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435章一夜歡好,你願意跟誰?

暴君劉璋

第435章一夜歡好,你願意跟誰?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3日 22:30 [字數] 47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璋也不知怎麼寬慰孟節,孟獲已經犯了眾怒,必死無疑,自己無論如何不可能放過的。

氣氛有些僵,這時祝融端著酒杯走了過來,想以套近乎的名義,找個離劉璋近的位置坐下,擇機換酒杯。

可是還沒走攏,一個鐵塔巨汗突然竄了上來,攔在了祝融前面。

「祝融妹妹,認識我嗎?」

「哦,兀突骨大叔。」祝融仰頭看了兀突骨一眼,急著走過去和劉璋說話,可突兀骨身板太大,如果刻意繞過,動作太大了。

「大叔?」兀突骨有些不高興:「我不就比你大十歲嗎?唉,算了,雖說在這南荒,我兀突骨沒發現有人比祝融妹妹,更配我兀突骨的了,但是天下之大,蜀候已經許諾為我找女人,我也不用在祝融妹妹一個人身上下功夫了。」

「真是恭喜你埃」也不知配得上兀突骨,是一個女孩的幸運還是不幸。

「不過,祝融妹妹雖然矮了點,但是整體不錯,身板結實,如果祝融妹妹願意嫁給我,我就不麻煩蜀候了,祝融妹妹,你說好不好?」

「不好。」

「恩?」

「我是說,這個,祝融一直把兀突骨大叔當大哥看待,恩恩。」

祝融著急,繞過兀突骨,兀突骨再次攔了上來,伸出蒲扇大的巴掌,看著比自己臉還大的毛茸茸的黑掌,祝融嚇了一跳。

「妹子,一聲大哥,終生大哥,來擊掌為誓。」

「哦,這個,算了吧。」

祝融心道。你現在鐵心跟著劉璋殺孟獲,今日之後,我殺了劉璋,都不知你對我是刀劍相向還是冷眼橫對,擊什麼掌,自己可不是一個隨便背棄承諾的人。

祝融突然想起在銀月山,自己也答應過劉璋,而現在……

「看不起我兀突骨?」

「不是,今天手疼。」

「那就抱一下。」

兀突骨說著伸開巨臂。就要將矮自己近一米的祝融抱過來,祝融嚇了一跳,端著酒杯退後一步,兀突骨突然眼睛一亮,一下子將祝融的酒杯搶過來。看著酒杯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咋忘了酒,那就喝酒,祝融妹子,喝完這杯酒,我就是你一輩子的大哥了,哈哈哈。」

「不要埃不要……喝……埃」

祝融一句話沒喊完,兀突骨已經將毒酒下肚,那可是整整半包五毒散啊,孟優說一小滴就可以毒死一個成年人。那兀突骨……

「兀突骨大叔,你沒什麼事吧?」

兀突骨閉眼,祝融嚇了一跳。

猛的眼睛一睜,兀突骨大聲道:「好酒埃夠勁道,這才是酒嘛。剛才喝的都是水啊,這酒一下去,喉嚨才有發熱的感覺,好酒,真是好酒,蜀候,你珍藏了好酒,怎麼不拿給我們喝?」

兀突骨將空酒杯扔給祝融,不滿地回到座位,祝融看著空空的酒杯發愣,一名隨從靠過來:「少領主,這下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

祝融隨手拿出一包藥粉,隨從驚訝道:「還有一包?」

「這不是……恩,這是……」祝融看著藥包,這是昨夜從孟獲手裡搶來的,一直沒扔呢,這有用嗎?

祝融揣著藥包發愣。

黃月英坐在劉璋身邊,看了一眼祝融,附耳對劉璋道:「主公,斜刺洞是南荒第二大勢力,人口二十萬以上,不可慢待祝融。」

黃月英說著起身向祝融走去。

「如果我能找個僻靜的地方,給劉璋下藥,這種葯藥性猛烈,照孟優說的,如果沒有女子陪他上床,第二日就會被燒成白痴。

劉璋肯定不會願意變白痴,我就可以威脅他撤軍,只要他答應了,我就放他去找女人,劉璋一言九鼎,定不食言,這樣豈不皆大歡喜?」

祝融手裡捏著藥包,腦袋裡不斷想著,一會凝神一會皺眉。

「不對啊,劉璋身邊那麼多護衛,警惕性很高,怎麼可能跟我去偏僻的地方?就算去了偏僻的地方,怎麼可能被我威脅?那麼多護衛,要是我威脅他,說不定藥性發作,害了自己,不行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祝融急搖頭。

「少領主,怎麼了?」

黃月英看著猛搖頭的祝融笑問。

「哦,沒,沒什麼……恩?」

祝融看到黃月英,突然眼睛一亮。

「如果我騙黃月英喝下藥,會怎麼樣?

