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21章銀月(五更,16000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8日 15:03 [字數] 33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號角聲從山頂響起,山下黃忠,周泰,高沛等川軍將領,聽得有警,大驚,立刻聚集各部殺向山來,就在這時,一名士兵向黃忠稟報:「報,數萬蠻軍攻山,他們詐稱銀月洞勇士,已經攻進山來。」

「哪還顧得了那麼多,所有人跟我上山。」黃忠大喝一聲,與周泰等人一起率領大軍殺向山去。

劉璋與川軍大軍匯合,率領全軍攻上銀月洞,到了黑塔,只見王緒指揮親兵正在攻塔,砍殺裡面的銀月洞族人。

劉璋讓他們守在外面,是因為塔裡面都是黑蛇,攻進去親兵也只有死,可是王緒和親兵們不會眼睜睜看著救出主公的軍師死在裡面,拚死往裡沖。

劉璋現在滿腦子都是黃月英被毒蛇撕咬的影子,立刻指揮一些士兵包裹全身,向塔里衝鋒。

銀月洞勇士都不在,一群老弱婦孺哪是川軍對手,迅速衝破,川軍救出黃月英,搶出被蛇咬中的親兵身體,火箭齊發,黑塔大火衝天,無數黑蛇葬送在烈火之中,銀月洞的人紛紛跑出,被川軍羈押。

當劉璋看到士兵搶出的黃月英時,黃月英已經氣息虛弱,手上,臉上,脖頸,都是一片青烏,話都說不出來,一名蠻醫急忙上前。

「主公,軍師被蛇咬中五處,這種蛇是南荒罕見的三步倒,一般人被咬一口,最多半日就得斃命,就算強壯的人也撐不過一天,黃軍師被咬中五處,換了一般人早……」

「廢話多,到底怎麼治?」劉璋怒火攻心方寸全無,黃月英用盡全力將他推出黑塔的情景在腦中無數遍重演,完全失去理智。對著蠻醫大吼。

「主公,恕在下無能為力。」蠻醫低著頭,銀月洞的人顯然是計算過的,這種三步倒蛇需要很罕見的藥材才能醫治,現在他到哪裡去找。

「拖下去,殺。」劉璋怒道,蕭芙蓉立即上前,拉著劉璋手臂:「夫君,銀月洞放的蛇。他們應該有解藥。」

「對埃」劉璋眼睛一睜,想起了雀兒遞給好厲害的荷包,大聲喊道:「立刻將那些雜種拖過來。」

兩個親兵將銀月洞洞主和幾個長老一起拖過來,卓瑪拉依身上也被咬了一口,臉色煞白。

「快點交出解藥。否則我要銀月洞全洞滅族。」劉璋厲聲道。

「沒,沒有解藥。」卓瑪拉依掙扎著道:「這些,這些蛇是孟獲弄過來的,就是要置你們於死地,我們根本沒有解藥。」

「那荷包是什麼?」劉璋一把搶過卓瑪拉依腰間的荷包,卓瑪拉依嘴角開始淌出污血,慘淡地笑了一下道:「那不過是驅趕蛇的香料罷了。而且作用有限,我們被困在裡面太久,許多族人還是被咬傷了。」

劉璋臉上陰晴變幻,怒氣越來越重。大聲道:「將銀月洞的人全部誅殺。」

「蜀候。」卓瑪拉依臉色一變:「我們也是被孟獲逼迫,不得已而為之,你要殺就殺我卓瑪拉依好了,不要牽連族人。他們是無辜的。」

「無辜?來人,拖下去。碎屍萬段。」

這時黃忠急匆匆走來:「主公不好,蠻軍詐稱銀月洞勇士攻山,已經進山了,足有數萬人,怎麼辦?」

「蠻人,孟獲。」劉璋咬牙切齒,死死捏著劍柄,這一刻,劉璋的殺機前所未有的洶湧,滲透全身每一個毛孔。

「主公。」黃月英虛弱地向劉璋招了招手,劉璋急忙蹲下身體,「主公,命令士兵潰敗,放蠻軍進入山中險要,一……網……打……盡,但是,不要……殺。」黃月英說出最後一個字,暈了過去,嘴角污血一點點滲出。

蠻醫急忙上前給黃月英號脈,抬起頭道:「主公,軍師恐怕活不過兩個時辰了。」

「滾。」劉璋一腳將蠻醫踢翻在地,抱起黃月英:「月英,你不能有事,你說過會幫我完成大業的,你還有你師傅的遺命,你絕對不能有事。」

蕭芙蓉看著失去理智的劉璋,心揪在一處,對黃忠道:「老將軍,按照軍師吩咐,下去布置軍務吧。」

「是……周泰,走了。」黃忠向周泰喊了一聲,周泰站在原地,看著全身發青的黃月英,一動不動,聽到蠻夷的話,彷彿整個世界都崩塌了一般。

「咦?」蕭芙蓉突然看見不遠處一棵樹下,兩個大小和尚在互相擦藥,立即叫了過來,兩個和尚當時也在黑塔中,蕭芙蓉看到他們用一種黃色藥膏塗抹被蛇咬傷的部位,肯定是治蛇毒的。

