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71章西羌之戰5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6日 21:36 [字數] 34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頭領道:「我們五千人,匯聚青衣羌駐地的族人,足有兩萬,對付幾萬不會騎馬的異族人還不行嗎?如果我們放開白水河草原,細封池一定趁火打劫,號召青衣羌人向我們進攻,到時候我們後悔莫及。」

頭領翻身上馬,帶著族人流水般撤退,其餘先零羌人撤向駐地。

「首領,先零羌亂了。」一名青衣羌族人對新任首領細封池喊道,細封池一身白甲上生滿混血的污垢,臉上一臉臟污,白色朝天盔上的羽毛都已經變成灰色,足可見這些時日被先零羌絞殺,青衣羌打了多少次硬仗惡仗。

細封池也看到了先零羌撤退,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先零羌將自己逼入死敵,不就是要一舉殲滅嗎?只要自己一死,青衣羌就再也沒有凝聚力量,先零羌就可放心兼并青衣羌族人。

先零羌怎麼可能錯過這麼大好的機會。

「傳令,全軍隨我進攻。」細封池銀槍一舉,就要進攻,白馬羌首領立刻道:「細封池首領,是不是先零羌詭計,我們可就是中了他們詭計才被困在此處的,這次是不是引我們入伏。」

「坐以待斃不如拚死一搏,殺。」細封池舉槍向先零羌殺去,就算先零羌堂堂正正對戰,青衣羌和白馬羌都不是對手,還怕他什麼埋伏。

…………

西羌草原邊際,劉璋率領一萬兵馬,穿過氐人山谷,經過兩日的攀山越嶺,踏上遼闊西羌草原,前方綠色草原一望無際。

這就是傳說中「狐狸所居,豺狼所嗥」之地,羌氐等草原民族世代棲息的地方。

「駕,駕。」

冬風冷冽,風吹草低,數騎快馬從遠處馳來。馬上羌人勇士翻身下馬向劉璋稟道:「稟報主公,五溪蠻軍三日前已經向先零羌草原發起攻擊。」

「早了一天。」劉璋心猛地一沉,冷聲問道:「五溪軍情況如何?草原各部現在情況如何?」

「先零羌大寨遇襲,所有先零羌軍隊回援,青衣羌的圍困已經解除。但是遭到撤出的先零羌人屠殺搶劫。」

「先零羌與青衣羌在白水河草原對峙。先零羌撤軍之後,青衣羌新任首領細封池率軍突襲,但是未能擊敗先零羌,雙方傷亡慘重。青衣羌與白馬羌依然被困。」

另一名羌兵探子稟道:「五溪軍偷襲先零羌得手,先零羌老營,各大主營相繼被襲,蕭夫人派軍駐守。

但是先零羌當天夜裡就有七千多戰騎馳援老營,蠻軍陷入苦戰。羌人越來越多,現在在老營和各主營外馳騁之羌軍,在兩萬左右,五溪軍傷亡慘重。」

「蕭夫人在哪。」劉璋,眉頭緊蹙,早了一天,也就是說蕭芙蓉要帶著步戰的蠻軍多硬抗一天的先零羌騎兵。

「先零羌老營,以羌寨原有的寨欄和碉樓相抗,情勢危急。」

眾將領都是一驚。紛紛請求馳軍先零羌老營,攻佔老營,為蕭芙蓉解圍。

劉璋緊皺眉頭,默然不語,對旁邊一名小將道:「飛馬漢中。告訴法正,可以行動了。」

「是。」

「傳令所有軍隊,殺向白水河草原,解救細封池。」劉璋沉聲下令。胡車兒急道:「那蕭夫人怎麼辦?先零羌草原騎精悍,夫人的軍隊都是步軍。不可能是他們對手的。」

「是啊主公,馳援老營,救了夫人再擊潰先零羌不遲。」好厲害大聲道。

「你們懂個屁,所有人立刻殺奔白水河。」劉璋再次下令。

幾員將領都有掙扎神色,也只得領命,撥馬準備賓士,王煦對王雙說了幾句,王雙眼睛一睜,對劉璋拱手道:「主公,末將請命,主公只需給我兩千騎,不,一千騎,我必救得夫人危難。」

「一千騎?你知道先零羌老營外多少羌兵嗎?」劉璋冷聲問道。

「不下一萬。」王雙慨然答道。

「那你還敢領命?」

「死而後已。」

…………

王雙率領鄉勇十八騎,及兩千騎兵殺奔先零羌老營,其餘川軍騎兵奔襲白水河草原。

大軍向西飛馳,劉璋對王煦道:「先生知道我的意思?」

王煦病弱的身軀,頂著呼呼寒風,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主公對局勢洞若觀火,取捨有度,川軍大幸。」

王煦艱難說出一句話,寒風好像將自己包裹起來,不斷咳嗽,再也不能言語,任戰馬馳騁,手帕放在嘴邊,白色的手帕上一片血紅。

就這一句話,劉璋已經知道王煦清楚自己的用意,一萬軍隊馳援老營,那不過杯水車薪,川軍騎兵都是取自西涼和羌地,戰力不減,但是戰意卻大大減弱,他們不會那麼鐵心賣命的,只會打順風仗。

這一萬軍隊與純凈的兩萬先零羌騎兵對戰,那就是送死,而且就算破天荒打敗了先零羌人,最後川軍騎兵還剩下多少?

