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83章祭拜白石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7日 03:56 [字數] 44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阿三搖搖頭道:「當時川軍猛將黃忠突然殺出,場面混亂,等我回到大營,還想著去找一找,卻沒有找到,如此短的時間,想來,是死於亂軍之中了。」

諸葛亮眉頭微皺,沒有說什麼,這時前方出現一隊士兵,諸葛亮臉上立刻浮現出笑容。

傷勢未愈的馬超,逃出天水后,正碰到潰逃回來的馬家軍,而且還在被韓遂的部曲追殺,韓遂心裡冤枉,覺得自己是千古第一冤,自己什麼事也沒做,卻攤上一堆事。

可是韓遂號稱西涼之狐,姦猾異常,既然都傳馬騰是自己殺的,那自己再解釋也沒用,還不如索性殺到底。

馬超看到韓遂追殺馬家軍,又從馬休馬鐵嘴裡聽到父親之死,睚眥俱裂,可是馬超傷勢未愈,馬家軍遭遇重創,又剛死主帥,哪裡是韓遂對手,被韓遂殺的大敗。

馬超走投無路,正遇到劉備使者,說聽說了馬騰之事,已經派出諸葛亮來援助他,叫馬超與劉備合兵一處,共同報仇。

馬家素來與劉備友好,這次聽馬鐵馬休說,糜芳帶領的劉備軍,與馬家軍齊心合力,在韓遂的大軍鐵蹄下,幾乎損失殆盡,七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個殘兵。

馬超只覺得這個時候,只有劉備可以依靠,帶傷來投,諸葛亮正是在等馬超。

「馬超見過諸葛軍師。」馬超向諸葛亮拜了一禮。

「馬騰將軍的事,我和我家主公都聽說了,還請少將軍節哀。」

「韓遂老狗。」馬超恨恨地罵了一聲,旋即對諸葛亮道:「諸葛軍師,這次出征伐川,我馬家軍幾乎全部出動。不料韓遂猝然發難,我馬家軍死傷十之七八,剩下的許多牆頭草也投靠了韓遂,還請軍師和劉皇叔助我報仇。」

「助少將軍報仇?」諸葛亮看向馬超,馬超心一跳,人走茶涼,多少以前和馬騰友好的軍閥,都拒絕幫助他,甚至反戈一擊。劉備兵馬最少,在漢中損失七千人,不幫自己也在情理之中。

「馬騰將軍的仇,就是我家主公的仇,我主與馬將軍同受衣帶血詔。到了雍州后,又得馬騰將軍照顧,要不是馬騰將軍,我主豈能在紛爭的雍涼立足?少將軍說助少將軍報仇,這未免太見外了吧?」

馬超豁然抬頭,只看見諸葛亮臉上一陣親切的笑意,忐忑道:「諸葛軍師的意思是?」

諸葛亮拿著羽扇的手掌拍了一下馬超堅實的肩膀:「背信棄義者。人人得而誅之,少將軍,我主必與少將軍同仇敵愾,為馬騰將軍報仇。誅殺韓遂,不必生死。」

馬超,馬岱,馬鐵。馬休,馬雲祿等馬家將領看著諸葛亮。良久,馬超忽然下拜:「馬超代諸位弟妹,謝過劉皇叔,諸葛軍師厚恩。」

…………

「主公,我沒想到劉璋竟然來了這一手,明守鐵龍,暗攻天水,最後娶的卻是西羌,手段高明,志向不小埃」

諸葛亮與劉備在密室之內商談,諸葛亮道:「我原本以為西涼軍二十萬人,就算攻不進漢中,至少也讓川軍重創,卻沒想到是這般結果,川軍以兩萬騎,四兩撥千斤,收復整個西羌。

我聽說劉璋竟然要留下軍隊在先零羌草原牧馬,十萬羌兵會師天水,聲勢滔天,恐怕以後西羌就是川軍的天下了,劉璋已經在準備攻取涼州了。」

「這麼快?那我們怎麼辦?」劉備擔心地道。

諸葛亮道:「主公莫急,我說的準備,只是劉璋法正等人確實有遠見,得西羌虎視西涼,但是我料川軍真正進攻雍涼,要在三年以上,這三年就是我們的黃金時期。

如今馬家軍遭遇重創,但是馬超的威信還在,已經與我們合兵一處,韓遂身為盟主,不但殺了盟友,還是殺害的兄弟,不義在先,我們與韓遂作戰,佔盡大義,我軍可在為馬騰報仇的戰爭中,壯大實力,獲取雍涼。」

