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87章計中計,誰中計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3日 21:26 [字數] 47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王煦身死,法正身在荊州,劉璋麾下只剩下魏延張任可用,此二人乃帥才,但是指揮十數萬大軍,在本軍師面前,還略顯生澀。

魏延,慣於冒險,白龍江之戰,江陵之戰,陽平關之戰,天水之戰,魏延的成名大戰,莫不在兩個字,冒險。

如今川軍危急,魏延必會出險招,意圖出奇制勝,我們不得不防。

張任,從涇水一戰,本軍師已經看出,此人陣法與調度軍士,都堪稱上乘,但是隨機應變還差了點,對付普通對手可以,但是我們不必擔心。」

眾將點頭,以諸葛亮的排兵布陣能力,張任算什麼東西?487

「如今川軍士氣低『迷』,人心惶惶,軍師缺位,我們就趁此時機,拿下街亭,重創川軍,就算劉璋把法正招來,也只能收拾殘軍,敗退漢中。

全軍整軍,明ri攻伐五路總口。」..

「謹遵軍師號令。」涼軍眾將齊聲大吼。

…………

川軍軍營,哨兵飛馬來報:「稟報主公,涼軍有集結跡象,恐明ri就會發起決戰。」

「nini的,讓他們來吧,我們與他們決一死戰。」

「對,為軍師報仇。」

王雙等將領皆憤怒不已。劉璋坐在主位上,手撐著額頭,頭腦隱隱作痛,如今川軍士氣低『迷』,麾下將領排兵布陣也不是諸葛亮對手,無論是守,還是出戰,都毫無勝算。

劉璋感覺王煦死後。諸葛亮就像一座山壓在頭頂。

「主公。」魏延出列:「末將有一計。或可破敵。」

「說來聽聽。」

「如今我軍人心惶惶。西羌南蠻之兵有很多悄悄下山逃走,甚至投敵,我們何不順勢而為,派出一員羌人將領,約定與諸葛亮裡應外合。

五路總口是涼軍首攻之地,也是我軍防範最嚴密之地,諸葛亮必派大軍前來,待涼軍大軍到來。我軍趁勢殺出,必可重創涼軍。」

「詐降計?」

「沒錯,此計順勢而為,諸葛亮絕難預料,我軍若能重創涼軍,不但挽救我軍士氣,還能打擊涼軍士氣,形勢可逆轉。」

眾將沉默,如果是一般的對手,這一計百分之九十可能成功。但是對諸葛亮,眾將都拿不準。

劉璋按了按太陽『穴』抬起頭道:「此計不可行。」

「為何?」魏延不服。

「諸葛亮與你魏延不同。此人用兵謹慎,絕不可能將大軍孤注一擲,尤其是涼軍穩co勝券的情況下。487

如果我們派人詐降,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諸葛亮派出一員猛將來裡應外合,大軍停駐戰場之外。

這樣雖然很可能讓我們發現,全軍圍攻叛變的營寨,涼州大軍再攻入五路總口,會消耗更多兵力,但是有叛變營寨作為釘子,涼軍必能趁『亂』攻入五路總口。

此舉是最穩妥的,也是最萬無一失的。

如果是你魏延,為了獲得最大戰功,可能會全軍潛入總口,但諸葛亮不會。」

魏延沉默良久,抬起頭道:「主公,我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明ri涼軍就會發起強攻,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行險一搏,或可成功。」

「詐降之人若被諸葛妖人識破,必死無疑,誰願擔當此任。」

「末將高沛願往。」

「黃忠請命。」

「你們不行,你們皆是我川軍嫡系,你們投降,諸葛亮更會懷疑。」

眾將沉默,這時一名將領帶著一名隨從進入大帳,隨從穿著黑斗篷,低著頭看不到臉。

「末將馬大忠奉天水太守王異大人令,帶五千軍增援主公。」

「五千人?這麼少?」劉璋皺眉,旋即揮揮手,「下去吧。」這時候兩萬援軍與五千援軍,沒有多大區別。

劉璋看向眾將,一名高挑女將踏步出列:「斜刺洞少領主祝融請命。」

斜刺洞眾洞主酋長都是一驚,沒想到祝融會請命。

「祝融?」劉璋眼神複雜地看著祝融,祝融一臉決然,劉璋緩緩道:「你是南荒之人,還是少領主,你若詐降,能很大程度減少諸葛亮猜忌,但是你想清楚,你是烤錘大王的女兒,如果失敗,你就會身死涼軍之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蜀候義釋我南荒之人無數,又造福南荒,對我南人不薄,祝融願以身相報。」

