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51章一年以後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9日 00:17 [字數] 44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看著大義凜然的魯肅半響,突然哈哈大笑,拍了一下魯肅的肩膀:「本侯剛才不過是戲言,真是那諸葛村夫蠱惑於本侯,豈有此理,本侯差點被他騙了,子敬先生千萬不要見怪。」

「蜀候哪裡話,魯肅就知道蜀候深明大義。」

魯肅被劉璋搭著肩膀,坐上了側位,劉璋嘆口氣道:「子敬先生,其實剛才本侯那麼激動,也並非全因諸葛村夫挑唆,實在是為了山越的事焦頭爛額。

你說說,本侯用了一年時間平定荊州,滿目瘡痍,世族叛亂這才過去多久?竟然又來大戰,還要不要荊州百姓活了?

本侯剛剛打了西羌和南蠻,府庫耗盡,不瞞子敬先生,現在我的府庫糧倉,是一文錢一粒糧食也沒有了,就等著今年夏季第一季稻收穫,維持生計啊,這要是再跟山越人打,哪來的糧食。

唉,想想就頭疼,可是這外族入侵,咱不能放著不管吧?今天辯論有一句話說得好,外患大於內賊,這山越人不除,我如何與國賊曹操對抗?我思前想後,終於讓我想到一個主意,可以絕山越之患。」

「哦,絕山越之患?什麼主意?」魯肅好奇問道。山越是叢林民族,魯肅才不信劉璋不出動大軍,能夠絕了山越之患。

「這事還得子敬先生相助埃」劉璋神秘地小聲對魯肅道:「我決定趁著山越軍大軍在桂陽,讓江東軍襲擊山越老營,如此一來,大事定矣。」

劉璋說著,興奮地拍了一下魯肅肩膀,魯肅驚在當常一愣一愣的,慌忙擺手。

「不可不可,萬萬不可。」

「為何不可?」劉璋奇怪道,突然興緻又來了,笑眯眯道:「我覺得這事很妥當啊,子敬先生,你看我給你分析一下。

第一,根據探報,山越軍此次攻擊桂陽。鄱陽湖一帶夷寇幾乎傾巢出動,對江東軍毫無防備。

第二,江東軍在柴桑握有重兵,其中不乏收編的山越人和專門訓練的山地部隊,要攻入守衛虛弱的鄱陽湖山越老宅。並不是難事。

第三,山越人這次太過猖狂,竟然不考慮到江東軍是我們盟友,就全軍遠征,桂陽距離他們老家有半月以上路程,等山越主力回來后,你們江東軍早把他們老寨掀了。對不對。」

「蜀候,此事萬萬不可埃」魯肅急道。

「有何不可?」劉璋奇怪道:「如果本侯端盟友架子,就是跟子敬先生見外了,可是我覺得。這次山越人不自量力,傾兵遠征,是江東軍剪除鄱陽湖夷患的大好時機埃

以前山越人對老寨有防備,每次出動都留下年輕族人鎮守。叢林艱險,易守難攻。江東軍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效果也不顯著,這次鄱陽湖山賊如此作為,不是自取死路嗎?此戰機,千古難覓啊,哈哈哈哈。」

劉璋哈哈大笑起來,魯肅臉色漲紅,怎麼也沒想到劉璋竟然會這樣要求,山越軍敢傾兵而出,不是就是因為與江東軍結盟了嗎?

要不然桂陽那麼遙遠,給山越軍一百個膽子,山越軍也不敢出動大軍,更別說全軍出動。

要是江東軍去襲擊山越人後方,正如劉璋所說,現在的鄱陽湖山越老寨,空虛無比,一襲就破,可是之後呢?

山越人可不止鄱陽湖一處,吳郡,丹陽,會稽,到處都是山越人,這裡滅了鄱陽湖賊人,山越人都知道了江東軍背信棄義,必然大怒,從此以後,這些山越人怎麼還會相信江東軍?

