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95章最無奈的選擇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0日 21:09 [字數] 34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報。.」

大清早,劉璋正在練劍,一名士兵突然緊急來報:「稟報主公,蔡洺姑娘在獄中服毒自荊」

「什麼?」劉璋大吃一驚,連外衣都沒披,就帶人去了大獄。

劉璋看著醫生為蔡洺診治,蔡巧緊張地守在蔡洺身旁,冷聲問牢頭道:「她怎麼拿到毒藥的?」

牢頭惶恐答道:「蔡姑娘服下的不是毒藥,是擦臉的朱粉,那東西是花粉和丹藥成分配製,本身就含有劇毒。」

這時醫生上前對劉璋道:「這位姑娘中毒很深,若不是發現及時,恐怕已經去了。」

「能醫嗎?」

「老朽無能為力,不過張仲景先生應該可以,他配製的方劑無以倫比,不過就算治好,餘毒的清理也要很長時間,恐怕這位姑娘要受許多折磨。」

劉璋無聲地點點頭,再看向床上蔡洺,她一定是看了那張信紙,以為自己要把她交出去才服毒的,其實自己當時只是猶豫不定,心裡一團亂的情況下,將紙條交到她手上的。

聽了周不疑昨夜的話后,劉璋腦中已經很清晰了,四郡必須剿滅,哪怕不開通絲路,也必須剿滅,如果在自己的領土上,向居心叵測的勢力妥協,那會造成無法彌補的惡劣影響。

從決定剿滅四郡叛亂起,自己就完全沒有殺蔡洺的心思了,蔡洺是一個功臣……

張仲景和醫生忙碌了一天,終於保住了蔡洺的姓命,劉璋鬆了一口氣,蔡洺還靜靜地躺在床上,劉璋坐在床頭批閱冊子,蔡巧按照張仲景囑咐,一邊給蔡洺捂被子,一邊擦乾額頭上冒出的汗水。

夜,蔡巧忙了許久,蔡洺身體終於不再有異常反應,靜靜地睡著,蔡巧也在一旁的小桌上趴著睡了,屋中只剩下劉璋批閱冊子的沙沙聲。

突然,劉璋在一本冊子上卡主了,皺眉思索,南疆和西羌的互市,鐵器都在買賣之中,但是魏延和董和都覺得,鐵器可能被羌人蠻人鑄煉成兵器,所以想控制鐵器互市。

劉璋想著,董和和魏延說得有道理,可是鐵器是不可能控制住的,官方不賣,私人也會悄悄賣,這從以前的匈奴就能看出來,如果控制鐵器,反而得罪蠻人和羌人,怎麼算都划不來。

「再加一道施恩令不就得了。」

突然後方一個女聲傳來,劉璋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蔡洺蒼白的臉蛋,又是一嚇,待看清楚,才捂了一下胸。

「你發聲之前能不能有個前奏啊?」

蔡洺笑了一下,對劉璋道:「大人為什麼在這裡?恩?我為什麼在這裡?我不是該在大牢嗎?」

「你該在地獄。」劉璋將鐵器冊子丟到一旁,批閱下一封。

蔡洺看了看四周環境,遲疑著對劉璋道:「大人這是,這是……把我救活了,要送給南疆人嗎?」蔡洺緊張地看著劉璋,她寧願被劉璋殺了,也不要被丟給半蠻半漢的野人糟踐。

「我劉璋還沒有墮落到要送女人換和平的地步。」劉璋隨口道。

「那你的意思是……」

「你沒事了。」

「真的嗎?」蔡洺眼睛一亮,心中一喜,喊了出來,突然覺得胃部倒騰,胸悶異常,劉璋一看嚇了一跳,蔡巧睡著了,急忙拿過一旁的盆子,蔡洺對著盆子嘔吐起來。

劉璋一邊給蔡洺拍背,一邊遞過一杯清水,蔡洺漱了口,又遞上毛巾。

蔡洺全身冒出細汗,一邊擦嘴,一邊看著劉璋,突然笑了出來。

「還笑,你看看你,你知道巧兒給你喂一碗粥花了多大功夫嗎?」劉璋看到蔡洺能笑,也就放心了。

蔡洺帶著笑容道:「我只沒想到殺人如麻高高在上的蜀候,還會給一個小女子遞盆,遞毛巾。」

「說到底,你服毒也有我的責任,我不該將那軍報交到你手上,不過……主要責任還是你腦子短路。」

「短路?」

「你為什麼不能把你的計劃先呈報給我?你為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你那樣做的原因?你就那麼想死嗎?非要弄成現在這樣?」

