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62章氐人山谷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30日 05:02 [字數] 44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是。.」劉璋皺眉道:「我們就要從這條道入西羌,如果路上多零散羌騎,如何突入先零羌?」

計劃永遠是有缺漏的,劉璋事先沒料到一些事情,羌人出擊漢地,通常是部落聚集,而這次先零羌出兵匆忙,不能聚集,那這些小部落,只好自行前往。

羌人都是掙扎在溫飽線的人,大冬天能搶點糧食,賺點漢人的雇傭費,何樂而不為。

「可等三天。」王煦道:「等三天,能去天水的羌兵,就該都去了。」

「不行。」劉璋斷然拒絕,劉璋和蕭芙蓉已經約定了進攻時間,騎兵必須在蕭芙蓉進攻先零羌后的兩天內趕到草原,光靠步兵是不可能收取西羌的。

「如此……」王煦想了一下道:「屬下早年曾遊歷西羌,知道除了這條道路,還有一條捷徑可通西羌,只是。」

王煦欲言又止,劉璋問道:「很難走嗎?」

王煦搖搖頭,又點點頭:「難走是一定,先要順著山路向下,途中多有絕路和深山老林,而後又要上山,山路陡峭,翻山越嶺才能到達西羌草原,可是路難走沒什麼,這條道路比大路近,時間應該差不多,甚至更短。

只是,在下山與上山之間,有一片廣袤山谷,山谷里生活許多氐人部落,氐人保守,不喜生人,恐怕他們不會讓我們通過。」

「不通過就打,我就不信那些野人是我們對手。」好厲害道。

王煦笑道:「山谷地形複雜,氐人熟悉地形,騎兵不能衝鋒,不會是那些土人對手,兩邊山勢陡峭,若被氐人擊敗,逃都沒得逃,多少羌人和西涼軍閥想搶劫那些氐人部落,都是鎩羽而歸。」

劉璋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對王煦道:「先生,你看這樣可好?我們如果待在這裡,反正也要等上三天,不如先去氐人部落,我們不打,看能不能通過,如果不能通過,再折回來。」

王煦點點頭:「如此甚好。」

在王煦和一些知道路徑的羌人帶領下,士兵牽著戰馬向山下走去,走了一整天,在黃昏時遠遠看到了群山之間,綠水樹林之中,一間間木房矗立。

劉璋正要派幾個懂氐人方言的羌兵過去,卻看到山下,就在劉璋的軍隊與氐人房屋群的中間,有兩隻軍隊在對壘。

兩軍各有數百人,拿著各種各樣的骨質武器,對著對方依依呀呀地叫罵,不知罵些什麼,反正就是在罵。

「氐人軍隊在征戰,好大的規模。」王煦感慨道。

眾人都看向他,以為他說的反話,好厲害撇撇嘴道:「我還以為是打群架呢。」

胡車兒不高興了:「不見得你南中蠻幾個山洞打架,就會出動幾千上萬。」

「你個羌鬍子,你說誰是蠻人?」好厲害大怒,好胡車兒糾纏起來。

劉璋不理兩人,對王煦道:「先生,你說這是敵人大規模征戰,具體多大規模?」

「決定這山谷內整個山谷霸權的規模。」王煦答道。

劉璋沉思一下道:「先生,我突然想到一個好辦法,既然這是決定存亡的大戰,兩隻人數又差不多,我們就看準誰勝了攻誰,那敗的一方必然感激,我們或許能安全通過氐人區,你說可好?」

「不好。」王煦毫不猶豫答道,劉璋一愣,王煦道:「氐人保守,就算他們在生死大戰,當外人插入,他們也是一致對外的,就算兩個結有深仇大恨的部落,外人滅了其中一個,另一個部落也不會感激,反而會視為氐人的敵人。」

