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86章決戰之前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3日 02:32 [字數] 34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莎車國使者?」王異略一沉吟,自黃巾起義,漢室衰微,大漢對西域的控制力越來越弱,各個小國表面恭敬,其實已經不把大漢當回事。

這莎車國新國主倒是乖巧,竟然剛剛即位,就來給劉璋送禮。

「好吧,見見。」

王異下令整軍,準備支援街亭,抽空到大廳見了莎車國商人一行,黃月英隨於身後。

「小國使者參拜天朝大人。」

「免禮了,莎車國不遠萬里,前來朝覲,我主甚慰,我主以大漢皇叔身份,代天子恭賀莎車國女王登臨王位。」

「小國上下,感念蜀候厚德。」

「你們說有禮物,什麼禮物,拿出來看看吧。」

西域商人拍了一把巴掌,一名高大的強壯巨人女子被帶進來。

「我王聽聞蜀候向天下發布告文,徵選一名身高體大且強壯的女子,這名女子來自安息帝國,在安息與月氏的戰爭中被俘,我們從月氏那裡花費重金買下,特來獻於蜀候。」

王異上下看一眼:「我主的確曾經下令,甚好,這個禮物我主應該會很滿意,本官代我主謝過莎車國女王陛下。」

商人看出王異,嘴上說滿意,其實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合乎心意,呵呵笑了一下:「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件禮物,不過這件禮物,我王交代,希望獲得一點微薄的回報。」

「多少金銀?」

商人伸出五個手指頭。

「黃金還是白銀?」

「請大人先驗收禮物。」

一名商人捧著一個盒子上前,用鋒利的切刀打開來看,裡面慢慢填充著寒冰,寒冰裡面清晰的躺著一株白色藥草。

「三雪蟲草?」王異一驚,突然皺眉:「不對,我主從西域購得很多三蟲雪草。但是顏色卻沒有這一株潔白,葉片也沒有這一株寬厚……」

「哈哈哈,大人好眼力。」商人得意地道:「實不相瞞,三雪蟲草雖是稀罕,但是也並非難以採得,只要出重金,昆崙山下的居民都可以幫助採摘,只要搜尋上百里雪地,運氣好就能碰到一株。

可是這些三蟲雪草皆非上品。真正的上品百年難得一遇,而三蟲雪草是稀有的藥草,無數頑固病症,其皆是配藥之一。

所以上品三蟲雪草,一旦採摘。都被西域國家收入王宮,我莎車國就有兩株,聽聞蜀候殿下正缺這種藥草,我王慷慨解囊,將上品三蟲雪草雙手奉上。」

「上品,與普通三雪蟲草有何區別?」王異接過盒子仔細打量。

「詳細說來很複雜,不過簡單的說就是。普通三蟲雪草能緩解貴軍軍師病症,並慢慢好轉,但是耗時至少數十年,這上品三蟲雪草。一劑下去,藥到病除。」

「什麼?」王異猛地睜大眼睛,直視西域商人:「你說什麼?藥到病除?」

「一點沒錯,最多三日。可去除頑疾,調養三月。可康復如初,頭腦更加清明。」

「太好了,說吧,你是要金,還是要銀,只要能除掉我家軍師病症,萬金不惜。」

兩個商人對視一眼,都是一喜,搓了搓手,努力壓下興奮的神情,對王異道:「大人,我王這次送來兩樣禮物,並非貪圖金銀,而是希望向蜀候要些人。

我王知道蜀候一統西羌,西羌十三部盡歸蜀候,所以我王希望蜀候為我莎車國徵調五千善射羌人,體魄雄峻,讓我們帶入莎車國,再加上一萬兩……黃金,莎車國將永遠臣服於蜀候。」

「五千善射之士?你們女王為什麼要這些?」王異警惕地看了商人一眼,緩緩道:「我軍雖征服西羌,但是皆以德治民,無故徵調羌人,送入莎車,這與將羌人當做奴隸販賣,有何區別?」

「羌人非漢人,為何不能賣?」

「若苛政對羌民,羌民必反。」

「那黃金我們只要五千兩,還請大人行個方便。」女王根本沒讓這兩個使者要黃金,黃金是順便要的,自然可以讓步。

「我加一萬兩黃金,可否撤掉五千羌人的條件,五千羌人,恐怕不值一萬兩黃金吧,何況你們運到西域,還要管他們吃睡。」

「好吧,我們只要兩千兩黃金,大人必須給我們五千俘虜。」

「如今兵荒馬亂,你們怎麼可能帶五千人回國?」

「這個不用大人操心。」西域商人早被女王告知,玉門關北宮止胸無大志,只想悶聲發財,來的時候就已經打點好了,至於出了玉門關,有女王交給他們的毒物,不用太多人,就能押著這五千勇士回國了。

