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26章猛獸大軍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3日 03:12 [字數] 45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好刀法。」楊鋒贊道。

「能穩接老夫一刀,你也不差。」

「在下迤西銀冶洞二十一洞洞主楊鋒,你乃何人?」

「楊鋒?」劉璋突然想起杜微給的玉佩,神色猛然一牛

「住手。」

兩千川軍皆東州精銳,列陣迎敵哪是蠻軍能沖得開,川軍停手,蠻軍順勢罷斗,劉璋在好厲害護衛下走上前,上下打量楊鋒:「你就是楊鋒?」

「迤西銀冶洞二十一洞洞主楊鋒,你是何人,可是要拖延時間。」

「就算不拖延時間,你也未必能衝破我軍陣。」

楊鋒左右看看,自己自詡武藝,卻不是那名老將對手,手下精銳蠻軍也不是對方兵陣對手,毫無把握在川軍援軍趕到之前,衝破戰陣離去。

「我只問你,你可認識此物?」

劉璋向楊鋒亮出杜微玉佩,楊鋒本不以為意,仔細一看,眉頭皺緊,劉璋一把扔了過去,楊鋒仔細察看,大驚:「這是杜先生之物?怎麼會在你手上?你把杜先生如何了?」

杜微十三歲從巴西遷入南中,潛行學習,是南中少有的漢學高人,楊鋒偶然遇見,仰慕不已,曾拜杜微為師,雖學不久長,也有師徒情誼。

這塊玉佩是杜微隨身之物,楊鋒深知杜微不可能輕易與人,從劉璋手上見到,自然大吃一驚。

「此乃杜微先生贈與本侯。」

「贈與?何以為證?」

「另外還贈有南蠻地形圖,要不然我川軍為何能如此輕捷進入蠻荒。」

楊鋒仔細思量,杜微繪製南蠻地形圖,楊鋒是知道的,但這幅地圖太過重要,沒有地圖。一般軍隊休想進入蠻荒,杜微不可能輕易示人,若不是劉璋有過人之處,就算把杜微殺了,也得不到地圖。

而且自己和杜微的關係少有人知,如果玉佩是劉璋搶的,斷不可能見到自己就亮出玉佩,必是杜微說與劉璋無疑。

「原來是杜先生的朋友,楊鋒失禮。」

楊鋒下馬向劉璋拜禮。突然一愣,想起剛才劉璋的言語,加上面前之人,雖然文弱,卻有君主之風。驚道:「你就是蜀候劉璋?」

「對我家主公放尊重些。」好厲害大聲道。

劉璋微微一笑:「在下正是。」

「啊?」楊鋒一驚,著實沒想到自己與孟節天天談論的人,三年時間崛起的頭號人物,竟然在這裡遇見,向後面大喊道:「孟大哥,是蜀候駕到,杜先生的朋友。」

…………

劉璋被楊鋒請入黑風洞做客飲宴。席間找來蠻姑舞劍助興,這些蠻姑個個身材曼妙,露出小腹,麥色皮膚分外誘人。可是劍舞卻不是漢人中女劍一般花架勢,儘是真功夫。

「洞主,你這些女兵劍術不錯嘛。」黃忠哈哈笑道,與楊鋒雖只有一招。但是黃忠知道,楊鋒武藝雖不如自己。卻也不差,習武之人惺惺相惜,現在化敵為友,自然多了一分親近。

「哈哈,黃將軍見笑,蠻荒之人,坐井觀天,不值一哂。」

劉璋道:「今日取水,實不知是洞主轄地,還請見諒,只是要過這四毒泉,瘴氣林,需萬安溪水,安樂泉水與薤葉芸香,還請洞主寬容。」

「呃。」楊鋒一擺手,無所謂地道:「蜀候駕臨,區區一點泉水樹葉算什麼,儘管採去,只要不砍了我樹,堵了我泉就……」

「等等。」

楊鋒正說著,孟節笑著插嘴:「蜀候,這萬安溪水,安樂泉水,雖是地里冒出來,永無枯竭,這薤葉芸香雖是樹上長的,年年反覆,但是它畢竟是一路財貨,一方奇物,哪能隨便取了去。」

「孟兄弟,今日你怎麼變得如此小家子氣?」楊鋒疑惑道。

孟節笑眯眯地不以為意,對劉璋道:「蜀候若要取泉水和薤葉芸香,需答應我一個條件。」

「哦,這位兄弟說來聽聽。」劉璋墊著酒杯看著孟節。

「封我楊鋒兄弟漢人官職,助蜀候征戰天下。」

楊鋒劉璋聽得都是一驚,劉璋道:「這有何難,本侯恩政五道,其中就有賜蠻區首領爵位,而且若隨征川軍,更有封賞。」

「非也。」孟節擺擺手:「是正式賜予漢人官職,將我兄弟領地及軍隊,皆給予正式漢軍稱號,並非隨征軍,簡單說,孟節請求蜀候封楊兄弟為銀冶王,迤西銀冶二十一洞,皆劃歸漢土,人口皆為漢民,劃分郡縣,皆為楊鋒兄弟食邑。」

