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15章僚人的飲食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6日 22:16 [字數] 45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查西哥哥。」雀兒小聲叫了一聲,又甜又羞。

好厲害差點暈了,寶兒提著鞭子在一旁撅著嘴,看著雀兒,氣哼哼地對蕭芙蓉道:「也不咋樣嘛,比我差遠了,姐姐,你說是不是?」

蕭芙蓉鄭重點頭:「那是當然。」

銀月洞是很多洞組成的,好厲害的洞和雀兒的洞挨著,好厲害被族人簇擁著回了自己的洞,寶兒雖然生氣,還是跟了去。

「主公。」黃月英對劉璋疑惑道:「我不是聽說好將軍以前只是單戀雀兒嗎?可是我現在看著怎麼像兩廂情悅?」

「哎,這有什麼奇怪,女人誰不喜歡有出息的男人。」高沛苦大仇深地道:「連我剛才都對他點頭哈腰了,什麼女人不崇拜。」

劉璋低頭沉思一下:「應該能說通吧。」

黃月英看了銀月洞一眼,都是一片喜慶,叫軍士暗中查探過,絕不會有什麼埋伏,甚至銀月洞根本沒多少持兵器的勇士。

「等等。」黃月英突然眉頭一皺,這銀月洞怎麼男丁這麼少?應該是隨孟獲征戰去了,可是勇士都沒撤回來,銀月洞就宣布投降?

正在這時,銀月洞女洞主卓瑪拉依帶了兩個人走過來,右手手心與左手手背緊貼,深鞠一躬磕在右手手背上,向劉璋行了一個僚人女禮。

「尊敬而強大的客人,我們等你們很久了,我們都是愛好安定的民族,許多銀月洞勇士回來,都稱讚蜀候大仁大義,出兵南荒乃不得已為之,銀月洞不敢抗拒天兵。也不願抗拒天兵,特與蜀候講和,如果這樣,我們需要做什麼表達誠意?」

卓瑪拉依一臉春風的笑容,看著劉璋,等待劉璋的吩咐。

黃月英問道:「你們銀月洞的勇士呢?還在孟獲那裡嗎?」

卓瑪拉依甜甜一笑:「我們的勇士已經離開孟獲,將在七日內歸途,從此之後,他們都是蜀候的朋友。蜀候的恩政我們銀月洞全部接受,並且表示感謝蜀候的大度。」

劉璋點點頭,對黃月英道:「我們的軍隊也需要休整,就七天吧,七天後離開銀月洞。你和她商談一下細節。」

黃月英點點頭。

劉璋輕舒一口氣,這一個月一直深入不毛之地,戰爭倒不苦,蠻人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就是走的累,就算有南蠻的山地馬,大多地方還是要步行。現在難得有個休整時間,銀月洞的景色很好,劉璋找來蕭芙蓉。

「夫君,什麼事呀?」蕭芙蓉問道。

一座百米高的青山頂。劉璋坐在懸崖邊看乾淨明澈的天地,南荒說是荒,綿綿的原始森林和蜿蜒如明珠的河流,大地滴水般的翠綠。天空如碧玉般湛藍,讓人忍不住心曠神怡。

蕭芙蓉從後面的親兵崗哨中間走過來。

「叫你來陪我看風景埃這裡風景很好,美景佳人,渾然天成。」劉璋笑道。

「寶兒在和雀兒打架呢,寶兒沒打過,叫我跟雀兒打,正好夫君的親兵來了,寶兒妹妹老大不高興。」

「哦?」劉璋失落地道:「那好吧,你先去吧。」

「才不。」蕭芙蓉抱著劍坐到劉璋身邊,頭靠在劉璋肩膀上道:「看著寶兒為了好厲害跟雀兒打打鬧鬧,蓉兒好羨慕的,就想到夫君,沒想到夫君就派人來了,真好。」

劉璋摟過蕭芙蓉:「那蓉兒是不是想和玥兒或者洺兒打一架啊?」

「想啊,可是她們誰打得過我,哼。」

劉璋呵呵一笑。

蕭芙蓉道:「看不出來呢,雀兒還挺厲害,寶兒妹妹打不過,花孩兒就說她是巫溪首領的女兒,比雀兒高貴,銀月洞的人就馬上說銀月洞首領卓瑪拉依已經認了雀兒做乾女兒,後來又比巫溪和銀月洞誰人多,誰更厲害,出了多少猛將,真熱鬧……」

