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91章魏延與子午谷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5日 00:06 [字數] 34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關羽胯下千里赤兔馬,手中青龍偃月刀,神勇無敵,他不可能投效我,就是我川軍心腹大患,如若遭遇,我不會有半點手下留情,必除之後快,銀屏,你能面對嗎?」

「主公,我可以去勸他,父親從來都最聽我的。」關銀屏抬起頭,眼中淚光閃動。

「別傻了,那不一樣,你想吃什麼,想要一件什麼衣服,你父親都會滿足你,可是牽涉忠義,你父親會聽你的嗎?銀屏……回成都去吧。」

關銀屏終於忍不住低聲哭起來,當自己投靠劉璋時,就想到可能有這一天,卻沒想到來得如此快。

父親的忠義之心,關銀屏再清楚不過,劉備活著,父親不可能投靠任何人,劉備死了,關羽會履行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

也就是說,只要川軍敗了劉備,父親必死無疑。

自己身為川將,與父親為敵,還不得不看著父親因為自己投效的軍隊而死,這種無奈,怎能不讓自己心痛。

「主公。」關銀屏抬起頭來看著劉璋:「主公,我不回成都,我,我……主公,我想去長安,看看父親,也勸勸父親,就算不成功……可以嗎?」關銀屏絞著手指。

「去長安?」劉璋皺眉。

「我知道現在兩軍正在交戰,作為將領,為私事離開……」

「好了,別說了,銀屏,我准許你去,不過有兩個條件。」

「什麼?」

「現在兵荒馬亂,劉備對關中也沒管好,山賊橫行,我讓蓉兒挑選幾個身手好的蠻族女兵,你必須帶上。第二。」

劉璋看著關銀屏:「不管勸得動,勸不動你父親,除非你自己願意留在長安,你都必須給我回來,你明白我的意思。」

關銀屏靜靜地看著劉璋,心裡一陣溫暖和凄涼,她怎能不明白劉璋的意思,忠孝是最難選擇的,如果自己選擇了孝。劉璋成全自己。

可是如果選擇了忠,關羽不可能投降川軍,自己就要面對忠孝的撕裂,那個時候,對未來恐懼的自己。難保不會做什麼傻事。

溫暖的是劉璋這都為自己想到,凄涼的是,一切還是要自己面對。

「銀屏,拿著它。」

劉璋從懷中掏出一把彎刀,遞給關銀屏,這一把彎刀的刀鞘和刀柄比關銀屏手上的更精美,更華貴。關銀屏拔出一看,刀口鋒利得慘人,堪稱當世一流寶刀。

「這是韓遂投效川軍,送給我的禮物。鋒利無比,當初你不是嫌棄那把彎刀太鈍了嗎?這一把刀削鐵如泥,兼具精巧,去往長安方便隱藏攜帶……記得回來。」

關銀屏握著冰冷的刀鞘。最後一滴淚水滴在上面,抬起頭堅定地對劉璋道:「主公。不管將來要面對什麼,銀屏都會回來的。」

劉璋走出關銀屏大帳,黃月英急匆匆走過來:「主公,不好了,荊益旱災,我們的糧食不能如期送達了。」

「什麼?」劉璋眉頭猛地蹙緊,荊益已經連續幾年豐收,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上旱災。

「主公,出征之時,主公預計的是糧食支撐半年,然後由第一季稻補上,再支撐到十月,由第二季稻補上,可以支撐到明年開春。

可是這都是建立在豐收的基礎上的,天不遂人願,今年荊益自進入五月,沒有降過一滴水,氣溫卻持續升高,一些地方旱情已經引起蝗災。」

「占城稻呢?」

「占城稻倒是沒有多大影響,果然比我們的水道耐旱,可是還有兩月才會熟,而且產出肯定不如水稻。

就算占城稻能彌補軍糧,我們現在的糧食最多支撐兩個月,等到占城稻產出運來,我們的糧食也見底了。」

劉璋有些心煩,每當自己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總是會飛來橫禍,按著額頭問道:「月英,你有什麼想法。」

「加稅,對非災區徵收第一季稻重稅,或可維持。」

「大面積旱災,蝗災,能有多少非災區,而且本侯出征之時,荊益百姓已經捐錢捐糧,許多人戶是拿出了全家人的口糧給川軍,如今加收重稅,豈不是讓百姓寒心。」

「屬下也覺得不可行,荊益是我們多年經營的根基,民心和農商基礎是我們辛苦打下的,如果現在加稅,荊益百姓怨聲載道,大敗一個劉備,將來與曹操作戰時,如何指望荊益百姓幫著我們。

不過,民心可用。」黃月英沉聲道。

黃月英眼睛看了一眼地面,似乎在想什麼,又似乎在最後下決心:「主公,屬下受當初百姓捐錢捐物啟發,只剩下一個辦法。

我們可以讓荊益官員,發動非災區百姓和富戶,向災區捐贈糧食,百姓是有同情心的,尤其是如今荊益和諧,百姓都願意為荊益繁榮盡一份力,很多人都會或多或少拿出一些糧食,我們可從中截流,用作軍糧。