「我明白了。」劉璋沉吟道:「是要本侯封楊鋒洞主為王,統管迆西銀冶二十一洞。」

「這對蜀候並沒有什麼損害吧?迆西銀冶二十一洞本就是我兄弟的地方,而作為王國納入漢土,何樂而不為?」

孟節說著嘆了口氣,對劉璋道:「蜀候不知道,我等雖避居南方,卻無一時一日不在思念漢室,夢想重歸漢人,但是蠻荒邊遠,不達中原,志不能遂,終日只能飲酒解悶,幾個志同道合,還能殘憶漢室者,吟詩抒懷。

今幸蜀候到此,對我蠻人寬容,恩政五道,皆為收蠻人之心,讓漢文化威服南荒,豈不是天賜良機?

蜀候五道恩政,賜爵賞銀,遷移蠻民,徵調蠻軍,不都是為加速蠻區與漢土的融合嗎?如果蜀候冊封楊鋒兄弟為王,至少在名義上,迤西銀冶二十一洞的廣袤領土,皆為漢地,蠻民皆為漢民。

只要政策持續,蠻民潛移默化,兼且楊鋒兄弟治理,普及漢文,必能真正收攏這塊領土,思來想去,此舉對蜀候有利無害,而可慰我邊人之心。」

「請蜀候成全。」楊鋒慨然下拜,孟節所說正是楊鋒心中所想,楊鋒征伐於南荒,卻無時無刻不幻想馳騁於漢土,以漢人將軍身份。揚名立萬。

「洞主請起。」

劉璋沉思半響道:「非是本侯不願冊封,一是本侯沒這個權力,更重要的是我朝規定,異姓不得封王,二位心繫漢室,應當知曉。」

楊鋒和孟節緊皺眉頭,這一點他們是知道的,異姓不得封王,是漢高祖定下的鐵律。兩人不由神色黯然。

「不過。」劉璋思索半響道:「雖不能封王,加侯爵還是可以的,本侯在西羌封了三個侯,但是楊鋒洞主可封異性最高侯爵列侯,迤西銀冶洞作為封地。二位覺得可好?」

楊鋒沉吟半響,無論侯爵還是王爵,自己的地盤沒被削弱,只是侯爵在名義上沒有王爵那麼大的自治權利,但是為了融入漢室,重歸漢民,在名義上損失一點實在不算什麼。

「好。那楊鋒多謝蜀候。」

「不日本侯表奏天子,封楊洞主為銀冶侯。」

「對了。」劉璋突然看向孟節:「這位是?不知是何身份,可願接受朝廷賜封?」

「呵呵。」孟節一笑站起來:「在下就不必了,在下銀坑洞洞主南蠻王孟堯長子孟節。」

「孟堯之子?」眾將盡皆一驚。好厲害等人立刻一副警戒神色,劉璋也愕然,突然想起南荒是有這麼個人來著,制止了好厲害等人小題大做。問孟節道:「可是與父兄不和?」

「蜀候怎知?」孟節驚訝,旋即嘆息:「某父母所生三人:長即在下孟節。次孟獲,又次孟優。二弟強惡,不歸王化。三弟自幼崇拜剛厲的二弟,二弟做什麼,三弟就做什麼。

父王為人善用恩義,卻多軟弱,這次各部酋長洞主公推我父王為首領,出戰蜀候,本來我父王也是不願出征的,只覺得蜀候恩政,對我蠻荒安定繁榮有利。

但是卻熬不住二弟三弟蠱惑,又覺得能借戰之名,統和蠻荒,強化銀坑洞地位,父王終於決定出戰。

在下屢諫不從,心中煩悶,於是離了銀坑洞與楊鋒兄弟飲酒解悶,欲找個地方隱居起來,也免得被鬧心之事所擾,沒想到正遇蜀候。

今父王二弟三弟造反,勞蜀候深入不毛之地,如此罪過,孟節合該萬死,蜀候不罪,便是厚恩。

待父王回來,孟節辭別以後,就到萬安溪隱居,了此殘生,蜀候也不用為在下賜封什麼官職了。」

「你父王,恐怕回不來了。」

劉璋猶豫著說了一句,孟節猛地一驚,抬起頭道:「什麼?難道……蜀候殺了父王?為什麼?我聽說蜀候三次恩釋父王,怎麼……」

孟節一下變得六神無主,這時不知該怪劉璋還是該怪父親屢次忘恩負義,只臉上陰晴變幻。

「不是我殺的,是孟獲殺的。」