蕭芙蓉一點點說著,劉璋也沒聽清什麼,只是摟著她,看著遠處的景色,腦中一片空靈。

「報。」不知過了多久,一名士兵艱難爬上青山,跑來向劉璋稟告:「稟報主公,外面有兩個光頭闖山,說是和尚。」

「和尚?闖山?」劉璋疑惑,這時的佛教早已傳入,但是大漢百姓還沒有處於極度的苦難之中,沒有特別需要自慰的精神信仰,還只在上層流行,下面的人基本不知道和尚是什麼玩意。

「哦,他們沒有動手,只是絮絮叨叨不停,說我們不放他們進來,就是阻礙光大佛法,對不起天下百姓,還什麼普度眾生之類的,說了一大堆,守山士兵實在受不了,主公又有令不能亂殺人,所以為難。」

「走,看看去,我還沒見過和尚呢。」

劉璋拉起蕭芙蓉的手,在耳邊小聲道:「帶你看看一群不成親的人。」

「那不斷子絕孫了嗎?」

劉璋帶著蕭芙蓉走下山,現在左右無事,而且和尚不是從玉門關來,而是從南荒來,肯定是走西南古道,說不定還能有些開通絲路的建議。

「阿彌陀佛,施主你就讓我進去吧,我們真的沒有惡意。」

「你才是世族,我家上數十代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光頭,你可不要血口噴人。」

山門口站崗士兵正被一大一小兩個和尚糾纏,大和尚四五十歲,小和尚十七八歲,一身破爛,身形枯瘦,小和尚那弱身板,彷彿一陣風就能吹倒一般。

兩個和尚進不來也急,士兵被糾纏的也急。

「施主,農民也在我佛普渡之列,我佛不分高低貴賤,芸芸眾生,皆能上西天……」

「你說什麼?污衊我是世族,還咒我上西天,死禿驢,你再胡說八道,我可揍你了。」士兵被氣的七竅生煙。

劉璋走上前,對兩個和尚施了一個佛禮:「般若波羅蜜。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阿彌陀佛。」

兩個和尚突然瞪大眼睛看著劉璋,滿臉不可思議,愣了數秒,彷彿瘋狂了,一下就要撲過來,士兵嚇了一跳。

「唰唰唰。」

十幾名士兵一齊拔刀,將兩個和尚攔了下來。那大和尚不顧面前刀鋒,驚訝對劉璋道:「施主,你知道我佛般若經法旨,天,長青。看到了嗎?我們竟然如此好運,真是佛祖眷顧埃」

劉璋淡淡一笑,莫測高深,他說這句話的確出自大藏經中的般若經漢人譯文,目的是測一下這兩和尚是真和尚還是假和尚,自己之所以能記住這句話,是兩個原因。

一是因為武俠電視劇經常念叨。二是因為這句話後面就是,最經典的句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現在看來這兩個和尚不像騙人的,就算騙人也花了些功夫。

「你們為何到此,為何要進山?」劉璋問道。

「特來拜佛。」

「這深山老林哪裡來的佛?」

「那。」

小和尚指著山頂,劉璋順著小和尚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然有一座黑塔聳立在山巔,和佛塔差不多。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供奉佛像的。

「好了,放他們進去,兩位大師恕我的士兵無禮之罪。」

士兵撤開兵器,不管佛教的教義是好是壞,但這些遠來傳道的苦行僧,一般都是善良和有理想的,自己沒必要為難他們。

「阿彌陀佛,施主。」大和尚向劉璋拜了一禮:「幸好得到佛塔的指引,讓我們遇到了施主你,這一定是佛的旨意,施主對我佛教經典涉獵,你的這些士兵並沒有像我們路上碰到的其他部族一般,對我們刀劍相加。

從他們的善良,我看到了施主的善良,既然佛讓我們在此遇到您,您一定能幫助我們在遙遠的國度光大佛法,普渡眾生。」

士兵們聽到和尚誇劉璋善良,都瞪著眼睛。

劉璋聽出了和尚的意思,簡單來說就是,我看你勢力很大,又是有緣人,請你幫我們傳教,笑著擺擺手:「對不起,兩位大師,我對佛教不感興趣,你們還是和這裡的主人商量一下祭拜黑塔吧,在下告辭了。」

