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12章第二次反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6日 02:05 [字數] 456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別慌,別慌。」祝融舉著丈八長標大喊,可是根本沒用,孟獲急的跳腳,「怎麼回事,怎麼回事,瀘水劇毒,川軍飛過來的嗎?肯定有族人私通川軍,可恨,可恨。」

演義中孟獲就是因為瀘水劇毒,還放心族人不會私通諸葛亮,才讓諸葛亮偷渡成功,現在還是犯了同樣的錯誤。

孟堯更是大驚失色,「孟獲,你不是說川軍不會打過來嗎?你不是說川軍不日就會撤退嗎?怎麼過來了?這下怎麼辦?怎麼辦啊,我的天埃」

孟堯仰天大呼,孟獲眼看蠻軍慌亂,不能組織抵抗,提著狼牙棒,招呼了身邊人就向南潰退,大批蠻人跟著撤退,祝融正要走,陡看見孟堯還在遠處,兩路川軍平行殺來,眼見就要包抄,驚恐得不知所措。

「孟獲大哥,孟獲大哥,大王被困了,我們快回軍營救。」祝融追上孟獲大喊。

孟獲回頭看了一眼孟堯,握緊狼牙棒,卻沒有動步,似在猶豫是否殺回,朱褒大聲道:「小王,切莫因小失大埃」

「朱褒,我南人的事你沒資格插嘴。」祝融憤怒地看了朱褒一眼,對孟獲焦急道::「孟獲大哥,速速下令吧,集中兵力殺回去,救出大王,現在還來得及。」

孟獲看著不斷湧入的川軍,橫了一下心,對祝融道:「妹妹,這個時候顧不得那麼多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大軍還在,父王不會有事。」

「那要是有事怎麼辦?」

「有事也不能連累全軍。妹妹沒看到川軍分路合圍,就是要引我們去救嗎?如果我們上當,全軍都沒了,走。全軍跟我走,退入波月洞,再戰川軍。」

孟獲率領大股蠻軍撤退,川軍分數路突入蠻軍大營,將蠻軍分割包裹。孟堯和正要去營救他的董荼那,皆被困在川軍陣中,黃忠大刀架上了孟堯脖頸。

祝融狠狠一甩手,只得提著丈八長標,率斜刺洞族人突圍。

…………

「好你個孟堯,我道你乃漢人名門之後,斷不忘恩負義,沒想到你竟然背信棄義。立刻作反,你以為有瀘水險要,本侯就過不來嗎?如今再次被擒,還有何話說?」

劉璋冷冷看著跪在堂中的孟堯,聲色俱厲。

董荼那低著頭,孟堯表情悲憤僵硬,「無話可說,只恨聽信了犬子之言。妄圖與天軍頑抗,孟堯雖死無怨。」

「好。拖出去斬。」劉璋大聲道。

幾名虎狼軍士立刻湧入,董荼那急拜道:「蜀候息怒,蜀候息怒啊,孟堯大王一直沒有反天軍之心,乃是王子孟獲,孟優。及阿會喃,朱褒一眾人挑唆。大王有苦衷啊,求蜀候饒過大王一命。董荼那願受萬箭穿心之刑。」

「哼,到底孟堯是南王,還是孟獲是南王,你能擺不動你兒子?笑話。」

「主公息怒。」

劉璋面色鐵青,黃月英出列拜道:「主公,不管是孟堯還是孟獲下令抗拒我漢軍天威,但是屬下看孟堯是知錯了,而且董荼那一片耿耿忠心,主公何不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多謝蜀候,多謝軍師,多謝蜀候,多謝軍師。」董荼那忙著磕頭。

「多謝個屁。」

劉璋還沒說話,高沛氣哼哼站出來道:「主公,南中蠻人無信,決不可輕信,上次剛放了這反王,當夜就派人來襲營,死傷無數五溪兄弟,這種事豈能發生第二次?」

黃忠也站出來道:「主公,上次孟堯因為有瀘水之險,就有恃無恐,坐等我糧盡退軍,這越到南方,險要越多,孟堯會不會有自鳴得意,抗拒不降,誰人可知?」

鄧芝出列道:「末將建議,以孟堯相挾,逼蠻軍投降,如若不降,殺之祭旗。」

「沒錯,殺之祭旗。」

「殺之祭旗。」

眾將領齊聲附和,都對上次蠻軍降而復反不滿。

「我軍乃仁義之師,豈能做要挾之事?」黃月英冷聲道,走到孟堯面前,居上臨下道:「你已反過一次,降而復反,不過是不知我川軍厲害,本軍師告訴你,就你們蠻人這點戰力,我想擒你多少次,就擒你多少次。」

