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64章氐人五勇士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01日 06:48 [字數] 45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劉璋等人驚訝的眼神中,五個第一名竟然全被新來的部落勇士摘走,全場靜默,那些跳舞的氐人姑娘也不跳了,喊聲停止了,劉璋旁邊的老者臉色異常難看。.

女首領的部落不服氣,以勇士比累了為由,又重新派出勇士與新來的部落勇士比賽,可惜,結果還是一樣。

在比過幾批之後,再也沒人敢上去挑戰,這時,一個看起來像是新來部落貴公子的人,站上台階朝著周圍人高吼什麼,可能是侮辱言辭,女首領嫡系部落的人都垮著臉,可是人家是堂堂正正比贏了的,又無話可說。

都憤怒不甘心,又無可奈何。

劉璋問老者道:「為什麼這個部落的人這麼厲害?竟然所有第一名都能拿走?」

老者通過羌人轉述:這個部落名叫達達部,原本就很厲害,是山谷里打獵的好手,平曰也好勇鬥狠,所以體格健壯,在以前,其他部落就算聯合起來,比達達部人多,也打不過他們。

直到後來女首領開始用陣型,統一指揮勇士進退,達達部才開始落敗,慢慢失去霸權,其他部落開始依附女首領的部落,最終在今天戰勝了這個強大部落。

劉璋點點頭,就在這時,劉璋突然看見那個達達部貴公子向自己這邊走過來,哇哇聲不絕,還向自己伸出了食指挑釁。

劉璋疑惑地看向羌人,羌人臉上帶著憤怒,回道:「主公,這達達部氐人無禮,他問主公是不是漢人,如果是,他要向你挑戰,還說他要帶著他的族人,打敗漢人,讓漢人知道他們部落人的厲害。」

劉璋記得王煦的話,氐人內鬥最好不參與,參與就會惹得一身搔,兩邊不討好,最好還是置身事外。

估摸著這批氐人一定受過漢人欺負,劉璋讓羌人翻譯道:「本將來自小盤山,北宮止將軍麾下,從來沒有與偉大而英勇的氐人結怨,如果我們漢人有地方得罪了你們,我代他們向你們道歉,但是我申明一句,我們漢人對偉大而善良的氐人,絕對沒有惡意。」

「主公,怕他個鎚子。」好厲害悶悶道。

「滾一邊去。」劉璋呵斥一聲,要是鬧出民族矛盾,那可收拾不了。

可是那氐人公子聽了羌人翻譯的話,顯然不買賬,還拉開膀子上的獸皮,向劉璋一行做出挑釁的姿勢,說了幾句話,鄙夷地看著劉璋。

羌人含憤向劉璋道:「那氐人說,我們這是怕了他們,還說農耕的人,都是懦夫,只會出歪門邪道,他要帶領他的人,堂堂正正擊敗我們。」

劉璋是真無語了,自己哪裡招惹這伙氐人了,來到這山谷屁股還沒坐熱呢,就惹得一身搔,只好對那臉色漲紅的老者道:「老先生,你問問他們,我們到底哪裡得罪他們了,我們很善良,完全沒有惡意的,如果不喜歡我們觀看你們氐人比賽,我們離開就是了。」

「將軍不用走。」

突然,老者嘴裡蹦出一句漢話,劉璋和眾人都愕然在當場,只聽老者氣沖斗牛地道:「將軍沒有得罪這伙達達部的人,達達部的人是在找我們女首領晦氣呢,我們女首領是漢人,他們怨恨女首領統一了山谷,可是又鬥不過我們女首領,所以才來找你們出氣。」

「你會漢話?」胡車兒問道。

「現在這事重要嗎?」老者大吼一聲,怒氣從面部的每個毛孔狂噴出來,胡車兒嚇的脖子一縮,老者的漢話腔調不圓,卻吐詞清楚。

「將軍莫要見怪。」老者發現失態,向劉璋低了一下頭,抬起頭道:「不過這達達部的人實在可惡,以前仗著人多勢眾,又野蠻,經常欺壓我們。

我們山谷里其他部落,都被達達部欺壓幾十年了,現在我們部落統一了,達達部還來生事,將軍代我們教訓一下他們,我們不會說什麼,也出一口惡氣。」

「嗚嗚呀。」

「嗚嗚呀。」

周圍氐人起鬨,老者道:「這些族人,都希望你們教訓他們一下呢。」

「嗚嗚嗚。」

「喔喔喔。」

起鬨的聲音越來越大,氐人族人,族中首領,各族勇士,都舉拳舉槍對著達達部的人和劉璋一行人喊。

劉璋看了一下,支持比賽的占絕大多數,看來這些小部落受達達部鳥氣不是一天兩天了,積怨甚深。

俗話說寧可犯天條,不可犯眾怒,達達部犯了眾怒,又有「強大的」的女首領嫡系部落支持,川軍教訓一下達達部,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何況是比賽,也不會弄出人命。