能防禦從天水,漢中回援的羌人嗎?

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白水河救出細封池,讓他號召青衣羌的勇士,殺向先零羌老營,要知道,青衣羌可不止自己的上萬部族勇士,十幾年的霸主地位,能夠號召許多西羌小部落附從。

以羌制羌,才是西羌戰略的根本。

蕭芙蓉劉璋也很想救,可是去救了,整個西羌戰略宣告瓦解,數月辛勞付於一旦。

「殺。」

川軍騎兵如天兵神將出現在西羌草原,殺向白水河的先零羌士兵,先零羌士兵知道偷襲老營的是步兵異族,根本想不到除了細封池,西羌草原還有其他敵對騎兵,猝不及防,被川軍殺得大敗。

細封池一見先零羌大亂,再次抓住戰機,向先零羌突入,先零羌留守的五千騎兵被全部殲滅。

劉璋與細封池會師。

「我乃青衣羌首領細封池,不知閣下是誰?」細封池馳馬到了川軍軍前。

「蜀候劉璋。」劉璋冷聲道。

「啊,劉璋。」

「劉璋。」

青衣羌白馬羌眾頭領面面相覷,都是驚駭不已,這時高塔和鐵托上前,看清劉璋面容,也是一驚,向細封池確認了劉璋身份,細封池與白馬羌首領互看一眼,立即翻身下馬。

「青衣羌首領細封池,參見漢大將軍蜀候。」

「見過蜀候。」青衣羌眾頭領一齊捶胸行禮。

劉璋打量一眼細封池,雖然白甲銀槍和臉上都是血污,卻掩蓋不了俊秀音容,漢語流利,言語得體,器宇軒昂,果然不愧為西羌第一勇士。

當初蕭芙蓉就是冒充白羽銀槍細封池,殺入南鄭的。

「眾頭領不必客氣,本侯早說過會來解青衣羌草原之難。」劉璋向前伸出手掌,微微一舉,細封池花黨起身,高塔大聲道:「蜀候果然義薄雲天,說到做到埃」

胡車兒驕傲地大聲道:「高塔,你當我們主公說話放屁呢?我們主公一言九鼎,說了殺誰就殺誰,說了救水就算拼了命,也絕不食言。」

當初跟隨高塔的青衣羌頭領都只以為劉璋說要解草原之難,只是為了勸降青衣羌,隨便說說,沒想到劉璋真的帶騎兵殺入草原,並且在青衣羌最危難的時刻,眾頭領皆大聲道:「蜀候信望威濃,義薄雲天。」

細封池向劉璋拜道:「我們聽說先零羌老營和各主營皆被侵襲,是否也是蜀候兵馬?」

「正是。」

細封池一驚,再次拜道:「如此,細封池必要感謝蜀候解救全族之恩,若不是蜀候兵馬,我青衣羌白馬羌恐有滅族之禍,皇叔之恩,我等沒齒難忘。」

「喔喔喔。」眾勇士揮舞彎刀,表達他們對朋友的歡迎。

「細封池首領,花黨首領。」劉璋大聲道:「現在不是相謝的時候,先零羌極其附庸部落騎,正在回攻營寨,如果讓他們奪回營寨,今後糾集西涼軍,必是心腹大患,可敢隨川軍一起,徹底剿滅先零羌?」

「蜀候小瞧草原勇士英勇,如何不敢?」細封池朗聲道。

「好,等我們覆滅羌人,在草原上開懷暢飲。」

細封池翻身上馬,提起銀槍,哈哈大笑道:「蜀候,那我們就比比誰殺的人多了。」

細封池銀槍一舉:「青衣羌勇士們,隨我殺向先零羌大營,為我們死齲勇士,婦孺孩童,復仇。」

「復仇,復仇,復仇。」

青衣羌勇士舉刀齊吼,數月被先零羌絞殺的怒氣全部噴發出來,誓要讓先零羌血債血償。

花黨大吼道:「白馬羌勇士們,白陸了,隨我殺。」

滾滾的馬蹄聲在草原上響起,青衣羌回到族中,被先零羌分割的族人聚集,數萬騎頂著雪花殺向先零羌。

「蓉兒,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劉璋心裡默念著,雖然,在大業和女人中間,自己永遠會選擇前者,但是若是這次蕭芙蓉有事,劉璋會內疚一輩子。

鐵龍關。

二十萬西涼騎,日夜攻打,哪怕其心不齊,但是兵力太過懸殊,三關川軍守軍承受了極大壓力,終於在十餘日後,西涼騎明攻木台,實攻上關,上關告破。未完待續。。。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70章西羌之戰4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72章西涼盟軍大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