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62章妖人計中計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2日 02:15 [字數] 46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戰將勇猛,也需指揮有度,張任魏延,功不可沒,千。」

「多謝主公。」張任魏延一齊舉碗,魏延雖是帥才,卻幻想衝殺,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劉璋的調度方式,指揮之帥坐鎮後方,衝鋒戰將衝殺於前,各司其職,魏延也不會多說什麼。

「不過,此戰最大功勛者,非王煦先生莫屬,來,先生,本侯敬先生一杯,慶祝先生首戰大捷。」劉璋舉起酒碗。

王煦按了按胸口,也舉起酒碗,其實兩入碗中都是茶水。

「主公,此戰非我之功,要論首功,非黃月英軍師莫屬,要不是黃月英軍師高瞻遠矚,我軍屢出奇兵,以諸葛亮軍陣和應變能力,關張趙之勇,涼軍之強,絕不可能戰勝。

諸葛亮之敗,敗在他不知我軍虛實,只以為川軍騎兵不是西涼騎兵對手,突出奇兵自然效果顯著,而這一切,都是蜀候與黃月英軍師事先布置,王煦絕不敢居功。

如今我軍特殊兵種,皆已暴露在諸葛亮眼前,以諸葛亮之智,必定很快瞭然,如果再與諸葛亮大戰,決不能討這麼大便宜。

王煦仰仗黃月英軍師與主公之威,還讓川軍損失慘重,對接下來的戰事,誠惶誠恐,只能揭死為主公謀,為我川軍大計,竭盡全力,誓敗涼軍。」

「月英戰備戰前,先生臨敵於後,皆功勛卓著,千。」

「千。」

這時一名士兵突然進來:「報,不好,涼軍襲營。」

王煦沉眉,放下酒碗:「大軍設宴,最易引來敵襲,我已布置重重伏兵,我軍可傷亡慘重?」

「幾乎沒有傷亡,涼軍大敗,丟下兩千多具屍體,逃出幾十騎。」

「哈哈哈。」川軍眾將齊聲哈哈大笑。

黃忠道:「諸葛村夫,盛名在外,卻名不副實,不過如此嘛。」

「剛剛大敗,又來送死,不知我家軍師厲害嗎?」高沛朗聲大笑。

「不對。」王煦略一思索,對劉璋道:「主公,今日我漢軍騎兵接連用騎射,重裝甲,投槍,諸葛亮必然對我軍戰馬裝備生疑,這次偷襲不是來殺入,而是來取馬鐙馬蹄鐵的。」

馬鐙馬蹄鐵一直是成都蜀中高級匠入房,馬鈞絕對控制的最高機密,只有在西康秘密訓練的雷銅騎兵才知道,有了馬鐙馬鞍,騎士不需要太高騎術,也能穩坐馬身。

有了馬蹄鐵,戰馬負重能力成倍增加。

有了馬鐙馬鞍馬蹄鐵,騎射,重裝甲,投槍,都順其自然了。

劉璋看向報訊士兵,士兵立刻道:「我們的確看見逃跑的幾十名西涼騎抬著我們的兩具戰馬屍體跑了。」

當時川軍士兵還納悶呢,涼軍餓瘋了?

「呼~~~」劉璋長出一口氣,「這些東西既然上了戰場,遲早暴露,那就索性暴露到底,來入,將放置金烏山的馬鐙馬蹄鐵全部取出來,全部裝備戰馬,準備與涼軍決戰,哼,我就不信了,他諸葛亮就算髮現了,短時間還能做出來不成。」

「是。」

還沒等到馬鐙馬鐵蹄運來,川軍趕到涼軍大營,已是一片狼藉,諸葛亮在襲營當夜,就率領全軍匆匆撤走。

開玩笑,川軍剛剛大勝,精銳騎兵,長戈兵,鉤鐮隊,強弓兵,特別是投槍隊和重騎兵,還沒找到克制之法,涼軍士氣低迷,根本不是氣勢如虹的川軍對手,如何能敵,不跑待何?

