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23章吸毒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9日 06:24 [字數] 343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祝融和一百多個斜刺洞族人在一處山洞裡避雨,族人生著火堆,讓她來烤一下,祝融抱著雙膝在黑暗的角落一動不動。

族人已經勸過她了,斜刺洞的人早對孟獲不滿,都覺得孟獲這樣人根本配不上少領主,可是祝融怎麼可能那麼輕易釋懷。

從小自己就和孟獲有婚姻之約,直到這次出征,正式定下親事,祝融不知道什麼是喜歡,可是如果要找個人跟自己成親,祝融從來沒懷疑過那個人是孟獲。

哪怕自己從來不表露,可是心中要裝下一個男人,想著一個男人,那也只能是孟獲。

自己早做好了與孟獲過一輩子的打算。

可是變化來得好快,讓人始料不及,讓人心碎冰谷,就在孟獲舉著狼牙棒砸向孟堯那一瞬間,祝融就感覺自己的世界全部黑暗了。

自己從小敬佩的大哥,自己的未婚夫婿,自己心中有氣概的英雄,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怎麼能殺了自己親生父親。

波大爾多是比武而死,自己原諒了他,可孟堯是他父親啊,祝融心裡不斷拼湊起孟獲的樣子,不斷地破碎,最後碎落滿地。

「你來幹什麼,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嗎?」

「要麼殺進來,要麼滾出去。」

洞外蠻人一陣喧鬧,祝融抬頭看去,孟獲單槍匹馬而來,完全沒看到斜刺洞族人的刀光劍影,只看到了一旁黑暗中蜷縮在一團的祝融,向祝融走來。

「孟獲,你滾。」斜刺洞族人大喊。

「再前進一步,我就不客氣了。」

孟獲毫無顧忌,在刀槍劍戟燦如霜雪的斜刺洞族人中走向祝融。將生死置之度外,扔了狼牙棒,毫不防備可能從兩旁刺來的蠻刀。

祝融慘笑一下:「他還是那麼英雄氣概,可是為什麼,我再也生不起佩服的念頭。」

自己從小刻苦練武,就是為打敗孟獲,可是這僅僅是因為崇拜孟獲,就算自己打敗了孟獲,就算自己知道孟獲不再是自己對手。當孟獲召集族人誓死抗敵,當孟獲提著狼牙棒迅猛衝殺時,他在自己心中,還是一個鐵血虎膽的英雄。

可是現在,自己再也找不到那種感覺。現在,他這樣做算什麼?

「祝融妹妹,你還在生我氣嗎?」孟獲看著祝融,祝融看著黑暗。

「我知道這件事你不會理解,但是你要想,我策劃這麼久,就是為了殺死劉璋。只要劉璋死了,我們南荒才能迎來光明,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南荒作想埃

可是父親他幹了什麼?三番五次要土耍還結連叛黨搶走草藥。要幫助我們最可怕的敵人,這不是將整個南荒都出賣了嗎?我怎麼能允許他這樣做?」

祝融沉默著,這時候,孟獲的這些話。讓她感到可笑。

「你以為我想殺他嗎?之前為了不讓他帶軍投降,我不得已軟禁了他。朱褒勸了我多少次,要我殺他以絕後患,可是我做了嗎?我沒有,因為我還顧念著父子之情,也相信作為父親的他,終將有一日會理解我。

可是他幹了什麼?今天要是我不殺他,就讓那些叛軍將解毒藥草帶走了,救活劉璋,對我們南軍來說是滅頂之災,殺死劉璋是唯一的活路。

為了南荒的活路,我不得不這樣做,可是他竟然臨死還擺我一道,祝融妹妹你知道嗎?他竟然聲東擊西,把草藥帶走了,你說他心裡還有我這個兒子,有我們南荒的數十萬族人嗎?

難道我不該殺他嗎?祝融妹妹,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應該是最了解我的,我從來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麼,別人的話我都可以當放屁,可是你怎麼能不相信我?」

「是啊,我了解你,我今天才了解你。」祝融對著黑暗悠悠說著:「你軟禁大王,殺了大王,是為南荒,還是為你自己,恐怕你連自己都騙了吧。」

「祝融妹妹,你終將有一日會理解我的。」

「那就等到那一日再說吧。」

「祝融妹妹。」孟獲見祝融沒有一點原諒自己的意思,放緩了聲調:「小時候,每次我做了什麼,你也是這樣跟我慪氣的,過幾天你才會知道我做那些的苦心,你又會來和我和好。

這次我們也這樣好嗎?你先跟我回去,原不原諒我都沒關係,等我光大南人那一天,你就會知道,我今天做的,才是最有利於南人的。」

「對不起,我沒那個耐心了。」祝融看向孟獲,冷冷地道:「如果你不肯離開的話,我只好刀劍相向了,不要逼我,孟獲。」

這是祝融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孟獲感覺一顆心都跌入冰窖,想起還有大軍,大軍正在敗途,如果不儘快收攏,恐怕得被川軍殺絕,只得退出山洞。

