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92章諸葛亮力挽狂瀾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5日 00:06 [字數] 33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哈哈哈。」龐統哈哈大笑:「劉璋,暴戾,虛偽,險惡,這是上蒼要懲罰劉璋,助孔明大勝,統可不敢居功。

荊益大旱,劉璋本就軍糧不濟,只要我們拖得兩月,劉璋必敗無疑,真是天佑涼軍。」

諸葛亮點點頭:「士元,如今我軍勝券在握,但劉璋姦猾,川軍軍師黃月英更是狡詐,我們不可絲毫大意,除了嚴密防範各個山口以外,重中之重,是我軍的糧草不要讓川軍搶了去。

涼州貧瘠,雍州凋敝,我軍糧草屯在南山口,乃我軍命脈,必須好生手把,士元,你來助我,不如這糧草大營就由士元把守吧,這樣亮也安心。」

龐統向諸葛亮一拜:「孔明果然不忘當年發小之情,龐統剛來,就委以重任,龐統感激在心,不過孔明有這份心就足夠了,龐統與韓遂戰,已經大意一次,受了重傷,如今傷口還隱隱作痛,不時發作。

一旦發作,就不能理事,痛的鑽心,怎麼能擔任守衛糧草這樣的重責,還是孔明另派他人吧。」

「唉。」諸葛亮嘆口氣,想了想:「士元不願助我,那我只能讓三將軍鎮守糧草大營了。」

「不可埃」龐統一下站起來,牽動燒傷皮膚癒合的嫩肌,嘴角一陣抽痛:「三將軍勇雖勇,卻有勇無謀,又愛醉酒,又愛打罵軍士,如何能擔當糧草大營的重責,龐統覺得,不如派趙雲將軍去吧,趙雲心思縝密,必可保糧草無慮。」

「子龍要調度山口布防,沒個心細之人。我不放心,張將軍雖然魯莽,卻是粗中有細,我看可以。」

…………

龐統出門后,諸葛亮嘆了口氣,阿三上前道:「荊益遭逢大災,先生為何不高興?」

「主公對街亭戰敗,生氣了。」諸葛亮手裡拿著信紙,臉上一陣落寞。

「可是信上明明都是寬慰之語埃」

「越是這樣。越代表主公對戰敗耿耿於懷,唉,這也不怪主公,是我無能啊,枉我諸葛亮自負才學。渭水涇水街亭三戰,竟損失二十餘萬大軍,這對雍涼是不可彌合之重創。」

「可是那都是……」

諸葛亮擺擺手:「罷了,人都要往前看,既然以前敗了,吃一塹長一智,今後引以為戒就好。雖然這次遭受重創,但是只要擊退川軍,與劉璋結盟,守好函谷關與青泥隘口。我們可慢慢恢復民生。

只要我與龐統齊心輔佐,將曹操禍水南引,一定能再次崛起,只是……」

諸葛亮說著重重嘆口氣。看向帳外:「我現在真的有點摸不透龐士元心裡在想什麼。

記得以前,我與士元。還有徐元直,月英,崔州平,一起飲茶暢談天下,龐士元是最慷慨激昂的,凡事爭先,如果與我們觀點不和,非要辯論到我們同意他的觀點為止,爭強好勝,可見一斑。

可是如今,士元似乎對什麼都不上心,甚至不想獲得該有的地位和展露才華的舞台,連主公都不願稱呼一聲,凡事低調得過分。與曾經那個慷慨激昂目中無人的龐統判若兩人。

龐士元變得我完全不認識了,甚至有時候我都在想,士元是不是別有用心,可是我試探過很多次,士元彷彿只是心死了一樣,就像今日我讓鎮守糧草大營,他婉言推拒,我推舉張飛,他有合情合理地反對,讓我實在揣摩不透。」