蔡洺撇撇嘴,劉璋看著生氣,低聲吼道:「躺下,半夜爬起來傷了風,還得接著吐。」

蔡洺乖乖躺好,自己蓋上被子,心道:「要是你不說後面那句,多好。」

「你要我說原因,那我先問你,我病好后,你怎麼安排我?」蔡洺看著劉璋道。

「繼續當你的南疆都護,就按照你的三策施行,只是再加上現在在西羌施用的恩政,從武力和物質上瓦解四郡的頑固勢力。」

「哦。」蔡洺落寞地答應一聲,臉色黯然。

「如果你願意,我娶你。」劉璋突然說道。

蔡洺驚愕而不可置信地看著劉璋,以為自己聽錯了,劉璋拿住蔡洺的手:「洺兒,你早就是我的女人,只是現在天下未定,誅殺世族后,雖然通過培訓,勉強拉起來一些能處理政務的官員,但是人才太少,你有眼光,有手段,心思縝密,我希望你能幫我。

如果你不想拋頭露面,我也不會勉強,我在成都牧府給你修一個荊州牧府一樣的閣樓,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蔡洺看著劉璋認真的表情,突然心中一股暖流涌過,淚水跟著滑了下來,自從遇到這人以後,也不知流過多少淚了,為什麼自己總是克制不祝

「好了。」劉璋擦乾蔡洺臉上的淚水:「我先批冊子,你睡吧。」

劉璋轉過身,一具成熟的女體,隔著薄衣抱了上來,胸前的柔軟緊緊壓著劉璋背部。

「回去躺好。」

「不,這樣更舒服一些,醫生說,只有身體舒服,病才好的快。」蔡洺雙手環住劉璋的脖子,在耳邊低語。

「對了,你剛才說加一條恩政是什麼?」

「以舊換新埃」蔡洺答道,如蘭的氣息噴在劉璋臉上:「現在羌人蠻人,都應該有鐵鍋啥的了,他們之所以買那些鐵器必需品,不就是因為破了薄了嗎?讓他們拿舊的來換新的,這樣流入異族的鐵器不就被控制了嗎?而且那些異族百姓一定感謝我們的。」

「要是買新的的話。」蔡洺下巴磕在劉璋肩膀上,眼望房頂想了一下:「那就以五倍價格成交。」

「我老婆真聰明埃」劉璋笑了一下,將蔡洺的方案沙沙寫在冊子上。

「老婆?」

「就是妻子。」

蔡洺臉色突然黯淡下來,劉璋察覺到了,回過頭來問道:「洺兒,怎麼了?」

蔡洺將劉璋抱得更緊一些,低聲說道:「夫君,洺兒是你的人,但是不能做你的妻子,連妾也不能做,洺兒曾經是劉表妻室,殘花敗柳,對夫君名聲不好,還是亂黨餘孽,不配為你的夫人,洺兒只求能安心地侍奉夫君,為夫君大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心滿意足了。」

「洺兒,你以前不是這樣的,為什麼現在對自己這麼沒信心了?這也是你擅自行動,臨死也不願意告訴澄清自己的原因吧?」

「小的時候。」蔡洺幽幽說道:「我很羨慕姐姐嫁給沔陽名士黃承彥,哪怕他們在一起后,姐姐要自己洗衣服,自己做飯,還要自己照顧女兒,像一個農婦,可是我就是羨慕她,從小在豪門深閨長大的我,覺得那才是自由。

很多人笑我傻,說等我以後真的嫁給一個窮人的時候,才知道苦。

可是哪怕是真的,也應該給我一個嘗試的機會,哪怕是選擇的機會埃

當我被族人嫁給劉表后,連嘗試選擇的機會都沒有了,守在諾大的牧府,仆婢成群,可是和撫弄風雅的劉表沒有一點話題,成婚那一夜,劉表和一眾賓客作詩到第二天清晨,當見到等了他一夜的我,一直向我道歉,說了很多好話。

我原諒了他,可是我不能原諒自己,那個時候,我感覺自己的人生徹底灰暗了。

當初夫君問我,我是劉家的女人還是蔡家的女人,女人嫁夫隨夫,這個道理有幾人不懂?我姐姐嫁給黃家以後,就總是為黃家作想,以前沒沾蔡家的榮光,後來蔡家覆滅,也僅僅只是祭奠。

我為什麼一直護著蔡家,不惜將夫家的一切都出賣給了蔡家,夫君以為我想嗎?其實我心裡恨家族,是家族為繁榮把我推進了火坑。

我也恨劉表,是劉表徹底埋葬了我,隨著年華一天天逝去,這種恨意也就越深。

那個時候,家族,我怨,劉表,我恨,我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

可是一個人既然活著,就應該有活著的目的,我迷茫了兩年,後來我發現了,家族和劉表,我只能選擇一樣,全心全意為一方付出,那樣才能讓自己感受到自己活著。

我仔細衡量后,我覺得心裡更恨劉表,家族把我養大,為家族犧牲,是家族子女的責任,所以從那時起,我再也沒為劉家考慮過,而是一心一意幫著家族。

可是越到後來,我越來越發現,就算家族榮光了,強大了,興盛了,我還是迷茫,就好像一個人站在夜晚的半空中,周圍一片黑暗虛無。」

q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94章血,不要冷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96章平定南疆(12000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