那對江東軍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

「子敬先生,子敬先生。」劉璋手掌在魯肅眼前劃了幾下:「子敬先生,你覺得本侯的妙計怎麼樣?本侯真是佩服自己的才華啊,竟然想出這麼偏門的絕招,如果有什麼不對,還請子敬先生指教。」

「蜀候,此事事關重大,魯肅需回去跟主公商量。」

「子敬,你這話就說過了吧。」劉璋一下子不高興起來:「你是江東大都督,江東誰不知道子敬先生一言九鼎,無論軍事政治,吳侯都會尊重子敬先生。

如果是有損江東利益也還罷了,我覺得這事如此靠譜,對江東軍百利而無一害,子敬先生這都不答應,恐怕說不過去,我是斷斷不會相信諸葛村夫所言的,但是我手下這些武將,個個大條沒見識,他們說不定被蠱惑了,要是子敬先生不答應……」

「主公,廢什麼話,江東這點要求都不答應,根本沒拿我們當盟友,我黃忠願做東征先鋒。」

「我看諸葛亮的南北之策不錯,我們與劉備并力東征,先消滅了異姓諸侯再說。」

「江東不攻鄱陽湖,我們自己帶兵過去攻。」

滿堂殺氣騰騰的武將立刻鼓噪起來,對魯肅怒目而視。

「你們說什麼屁話呢?」劉璋橫了氣勢洶洶的眾將一眼,「江東是我們盟友,子敬先生是本侯朋友,有你們這麼恐嚇朋友的嗎?」

劉璋轉向魯肅,和顏悅色道:「子敬先生,我實在不明白,我們與江東是盟友吧?這討伐鄱陽湖山賊對江東穩定有利吧?你們為什麼不答應,除非……難道你們真和山越人……」

「沒有沒有沒有,絕不可能。」

魯肅連忙否定,他當然知道劉璋和武將唱雙簧恐嚇江東,可是他能有什麼辦法?劉璋口口聲聲站在盟友角度,幫助攻打異族,又是以實擊虛,自己根本沒理由拒絕。

當初是想山越人攻擊,擾亂荊州,讓劉璋斷絕東征之念,卻沒想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看來,劉璋已經清楚山越人進攻是自己安排的。

以劉璋性情,如果自己不給個合理的解釋或者善後,很可能真的引來川軍。

川軍水軍十萬,步軍三十萬。北方漢中天險,西羌南蠻五溪蠻歸附,可傾兵出江東。

江東五萬水軍,數萬戰力極低的步軍,絕不可能是川軍對手。

誠如諸葛亮所料,如果川軍當真攻打江東,財富根基深厚的江東世族,可以將川軍拖入戰爭泥潭,但是江東世族不自己也陷入戰爭泥潭了嗎?

如果川軍最終戰敗。可以想象,江東也會變成一片廢墟,一蹶不振。

如果川軍獲勝,江東各大世族只有被屠滅的命運。

魯肅一想到與川軍開戰的結果,就不寒而慄。

「子敬先生。你自己回去考慮吧,三日後給本侯一個答覆,一來堵住我川軍好戰將軍的嘴巴,二來給諸葛村夫看看,川軍與江東的友誼,牢不可破。」

魯肅失神地退出州牧府,走到門外回頭看了一眼「蜀候」的牌匾。

「劉璋。虎狼之君埃」

…………

第二日的辯論,諸葛亮準時出席,可是精神狀態不好,而且額頭上腫了一個大包。引得人們紛紛猜測。

諸葛亮,魯肅與王異一干士子,辯論激烈,但是諸葛亮和魯肅都有些心不在焉。比昨日要消極許多,風頭都讓士子搶了去。

這一場辯論。因為諸葛亮和魯肅的加入,天下威名,四科舉仕的影響力覆蓋江東和北方,無數外地鬱郁不得志的士子,開始努力鑽研荊益考試科目,摩拳擦掌,都準備趕赴荊益,在下一次四科舉仕一試身手。

轉眼數日過去,王異以第一名成績突圍四科舉仕的文試,與其他優秀士子都安排了底層官職磨練。

清晨,諸葛亮來到牧府大門,遞上拜帖。

「諸葛先生要見本侯,可正式上堂,為何遞私貼?」

丫環上茶,諸葛亮盯著茶杯久久不語,「蜀候,諸葛亮是來辭行的,我主與蜀候盟約一事,還請蜀候思量。」

「本侯會的。」

「另外還有一事,乃是亮私人請託,請蜀候恩准。」

「說吧。」劉璋吹了一下茶葉,慢慢喝著。

「貴軍軍師黃月英,乃是亮發小好友,也是亮未婚妻子,如今有些疾病,請蜀候恩准亮將月英帶回長安照顧,亮感激不荊」

諸葛亮說話一般都飽含中氣和洒脫,高談闊論,指點江山,很少像現在這樣客氣。

劉璋喝了一口茶,緩緩吐出三個字:「不可能。」

「為什麼?」諸葛亮一下站了起來,不可理解地看著劉璋:「黃月英是蜀候軍師,如果她能正常思考,亮絕不可能提出這樣的要求,可是月英現在都這樣了,對蜀候已經沒用了,為什麼不讓亮帶回去照顧。」