「嘎嘎西多利哇。」達達部貴公子雙目如電,對著劉璋大吼,突然雙腿一開,指著自己大腿襠部。

「這傢伙放什麼屁?」劉璋問羌人,就算不懂鳥語,也知道這次貴公子言辭極度難聽。

「他,他說……」羌人吞吞吐吐。

老者道:「達達部少頭領說,不比賽可以,就從他胯下鑽過去。」

「豈有此理。」劉璋騰的站起來,怒形於色,倒不是心裡有多憤怒,而是以此來裝出一個自己被迫應戰的樣子,告訴那些氐人,可不是自己要與達達部比,是達達部欺人太甚了。

而且這老者的話,明顯有挑撥嫌疑,既然他挑撥了,說明女首領的族人是支持比賽的,自己從道義上立於不敗之地,興許能和平通過氐人區。

至於實力上……劉璋憤怒地看著達達部公子,冷聲道:「好,我們應戰,不過不是漢人與氐人的比賽,而是本將軍代那些受你們欺壓的氐人教訓一下你們的狂妄。」

羌人正要翻譯,老者站起來,大聲用氐語將劉璋的話對全場人吼出來,全場群情激動,紛紛嗷嗷叫的吶喊,畫了五色顏料的氐人勇士和少女,甩動長發又蹦又跳,如同瘋魔。

達達部的一眾勇士氣的臉色鐵青,貴公子哼了一聲,帶著不屑的笑意看了劉璋一眼,轉身離開,坐在了觀眾席的最前排。

一名達達部的勇士出列,大約有兩米多高,兩手與腰部分開一分米距離叉開,俯視坐在芭蕉葉上的劉璋等人,好像遊客抬頭看樂山大佛一般。

達達部勇士嘀嘀咕咕說了幾句話,老者道:「此人名叫達卡,外號庫庫,就是漢語跑跑的意思,是達達部中最善跑的人,據說其曾徒步追到豹子,在開闊地追野兔那是家常便飯。他要向你們挑戰賽跑。」

「徒—步—追—豹—子?」劉璋一個字一個字地重複,震驚地看向那達達部的勇士,兩條腿那叫一個長啊,與上半身不成比例,活像一個踩著高腳的矮子,而且剛才賽跑,劉璋光顧著喝彩沒仔細看,現在想起來,好像是有一陣風刮過。

眾氐人觀眾都沉默了,剛才是因為受不了心裡那口噁心,所以挑動漢人出來比賽,可是現在上真章了,他們可是知道達達部人多厲害的,要不是有這些各有所長的勇士撐著,達達部也不可能穩穩欺壓他們幾十年。

達達部勇士跑跑又做出剛才貴公子指著褲襠的動作,「嘎嘎西多利哇。」哇哇叫了幾句,川軍眾人已經學會「從我褲襠下鑽過去」這一句氐語了,怒不可遏,胡車兒噌地一下站起來:「我來會會他。」

好厲害知道胡車兒很能跑,可是還是不信任,問道:「你追到過豹子嗎?」

「追不上。」

胡車兒答了一句,就跨步出列,站到跑跑面前。

「噓。」周圍人發出一片噓聲,胡車兒也不算矮了,一米八幾的樣子,可是比跑跑足足矮了一個頭,最最最關鍵的是,跑跑的腳比胡車兒的腳高出兩個頭。

估摸著一步,能當胡車兒兩三步,也就是胡車兒的頻率要比跑跑快兩三倍以上,才能超過他。

兩人各自就位,看跑跑小跑到跑道前,又做了一下熱身運動,身體靈活無比,川軍眾人都為胡車兒捏了一把汗,可是劉璋不是很擔心,胡車兒的快是自己見過的,當初在五溪萬丈崖,胡車兒背著自己都能跑的跟飛一樣。