劉璋深吸一口氣,點點頭,鄭重道:「拜託了。」

祝融領命出營,劉璋走出大帳,蕭芙蓉問道:「夫君,祝融少領主有多大把握能成功?」

「一成不到。」

「那不是死定了。」蕭芙蓉張圓小嘴。

「誰說祝融死定了?」一個突兀的女子聲音傳來,一個戴著黑斗篷的女子從前方五步處走過。

「誰?」蕭芙蓉立刻拔劍護在劉璋身前,好厲害提著大鎚攻了過去。487

「呀。」

好厲害一錘砸在黑斗篷上,眼看就要將來人砸個稀巴爛,只見女子突然一個側身,以靈巧的姿勢避過一擊,好厲害回拉大鎚,擊向女子側腰,卻發現虎口已經被女子拿祝

一股大力傳來,好厲害手掌失去控制,五指瞬間張開,大鎚掉在地上,女子順勢取下另一桿大鎚。

劉璋驚愕,眾親兵緊張地將女子團團圍祝

「哈哈。」女子爽朗笑了一聲,順手揭下斗篷:「好將軍長進不小,一大鎚打來,竟然力量沒用死,還能回拖,看來我這一年沒有白教埃」

斗篷解開,女子面向眾人,所有人驚愕。

「月,月英。」劉璋不可置信地看著女子,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不是在天水養病嗎?怎麼來了?」

黃月英將斗篷扔到隨後趕來的馬大忠手上,笑著道:「病好了唄。還養什麼玻」

劉璋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黃月英。眼神明媚。睿智,閃動著自信的光芒,沒錯,曾經那個智慧的黃月英又回來了。

劉璋只看著黃月英,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

「月英,諸葛亮即將猛攻街亭,你有什麼意見?」

黃月英突然出現,而且大病痊癒。在短暫的失神以後,本來劉璋想與黃月英說許多話,可是最終發現,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自己還是只能與她探討公事。

劉璋忽然覺得,還是那個傻傻的黃月英好,至少黃月英傻的時候,整天都說喜歡自己。

「沒什麼意見,諸葛亮敗定了。」

「月英,你還是如此自信。」

黃月英笑著擺擺手:「不是自信。是諸葛亮不知道我黃月英的厲害,諸葛亮智謀超群。如果堂堂正正對陣,我沒把握拿下他,但是如今他在明,我在暗,呵呵,他就等著死吧。」

黃月英一招手,馬忠在她面前展開地圖。

「主公你看,我軍現在十五萬人,涼州軍十六萬,數量相當,可是我軍裝備遠在涼州軍之上,且我守敵攻,佔盡天時地利,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失敗?」

「但是我軍士氣低『迷』。」

「如果我軍一出戰,就將敵軍重創,到底是我軍士氣低『迷』,還是敵軍人心慌『亂』?」

「一出戰就將敵軍重創?」劉璋思索一下,沒想到黃月英會用什麼辦法,但是既然黃月英有把握,自己就完全相信她的判斷。

黃月英道:「主公大可放心,這次我從天水來,只帶了五千人,但是給諸葛亮準備了不少禮物,一些鐵鏈,紙張和蠟燭,還有四個時辰,諸葛亮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那好,我去將祝融召回來,月英到來,本侯無憂。」

「別,召回來幹什麼,給祝融姑娘一次立功的機會吧。」

「你是說祝融詐降會成功?」

「絕無可能。」黃月英笑道:「這等伎倆豈能瞞過諸葛亮,不過你們太不了解諸葛亮了,主公說諸葛亮行事謹慎,確實沒錯,但是他也能抓住每一個機會,我料定,諸葛亮會將計就計,給我們一個驚,喜。」

………………

涼軍大營,士兵深夜帶著祝融來見諸葛亮,諸葛亮手搖鵝『毛』扇,阿三與趙雲侍立兩側。

「祝融少領主是吧?聽說你要棄暗投明,是嗎?」

「正是。」

「我如何信你?」

「軍師。」祝融抬起頭,看向諸葛亮,眼中『露』出仇恨光芒:「劉璋率軍攻我南荒,殺我族人就算了,還殺了我未婚夫婿,更在三江城茶屋之中……總之,祝融與劉璋血海深仇,不共戴天,這次劉璋竟然強征我南軍入伍,我南人切齒痛恨,早就等著劉璋敗亡的這天,請軍師成全。」

