錯,剛經歷龍捲風,又遇到毒女王,西域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拉提亞回頭。

「徐昭……恩,徐昭。」

連同獨眼龍徐昭在內,都戴了手鐲,大堂剩下拉提亞一個人,這個大殿不用任何人把守,作為女王也是安全的,一條條黑蛇一隻只毒蠍,在各個地方爬著。

「一個小小的女王,永遠被你俯視,只要有了足夠的實力,看你不來巴結我。」拉提亞掰著手指算:「在各國的名聲有了,五千勇士有了,為我正名了相師有了。恩,還剩下五千匹大宛馬和五千副大秦盔甲,大秦盔甲……恩,有辦法了,這事兒還得著落在你身上埃」

…………

子午谷小道,魏延深入子午谷中段,天空淅淅瀝瀝下起雨來,一名士兵來報:「將軍,前方古棧道被沖毀。我們怎麼辦?」

魏延趕到前方,只見前方絕壁,棧道橫空斷成兩半,中間露出一個個鑿洞。

「修。」魏延冷聲說出一個字。

「將軍,斷的不止這一處。如果每處都修過去,我們得走多久啊?我們帶的乾糧已經不多了。」副將說道。

「那也得修。」

副將無奈,只得帶著士兵去整修棧道,魏延皺眉看著缺口,正如副將所說,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乾糧支撐不祝到時候不但奇襲不了長安,反而自己困在這窮山惡水,必須想個辦法。

看著那些爬在岩壁上,數十年的老藤。魏延突然想到一個辦法。

…………

「父親,你看誰回來了?」

藍田大營,關羽正在看一本兵書,關平興奮地走進來。帶入一個穿著粗布衣服的女子,雖然女子臉上都是黑花。可是關羽一眼就認出了她,是自己的女兒關銀屏。

關羽臉上喜色一閃而逝,手中的書一下掉在桌上,怒氣沖沖地看著關銀屏。

「銀屏見過父親。」

「還知道回來。」關羽一雙丹鳳眼冷眼看著關銀屏,臉上天生的紅色,也看不出來是不是真怒。

關興關索看到關銀屏都是一喜:「妹妹回來了,我就說嘛,劉璋那裡有什麼好獃的,早就該回來了。」

「妹妹回來就不會走了吧?」關索希冀地看著關銀屏,因為出身原因,關索在家中的地位不高,只有關銀屏讓他感覺親切,聽說關銀屏去了川軍為將,失落了好一陣子。

「那還用說,當然不走了,難道繼續幫著涼侯的敵人助紂為虐不成。」關興道。

「她敢。」關羽抬頭看著關銀屏,一臉嚴肅:「我關家從不出不忠之人,既然你叫了劉璋主公,你就是川軍的人,你要是敢說一個『叛』字,我立刻將你斬殺,免污我關家清譽。」

「父親。」關平拱手道:「銀屏妹妹好不容易回來,就不要說這些了吧。」

「銀屏回來了。」一名動人心魄的美少婦從側屋轉出來,看到關銀屏秀美的臉蛋上頓時一喜。

少婦正是曹操賞給關羽的姬妾貂蟬,貂蟬已經二十幾歲馬上三十,可是無論是柔嫩的皮膚,窈窕的身段,一顰一笑,都像十七八歲。

貂蟬走到關銀屏身前,上下看一眼,眼圈有些紅:「看看,這一走就是兩年,又長高了,也變漂亮了,要是再不回來,娘都不認識你了呢。」

「哪有,要是銀屏能有娘一小半漂亮就心滿意足了。」關銀屏看到貂蟬,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咳咳,你們夠了沒。」關羽咳嗽兩聲,好像很不耐煩,對貂蟬道:「好了,你下去吧,恩,叫廚房炒點胡豆,蒸一碟豬肉餅。」

關羽嚴肅無比,豬肉餅和胡豆都是關銀屏喜歡吃的,貂蟬笑了一下,進了後堂。

關興關索被逼著出去練武,關平周倉侍立在側,關銀屏走到關羽身後給父親捶背,關羽推了兩下沒推開,也就任關銀屏錘了。

「屏兒,恩,在川軍過得好嗎?」過了許久關羽才僵硬地說出一句話,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劉璋有沒有因為你是我的女兒,就虧待你,那些川蠻有沒有人看到你漂亮,就對你……有沒有。」

「有。」

「豈有此理。」關銀屏一拍桌子,長長的美髯顫動。

「嘻嘻。」關銀屏笑了一下:「開玩笑的,父親不知道,因為父親,女兒在川軍獲得好多優待,以前主公在我心裡好可怕的,後來聽說我是關羽的女兒,立刻封了我將軍。

還說爹爹你忠義無雙,前五百年後五百年無人能及,胯下千里赤兔馬,手中青龍偃月刀,天下無敵,主公經常念叨的就是……哎呀,關雲長,那是本侯最崇拜的人物……」

關羽臉上露出自得的笑容,撫弄著美髯,謙遜地道:「這劉璋雖然暴戾,卻還是有些眼光,難怪能坐穩荊益兩州之地,還能得到我家女兒效忠。」

「那可不,我家主公有識人之名,任用賢才不拘一格,四科舉仕選出了許多優秀官員,這些官員不但清廉而且勤奮,比以前我們在中原看到的官員風氣好得多。荊益二州被治理得井井有條。

女子也能當官,先不說我軍軍師黃月英,名震天下,還有神威軍統帥樊梨香,滇州刺史蔡洺,天水太守王異,都是很厲害的人。

主公在百姓中可得擁戴,只要牧府有困難,百姓都自願捐錢捐糧,荊益百姓在經過幾年戰亂之苦后,生活逐步好轉,糧食產量,種植地域都在增加。

在蜀中,誰要是說主公一句壞話,都會被老百姓打死呢。」

「哦,是嗎?」關羽笑呵呵道:「劉璋的許多做法,為父不敢苟同,但是若他真造福百姓,也不是全無可取之處,只是外界為何都傳劉璋殘暴不仁,動輒殺人?」

「那是謠傳唄,那些世族大家就看不得我家主公的好,肆意摸黑。」

「天下名士多出自世家,他們的話還是有道理的。」

「有什麼道理啊,那些人……」

「好了,好了。」關羽擺擺手:「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這些就不說了,屏兒,聽你口氣,算是心裡願意跟著川軍了,既然沒有背主,怎麼回來了?劉璋知道嗎?如果私逃軍營,以川軍嚴酷軍法,當會被重處吧?」

「我向主公告假了,說回來看看父親母親,還有三個哥哥。」

「沒有別的了嗎?」

「還有一點。」關銀屏停止了捶背,臉上猶豫著,關羽回過來疑惑地看著關銀屏。

關銀屏突然向著關羽跪下,磕了兩個頭,抬起頭來:「父親,女兒這次回來,是希望父親大人能加入川軍,與主公一起……」

「啪。」

關銀屏還沒說完,關羽一耳光打在關銀屏臉上,用力過猛,關銀屏一下子倒在地上,嘴角溢血,關平連忙上前相扶,貂蟬端著一盤胡豆走出來,嚇了一跳,滿滿一盤胡豆灑下許多。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