「或許士元先生只是因為先生總攬軍權,所以有意避讓吧。」

「以前的龐統絕非這樣的人,何況這些年來,我為龐統讓權的次數還少嗎?可是哪次他接受了?唉。」

諸葛亮重重嘆息一聲:「我諸葛亮曾經就想找一個主公,無論軍政,皆委任於我,完全信任於我,我必殫精竭慮,為這個主公完成大業。

可是現在正值雍涼危亡之秋,我一個人很難扛起這幅重擔,只有士元與我齊心協力,才能讓主公迅速崛起。

曾將談笑風生睥睨天下的士元,怎麼會變成這樣,真是我主的一大損失埃」

…………

龐統回到營帳,姜隱上前道:「屬下知道,先生拒絕糧草大營駐守之責,是害怕諸葛亮猜忌,就算領了職位,若有動作,諸葛亮也能察覺。

可是諸葛亮為什麼委任張飛那個莽夫當糧草駐守?難道諸葛亮看不出張飛那貨,除了衝鋒陷陣,百無一用嗎?先生為什麼要勸?我看張飛守了糧草大營,糧草必丟無疑。」

「張飛魯莽,盡人皆知,如果我不相勸,諸葛亮會不疑心嗎?」

龐統笑笑,站起來道:「姜隱啊,你在諸葛亮面前,太嫩了。

如今涼軍七萬人,以險要扼守川軍十五萬人,我們最缺什麼?」

「兵力?」

「胡說八道。」

「士氣埃」龐統說道:「諸葛亮奇襲長安,進入石城,征伐關中,佔據西涼,屢戰屢勝,料事如神,已經深入涼軍人心,早已被士兵捧入神壇。

如今渭水一敗,街亭一敗,在涼軍士兵心中的神人,卻損失了二十多萬大軍,這是多麼可笑的笑話,諸葛亮的威信遭到嚴重削弱。

川軍與涼軍的決戰,次次見血,殺傷太重了,二十多萬人,那可不止是人,還有物傷其類的悲切,死了這麼多人,昔日的朋友,昔日的同鄉,昔日的袍澤,昔日的父子兄弟,就這麼戰死了。

士兵心中會怎麼想?你以為現在的涼軍戰力還是曾經的嗎?川軍如此厲害,黃月英更是盛名當世,自出山起,樊城之戰,江陵之戰,南蠻之戰,從未一敗,這次一出手就將諸葛亮打回原形。

街亭到秦川的屠殺式追擊,讓多少涼軍士兵聞風喪膽,現在提起黃月英的名字,都是一副恐懼面龐。

這樣的情況下,最重要的就是恢復涼軍的信心,守是要守,可是也必須取得一場勝利,告訴涼軍,黃月英也是可以被戰敗的。」

「勝利?與張飛守糧草有關係嗎?這隻能戰敗吧。」

龐統搖搖頭,「你不會明白的,諸葛亮用計,不露痕,張飛魯莽,人盡皆知,川軍又豈會不知,得知張飛守糧草大營,川軍又缺糧,川軍將領會怎麼樣?」

「劫糧?」

「你以為諸葛亮沒有布置?」

姜隱倒吸一口涼氣,當真體會到諸葛亮這種人的可怕,要不是龐統,就算自己是川軍將領,也必然上當,看來自己要跟龐統學的還很多埃

龐統突然嘆了口氣:「可是知道這些有什麼用?真是老天不開眼,在這個時候大旱荊益,沒有糧草,再強的軍隊也只能崩潰。

如果我是黃月英,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合理的方法能弄到糧草,看來,我們該出手了。」

………………

秦川道口,川軍與涼軍對峙,諸葛亮嚴密布置防禦,拉下口袋陣等川軍來鑽,龐統苦苦等待機會,一舉致命。

川軍秘密派出魏延回返漢中,率領五千兵偷渡子午谷。

而這個時候,遠在西域的莎車國,女王大擺祭祀神台,在高台「作法」。

在黃月英病癒后,劉璋問了黃月英經過,黃月英說是莎車國女王送來藥草,劉璋當時以為莎車國女王必是那個小姑娘奇洛,還以為奇洛是感念自己釋放之恩,可是黃月英卻說莎車國女王叫拉提亞。

劉璋頓時大失所望,只以為奇洛真的只是胡商的女兒。

只聽悠悠的笛音響起,洞中的螞蟻,叢林里的蛇,樹林里的毒蜂,蝴蝶,蜻蜓,皆向廣場匯聚,廣場上站滿了西域各國的使節,面對那些被招來的昆蟲,又是震驚又是崇拜。

木鹿大王的蒂鍾在莎車國女王面前只是小兒科,前者只能指揮馴養的動物,後者已經出神入化,操控了野生的物種。

這樣的人,就算耍蛇之人遍地的西域,何曾有人見過,看著高台上一身殷紅神衣的莎車國女王,西域各國使者都露出仰慕的神色。

「拉提亞女王萬歲萬歲萬萬歲。」西域數十國使者參拜,莎車國拉提亞新女王頓時被捧入神的位置。

使者散去,拉提亞回到後宮。

「陛下,我們不負女王所託,成功完成使命,巨人女子與三雪蟲草皆送到蜀候手中,並成功帶回五千善射之士。」

拉提亞走到外面看了一眼送來的五千涼軍俘虜,大多是涼軍隨征的羌氐人,點了點頭:「辦的不錯,下去領取解藥和賞賜吧。」

「是。」

當眾人退去,拉提亞掰著手指計算,彷彿少不更事的小姑娘,「五千勇士有了,今日作法,我拉提亞的名聲必傳遍西域,威望大增。

如今還缺一個高深莫測的相師加深地位,還缺五千匹駿馬,這得著落在大宛國身上,還得有五千副金剛盔甲,這得著落在羅馬商旅身上,看來得找個由頭引誘他們帶著盔甲來莎車,搶劫一次。」

拉提亞正盤算著,一名莎車士兵進來稟報:「陛下,你要的算命相師,我們找來了二十個,其中有一名陰陽怪氣的漢人。」8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91章魏延與子午谷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93章貂蟬,賢妻良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