「是是是。」孟堯連聲答應。

「你不是以為我川軍糧盡退軍嗎?不是以為我川軍不能攻入南荒嗎?我這就帶你去看看我川軍實力,也讓你曉得我軍厲害,放棄你那幼稚的僥倖心理。」

黃月英命人解開孟堯董荼那的束縛,帶著幾個俘虜的蠻軍將領,走入川軍屯糧之地。

「大王,看我川軍兵器精良否?」黃月英指道。

川軍正在搬運箭矢和備用兵器,孟堯董荼那等蠻將,順著黃月英手指,只看見兵器森寒,泛著冷光,比蠻軍用的可要精良太多,那些盔甲估摸著蠻軍的箭都射不穿。

「精良,精良。」蠻軍將領紛紛點頭,眼中一片羨慕。

「大王,看我士兵精良否?」

一隊川軍弓兵正在操練,遠處放著箭壺,一排士兵射過去,箭箭射入箭壺,蠻軍將領感嘆:「精良,精良。」

「大王,看我軍糧草充足否?」

一座座糧垛,果然糧食如山。眾蠻軍將領感嘆:「充足,充足。」可是董荼那眉頭一皺,幾個精明的蠻人眼珠子轉了轉,似乎想到什麼。

「哈哈哈哈。」黃月英哈哈大笑,對孟堯道:「大王,以我川軍兵器之精良,士兵之精良,糧草之豐盛,你拿什麼和我們打?吾勸你速速投降,免得南荒烽煙四起,族人遭逢塌天大難。」

「是是是。」孟堯連聲答應。

「那好,我現在就放了你,明日晨時。率蠻軍前來投誠。」

「多謝軍師,多謝蜀候,孟堯告退。」

孟堯帶著董荼那一眾人離開,走出川軍大營一百步。董荼那對孟堯道:「大王,那糧垛分佈……」董荼那欲言又止。

孟堯道:「你以為就你看出來了嗎?」孟堯回頭看了一眼川軍大營,川軍大營坐落在三面環山的谷中,是一個半封閉大營,而那些糧垛分佈實在密集。一旦著火,後果不堪設想。

「看來這黃月英,一介女流,也許會點陰謀詭計,排兵布陣還是差了些,不過本王是不想打了,不管如何,川軍實力確實雄厚。還是以和為貴的好。」

董荼那點點頭。

看著孟獲一行走遠,劉璋對黃月英道:「月英,你排兵布陣,整頓營房,我一向放心,所以紮營也沒仔細看,這時看到,雖然我是個外行。可是如此密集的糧垛分佈,不怕火攻嗎?」

「主公你好有趣。」黃月英對劉璋咯咯直笑。笑的劉璋不明所以,黃月英道:「我們的糧草還在瀘水大營呢,這裡哪來的糧草,呵呵呵。」

…………

蠻軍大營,孟堯一回營,就召集眾將。宣布將率全軍投降川軍,孟獲等蠻將自然極力抵制。可是孟堯這次卻很堅決,說什麼也不改變心意。

「本王有保護南荒族人的重責。不能拿十萬南荒兒郎的性命開玩笑,如今川軍兵強馬壯,糧草豐足,我們還是以和為貴。」

「孩兒絕不做懦夫。」孟獲大聲道:「父王要退便退,孩兒領軍殺敵,要麼川軍敗,要麼孩兒死,孩兒若死,請父王將孩兒埋於瀘水岸邊,看看劉璋是怎麼一步步蠶食掉我南荒的。」

「誓死不降。誓死不降。」朱褒,阿會喃幾人齊聲呼喊。

「你們要反了嗎?這是十萬兒郎的性命,不是你們賣弄勇氣的憑仗,如果這些兒郎死在這裡,你們如何對得起他們的家人,對得起家鄉的妻兒父母?你要我南荒的孤弱怎麼活?」

「難道為了活,就要貪生怕死嗎?」孟獲毫不讓步,氣的孟堯七竅生煙。

正在這時,一名蠻將出列,「大王,屬下覺得要打敗川軍,未必要冒險啊,不但不是冒險,而且是完勝,今夜黃月英帶著我們觀看川軍兵器,士卒,糧草,自作聰明,卻不知聰明反被聰明誤。