胡車兒能跑過一般的駿馬,這根本就是常人難及,千古都難出幾個的,要想跑贏他……除非跑跑真追上過豹子。

隨著主持氐人一聲吼,跑跑當先跑了出去,胡車兒卻愣在當場,周圍氐人都愕然望向賽場,劉璋痛苦抱臉,這貨不懂氐語,根本沒聽到起跑令。

總賽程一百二十步左右,眨眼功夫,跑跑已經跑出十幾米了,胡車兒終於反應過來,抬腳追了上去,初時周圍人還失望,就在胡車兒跑出去的一瞬間,周圍氐人猛地睜大眼睛。

只見胡車兒雙腳開動如飛,如一台暴風車一般向前猛竄,在火光下形成一道連影,三四秒功夫,胡車兒追上了跑跑,瞬間超過,如一道閃電,向目標直插過去。

周圍氐人都驚呆了,川軍眾人第一次看到胡車兒爆發潛力,也驚呆了,全場屏神凝氣,只盯著跑道上兩個人影。

「哇哇埃」跑跑不甘心地大聲吼叫,腳下加速,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胡車兒一點也沒給他機會,越跑越快,一頭扎進終點,還跑出十幾米才停下來,臉不紅氣不喘。

這時跑跑還在九十米左右,遠遠看著胡車兒,突然,一下子坐到地上,哇哇哭了起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自己賽跑從未一敗,今天竟然……竟然輸的這麼徹底……哇哇……。

達達部的人大驚,其他部族氐人沉默幾秒,一大群氐人姑娘向胡車兒圍過去,口裡念叨什麼,劉璋和川軍眾人已經聽過一次,都懂了。

「大哥哥,今晚陪我睡覺。」

「陪我睡嘛。」

「陪我。」

一個個身材姣好,前凸后翹,臉上烏七八糟卻不掩美麗的氐人姑娘圍著胡車兒轉,胡車兒終於享受到了當初好厲害被巫溪姑娘追逐的待遇,得意非凡,嘿嘿笑著回了劉璋身邊。

氐人姑娘們意猶未盡的散去,不斷向胡車兒拋媚眼,胡車兒嘴都要笑裂了。

這時又一個達達部勇士站在了川軍面前,穿著豹皮小裙,露出上半身古銅色油膩膩的肌肉,六塊腹肌,兩塊碩大胸肌在眾人面前嚓作響,氣鼓鼓地看著一眾人,誓要為跑跑雪恥。

老者道:「此人名叫扎西,因為曾徒手制服一頭牛,外號牛敢當,力大無窮,他要向你們比試摔跤,不過此人力氣太大,很可能在合符規則的情況下也要出人命。

自其參加摔跤比賽以來,已有兩名對手死亡,五名對手受重傷,沒有不帶傷而退的,我看你們這一合還是認輸吧,只要贏了剩下四場的兩場,就是你們贏了。」

「威風大將軍,輪到你上場了。」王緒推了一下好厲害,對於好厲害的力量沒人有懷疑。

牛敢當鼓著牛眼看了走出來的好厲害一眼,大步到了場中。

這一下對比更不了得,好厲害只有可憐的一米五幾的個頭,在一米八幾的牛敢當面前,就是一個小孩。

牛敢當臉上露出憨厚的笑,伸出臉盆大的手掌摸上好厲害光溜溜的頭,表示自己很愛惜幼校

好厲害卻怒了,最恨的就是別人摸他光頭,鐵箍一般的手抓向牛敢當的手,猛地一扯,同時膝蓋向牛敢當腹部頂出。

牛敢當六塊堅實的腹肌好像被沖城車撞了一般,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喔……」

好厲害一合制敵,全場大驚,一片驚呼,達達部貴公子也一下站起來。

牛敢當牛眼掃了一眼觀眾,只道自己大意,從地上竄起來,一臉不服氣的沖向好厲害,好厲害一動不動,就在牛敢當衝過來的當兒,抓住伸過來的手,一個漂亮的過肩摔,牛敢當又倒在了地上。

牛敢當哇哇大叫,忍痛爬起來,再次沖向好厲害……劉璋看著場中兩人,對王緒道:「這廝什麼時候手腳變這麼靈活了?」

不注意看,也以為好厲害是憑著大力摔了牛敢當,可是仔細看就能看出,好厲害每一次都出手很巧妙,剛好拿捏到位置,使自己無窮的力量發揮到極致,如果是以前的好厲害,恐怕只能抱住牛敢當的腰往地上摔了。

王緒道:「好將軍近幾月練武勤奮,曰夜不墜,武藝大有長進,屬下也當向好將軍學習。」

q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63章西羌之戰3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65章鐵球與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