這黃月英是川軍二號人物,可是向來獨來獨往,身邊連個護衛也沒有,要騙她去偏僻的地方,或者威脅她,可要容易太多了。

黃月英在劉璋心裡地位很高,上次就是因為黃月英拒絕了他,就悶悶不樂成那樣,而且作為川軍軍師,頭號智囊,於公於私,黃月英都不能被燒成白痴。

黃月英警惕性不強,沒有武功沒有護衛,又是川軍重要人物,劉璋心裡的重要人物,只要威脅了她,也就是威脅了劉璋,計劃一樣可以實施……唯一的考慮,就是找誰來給黃月英解毒。」

「恩,就是她了。」祝融下定決心。

「祝融見過軍師。」

「哎喲,真有壓力。」黃月英抬頭看了一眼祝融,開玩笑地笑了一下,「少領主能來封王大會,實在讓我和主公意外,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契機,令尊令弟還在孟獲手下,如果少領主真為斜刺洞打算,就該去勸勸。

月英明白少領主的苦衷,當初在銀月洞時,少領主說勸不動令尊令弟,月英理解,但是現在三山五洞,都已經歸附我川軍,銀坑洞四萬惶惶之輩,絕不可能是我們對手,這個時候,少領主勸令尊令弟,應該不困難了吧?」

「哦,是。是。」

「恩?」

「恩,是,軍師說的有理,祝融就去勸,就去勸,一定能勸,一定。」

黃月英狐疑地看著祝融,本來自己還打算和祝融說一番道理,沒想到一下就說通了。心裡怎麼覺得怪怪的。

「軍師,斜刺洞現在情況有些複雜,我們能否找個地方細說?」

「恩,這才對嘛。」如果祝融不說這句話,黃月英反而覺得奇怪。

果然。黃月英喜歡獨來獨往,帶著祝融去了一個偏僻茶室,這裡有許多南荒清香野茶,再加上獨立在樹林中,清幽別緻,正適合談事。

黃月英讓人提了茶具來,親自動手開始烹茶。

「我去拿茶葉。」

黃月英走向放茶葉的架子。祝融一掃眼,立即搶步上前:「我來吧。」

「恩?」黃月英奇怪。

「哦,你看,茶葉放得高。我來,方便些。」

「哦。」

黃月英抬頭看了一眼,茶葉放在頂層的格子內,自己的身高需要墊著腳尖。眼睛還看不到,祝融剛好能夠到。確實方便一些。

祝融拿了小碗,往裡面抓茶,順手就將藥粉倒了進去,和著茶葉抓進碗里。

可憐的黃月英,就算她再聰明,因為身高的原因,也看不見祝融搗鬼,也不熟悉南荒野茶,祝融端來茶碗后,一股腦倒進了茶水裡。

「要說烹茶這活,還是我崔州平大哥做的好,他烹出的茶,喝了回味無窮。」

「呵呵。」

「其實我覺得酒和茶各有用處,武將適合喝酒,增加勇氣,文官卻適合喝茶,平心靜氣。」

「呵呵。」

「這南荒野茶,比中原茶苦澀一些,卻別有一番味道。」

「呵呵。」

「少領主,你除了呵呵,能說點別的嗎?」

黃月英鬱悶,自己說點輕鬆的,不過是先和祝融拉攏關係,熟悉一下,這樣才方便商討斜刺洞歸附的事情,可這祝融一直僵著個臉,魂不守舍地幹嘛?

自己的話很無趣嗎?

「哦,哦。」祝融清醒過來,看了一眼冒出熱氣的茶壺。

「那個,軍師,你有喜歡的人嗎?」

「恩?」黃月英狐疑地看著祝融,這麼突兀直接?自己還想著由淺入深,人家就開始聊這麼敏感的話題了?