如此,不但團結了我荊益,也解決了軍糧問題,並且不會引起民怨。」

「什麼?」劉璋不可置信地看著黃月英:「截流捐贈?你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如果暴露,我軍將徹底失去民心,公信力一旦喪失,將永遠收不回來。」

黃月英道:「這個月英知道,可是我們不用等他暴露,只要糧食運出漢中,我們直接布告天下,直說截流了捐贈,主公將負責調配捐贈物資的官員,滿門抄斬。

如此一來,只民怨有一個發泄口,事情就能平息,而運出漢中的糧食,不可能再運回去,軍糧的問題便得到解決。」

見劉璋沒說完,黃月英俯身下拜:「主公,月英知道此舉傷天害理,但是我軍馬上就能擊敗秦川,此時若因糧草撤退,將前功盡棄,川軍將士何以甘心?他日若再整軍北伐,苦的何嘗不是荊益百姓?

主公,道德並不能作為唯一準則,作為主公,主公必須知道什麼是真正有利的,不止是有利川軍,有利主公大業,同樣有利荊益百姓。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今日截流了捐贈,傷天害理,但是是為了今後更大的損耗,請主公三思。」

「月英,還有其他辦法嗎?」劉璋沉默良久,緩緩吐出一句話。

「主公……」

「月英,利用別人的善良,是本侯最不齒的行為,何況是剛剛給川軍捐糧捐物的百姓?」

劉璋陡地拔高了聲調,看向關銀屏的帳篷,那個監視自己初衷的女孩還在帳中,自己就要背叛自己的初衷嗎?

為了大軍生存,為了一場大戰勝利,為了挽回更多的生命,自己可以殺掉一些無辜百姓,可是將欺騙加在這麼多善良的百姓身上,自己怎麼說服自己?

一些惡,就靠一個閘門關著,一旦打開,心中的惡魔將噴涌而出。

黃月英緩了一口氣:「該想的,月英都已經想過,還有一個更加傷天害理的辦法,如今我軍作戰兵員已經減半,只要將那些不能再上戰場的重傷員……屬下知道主公更不會這樣做。

主公對世族毒瘤能下重手切除,可是對百姓和士兵卻體恤憐憫。如今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速戰速決。」

「速戰速決?秦川險要,能短時間攻下嗎?」

黃月英搖搖頭:「諸葛亮布防嚴密,我軍一直在攻,但寸步難行,日前涼軍副軍師龐統到來,一路來的還有長安撥來的一萬兵馬,涼州撥來的兩萬兵馬,總計七萬。要短時間攻破基本不可能。

不過屬下來之前,魏延找過我,知道我軍糧草難以持續,他進諫了一條策略,魏延駐紮漢中一年多,探得一條道路,當年高祖皇帝進入漢中走過的子午谷小道。」

「子午谷?魏延要偷襲長安?」劉璋一驚,魏延還是將這個計策獻了出來。

黃月英點點頭:「子午谷直通長安,如今關羽率領軍隊進入藍田與法正周旋,糜芳駐紮函谷關,長安守衛空虛,調兵一萬到秦川后,更是形同空城。

只要魏延順利進入長安,就能佔領關中要地,長安一失,秦川後方不穩,諸葛亮必敗無疑。可是。」

黃月英皺了皺眉:「此舉非常艱險,子午谷地形險要,如今又是多雨季節,一旦大雨滂沱,山路不通,大軍就會被困。

如果被駐紮長安的關羽發現,不需太多,只要一兩千人,就能將魏延的兵馬全部伏擊在山裡里。

就算到了關中,如果佔領長安,現在雍州世族基本聚集在長安,糜芳關羽回軍,魏延很難守住長安,如果戰敗,孤軍深入,糧草不濟,魏延便回不來了。」

「收穫與冒險總是同時存在的。」

「這不是最大的冒險。」黃月英道:「主公,你想過嗎?如果我們把賭注都押在魏延身上,一旦魏延不成功,兩個月後,我軍斷糧,那就再也沒有後路了。」

………………

涼軍軍營,龐統旁坐,諸葛亮看著劉備發來的書函,信中全是寬慰諸葛亮的話,象徵性的降職留用,罰俸三月,繼續執掌大軍。

諸葛亮放下信紙,拂去惆悵,笑著對龐統道:「士元真是亮的福星啊,這次不止士元來了,不止三萬援軍來了,老天爺更是白白送給我們十萬大軍埃

據報,荊益遭逢大旱,大面積蝗災,第一季稻穀顆粒無收,我倒一向標榜愛民如子的劉璋如何應對。」8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90章龐統臨危受命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92章諸葛亮力挽狂瀾(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