劉璋拉著蕭芙蓉就要走,大和尚急忙道:「施主,你能對我們禮遇,說明是善良之人,在我佛座下有蓮台慧根,可是你卻說對我眾生佛不敢興趣,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或者是你不夠了解我佛的慈悲,更需要我佛教化,折返迷途埃」

劉璋真想說一句,早知道,我就不禮遇你們了,用個麻袋裝了能扔多遠扔多遠。

「我不愛普度眾生,不愛慈悲,不愛善良,身在迷途,不願折返。」

劉璋氣著說了幾句,蕭芙蓉在一邊「呲呲」直笑。

大和尚道:「施主已墮入魔道了,迫切需要我佛指點,請施主給我一夜,不,兩個時辰時間,我一定能讓施主心境明澈,得上西天極樂世界。」

「老禿驢,敢咒我家主公。」一名將領聽到和尚說讓劉璋「上西天」,勃然大怒。

劉璋痛苦地按了一下額頭,他現在知道什麼叫唐僧似的羅嗦了,伸手阻止了將領,對大和尚道:「大師,據我所知,身毒國人民過的還沒大漢百姓好吧?你說西方極樂世界,為什麼身毒人沒去?是不是他們修行不夠?如果這樣,你該先去點化他們,大老遠跑來中土幹什麼?捨近求遠,本末倒置。」

劉璋說完,留下傻愣愣的大小和尚,拉著蕭芙蓉走了,

「施主,待我們參拜完佛塔,再來找你埃」大和尚遠遠喊道。

…………

劉璋和蕭芙蓉走在清幽的山間小路,親兵遠遠跟著,離開了大小和尚,耳朵頓時清靜了,兩人走過一個僚人的單家獨戶,一個小窯洞,窯洞外面架著灶台,一個竹篾簸箕里不知曬著什麼東西,女主人正在灶台做飯,青煙繚繚。

這時那女主人看到劉璋,立刻熱情地迎上來,嘴裡說了些什麼,懂僚人語言的親兵翻譯道:「她說她要請主公吃他們的美食,主公,軍師之前說了,不要輕易吃他們的東西。」

劉璋點點頭,連聲謝絕,那僚人女子不斷熱情地邀請。

「很好吃的,很好吃的。」

「吃了不得疾病,延年益壽。」

女主人彷彿是干推銷的一般,眼看說不頂用,急忙去用木盤子端了一盤出來,劉璋一看……徹底沒有食慾了。

只見那盤子里彷彿是一條條蛆蟲,被炸幹了的樣子,露出隱隱的黃色,別提多噁心。

就在這時,蕭芙蓉指著那簸箕裡面的東西:「夫君,你看。」

劉璋好奇望過去,只見那簸箕里也是一條條蠕蟲,各種各樣的,有青的,有黃的,有白的,如蠶一般在簸箕里蠕動,有的跟蛔蟲一般長。

再想到那盤子里的東西……

而這時,那僚人女主人見劉璋和蕭芙蓉不放心吃,以身作則,立即抓起兩隻炸乾的蠕蟲丟進嘴裡,「磕巴磕巴」地嚼著,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香的不得了。

「嘔。」

劉璋只覺得胃部倒騰,可是還沒什麼大礙,蕭芙蓉承受不住,已經翻江倒海,拿著白手帕捂著嘴,到一邊吐去了。

劉璋正要過去照看蕭芙蓉,黃月英一個人從遠處走來,「主公,和銀月洞洞主談完了,沒什麼意外,咦,主公在這裡做什麼?」

「吃東西埃」劉璋答道。

「我不是說……」

「太好吃了,沒忍祝」劉璋向僚人女子的盤子看了一眼,黃月英好奇什麼東西能讓劉璋誇,趕緊過去看,然後……嘔。

那僚人女子看到自己做的美味食物,竟然讓兩個客人嘔吐,劉璋臉上還有笑意,彷彿是說她的食物不好吃,心裡一委屈,眼淚唰唰就下來了,端著盤子過去趴在灶台上哭。

「主公,許多異族人有自己的飲食習慣,我們這樣,他們會生氣的。」黃月英看著那哭泣的僚人女子道。

「那怎麼辦?總不能真吃吧?要不你吃一口?」劉璋也聽過許多少數民族的傳聞,什麼童子尿煮雞蛋,什麼胎盤宴。

蕭芙蓉的酉溪苗族,就有一個習慣,用牛糞烤餅子,餅子埋在牛糞下面,客人去了,苗人會非常熱情的請吃餅子。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