「黃月英是我川軍軍師,不管她能不能正常思維,我說是就是。」劉璋緩緩道。

「劉璋。」

「諸葛匹夫,對我家主公說話客氣點。」好厲害怒視諸葛亮。

諸葛亮盯著劉璋:「劉璋,你是不是喜歡月英。」

「是。」

「你也配。」諸葛亮一字一頓吐出三個字,恨恨看著劉璋。

劉璋詫異地看了諸葛亮一眼,沒想到諸葛亮也會如此控制不住情緒,那個三國第一智者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一直是波瀾不驚,天下在握的形象,面前的諸葛亮實在與想象中的相差甚遠。

「劉璋,你堂堂蜀候,做事沒有絲毫廉恥,趁著月英身中烈毒,你趁人之危,還鬧得天下皆知,月英一生名譽就毀在你手上。

現在月英生病,神志不清,你就趁著這個時候討好她,讓她傾心於你,你這麼做與欺騙一個三歲女孩有什麼區別?你不覺得你太可恥了嗎?

月英冰清玉潔,本對你沒有感情,你就耍這些伎倆,你很有優越感嗎?現在竟然還拖著月英不讓她走,任何人都可以說喜歡月英,就是「喜歡」兩個字從你嘴裡冒出來,讓人噁心,我要是你劉璋,怎麼有顏面面對月英,你不慚愧嗎?」

「你放什麼屁呢。」好厲害一腳踏出,推了諸葛亮一把,諸葛亮立即倒飛而出,與桌椅一起摔倒在牆角,嘴角吐血。

好厲害氣憤不過,還要上前,被劉璋攔住,劉璋站起來走到諸葛亮身邊,蹲下身對諸葛亮道:「我不想解釋太多,諸葛孔明,戰場上我們是對手,你來成都我不會殺你,你進城貼傳單發傳單,是因為你不了解我劉璋。

情場上,我們也是對手,我同樣不會趁人之危,月英至今冰清玉潔,你以為我對黃月英怎麼樣,你同樣看錯了我。

我會盡全力治好月英的病,可是你要我將他交給你,休想。」

劉璋站起來:「來人,給諸葛亮治傷,送出成都。」

「是。」兩名軍士進來,抬起諸葛亮就走。

黃玥從裡面走出來,「主公,都說諸葛亮睿智,博古通今,可是玥兒怎麼看他如此輕浮?」

「情到深處,又有幾個是理智的。」

黃玥雙手環上劉璋的脖子,下巴放在劉璋肩膀上,輕聲道:「幸好玥兒已經是夫君的人了,不然玥兒也不知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呢。」

…………

魯肅最終答應了劉璋要求,在失信于山越和與川軍開戰中間,魯肅只能選擇前者。

就在山越數萬大軍攻打桂陽時,江東軍奇襲山越鄱陽湖老營,大寨被燒毀,山越婦孺老弱紛紛逃難。

法正樊梨香趁機招降山越軍,吸納大批山越勇士和難民進入荊南四郡,開闢屯田,充實了荊南四郡的人口。

鄱陽湖一帶山越人遭遇致命打擊,江東軍柴桑周圍的威脅解除,但是會稽,吳郡,丹陽等地的山越人,對失信的江東軍抱持濃重的猜忌,原本被打服的山越部落,重新反叛,孫權不得不花費大力,繼續與山越軍作戰。

巴陵養兵的周瑜,聽說了此事後,再次吐血,主動請表暫代大都督,魯肅也同意去位,但是張昭顧雍等人,以山越造反,江東軍剛經歷合肥大敗為由,力諫孫權,孫權最終以周瑜病勢為愈,婉言拒絕了周瑜的請命。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