劉璋點點頭,心裡又茫然起來,這少數民族就是麻煩,言語不通,風俗不同,打也打不得,求也求不了。

劉璋拿不定主意,決定先看完兩支氐人部隊打完架,哦,打完仗再說。

劉璋從山上往下望去,突然神色一擰,王煦也眉頭緊皺,只見兩支氐人軍隊軍容完全不同,一方散亂不堪,拿著棍子骨刺呼號,而另一方竟然排起了軍列,幾百人排成一個方形軍陣。

從武器的長短分析,這支氐人部隊還做了兵種配製,劉璋驚訝不已,更加仔細觀看。

「咿咿呀。」

「咿咿呀。」

兩方氐人吶喊著沖向對方,零散的一方沖的快,軍陣的一方沖的慢,卻竟然有序。

「嗖,嗖,嗖。」

骨刺做的弓箭射向只穿樹葉草皮的敵人,零散的一方不少人受傷,待衝到陣型前方,後方長武器和第一排的短武器配合,形成一道骨刺林,零散的一方前進不得,陣型緩緩推動,前面的敵人紛紛倒在陣型的碾壓下。

零散的一方已有潰敗之勢,就在這時,陣型的一方后隊流水般分出,依依呀呀地喊著向零散一方包抄,陣型推動減慢。

就在零散一方崩潰之時,已經被三面合圍,包了個圓,零散一方紛紛投降,陣型一方損失微乎其微。

「氐人中有高人。」王煦驚道,看著山下已經在打掃戰場的氐人軍隊,對劉璋道:「雖然是幾百人的戰爭,但是無論是排兵布陣,還是把握戰場時機,這個指揮將軍都已經運用非常嫻熟,氐人常年不出深山,只懂打獵和放牧,竟然有這等人?」

「是啊,我們羌人一般都不用陣型的。」胡車兒道,羌人沖陣都用錐形衝鋒,可那也是最開始排的,沖了之後,就不管了,沒人去調配什麼兵力,只管往前沖,打不過就各自勒馬撤退。

劉璋也有些驚訝,如果氐人真有一個擅長統軍作戰的人,那整個西羌和西涼,氐人部落可不少,要是全團結起來,說不定是個很大的威脅。

「叫個人下去向勝利方傳話。」劉璋下令。

兩名羌兵一溜煙向山下跑去,不一會一名士兵跑上來,對劉璋道:「女首領問我們是那裡來的部隊,羌人,西涼人,哪部羌人,誰麾下的西涼人。」

劉璋看向王煦,劉璋可不知道這些氐人對誰有好感,對誰有仇,王煦想了一下,對士兵道:「告訴他們,我們是燒當羌和西涼北宮止的兵馬,去西羌調解先零羌與青衣羌糾紛,向他們借道,事成之後,可給予財貨相報。」

兩名士兵跑了下去,劉璋問道:「為什麼說是這支人馬?北宮止與氐人友好嗎?」

王煦訕笑道:「實在汗顏,我也不知道這些氐人和誰友好,憎恨誰,氐人保守,按理來說,就沒他們友好的人,誰侵犯他們,就恨誰,這樣一來,羌人和西涼軍都很危險,無論是先零羌還是青衣羌,無論是馬騰還是韓遂,都打過氐人的主意。

而燒當羌是西羌最偏遠的部落,北宮止是駐紮小方盤城的玉門都尉,和西域人來往,基本不參與西涼爭鬥,也就是說這兩隻人馬在氐人眼裡應該是中立的。」

「我認識北宮止,我證明,我爹販玉過境,還和他喝過茶。」西域女孩急忙插嘴道,生怕別人不誤會她是胡商的女兒……

劉璋點點頭,不一會,兩個羌人上來了,對劉璋道:「女首領說她不信,燒當羌僻處偏荒,北宮止熱衷收取胡商之稅,兩邊加起來不過一萬騎,怎麼可能傾巢而出,還說主公你不要玉門關了嗎?」

眾人面面相覷,王煦肯定地道:「這個所謂女首領,絕對不是山谷氐人,這山谷氐人不可能知道這麼多,連北宮止和燒當羌的兵力都能計算出來。」

「那就照實了說吧,我們川軍更不可能冒犯過氐人。」劉璋道。

「不可。」王煦道:「氐人說什麼也是草原人,對草原上的勢力,羌,西涼等更有親近感,說是川軍,他們會感到更加陌生,保持戒備心。」

王煦想了一下,對士兵道:「告訴那女首領,我們就是北宮止的人,如今西涼二十萬大軍伐川,玉門關有上千衛兵把守,可保無慮,所以受許昌曹丞相之託,特來調停西羌之爭,共同伐蜀。」

