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404章面子裡子我都要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3日 00:10 [字數] 45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孟獲回到大營后,就大發脾氣,怒髮衝冠,怨恨川軍抓了孟堯,誓要與川軍決一死戰,眾蠻人都在準備,只是蠻軍士氣太低,軍心浮動,很多人都不願和川軍打仗,讓烤錘大王煩悶不已。

祝融走到烤錘大王對面,挨著帶來洞主席地而坐:「大爹,我就是來跟大爹商量這件事的,我們不能和川軍作戰了。」

烤錘大王眉頭一皺:「為什麼?」

祝融道:「當初我隨劉璋進入成都平叛,當時跟著劉璋的都是五溪軍隊,還看不出來川軍實力,今日一見,一個黃忠就能將我和孟獲大哥,董荼那洞主一起擊敗,足可見川軍實力。

西涼軍號稱天下第一騎兵,結果二十萬大軍被川軍打得大敗,川軍絕非浪得虛名,劉璋也不是好相與之輩,其人生性狠辣,不擇手段,毫無憐憫之心,動輒數萬人人頭落地,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川軍智囊猛將輩出,我們決計不是川軍對手的,如果我們硬碰,必定帶來滅頂之災,若以女兒想勸大爹去說服孟獲大哥,我們就認降了,也好過族人被屠殺,順便也能保出孟堯大王,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女兒埃」烤錘大王長聲道:「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啊,你現在還沒當斜刺洞洞主,要是你當上了,就知道我們今天為何反抗川軍了,難道你以為真的是為朱褒等四郡豪族報仇嗎?是為我們自己埃

川軍行五道恩政,說是恩政,實為包藏禍心,以前我也不知道,等過了這一年。囡兒你也看到了,我們斜刺洞前前後後走了多少族人?以前還好,現在的漢人通婚,從軍賜爵,隨征賜銀,移民贈糧,長此下去,不知多少族人會走埃」

「可是……這些族人走了后,不是過上更好的生活了嗎?我們應該為他們高興埃」

「高興什麼?」一旁帶來洞主道:「等那些族人都走了。我們斜刺洞就什麼也不是了。怎麼在南疆立足,那大片的叢林,土堡,誰來守?姐姐,你真傻。」帶來洞主鄙視地道。

「我明白大爹和哥哥的意思了。」祝融道:「就是害怕族人走掉,削弱了斜刺洞的實力,可是我覺得,就像現在的五溪一樣,不是也挺好的嗎?

每年我們餓死那麼多人,在山裡被野獸被毒蟲害死那麼多人。誰看著不心疼,如果依附川軍,不但能讓族人生活好一點,還能隨征作戰領取犒賞,這不是很好的事嗎?劉璋五道恩政,就算心懷叵測,可是也實打實對族人有好處。」

「妹妹你太天真了。」

「囡兒你太天真了。」

烤錘大王和帶來洞主一齊說道,祝融脾氣一下子上來了,騰地站起來。大聲道:「你們就一定要把族人關在荒山野嶺嗎?還不是自私。」

祝融憤怒地往外走,烤錘大王和帶來洞主說的話,她何嘗不明白。可是祝融覺得,現在南蠻名義上獨立,其實是邊民在和自然搏命,如果能夏福蔭,族人能生活好一些,放棄獨立又何嘗不可。

祝融大步昂首走出,差點撞在一個大漢身上,低頭一看。正是孟獲,孟獲身後跟著牂牁豪族子,正是這次邀請蠻軍助戰的朱褒。

孟獲看到祝融,立刻眼睛一亮,對祝融笑道:「祝融妹妹這是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祝融搖搖頭:「沒什麼?孟大哥來有什麼事?」

「先進屋。」

不管如何,祝融和孟獲是發小玩伴,祝融對孟獲還是有好感的,跟著孟獲進屋,站在一旁不理烤錘大王和哥哥帶來洞主。

孟獲向烤錘大王見了禮,笑道:「獲此行來,一是為感謝祝融妹妹救命之恩,今日在戰陣,多虧祝融妹妹飛刀相助,要不然,孟獲此時恐怕已是一堆骸骨。」

「孟大哥客氣了,要不是董荼那洞主,我也沒機會出手。」

孟獲尷尬地笑笑:「那是,那是。」隨即面色一沉,露出憤怒的神色,對烤錘大王道:「大王,說到董荼那洞主,我父王還在劉璋狗賊手中,劉璋兇殘成性,必定已將父親殺害,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此仇不報,我孟獲枉為人,還請大王助孟獲一臂之力。」