「軍師是說,我們現在就與韓遂開戰?」

「不,宣而不戰。」

劉備疑惑地看著諸葛亮,諸葛亮道:「主公,我們現在剩下四千精銳,全部訓練成了馬戰步戰皆精良的騎兵,但是比起韓遂,還差的太遠。

而且我們與馬超聯合,馬家控制的軍閥雖脫離大半,但是少說還能收攏萬騎以上,聯合,聯合,誰是主帥?我們沒有實力,能當帥嗎?所以。」

諸葛亮沉吟一下,走到地圖面前:「我們要進攻的,不是西涼的韓遂,而是,關中。」諸葛亮一巴掌拍在關中的領土上。

…………

龐統府邸,半夜,姜隱和親信隨從帶著一個五花大綁的人進了府中。

「先生,就是這個人,射殺了馬騰。」

龐統看向那人,「是誰叫你這樣做的,是諸葛亮還是劉備?」

被綁的人渾身血糊,是姜隱在亂軍中砸暈搶來的,好不容易才弄回來,這時看清龐統面容,吃了一驚,不屑地輕哼一聲道:「好個龐士元,枉皇叔厚恩於你,吃裡扒外,果然如天下名士所說,龐統良心喪盡,骨節全無。」

龐統不以為意地笑笑:「我龐統是個什麼東西,我自己清楚,我只是懷疑你不知道諸葛亮是什麼東西,帶下去,關進密室。」

被綁的人被帶進密室,姜隱皺眉道:「老師,就這樣放過他嗎?等我用過酷刑,由不得他不招。」

「笑話。」龐統道:「諸葛亮用的人,必然已經灌過迷魂湯了,什麼利誘酷刑,都不會有用的。」

「那怎麼辦?現在馬超與劉備聯合,馬超威望太高,劉備的名聲也跟著上竄,以前劉備只有假仁假義,現在已經有威了,如此下去。聲勢滔天埃」

「一般人是無法逼供的,但是我自有辦法讓他開口。」龐統突然問姜隱道:「諸葛亮與馬超聯合后,準備打哪?西涼嗎?」

「不,諸葛亮說韓遂不義,要聯合雍州軍閥共討韓遂,可是長安鍾繇第一個反對,諸葛亮便以討伐國賊曹操威名,不日南下關中。」

「關中?」龐統輕聲一笑:「孔明還是那麼睿智啊,先加強自身實力。再反客為主,將馬超收歸麾下,進而奪取西涼,現在朱靈一萬軍隊在漢中全部覆滅,曹操主力遠在冀州。長安空虛異常,這時候進取關中,當真大好時機。

韓遂在伐川中損失慘重,短時間不會主動進攻,孔明好算盤埃」

「老師,你說我們要不要這樣,既然先生說能夠讓那武士開口。我這裡又有諸葛亮給阿三錦囊的親筆拓印,已經能夠證明馬騰是劉備害死,只要交給馬超,馬超必然反水。」

「然後呢?」

「然後馬超必然攻打劉備。」

「再然後呢?」

姜隱一滯。

龐統道:「馬超是玩不過諸葛亮的。這個時候,諸葛亮必然對馬超作了充分防範,說不定馬超一反,就會被諸葛亮拿下。

諸葛亮一直在等雍涼大亂。將韓遂逼入一個不義之境,馬超不過是加強劉備威望的一枚棋子。有沒有都沒有很大關係,以諸葛亮的能力,必然能拿下關中,那時候韓遂是諸葛亮對手嗎?」

龐統輕聲道:「馬超這枚棋子,現在是諸葛亮的,以後的某一天,一定會是我們的,我們要利用好,讓諸葛亮劉備,從哪兒站起,就從哪兒墜落。」

…………

陳倉,一座千年要塞,當年韓信暗渡之地,連同城牆在內,所有公共建築全部被摧毀,磚瓦被分批運走,留下裸露的民居和一片瓦礫。

步兵撤回漢中,劉璋帶著四萬騎兵再次回到西羌,這次是去落實王煦軟攻政策的。

東青衣現在有川軍的五萬騎兵,其中陽平關一戰收編的騎兵兩萬,抽調諸羌部落一萬餘,先零羌投降兩萬。

所有騎兵打亂混編,分發先零羌留下的女人,實行草原部落制,平時放牧,戰時聚集,這些騎士和從天水一帶裹挾來的羌氐人,成為東青衣草原的草原民。

老營由王煦龐柔駐守,護衛老營的兩個主營分別由王雙胡車兒駐守,其他主營也由川軍將領擔任。

整個東青衣被川軍完全掌控,成為西羌草原最大部落。

劉璋在東青衣召開西羌聯盟大會,西羌各部首領和大小頭領參加,大會上,劉璋親自為這些人加冕爵位,穿上象徵高貴身份的華麗衣服,眾羌兵又羨慕又高興地看著自己的頭領首領穿上華服。