不一會兒,兩名羌兵再次氣喘吁吁跑上來:「女首領說叫主事的人下去,隨從不能超過百人。」

「主公不可。」王緒急聲道:「這些野人,生姓野蠻,毫無章法,要是他們暗害主公……」

「無妨。」王煦道:「氐人雖然保守,戒備心重,但是這也是他們惡劣的生存環境逼出來的,周圍羌人西涼人的勢力都比他們大,他們不得不保持戒備,但是氐人本身很善良,不好戰。

而且,氐人這麼大規模的戰爭,也才幾百穿著樹皮的人,這些氐人要攔住一支大軍簡單,只要斷橋斷路就可,要殺一批人卻很難。

這個女首領說帶一百人,想來是考慮了我們承受能力的,從這一點看,這女首領似乎也想見見,主公率一百精兵強將下去,小心謹慎,可保無慮,還能取得氐人信任。」

劉璋點點頭,留在龐柔王煦駐軍,帶著好厲害胡車兒王雙下山,到了山下,那女首領已經帶兵離開,剩下的氐人在搬運傷者。

「朋友,你好。」一個氐人走上來,著一口流利的漢語,向劉璋一行打招呼,劉璋嚇一跳,要不是那氐人長相,真要以為是漢人。

可是下一刻,劉璋和所有隨從都震驚了。

「朋友,你好。」

「朋友,你好。」

所有氐人都憨厚地笑著跟劉璋一行打招呼,漢語流利,河南腔,劉璋按著太陽穴,努力確認自己沒做夢。

「老先生,你會說漢語?」劉璋對一個拿著骨刺槍走來的老者問道。

老者疑惑地看著劉璋,「嗚嗚啊,嗚嗚埃」

「主公,他說,他不懂你的話。」隨行懂氐人方言的羌兵道。

「可是……」劉璋皺眉。

「朋友,你好。」老者對劉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劉璋腦子飛快地運轉半響,終於明白了,感情這群氐人就只會這句漢話呢,難怪腔能拿的那麼圓。

氐人一路走,一路嘰里呱啦地說著,羌人翻譯道:「他說,今天他們女首領大勝,戰敗了最後一個也是最強大的敵對部落,這裡二十幾個部落已經連成一體了,要舉行一個篝火晚會,邀請所有部落參加一個友誼比賽,表示從此就是一家人,也歡迎我們參加。」

「你問他,我們可以借道通過山谷嗎?我們對長生天和偉大的拜火之神發誓,絕不傷這裡一草一木,而且會留下一些財物,今後還會送些財物來。」

羌人將劉璋的話轉述氐人,劉璋只見氐人為難地搖搖頭,嘰里呱啦不絕,羌人道:「他說,這事他做不了主,只有老首領和女首領其中一個同意了才行,不過如果我們能在友誼賽上為他們部落的賽隊吶喊助威的話,或許老首領和女首領會高興,或許會讓我們過去。」

劉璋心道,感情到這當拉拉隊來了,看了一眼天色,現在也回不去岔路口了,不如就參加一次篝火晚會,如果明天氐人不讓通過,就直接回去,從大路走。

劉璋叫人傳令王煦擇地駐軍,同意參加篝火晚會,在氐人帶領下,率領一百人到了氐人的賽場,賽場是一大塊平地,周圍都是樹木,八條石板路從八個方向通向賽場,看得出來,這裡是剛剛剷平的,泥土中還有一些敗草,也許是女首領的部落統一了山谷氐人,配合偉大功勛,興修的工程。

氐人發放芭蕉葉給劉璋等人作為坐席和食物放置處,天色擦黑,一排排篝火燃起來,山谷賽場燈火通明,一排排維持秩序的氐人勇士開進來,分佈賽場四周,標直豎立,背後背弓,不斷將手中骨刺槍提起放下,依依呀呀不絕。

那名氐人老者走過來,說了兩句話,羌人道:「主公,他問,他們氐人軍威雄壯否?」

劉璋:「……」

劉璋看著那些穿著樹皮獸皮草皮,大冬天袒胸露乳,臉上不知道畫了什麼顏料的人,加上手裡的骨刺槍和桑弓骨箭,這樣的軍隊,漫說幾百人,就是幾千人,估計也不是川軍兩百校刀手的對手。

q

(快捷鍵:←)暴君劉璋 第361章基業之盾,天下之劍 暴君劉璋目錄(快捷鍵:回車) 暴君劉璋 第363章西羌之戰3(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