「不可能。」祝融斷然道:「孟獲大哥多慮了,劉璋雖然兇殘,但是不缺理智,他不會不知道殺害孟堯大王的後果,只要我們不緊逼,孟堯大王一定沒事。」

孟獲身邊的朱褒插口道:「祝融姑娘恐怕太天真了,劉璋殘暴,荊益數十萬世族子弟,不管好壞老幼,說殺就殺,簡直毫無人性,我們和川軍作對,劉璋必定將怒火發泄在大王身上,恐怕凶多吉少……」

「住口。」孟獲呵斥一聲:「膽敢對父王不敬,還言語侮辱祝融妹妹,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是一個落難的下人,這裡沒你說話的份,滾出去。」

「是是是,在下告退。」朱褒向孟獲施了一禮,恭敬地退了出去,到門口回頭斜了孟獲一眼,露出狠厲的神色。

「朱蓉妹妹不要介意。」孟獲向祝融賠禮。

祝融搖搖頭:「不會的,孟獲大哥,你還是用心考慮一下孟堯大王的事吧,我覺得,川軍戰力強橫,不如……」

「咳咳。」

烤錘大王咳嗽兩聲,打斷了祝融的話,孟獲憤怒道:「川軍戰力強橫?哼,我可不怕他,今日要不是一時大意,定能大敗川軍,我已經想好了,今日白天川軍大勝,夜晚必定無妨,我們正好偷襲,必能救出父王,大敗川軍。」

「孟獲大哥,你可想好了。」祝融聽了孟獲的話,一下子緊張起來:「如果我們進攻川軍,先不說能不能獲勝,就算獲勝了。很可能讓劉璋惱羞成怒,殺了孟堯大王的。」

「他敢。」孟獲怒道:「要是劉璋敢動父王一根毫毛,我孟獲與他勢不兩立,而且很可能父王已經被劉璋狗賊害了,我等豈可錯過如此良機。」

孟獲慷慨激昂,頗有英雄之氣,而且斜刺洞素來與銀坑洞友好,烤錘大王沒有理由不幫助孟獲,得到烤錘大王許諾后。孟獲大踏步出去。召集其他蠻眾了。

「我南人中少有的英雄人物埃」烤錘大王看著大步出去,虎虎生風的孟獲道。

「孟獲大哥確實算個英雄。」祝融道。

「這麼說,囡兒你同意與孟獲婚事了?」烤錘大王喜道,本來斜刺洞的規矩也和漢人一樣,婚姻大事,父母做主,何況祝融作為斜刺洞大王的女兒,更沒有選擇的權力。

但是祝融真正繼承了祖宗血液,不愧為火神的族人後裔,性格獨立火爆。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候,沒有衝突還好,祝融會柔柔順順的,要是不順她心意,八頭牛也把她拉不回來,還沒人能打得過她,族人也多服她,在斜刺洞祝融一言九鼎。

祝融的婚事,烤錘大王可不敢一廂情願。還是得徵求祝融的意思,如果祝融不願嫁,烤錘大王已經決定等自己百年之後。就把位置傳給祝融,祝融可比帶來洞主強多了。

祝融聽到父親的話,皺著眉頭良久,撂下一句:「隨意吧。」大踏步出門而去。

祝融也不知道心裡什麼感覺,對孟獲自己是有好感的,畢竟小時候常常在一起玩,可是這種好感僅僅是對孟獲一身英雄氣的欣賞,還沒上升到以身相許的地步。

可是。就算如此又能如何?除了孟獲,其他人自己更瞧不起,綠豆跳最好的,挑來挑去,蠻區也沒人比孟獲強了。

何況,自由戀愛?祝融的腦門還沒開竅,婚姻嘛,找個人過一輩子就得了,只要對方不是自己討厭的,也沒啥好挑的。

所以祝融並不抵觸與孟獲的婚事。

蠻軍大營,孟獲正在集結兵士,大聲鼓舞士氣。

「兄弟們,川賊殺我族人,殘殺我父王,我父王一生為南疆族人團結奔波,讓我南疆族人團結一致,共同對外,互相之間幾乎沒有戰爭,功勛卓著,如今卻被劉璋殺害,此仇不共戴天,你們說報還是不報?」