「你們有解藥,趕快拿出來。」蕭芙蓉向兩人冷聲道。

紅葉擦完葯,立刻站起來向蕭芙蓉行了佛禮:「阿彌陀佛,就算女施主不說,我們也會拿出我們的葯,只是……」

紅葉還沒說完,蕭芙蓉一把奪了和尚手上的葯,遞給劉璋,劉璋急忙讓蠻醫給黃月英上藥。

紅葉看著劉璋,搖了搖頭:「蜀候,這些藥膏是我們從身毒帶過來,聽說西南道多毒蛇毒蟲,專門治療中毒的,只是,這蛇的毒性不是我們預料到的,實在太強了,我們的葯也只能壓制一時,不能治癒。」

「什麼?」劉璋以為找到解藥,聽到紅葉這樣說,再次跌入冰谷,冷冷地看著紅葉。

紅葉道:「蜀候,這葯只能壓制毒性一時,最多三天,不能治癒,我和徒兒恐怕都得死了。」

紅葉和長青臉上一陣黯然,不是怕死,而是遺憾傳教終止,好不容易遇到傳教轉機,沒想到自己就要身死異鄉,就像是上天刻意捉弄自己一般,就算是六根清凈,也不免感傷。

「你帶了多少葯?全部拿出來,一次三天,我就不信我找不到治療蛇毒的引子。」劉璋大聲道。

不用劉璋吩咐,幾個士兵搶過和尚的包裹,將裡面的東西全部倒在地上,刨開打火石火摺子羊皮卷乾糧等雜七雜八的,找出了與先前藥膏瓶一樣的瓶子,全部堆在了蠻醫面前。

「蜀候,藥物怎麼可能累加使用,即使有藥物克制,毒性還是在蔓延,就算蜀候給黃軍師不斷用藥,也撐不了七天的,你還是還給我一些吧,眾生平等,我拿些去救那些蠻人。」

紅葉說著就要來拿藥瓶。

「去你媽的平等。」劉璋「唰」地一聲抽出侍衛的佩刀,架在紅葉脖子上,長青猛地一驚,劉璋恨聲道:「我知道你不怕死,誰要是敢去救銀月洞那些雜種,你們師徒可以試試陪他們一起死。」

紅葉看著劉璋,沒有答話,沒有懼色,也沒有再拿葯。

劉璋扔了刀,對蠻醫道:「留下兩瓶葯,其餘的葯分給受傷士兵。」

「是。」

用了紅葉的葯后,黃月英的皮膚沒有再變烏黑,可是還是昏迷不醒,劉璋焦慮不已。

「報告主公。」黃忠一身血跡上山:「入山蠻軍被我們引入險要,切斷歸路,大敗,斬殺數千,俘虜數萬。」

「全殺。」

蕭芙蓉,卓瑪拉依,紅葉等人眉頭一牛

「主公。」黃忠道:「軍師昏迷前不是說,不是說不能殺嗎?」

劉璋抱著黃月英,看著黃月英緊逼的雙眼,臉色陰晴不定,拳頭捏緊,沉默許久,咬牙道:「如果軍師還在,她的話就還有用,如果不在……」

劉璋沒有把話說完,黃忠和蕭芙蓉等人都明白劉璋的意思,如果黃月英有什麼三長兩短,銀月洞的人和入侵的蠻人,就得全部陪葬。

黃月英被帶回大營安置,銀月包括雀兒在內,和入侵蠻人全部被收押,經過問詢才知,銀月洞的勇士全部被孟獲抓起來脅迫,逼迫銀月洞的人暗害劉璋。

好厲害和雀兒的婚禮不過是一個引子,無論是那僚人姑娘邀請劉璋參加黑龍祭祀,還是主婚,還是卓瑪拉依的邀請,看起來順理成章,其實都是銀月洞的人千方百計要將劉璋帶進黑塔,行致命一擊。

這些銀月洞族人的哥哥弟弟,父親兒子,丈夫,都在孟獲手中,如果不照著孟獲說的辦,就會被全部殺盡,而且銀月洞失去勇士后,剩下孤寡老弱,也會被屠滅。

銀月洞不得不從,什麼七日後勇士回歸,都是假的,只有劉璋死了,銀月洞才能保全,為此銀月洞的人不惜將自己也困在黑塔中,誘騙劉璋上當。

黃月英一直昏迷不醒,而且越來越虛弱,被咬過的地方都腫了起來血肉模糊,劉璋只能一直守在她身邊,並命令士兵去找藥材。

據說這種蛇毒是有葯可治的,但是只要有理智的人就知道,這些珍貴藥材,哪是那麼容易找到,而且孟獲要置劉璋於死地,用的毒蛇,解藥怎麼可能在銀月洞附近。

黃月英最多就只剩下七天了。

…………

孟獲蠻軍大營,幾名蠻兵守在一座帳篷前,突然從後面冒出幾個蠻人,將站崗的蠻人打翻在地,一個蠻人頭領急忙沖入帳中。

帳中有兩名蠻兵,看守著捆綁的蠻王孟堯,蠻兵看到來人一驚:「董荼那,你要幹什麼?」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