那糧草糧垛分佈如此密集,只要引燃大火,頃刻付之一炬,沒了糧草,川軍還如何打仗?而且我看川軍大營,三面環山,火攻之下,川軍走投無路,必然死傷甚重,何所懼之?」

「自作聰明?」孟堯冷冷看了那蠻將一眼:「誰自作聰明?那川軍大營雖封閉,糧草密集,可是川軍崗哨極多,我們的軍隊還沒過去,川軍就已經出營迎敵,川軍兵勇矛利,我軍根本抵擋不住,談何火攻?」

「可以找人做內應埃」這時朱褒突然插口,根據蠻將與孟堯對話,朱褒已經大概知道,川軍犯了紮營的致命錯誤,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戰機,至於接近川營,那再容易不過。

朱褒道:「只要我們有人內應,待大軍攻入,裡應外合,川軍根本來不及組織陣型,我軍的火箭就已經射進去,川軍豈有不敗之理?」

「說得輕巧,誰可做內應?」孟堯哼聲問道。

朱褒抬頭一笑,緩緩道:「大王你埃」

「放肆。」祝融一下站出來:「大王尊貴之軀,豈能輕身犯險,朱褒,你是何居心?」

祝融怒視朱褒,朱褒呵呵一笑:「祝融少領主息怒,聽在下細說,川軍不是讓我軍投降嗎?好,我們降了,但是我們投降的人,就是我們的內應。

川軍約定辰時投降,我們要偷襲,只能黑夜,而提前投降,要想讓劉璋黃月英不生疑,唯有大王可能,大王放心。」

朱褒對孟堯道:「我們的火箭,主要目標是川軍糧草,黃月英總不會將大王安排在放糧草的地方睡覺吧?所以大王絕不會有生命危險,到時候擊敗川軍,進入南中四郡,我四郡之人,必擁護大王為天王。」

「父王。」孟獲拜道:「朱褒言之有理,孩兒定能以最快速度殺入川軍大營,保得父王安全,如今時日不早,當速速行動。」

「大王不可。」董荼那出列道:「難道大王忘記對屬下說過什麼了嗎?」

「董荼那。」孟獲見孟堯臉有猶豫之色,立刻大聲呵斥:「就是因為你屢次三番救援不力,才導致大王兩次被擒,如今還來妖言惑眾,進讒媚敵,是何居心?」

「小王,董荼那一顆忠心,天地可鑒。」

「我看是懦夫之心吧。」孟獲之弟孟優陰陽怪氣道,董荼那氣的臉肉抖動。

「好了,不要吵了。」孟堯站起來,左右踱步,衡量著厲害。

要是與川軍作戰,孟堯是不想的,孟堯本人有些書生氣,沒有一般蠻人的好勇鬥狠,在孟堯看來,與川軍作戰,裝備,武將,謀士,蠻軍實在很難是川軍對手。

可那是建立在戰役結果不確定的情況下,如今黃月英犯下致命錯誤,只要一擊得手,燒了川軍糧草,川軍就只能撤退。

然後攻入南疆四郡,奉為天王,與交州士燮,江東孫權,北方曹操遙相呼應,當真誘惑極大。

風險極小,收穫頗豐。

孟堯想了半響,再看大堂之內,因孟獲武力的原因,大多蠻將都站在孟獲一邊,就算少數不贊成打的,比如祝融等,也難以反對孟獲。

如果自己不答應進攻,說不定會釀出什麼事端。

衡量利弊風險和蠻軍軍心后,孟堯終於下定決心,大聲道:「好吧,就依計行事。」

第二日,天還未亮,孟堯董荼那率著一眾蠻人來到川軍大營,川營士兵已經熟睡,只有一些火把下還有哨兵。

聽說孟堯到來,黃月英親自出來迎接,問及為什麼早到。

孟堯道:「昨夜走的匆忙,沒有問及蜀候與軍師要將我等作何安排,是全部遣散回家,還是如何,特來商議,當然,一切都聽蜀候與軍師的,孟堯就是先來了解一下,也好到大軍來降時有個準備,絕無異議。」

「恩,我和主公對蠻軍的安排是這樣的……」

黃月英陪著孟堯進帳,吩咐酒食,慶賀南中之戰結束。

…………

黎明之前,孟獲大軍襲營,迅猛衝殺,直衝到大營之內,竟沒見到一個川軍的影子,排排火箭射入,糧垛位置燃燒,也沒呼喊之聲。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411章比武,夜襲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413章蠻軍易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