「決一死戰,決一死戰。」蠻人大喊。

祝融看著孟獲站在高處,舉拳高呼,蠻軍三軍呼應,點點頭,嫁給這樣的英雄,也算沒埋沒自己。

「好,眾軍,隨我殺奔……」

孟獲還沒說完,突然一行人從大營走了進來,正是蠻軍大王孟堯,三洞元帥之一董荼那,以及被川軍俘虜的蠻兵。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孟堯看著三軍道,三軍見到孟堯未死,盡皆歡呼。

朱褒看到孟堯,眉頭一皺,孟獲看到孟堯身影也是一驚,旋即上前下拜:「父王,孩兒正要率軍去營救你,沒想到父王竟然能脫困,實乃萬幸。」

「我兒至孝,為父感動不已。」孟堯連忙扶起孟獲。

朱褒捅了一下孟獲後背,孟獲對孟堯道:「父王,既然你回來了,我們就再也沒有顧忌,川軍大勝,必然無備,我軍趁夜殺入,必能大獲全勝。」

「不必了。」孟堯擺擺手:「所有酋長跟我進大帳議事。」

孟堯當先走進大帳,孟獲皺了下眉,帶著眾酋長跟了進去。

「各位,本王能夠順利歸來,非是逃出,而是蜀候劉璋大義釋放,此一行讓本王明白,蜀候劉璋,不但殺伐凌厲,出手果斷,還有大仁大義的一面,實乃威德兼備,我們起兵犯漢,實乃謬誤,所以本王決定,向川軍投誠,依附劉璋,明日就班師各回各寨吧。」

「啊?」

除了董荼那,其餘洞主渠帥立刻大嘩,怎麼也沒想到孟堯這就要班師,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祝融鬆了一口氣,難得孟堯能認清時事,沒讓蠻軍陷入滅頂之災。

「我反對。」

孟獲大吼一聲,臉色鐵青,踏步而出。

到中間對孟堯拜道:「父王,劉璋表面大仁大義,實乃假仁假義,包藏禍心,就像他對我們施與那些狗屁恩政一般,名義上對我們好,其實是要削弱我們,各個擊破,我們千萬不可上當。」

「是啊,是埃」眾蠻人頭領附和,勇士人口的流失,早讓他們對川軍不滿,蠻人不願打仗,可是他們這些頭領都迫切要打一常

「我兒勇武可嘉,但不可意氣用事。」孟堯道:「川軍兵強馬壯,軍師黃月英智慧超群,黃忠等武將勇猛無敵,我軍如何能敵?最後還不是落得個族人死難的下常」

「父王。」孟獲急聲道:「現在劉璋轄下的荊益二州,剛剛步入休養生息,他迫切需要練兵屯糧,現在正是他最虛弱的時候。

而且四郡之地,剛剛納入劉璋手下,還不穩固,正是我們的大好時機,等過兩年,川軍糧草充足,軍械齊備,四郡盲從,我們不但再無機會進攻,而且處在川軍兵鋒之下。

劉璋現在放回父王,就是要等兩年把我們一舉剷平,父王千萬不可中了劉璋詭計,此時不打,更待何時,如果父王猶豫,兒願為先鋒,不勝不歸。」

「是啊,是埃」眾蠻人附和。

「胡鬧。」孟堯大聲道:「好了,不用說了,川軍實力太強,而且劉璋絕不會對我們趕盡殺絕,我兒多心了,就這樣,明日班師。」

孟堯說著,回大帳睡覺了。

孟獲僵在原地,等眾蠻人離去,恨聲道:「父王太懦弱了,怎麼當王的,竟然信了劉璋的鬼話,要是我當王,必與川賊決一生死。」

朱褒笑著對孟獲道:「小王,大王脾氣你還不知道?年紀大了,就知道息事寧人,不願招惹事端,以前整合南疆就是這樣,純粹靠德行拉攏,可是各個大洞小洞,誰真的服從大王?唉,這一套,早過時了。」

朱褒嘆息著。

孟獲冷聲道:「那你有什麼好主意?」

朱褒道:「小王,在下已經給你說過很多次了,大王靠德行拉攏蠻族,蠻族表面心服,其實沒一個真正聽大王的,這叫有了面子,沒有裡子啊,小王可千萬不能走大王的老路。」

「面子裡子我都要,你就說怎麼辦吧。」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