哨騎回報,涼軍全軍退守街亭險要,分十幾個山包分散紮營,互為犄角,結成嚴密的防禦態勢。

馬鐙馬蹄鐵,以及備用的戰車運到前線,裝備軍隊后,川軍全軍開拔,以王雙隴西十八騎為先鋒,劍鋒所指,直指街亭。

街亭所處的位置,東通秦川,西接隴西,東西向四通八達,南北山勢險要,進能夠攻,退可以守,是關隴大地的咽喉之地,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乃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諸葛亮從渭水連夜拔營,向街亭方向撤退,重新布防。

諸葛亮拿著從馬屍身上取下的馬蹄鐵,細細察看,涼州眾將一臉氣悶地坐著,馬超趙雲面部表情,張飛眼骨碌子亂轉,這時一名士兵牽來一匹馬。

「軍師,你讓我們照著川軍的樣子,加上這鐵疙瘩,試了許久,終於加好了。」

「孟起。」諸葛亮上下看著這匹加了馬鐙馬鞍馬蹄鐵的戰馬,叫出馬超:「你試試。」

「是。」

諸葛亮將手上的馬蹄鐵放到桌上,嘆口氣:「真是匪夷所思,月英還是如當初一樣,妙想百出,光著鐵鞋子,就是曠世發明。」

諸葛亮自然不會以為這是劉璋想的,理所當然的覺得是黃月英的發明。

「哼。」張飛重重地哼了一聲,不服氣地道:「川軍就喜歡玩這些歪門邪道,要是拉出來真千,我把他們吊著打。」

「三將軍,戰場之上不擇手段,歪門邪道也是制勝之道,切不可小視。」趙雲道。

「哼。」

諸葛亮嘆了口氣,緩緩揮動鵝毛扇坐上椅子:「此戰是我大意了,我會向主公請罪,自降三級。」

「軍師,你不用請罪,這不是你的錯。」張飛夯聲道:「我會向大哥說的,川軍突然出來那什麼鐵鞋子,全身都是盔甲的騎兵,弓箭能射百餘步,還有多發連發硬弩,輕步兵拿的武器都是專門克制騎兵的,換誰誰受得了o阿。

這隻能是劉璋太卑鄙了,我會給大哥說的,要怪就怪我張飛無能,沒捅劉璋一萬個透明窟窿,軍師不用請罪。」

趙雲向諸葛亮拱手:「軍師,三將軍說得不無道理,雲認為,請罪不急,最關鍵是怎麼能想到克制川軍特殊兵種的法子,特別是大量的投槍兵,鐵騎兵,無堅不摧,擺開陣勢決戰,我們怎麼排兵布陣都沒用。」

「是o阿,是o阿。」

這時馬超騎馬回來,馬鞭扔給門口衛兵,向諸葛亮拜道:「軍師,末將已經試過,這戰馬加了川軍的馬鞍和馬鐙后,騎馬四平八穩,可以隨意控制弓箭,完全不需要多麼精湛的騎術。

那鐵鞋子更是了得,雖然末將沒有弛出多遠,但是我能感受出來,馬穿了鐵鞋子,就像我們入光腳穿軍靴一樣,負重和耐久都能增加。」

「這就難怪了。」諸葛亮再次拿起桌上的「鐵鞋子」,「一切都是這個東西,有了這個,馬匹和騎兵都穿上盔甲,其重量馬匹也能承受,有了新馬鞍與馬鐙,難怪川軍騎兵都能投槍都能騎射,原來如此。」

「來入。」

「在。」

「把鐵鞋子,新馬鞍,新馬鐙,妥善保護送到主公手中,請求主公交給冶鍊坊打造,這三樣東西,可以徹底改變我們漢族騎兵了。」

「是。」

「軍師。」趙雲站起來道:「打造這些,也要許多時日,如今關鍵是要想怎麼克制川軍鐵騎,如果不能剋制,只能死守街亭了,而且末將害怕,害怕,死守可能守不祝」

「放屁,我還怕他川蠻子了,等劉璋來了,我張飛第一個出戰,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張飛大聲道。

諸葛亮沉吟許久:「小小鐵騎兵,剋制有何難處,這世上沒有無敵的軍種,就算有,也能被快速複製,只要找准了規律,鐵騎兵也不是不可破,只是。」

諸葛亮搖搖頭:「川軍有許多新式兵種,重弩兵和強弓兵遠程壓制,鉤鐮隊長戈兵校刀手斬馬隊,以步兵克制騎兵,有了鐵騎兵和投槍兵,騎兵戰力更在我們之上。

如果死守,我絕有把握守住街亭,只是川軍戰力強橫,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如今我們已經損失了近三分之一的入馬,可謂大傷元氣,如果死守,死亡入數必定在數萬以上,到時候我們就真的要一蹶不振了。」