「啊?」這下孟節和楊鋒更加吃驚,楊鋒驚問道:「蜀候,這怎麼可能?孟獲就算剛厲,可畢竟是孟堯大王之子埃」

「本侯也不願相信,但是這事斜刺洞少領主祝融可以作證……其實也不用什麼人作證,孟獲殺孟堯大王,當時數千蠻軍都看見了。」

「唉。」劉璋嘆息一聲:「說起來孟堯大王,不但有向漢之心,與我川軍有修好之意,而且還對本侯有大恩,若不是孟堯大王與董荼那將軍搶得藥草,我川軍軍師……」

「啊,父王礙…」

劉璋還沒說完,孟節突然對著東方跪了下來,仰天慘呼,周遭人盡皆心顫沉默。

「兄弟,節哀。」楊鋒輕輕拍了拍孟節肩膀。

「二弟怎能如此大逆不道,他怎能如此啊,不行,我得去找他理論,問問他為什麼能對親生父親下手,難道他骨子裡果然流淌的是蠻人的獸血嗎?」

孟節說著就要衝出去,楊鋒急忙拉住,大吼道:「大哥,你冷靜點,現在如何去得?孟獲已經控制蠻軍,你去了,你是大王長子,他只會覺得你威脅他地位。

你以前就給我說過,你二弟小時候為了一件獸皮,不惜用刀刺穿你胸膛,現在疤痕還在,難道你忘了你二弟是什麼樣人嗎?」

楊鋒怒聲說完,回頭問劉璋:「蜀候,孟獲現駐紮何處?」

黃忠道:「與一個叫朵思大王的合兵於禿龍洞中。」

楊鋒向劉璋納頭一拜:「蜀候,在下楊鋒,請為川軍先鋒,征伐禿龍洞,親自捉下孟獲這個弒父叛逆的畜生。」

…………

楊鋒率領迆西銀冶二十一洞大小頭領,焚香祭神,點齊五千蠻姑,三萬蠻兵,當先開道殺向禿龍洞。

有了楊鋒蠻軍開道,前方一片坦途,川軍將士人人口含薤葉芸香,避過瘴氣,大軍殺向禿龍洞。

孟獲與朵思大王終日飲酒,只待川軍覆沒於四毒泉,狼狽退軍,卻沒想到川軍聯合楊鋒,大軍十萬人殺向禿龍洞,孟獲朵思大王倉促迎敵,大敗。

楊鋒隨後掩殺,追出百餘里,劉璋率領川軍在後方,只管接受蠻兵俘虜,控制禿龍洞。

「報。」

一名士兵緊急來報,正是楊鋒麾下的蠻兵:「報告蜀候,我洞主在前方大敗,請蜀候速速救援。」

川軍眾將都是一驚,楊鋒麾下蠻軍,雖然陣列不齊,但是皆是悍勇之輩,單兵素質遠在川軍之上,更不是孟獲的蠻軍能比的,更何況孟獲與朵思大王已經潰敗,如何反敗為勝?

劉璋命令黃忠周泰率軍增援,卻只見楊鋒率領敗兵潰退,黃忠周泰急忙命軍上山設伏,避開敗軍,站在山崗上,黃忠周泰登高遠眺,盡皆悚然變色。

只見楊鋒敗兵的後方,大量猛獸跟隨,虎豹豺狼,中間還有無數毒蛇毒蠍,後面蠻軍追趕,一魁梧大漢從大旗中冒出,身穿金珠纓絡,腰掛兩把寶刀,手執蒂鍾,身騎白象,威風凜凜。

大漢見楊鋒蠻軍潰退,又來了川軍援軍,孟獲與朵思已潰,孤軍難以深入,於是退軍,周泰與黃忠回營,稟報所見,劉璋也是一驚,只聽過耍蛇馴獸,數量都不會多,這指揮猛獸大軍,如指臂使,蠻人中果然奇人輩出。

孟節出列道:「蜀候,如果在下沒猜錯,此人正是銀坑洞西南八納洞洞主木鹿大王,八納洞素來與我銀坑洞友好,想來這次是因為孟獲兵敗,才出山相助。

木鹿大王武藝平平,卻天賦奇能,通馭獸之術,能使兩百走獸,五百蛇蠍,還能使飛禽。不可小覷。」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25章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27章一介斯文(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