「祝融妹妹,你等著,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做的是對的。」

遠遠傳來孟獲的聲音,祝融慘淡地笑了一下,她對孟獲冷漠,不過是掩蓋內心的傷痕,未婚夫婿變成弒父逆子,祝融頭埋進膝蓋里,嚶嚶哭泣,壓低聲音沒讓任何人聽到。

樹林外,一群川軍冒雨接近山洞,「高將軍,那裡有火光」,一定有蠻軍敗兵。

「包抄,全部捉了。」

…………

銀月山,川軍軍營,一群蠻醫和紅葉在為黃月英診治病情,劉璋坐在一旁,臉上一臉憔悴,雙手手掌蓋著臉,眼神獃滯地看著房頂,腦海中全是黃月英的音容笑貌。

從第一次在她婚禮上遇到她,細雨綿綿,就和現在的天氣一樣,黃月英藏下了龐統的信,和龐統一起哈哈大笑,交相輝映。

一起坐在高高的龍崗上,一起淋著雨,自己還摔了一屁股泥漿,那時候她第一次問,願不願意娶她,自己逃命似的跑了。

從黃家灣半夜逃家開始,黃月英開始為自己做事,她總是顯得那麼自信,無論什麼事,都料敵機先,胸有成竹,無論什麼事,都想得透徹。

當自己生死不明時,她能水淹江陵,當自己為荊益叛亂一窮二白沮喪時,她第一時間寫信來安慰自己。

陽光,明媚,總是能讓人安心,讓人溫暖,只要她在身邊,自己就不怕任何困難,劉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相貌,已經成了自己掩飾喜歡她的託辭。

當黃月英將自己從黑蟒神像推下那一刻,那種喜歡變得那麼清晰,那麼具體。

「主公。」好厲害踏步進來。

「什麼事。」劉璋眼眸一動不動,隨口回道。

「噗通。」

好厲害猛地向劉璋跪了下去,整個大帳都顫了一下,好厲害頭深埋於地,泣聲道:「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川軍不會到銀月洞宿營,主公不會參加黑龍節祭祀。

如果不是我一廂情願,蠢到以為她真的喜歡了我,不會害得主公險遭大難,更不會害得軍師身中劇毒,請主公將我斬了,以謝軍師。」

「出去。」劉璋有氣無力地說道,拖著長長尾音。

「主公不斬我,好厲害自刎謝罪。」好厲害拔出一把匕首,就要超自己喉嚨割下。

「滾出去。」劉璋看向好厲害爆喝一聲,臉上說不出的憤怒,可是憤怒只維持了一瞬間,悲戚再次爬上疲憊的臉,劉璋仰靠在椅背上,不再言語。

「出去吧。」蕭芙蓉對好厲害輕聲說了一句,看著劉璋的樣子,心裡有些疼,用力忍著內水,卻不能多說一句話,只能遠遠地看著他。

好厲害退了下去。

「蜀候。」紅葉轉過來對劉璋道:「現在已經三天了,原先的藥效已過,醫生們重新用藥,毒蛇咬過的地方卻潰爛了,都是死血,腫了起來,葯不能深入體內,恐怕女軍師連半天都支撐不住了。」

「那怎麼辦?」劉璋凝眉問道。

「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讓人將毒血吸出來,可是毒液含有劇毒,吸毒的人也會中毒,而且軍師被咬的幾個部位,皆在隱私部位,恐怕不大方便。」

蕭芙蓉在一旁道:「夫君,我來吧。」

「蓉兒。」劉璋看向蕭芙蓉:「可是你也會中毒的。」

蕭芙蓉淡淡地搖搖頭,三日下來,從黃月英受傷昏迷,到病情越來越重,劉璋的表情語言,蕭芙蓉何嘗看不出來,劉璋是真的喜歡上了黃月英,而且這種喜歡,要遠高於自己和黃玥。

劉璋從來沒有因為自己和黃玥失去過理智。可是這幾日,蕭芙蓉明顯察覺到,劉璋的心境亂了。

劉璋緩緩搖頭:「蓉兒,你沒責任需要這樣做,我也不會讓你這樣做。」

「我來吧。」這時一個聲音響起,正是周泰,周泰一直像一根木樁一樣站在一旁,緊張地看著醫生醫治,只恨自己不懂藝術,否則就算搭上性命,周泰也願意用自己的命換黃月英的命。

這時聽到自己能有用處,別說吸毒,就是需要他腦袋做藥引,他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義無返顧地走過來。

「如果黃姑娘能活過來,怪我玷污了她清白,我周泰大不了以死謝罪。」周泰一臉決然,劉璋正要說什麼,這時長青和尚走過來,對紅葉道:「師父,可以用這個代替嗎?」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22章子殺父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24章最後失去理智一回(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