祝融向諸葛亮深拜下禮,情真意切。

在祝融提到茶屋的時刻,諸葛亮臉上出現短暫黯然,旋即一笑:「哈哈,祝融少領主真是深明大義,劉璋畜生行為,天下皆知,亮願與南荒邊民攜手共討暴主,少領主請起。」

「軍師,祝融有一計獻上,當祝融與我南荒人投效之禮,只是請軍師擊敗劉璋以後,涼軍與南荒一南一北,結為攻守同盟,共抗川軍。」

「那是自然,少領主有妙計,快快講來。」

祝融道:「街亭防禦的心臟,在五路總口,五路總口十里處有一座孤山,因我南荒之人,善於攀岩走壁,劉璋派我們鎮守這座山峰,與五路總口呈掎角之勢。

祝融願與軍師裡應外合,拿下這座山,此山失陷,五路總口防禦獨木難支,必失,如此川軍大敗之期不遠。」

「妙計啊,祝融少領主真乃大才。」諸葛亮拍案叫絕,當下便命祝融回去準備,今夜三更,裡應外合。

祝融走後,趙雲問道:「軍師,這祝融投降,是真的嗎?」

「當然是假的。」諸葛亮笑了一下:「劉璋派了個妙人來,好jing湛的表演,川軍軍心不穩,羌人蠻人私逃者眾,祝融投降有原因,祝融看起來與劉璋有仇,投降有理由,還要我們與南荒結盟,湍。

原因,理由,目的都有,真可謂天衣無縫,可是先不說一個蠻人獻計條理如此清晰,清楚孤山對五路總口的意義,投降時間巧合。

如果祝融真有這個腦子,她就該想到,她來投降,和那些蠻兵不同,她投降了就代表斜刺洞背叛了劉璋,她要南下,必須穿過益州,她就這麼投降,她和她的族人想永遠留在雍涼嗎?

據我所知,蠻荒大部分部落都歸附了劉璋,斜刺洞單獨要反,祝融不怕被瓜分?

如果祝融有腦子,不可能幹出這麼蠢的事,如果她沒腦子,不可能說出那番話。」

「既然如此,軍師為何放她回去?」趙雲道:「如果我們將她留下,讓她帶著我們一支偏師去攻孤山。

若祝融詐降,川軍必在孤山設下重重埋伏,到時必會圍攻我軍偏師,那時我軍再大軍攻入,川軍已『亂』,必然不支潰敗。」

「子龍將軍果然智勇雙全,不過思維不夠開闊。」

諸葛亮輕搖鵝『毛』扇,笑著問道:「子龍,你說我軍隨祝融去攻孤山,川軍必大軍合圍,那麼,川軍的主力在哪裡?」

「孤山。」

「那五路總口呢?」

趙雲猛地一驚,驚訝道:「軍師真乃神人,雲不如也。」

「哈哈哈。」諸葛亮大笑:「詐降之計,我料必是魏延所獻,此人果然不改冒險本s,劉璋沒了王煦,已經行將就木了。」

諸葛亮當夜點兵,張飛率領兩萬人,人銜枚馬裹蹄,到了孤山,果然一路在祝融「安排」下,川軍哨探游騎全無,順利進入孤山,上方就是川軍大寨。

張飛剛進入山中,突然四面火起,無數火把冒出來,鼓鑼齊鳴,號角掀天,川軍大軍以蠻軍打頭,將張飛軍團團圍祝

祝融出現在大寨柵欄上。

「張飛,你已經中計了,我十萬大軍將你團團圍住,快快下馬就擒。」

「哈哈哈哈。」張飛仰天大笑,矛指祝融:「我家軍師神機妙算,早就料到你個賤人是詐降,誰中誰計還不一定呢。」

「兄弟們。」張飛厲聲大喝:「敵軍雖多,但軍師已率大軍進攻五路總口,只要我軍拖住川軍,最多兩個時辰,川軍就會大敗,殺。」

「殺。」

孤山之中,涼軍與川軍大戰在一處,張飛領著軍隊激烈抵抗川軍圍攻。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

.cc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86章決戰之前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88章諸葛亮見識孔明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