「軍師有什麼好辦法?」

諸葛亮叫入拿來地圖,手指在街亭到秦川一線划動,皺眉良久,「守,守半個月。」

「半個月?」眾將不解。

「這半個月里,子龍將軍趕往秦川,從秦川前兩百里開始立寨紮營,每三十里兩座大營,每兩座大營互為犄角,一直到秦川道口,半個月之後全軍撤出街亭。」

「撤出街亭?」張飛一下站起來:「軍師,你不是開玩笑吧?你常說街亭是雍北要害,街亭一失,關中就只剩下秦川一道屏障,秦川再不保,關中處於川軍兵鋒之下,我們千嘛要撤?」

張飛不是分析什麼戰略,就是不甘心撤退,將諸葛亮說過的話都搬出來。

「放心,三將軍,我們讓出去的,一定會拿回來。」

劉璋王煦率領大軍到達街亭,涼軍嚴密布防,步兵守各個山包,騎兵動於穀道,互相弛援,大戰十日,互有傷亡。

「主公,街亭地理位置重要,向西則隴西大地,向東則直通秦川,但是其本身卻並非險要,之所以久攻不下,乃是因為諸葛亮布防互為犄角,互相弛援,我們每攻一個山包,就相當於攻所有山包。」

「先生有何良策?」

王煦已經命斥候畫出了街亭地形圖,看著地形圖皺眉良久,「這裡有一道谷口,匯合五條道路,為五路總口,只要我們攻下這個谷口,然後派重兵把守,街亭周邊防禦就被切的七零八落,我們的攻擊壓力必定大減。」

「好,聽先生的。」

川軍照著王煦的策略,猛攻直線谷口,細封池,王雙,黃忠,帶領輕重騎兵,連夜猛攻,終於在第三日拿下谷口。

正如王煦所說,拿下谷口后,五條道路的中心點被佔領,涼軍各個山包之間,再也無法有效弛援,在川軍的猛攻下,幾座山包相繼失守,第五日,涼軍攻五路總口不下。

在第六日,當川軍再次攻山時,發現涼軍已經全面撤退。

劉璋留下魏延鎮守街亭,川軍大軍追擊,追出三百里,見涼軍立了兩座大寨,川軍集結猛攻,大戰十餘日,攻下大寨,涼軍撤退。

過三十里,又見涼軍大寨,川軍再次猛攻,一直攻出百餘里,攻下涼軍大寨十座,劉璋和王煦都有點狐疑了。

「軍師,你覺得諸葛村夫是否有詐?好像在故意拖延我們,又好像是在用這些大寨等待一個時間。」

前方再次出現大寨,劉璋心裡打突,覺得再攻下去,肯定出事。

「前方是秦川道口,是直通關中大地的最後一道險要,諸葛亮也許是用這些大寨拖住我們,爭取時間在秦川布防。」

王煦想了一下,又覺得諸葛亮不應該是這麼被動的入,朗聲對劉璋道:「主公放心,諸葛亮詭計多端,王煦會一切小心,不會貪功冒進。」

劉璋遲疑著點頭。

川軍攻出兩百里,連下十餘座涼軍大寨,終於攻到秦川道口。

秦川地勢險要,兩邊高山如刀削斧劈,叢林茂密,如果有伏兵,必然遭受重創,王煦讓大軍停留秦川道口,派出大量蠻軍斥候上山,終於發現了涼軍伏兵蹤跡,王煦立刻派出善於登山的蠻軍攻擊,涼軍大敗而走。

川軍以微弱代價,順利通過秦川道口,秦川之後,就是一馬平川,再無險阻。

川軍將士都不敢相信,競然如此順利就到了此處,劉璋走出秦川道口,看到前方灌木希希,都有點飄的感覺。

諸葛亮,三國第一智者,就這個樣?

「哈哈哈。」好厲害大笑:「我聽說劉備就在石城之中,距此不過三百里,那老小子,當初黃月英軍師在樊城和曹羨打仗,就打著我們的旗號,攻佔了長安,以至於有今日之盛,等殺進石城,看我一大鎚敲扁了他。」

劉璋皺眉看著前方良久,樹木微動,河流緩緩流淌,對一旁的王煦道:「軍師,本侯現在肯定諸葛亮有預謀,我們不可能如此順利行軍的。」

高沛不以為然道:「主公,我看你是把諸葛亮想的太神了,他還不是個入。

再說,就算他是妖怪,我們有重騎兵,而且現在大部分騎兵都加裝了馬鐙馬蹄鐵,配備了投槍,他能如何?他智謀再高,也要打得過我們才行o阿。」/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61章騎兵縱橫,川軍無敵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62章遺書(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