另一個商人見王異為難,沉眉道:「好吧,我們的黃金數量減到一千兩,無論如何不能再少,如果大人再不答應……哼哼。」

商人哼了一聲:「我們只好帶著另一株三蟲雪草去見蜀候了。」

「另一株?」

「剛才我們已經說過了,我莎車國共藏兩株三蟲雪草,我王慷慨,兩株悉數奉上,也只有兩株一起用,才足夠成為一劑葯,貴軍軍師才能康復,還請大人斟酌。」

王異皺眉良久,這事不是自己能拿主意的,徵調羌人,送入西域,一個不好就會引起羌變,現在川軍剛剛大敗,如果西羌再叛亂,那可就腹背受敵,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王異想到如今王煦身死,法正遠在荊州,如果黃月英能康復,那川軍……

王異左右為難,看了一眼身後的黃月英,來回踱步,突然眼睛一亮,除了羌人,在天水不是還有渭水大戰送來的涼軍俘虜嗎?

裡面多的是善射之士,不如就用這些俘虜交給西域商人。

…………

王異一邊整頓軍隊,一邊按照西域商人的方法,給黃月英熬藥,喂黃月英喝下,黃月英當夜就昏迷不醒,渾身冰冷戰慄,王異嚇壞了,要是黃月英有什麼三長兩短,劉璋非殺了自己不可。

…………

街亭前方涼軍軍營,涼軍十餘萬大軍整頓完畢,諸葛亮排兵布陣,準備明日大軍齊出,奪下五路總口,一舉取下街亭,街亭一失,川軍北伐註定夭亡。

「哈哈哈,軍師真乃神人,當初說退出街亭,我老張還不願意,軍師就說,失去的,必能奪回來,今日果然應驗,哈哈哈,軍師,我張飛算是佩服你了,幹了這碗。」

張飛一口將一大海碗黃酒喝下,大是興奮。

馬超上前道:「軍師,明日我軍與川軍最後一戰,韓遂小兒,殺我父親,我非取他性命不可,我馬超請做先鋒。」

「孟起兄弟,你這就不仗義了吧?」張飛橫了馬超一眼:「為什麼你要殺韓遂,就得你做先鋒?這個先鋒我老張做定了,如果遇到韓遂,我讓給你便是。」

趙雲也想請命,看了一眼旁邊的馬雲祿,似乎有些不高興,問道:「雲祿,怎麼了?你不是一直夢想當將軍嗎?現在如願了為何不高興?莫非是軍師封的官職太小?」

馬雲祿搖搖頭:「不是的,雲哥哥,我只是覺得我的將軍來得不光彩,不是靠戰場上打下來的,而是,而是靠用卑鄙的手段,綁架別人的妻子老婆,還害死別人的丈夫得來,雲哥哥,我覺得穿著這身,我以前夢寐以求的盔甲,好沉重,好像全天下都在嘲笑我一樣。」

「別胡思亂想了。」趙雲微笑道:「就算你這不是堂堂正正得來,銀屏姑娘都能在川軍為將,只要你打敗了她,說明你就是將才。」

「對埃」馬雲祿眼神一亮:「關銀屏在川軍都能當將軍,如果我能打敗她,那我當將軍也沒人能說我,雲哥哥,我一定會打敗關銀屏的。」

「聽你口氣,好像很恨銀屏姑娘。」

「那當然,當初我被劉璋利用,她卻投降了劉璋,與我哥哥作對,而且我父親的死,雖然是韓遂所為,但是劉璋脫不了關係,關銀屏跟著劉璋,就是我的仇人。」

趙雲笑了一下。

「你倆嘀嘀咕咕說什麼呢?」一員將領對著趙雲和馬雲祿笑道。

「嘖嘖嘖。」張飛一雙豹眼看著兩人,鄙視地道:「我說你倆,如膠似漆也不用這個樣子吧?看得我張飛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要甜蜜也分個時候,這可是軍營,正討論軍情呢。」

「要不趙將軍和馬將軍的營帳合二為一吧。」

「好主意。」

「哈哈哈哈哈。」

即將決勝,涼軍眾將都很輕鬆快意,哈哈大笑,諸葛亮用手壓了壓。

「好了,雖然我軍士氣正旺,敵軍士氣低迷,且王煦身死,我軍佔盡優勢,但是形式依然沒那麼樂觀,川軍與我們的兵力相差並不多。

所以我們需要知己知彼,方能穩操勝券。

王煦身死,法正身在荊州,劉璋麾下只剩下魏延張任可用,此二人乃帥才,但是指揮書十萬大軍,還不能得心應手。

魏延,慣於冒險,白龍江之戰,江陵之戰,陽平關之戰,天水之戰,魏延的成名大戰,莫不在兩個字,冒險。

如今川軍危急,魏延必會想些險招,意圖出奇制勝,我們不得不防。」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65章西域商人拜見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87章計中計,誰中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