當細封池一身緊身白色蟒袍出現在視線中,那英姿煥發的神彩,頓時讓眾羌人頭領自慚形穢。

劉璋沒有食言,所有承諾的金銀,布匹,綢緞,全部如數賞賜諸部,羌人看到這些東西都很高興,有了這些東西,就意味著他們也能有衣服穿,能用金銀到互市的市場買食物,不管是否能非配到自己頭上,劉璋送這些,都是對羌部有好處的。

如果金銀布匹,還可能到不了普通羌人手上的話,劉璋下面宣布的,就和他們有關了,劉璋向羌人講了今後西羌的狀態,就是與西涼為敵,但是西羌剛遭遇大劫,在恢復元氣以前,川軍不會要求他們主動向西涼進攻。

但是如果西涼軍來犯,所以隨征的羌兵,都享受漢軍的俸祿,當聽到俸祿換算成的糧食數目時,羌兵都很興奮,這就意味著,他們在戰場上,不用靠搶,可以用敵人的人頭換取食物了。

而且羌兵還享有爵位,不管是否加入川軍,只要隨征立功,就能得到川軍賜予的爵位,以及相應的禮物和優待,這意味著,細封池那一身華麗的侯服,他們也可以穿上。

這些羌兵現在還只看到華麗的侯服,以後知道了被劉璋分封爵位的人享受的特權,掌握財富,分配財富,爵位世襲,他們會更加瘋狂的為川軍征戰。

除此之外,劉璋還鼓勵這些羌人去漢區務工,沓中開通互市以後,漢中一定會多許多作坊,外出務工,是將這些羌人漢化的最好辦法,也是控制他們經濟的最好辦法,但是羌人響應者寥寥。

這些羌人壓根不知道務工是什麼玩意。

不過劉璋並不擔心,只要以後豎立一些羌人打工掙錢的典型,拿著錢回家炫耀一番,娶幾個媳婦,衣食無憂,其他羌人自然會跟風。

聯盟大會以後,川軍在羌人中的地位空前上升,現在的川軍,在西羌草原不但有強大的實力,而且因為無私的恩惠,羌人可以源源不斷在川軍獲得好處。

有了之前殘酷壓迫的西涼軍對比,無論是羌人頭領還是普通羌民都對劉璋感恩戴德,從心裡開始願意歸附川軍,並且迫切隨征作戰。

聯盟大會尾聲,劉璋帶著諸羌首領和羌兵,舉行盛大的祭祀大典,祭祀羌人中偉大的白石神。

先零羌老營就有一尊神像,羌人的神,並不是具體的神,而是一種上天,自然,祖宗的崇拜,羌民一般都在石碉房和碉樓頂上供奉著五塊白石,象徵天神、地神、山神、山神娘娘和樹神。

這尊與碉樓一般大的神像,就代表這了上天,自然,族中三者,是羌人最高的信仰,劉璋親自祭拜,帶著川軍眾將,對神像三拜九叩,供奉三牢香燭。

羌人跟著祭拜。

劉璋踏上台階,轉過身來,拔出劍直刺蒼穹,對著眾羌人頭領首領喊道:「羌不叛漢,我劉璋是羌人永遠的朋友,願偉大的白石之神保佑我們,西羌之民,綿延昌盛,代代不息,羌民與川軍友誼,萬年長青。」

「川羌聯盟,共佑西羌。」

「川羌聯盟,共佑西羌。」川軍騎兵舉槍齊吼。

很快羌人也加入吼聲之中,「嗚嗚嗚。」馬蹄踢踏,嘶聲不絕,整個草原沸騰,劉璋站在神像之下,受千萬羌民注視,這一刻,劉璋與馬騰韓遂一樣,在西羌建立起了威望,而且隨著軟攻之策的深入,這種威望必然繼續增長。

聯盟大會結束,劉璋搓著凍的通紅的手回到木屋,對王煦道:「先生,我就要回成都了,這裡就拜託先生了。」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82章徵收財產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84章西域,太遠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