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46章我們好像見過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7日 00:55 [字數] 34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諸葛先生,為什麼啊?」

「為什麼贈與劉安銀兩啊?」

「劉玄德提起劉安,還是感恩劉安救命之恩嗎?」

圍觀的士子紛紛發問,他們未必覺得他們的問題多麼深度,甚至打心裡覺得劉安沒有什麼可以指責之處,可是就是想看諸葛亮這個一代名士的笑話,名士在一個女子面子吃癟,

諸葛亮實沒想到會遭遇這等尷尬,這個世界男尊女卑深入人心,就算是荊益也不例外,可是在荊益這塊地偏偏不能說出來。

自己和所有男子一樣,贊成男尊女卑,從來沒去想過有一天要對這個話題辯論,還沒開始辯論,自己就已經輸了。

說男尊女卑,得不到蜀人男同胞的同情,惹得這些女士子憤怒,還是公然對抗劉璋定下的科舉政令。

說男尊女尊,關張妻子的事,劉安的事,自己如何說?連自己都不信男尊女尊,和形成的傳統道德觀念嚴重違背,怎麼辯論?

饒是自己多智,在這種不公平的辯論場合,諸葛亮也無法反駁王異,正想著怎麼下台,王異又開口了。

「王異曾聞,蜀候兵到襄陽,正是諸葛先生與川軍軍師黃月英成婚之日,諸葛先生於成婚之日,在沒有通知女方的情況下,燒了草廬逃走。

或許先生這樣做有許多原因,有許多苦衷,可是先生想過沒有,成婚。對男子來說就是一個儀式,娶了一個娶下一個。可是對於女子來說,就是女子的一生。

先生背棄婚約,於成婚之日逃婚,就是害了一個女子一生,先生如此作為,還能談什麼尊重女性?恐怕先生心裡,也是功名大業比妻子重千萬倍吧?」

「是啊是啊,這太不道德了。」

「就是。你要人家新娘子以後怎麼辦啊?」

「諸葛先生,此事你怎麼解釋?」

群情洶洶,諸葛亮拿著手上的鵝毛扇,脫離手指,悠悠掉在地上。

…………

「哈哈哈哈哈哈。」

州牧府內,劉璋哈哈大笑,甚是開心。聽了監視諸葛亮的士兵回報,諸葛亮竟然當眾在一個女子面前吃癟,只覺得大是解氣,突然想到,周不疑說轉移場合,減輕辯論分量。

四科舉仕不是有辯論環節嗎?何不如就讓諸葛亮去那裡宣講自己的理論?

諸葛亮堂堂名士。去和一群初出茅廬的士子辯論,就算贏了,也沒啥可喜可賀的,那樣的辯論,只是學術辯論。就算諸葛亮贏了,自己也不用受他的言論擺布。

沒人會把那種辯論的辯論結果當回事。

「來人。」

「在。」

「告訴今年文考監考官。辯論環節,辯題是川軍的方向,讓士子早做準備,另外邀請諸葛先生,就說本侯會親自出席。」

「是。」

「報。」一名士兵進來:「江東大都督魯肅到達成都東門外三十里。」

「魯肅?」

劉璋站起:「傳令一千石以上文武官員,隨我出城迎接江東魯子敬。」

「是。」

…………

劉璋率領益州文武出東門,頂著日頭迎接魯肅,好厲害不滿道:「主公,江東鼠輩,我們幹嘛這麼搭理他?我倒看諸葛亮比這魯肅更實幹,諸葛亮都沒接待,接魯肅幹什麼。」

「誰要面子,我就給誰面子,誰要裡子,我就裡子面子都不給。」

劉璋笑了一下,頂著日頭出來沒什麼,有效果就好。

江東的文武,不就需要個名聲嗎?自己優待魯肅,就是看得起整個江東,與諸葛亮待遇對比,江東文官必然鼓吹結盟之策如何如何好,這對那些主和派挺起腰桿說話有幫助。

也可以讓那些江東世族賣給荊益糧食,買進蜀中產品,心理更加平衡。

只要達到這兩個目標,被日頭曬一下有什麼。

「魯肅何德何能,竟勞蜀候親迎,魯肅惶恐至極。」

魯肅向劉璋九十度下拜,劉璋哈哈一笑,攬著魯肅肩膀道:「子敬啊,我們相別快兩年了吧,當初我可是說過的,江東與川軍結盟,你魯子敬就是我劉璋朋友。

我這既是代表蜀中,歡迎江東盟友,也是以一個朋友的身份,歡迎老朋友再次來蜀啊,哈哈哈。」

「有蜀候這樣的朋友,魯肅三生有幸。」

魯肅從許昌一路騎快馬而來,一路上風塵僕僕,正值五月毒氣匯聚,看起來有些疲憊,臉上油膩膩的,劉璋也不嫌棄,和魯肅坐同一輛馬車,回了牧府。

「蜀候,聽說諸葛亮來成都,可否向蜀候提及目的?是否為蜀候諫言川軍的方向?是否提到我江東?」還沒進門,魯肅就一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劉璋現在明白魯肅心急火燎趕來的目的了,他是害怕諸葛亮將禍水東引埃