「哦,我就是問問,像軍師這麼優秀的人,會喜歡什麼樣的人。」

祝融必須先確定可以給黃月英解毒的人,要是黃月英變白痴了,劉璋不瘋狂報復銀坑洞和斜刺洞才怪。

如果黃月英被自己不喜荒歉雋耍不瘋狂的勸劉璋報復銀坑洞和斜刺洞才怪。

都是覆水難收的結局。

「哦,這個……」祝融突然聊的這麼深入,黃月英有些不適應,突然眉頭一擰:「少領主,說到這裡,你和孟獲的婚事還有效嗎?」

既然想要祝融帶領斜刺洞歸附,當然得撇清與孟獲的關係。

祝融神色黯然,「沒有了,孟獲該死。」

如果在孟獲弒父以後,自己對孟獲還有那麼點舊情,在孟獲對自己下催情葯后,就變成了憐憫,而當孟獲以父親和弟弟相逼,要自己來毒殺劉璋,對於孟獲,祝融心中只有恨。

「那就好了,只要勸得令尊令弟幡然醒悟,川軍與斜刺洞少了一場血光之災。」

「恩,是啊,哦,那個,月英軍師有喜歡的男子嗎?」

「啊,還談這個,這個,應該沒有吧。」

「沒有,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

「這個,蜀候不是很喜歡軍師嗎?」

「他?」黃月英想了一下:「你怎麼看出來的?」

祝融將劉璋表白被拒,到自己營帳給自己說的話,還有那失落摸樣,繪聲繪色地描述給黃月英聽。

黃月英低頭抿嘴一笑:「原來還有這事,主公,呵呵,聽了心裡很開心的。」

「那你是喜歡蜀候了?」

「你什麼邏輯?有人喜歡當然是一件開心的事,這能代表我喜歡他嗎?再說,我是許了親的人,哪能隨便喜歡別人。」

「許親?誰呀?在軍中嗎?」祝融眼睛一亮,急聲問道。

「祝融妹妹,你……」

茶水已經滾了,黃月英拿過茶壺給祝融倒了一些,又給自己倒了一些,心裡納悶,這少領主看起來像個女漢子,怎麼對這些婆婆媽媽的事這麼感興趣?難道女人天生就對這方面的事感興趣嗎?

「不在軍中,是現在在關中劉備帳下的軍師,諸葛亮。」

「關中?啊,不行不行不行。」祝融擺手,看到黃月英疑惑,吶吶解釋道:「劉備和蜀候敵對,諸葛亮既然是劉備軍師,你是蜀候軍師,你怎麼能喜歡他呢?」

「感情的事,與效忠勢力沒什麼關係吧?」

「那……這諸葛亮人品敗壞,與蜀候為敵,我聽說了他許多事,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看起來像個君子,其實一肚子男盜女娼,齷蹉不堪,總之就是人品惡劣到極點,你不要被他騙了。」

「不至於吧?」黃月英剛把茶端到嘴邊,被祝融的話生生噎祝

「可是你看蜀候?真性情,敢作敢為,敢為敢當,三年之後蕩平荊州,威懾西羌南荒,是當世鐵錚錚的男兒,諸葛亮與蜀候比,簡直螢火之光比於皓月,軍師,你還是放棄吧,我覺得蜀候才是軍師的最佳選擇。」

「我怎麼沒看出來主公這麼好?」偷偷吻自己,那才是一肚子男盜女娼,要是諸葛亮,一定不會。

「就算川軍那個大將周泰,也比諸葛亮好一萬倍啊,軍師,你還是重新考慮一下吧。」

「哎喲。」黃月英放下茶碗,感覺有些頭痛,自己也算舌辯之士,來這裡的路上,已經做好將祝融說的心服口服的準備,可這還沒開始,就被祝融雷了個外焦里嫩,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

這要自己怎麼接話?

「好吧,其實諸葛亮啊,主公啊,周泰啊,我對他們都沒上升到愛的高度,對周泰呢,是以德報德,與諸葛亮,友誼大於喜歡,對主公,是敬意和親近感。

月英不喜歡任何人,少領主,咱們談談斜刺洞的事吧。」

「女子十六就該成婚,軍師應該有十八歲了吧?怎麼能沒喜歡的人?就算沒喜歡的人,如果一定要找一個人與軍師結婚,軍師會選誰?」

「哦,這個,這還真是個複雜的問題埃」黃月英撓頭,汗都要下來了,第一次遇到祝融這樣的女子,完全招架不祝

「那換個方式問,如果一定要找個人與軍師,與軍師,一夜歡好,軍師願意找誰?諸葛亮?周泰?蜀候?」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34章封王大會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36章你要我恨你一輩子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