諸葛亮要為劉備解脫,有兩個方略可以選取,一是以為國除賊為名,鼓吹劉備,劉璋,孫權聯合,夾攻曹操。

如果這個方法得不到認可,就剩下另一個,引誘劉璋派兵攻打江東。

後者是魯肅害怕的情況,孫權剛剛在合肥和徐晃戰了一次,規模不大,卻是孫權繼位以來,第一次親征,結果大敗而歸,江東不能再出現失誤,否則以周瑜為首的主戰派必定抬頭,那就禍亂江東了。

為了江東穩定,魯肅不得不來。

「哎呀,魯子敬,這諸葛亮什麼人?劉備巴掌大塊地方,見縫插針地崛起,毫無實力可言,本侯壓根沒放在眼裡,到現在還沒見過諸葛亮呢。

滅了蠻荒以後,其實本侯也對川軍方向迷茫的很,向北,向中原,或者,向東……頭疼,本侯已經讓諸葛亮參加我蜀中的四科舉仕辯論,聽聽我蜀中士子的意見,再決定川軍方向不遲。」

魯肅聽到劉璋「向東」兩個字,眉頭一跳。

「子敬先生有興趣參與辯論嗎?」

「參與辯論?」

魯肅仔細思索,這四科舉仕是學子們討論的地方,自己一個江東大都督,跑去那種地方實在太掉價。

可是不去,要是諸葛村夫鼓動了蜀人,真對江東動手,那悔之晚矣。

去了丟面子,不去丟裡子,當真讓魯肅為難。

「蜀候,魯肅可否坐旁席,觀看辯論。」

「哈哈哈,你我是朋友,你說了算。」劉璋一拍魯肅肩膀,豪氣地道。

…………

四科舉仕開考,筆試結束,文人士子們緊張準備辯論,前一晚,諸葛亮在客房中坐不安。

阿三見了道:「先生,可否是在為明日之事憂慮?」

諸葛亮搖搖頭,來到蜀中后,先是成都百姓談論劉備不日出兵許昌,現在本來該正式的外交辯論,竟然被安排在了四科舉仕,諸葛亮料定蜀中除了黃月英法正外,還有經天緯地之才。

可是即使這樣,明日辯論,諸葛亮只能勝,不能敗,勝了,未必能左右劉璋,這種辯論的影響力太小,自己還是得拿出實質的東西與劉璋勸說,如果敗了,那自己就灰頭土臉,不可能完成任務了。

這種勝了沒好處,敗了壞處大的局面,很讓諸葛亮鬱悶,可是既然已經是這樣結果,那自己也只能承受,辯論勝了之後,再想辦法說服劉璋。

而真正讓諸葛亮心煩的是另外一件事,想了許久,諸葛亮合衣出屋,深夜前往牧府。

…………

「諸葛先生,辯論不是在明天嗎?先生深夜求見,所為何事?」

劉璋接了諸葛亮的拜帖,如法正和周不疑所說,只要是自己一個人,可不怕諸葛亮怎麼說話,諸葛亮不能利用大庭廣眾下的大義帽子來壓自己。

就算自己被諸葛亮駁斥的啞口無言,也沒什麼丟人的。

「蜀候,諸葛亮千里南下,一是為恭賀蜀候蕩平南蠻,揚我大漢軍威,二是希望與蜀候結盟,我主與蜀候同為皇親,亂世理當攜手,與宵小對抗……」

「礙…」劉璋打了個哈欠,拍拍嘴,黃玥端著茶走過來,劉璋將黃玥攬在懷裡,喝了口茶,對諸葛亮道:「哦,先生剛才說什麼?哦,最近本侯老犯困,這都快子時了,先生勿怪。」

這時,諸葛亮好像也沒了耐心,突然離座,嚇了劉璋一跳,還以為諸葛亮對自己的慢待不滿,要發飆了。

「蜀候。」諸葛亮向劉璋拜道:「諸葛亮想見黃月英軍師,請蜀候成全。」

「月英?」劉璋這時才驚覺,諸葛亮還是黃月英未婚夫婿呢。

當初法正奇怪諸葛亮為什麼自己親自南下,現在似乎有了一點答案。

劉璋還沒答話,黃月英已經從裡間走了出來,開心笑道:「誰,誰呀,誰要見我?」

黃月英走到劉璋身邊,習慣地拉向劉璋的手,諸葛亮的目光一下被吸引了過去,,緊緊看著黃月英抓著劉璋手臂的部位。

「你……我們好像見過。」黃月英拍了拍腦袋:「別提醒我,我一定能猜出來……你是諸葛亮,對不對?」

看著黃月英清澈的眼睛明亮地望著自己,劉璋看到,諸葛亮突然眼圈一紅,似乎在努力忍住心底最深的悲切。

這一刻,連劉璋似乎都被觸動了。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45章讓諸葛吃癟的辯題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47章路在何方(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