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暴君劉璋 > 第360章西羌之戰2(第四更,16000字。)

暴君劉璋

第360章西羌之戰2(第四更,16000字。)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9日 06:20 [字數] 45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PS:#暴君劉璋#感謝孤單月徘徊的打賞。第四更,16000字。

「在下王雙,見過蜀候。」王雙踏前一步拜道,劉璋隔著老遠,都感受到一股悍氣撲面而來。

「好一個將軍,如此英雄,天賜先鋒之將。」劉璋贊了一句,對王煦一行道:「准許投軍,你們編為一個百人隊,王雙為百夫長,缺額在作戰中自行收編,王煦隨中軍。」

「是。」

這時王雙解下戰馬上的黑包裹,胡車兒看去,羨慕道:「好一批駿馬。」

王煦笑道:「此乃西域大宛良馬,日行千里,是以前一批馬匪犯村,我弟弟搶來的,一同搶來的還有一柄六十斤大刀,兩石鐵胎弓,不說別的,勇力我弟弟還有點,必可為蜀候大業盡綿薄之力。」

一旁好厲害騎著的盧馬不屑一顧。卻只見王雙拿出一把大刀,大刀泛著青黑的光,一看就殺人無數,沉重非常,王雙卻如拿一把扇子。

王雙打開剩下的包裹,一把鐵胎大弓,三個流星錘,加上一把佩劍,全部掛在身上,提著大刀一躍就上了高大的戰馬,彷彿沒有負重一般。

眾將聽王煦說那大刀重六十斤,都看傻了,好厲害自認自己完全可以輕而易舉做到,但是這麼大力,恐怕也只有黃忠有這本事,不禁佩服。

劉璋點點頭,這王雙果然如記載的一般,使六十斤大刀,騎千里征馬宛馬,開兩石鐵胎弓,暗藏三個流星錘,百發百中,有萬夫不當之勇。

…………

天水冀城。

縣令姜敘府郟

從事姜冏從外面進來,身後帶著一個年輕人。

「老兄。你怎麼來了,你夫人不是懷胎嗎?也不在家看著?」姜敘笑著對姜冏道,姜姓是冀城大姓,有羌人血統,但早已漢化。姜敘與姜冏同宗同族。

「這西涼軍將天水攪的亂七八糟。哪有心情在家待著,而且我這次來,是有重大軍情告知大人。」

天水名義上是曹操的地盤,但是曹操沒有一兵一卒在這裡。整個雍州西北,都是雍涼軍閥馳騁的地方,所有地方官,不是軍閥扶持,就是當地豪族子弟。冀城也不例外。

姜姓是冀城第一大姓,整個冀城都是姜家的天下,姜姓官吏佔一半以上。

姜敘擁著冀城,屬於豪族割據,家族子弟鎮守城池,軍閥一般不會招惹,姜敘和西涼軍閥是分開的體系,而姜家對西涼軍閥,可謂恨之入骨。

西涼軍閥說白了就是一群朝廷承認的土匪。西涼也有豪門,韓遂,馬騰都出自世族,儘管馬騰家道中落,但是馬家名聲還是有的。

可是這些世族和姜家等世族不一樣。由於西涼苦寒,生活艱辛,馬家等世族都是從血雨腥風中一路走下來的,他們不管土地。不管財產,只管實力。你有實力,就臣服,沒實力,就搶,就滅。

以至於西涼軍閥征戰,冀城也不得安生,為了應付西涼軍,姜家不得不招募兵勇,花大量錢財打造軍械,家族常年得不到發揚光大,在姜家心中,西涼這些馬匪,就該趕盡殺絕。

而這次西涼軍在天水會盟,天水更是遭了大殃,周圍縣城都被劫掠,還波及周圍隴西等郡,田埂上,村莊小道,到處都能看到西涼軍的馬隊經過,姜家在城外的財產不知被踐踏多少。

姜敘聽到姜冏抱怨西涼軍,心裡也是怨極,神色一擰,問道:「什麼重要軍情?莫非是川軍和西涼軍兩隻匪軍決出勝負了?」

在姜家看來,西涼軍和川軍,就是兩隻暴匪軍隊,而且川軍比西涼軍更暴。

「哪有這麼快。」姜冏向年輕人使了個眼色。

年輕人走上前,對姜敘哈了一禮,「小的劉山,拜見縣令大人。」

「你有何軍情稟報?」

劉山諂笑著道:「小的途經北原道,發現川軍大將張任的騎兵,說要偷襲天水。」

「什麼?」姜敘大驚,急問道:「此言當真?」

姜敘向劉山仔細確認,劉山將北原道所見所聞詳細告知,姜敘拍著手心,驚駭道:「天啊,天水是西涼二十萬大軍糧草中轉點,若是被川軍攻佔,只需守上半月,西涼軍就將崩潰,劉璋果然狠辣,馬騰韓遂都一群草包嗎?」

「不行。」姜敘搖頭道:「天水雖有五千守軍,但是那群土匪只知劫掠,誰會守城,張任為川軍第一上將,統兵有方,川軍到來,天水必定陷落,這事要趕快告訴西涼軍。」

姜冏不解道:「大人,這川蠻與西涼馬匪互爭,我們參與什麼,讓他們互咬好了。」

「哎喲,我的兄弟埃」姜敘對姜冏道:「兄弟你還不知道川蠻都是一群什麼人吧?前後六七次大屠殺,荊益大族幾乎被屠戮一空,如果到了天水,除非我們也跟那些行腳商一樣,低賤販賣物品,謀不德之利,否則必遭誅族埃

相比於川軍,西涼軍最多搶點財物,而且西涼軍亂成一鍋粥,對我們威脅不大,要是川軍,劉璋一言九鼎,麾下謀士猛將齊聚,估計著幾千川軍就能將冀城攻克了。」

姜冏聽到這裡,也凝重了,姜冏道:「北原道距離冀城已經不足百里,就算道路險阻,也不會超過兩日,川軍就能到達天水城下,西涼軍回援來得及嗎?」

「當然來不及,不過,我就不信有了防備,那五千西涼軍連幾日都守不篆…不過也不一定,那群馬匪,會扔雷石滾木嗎?」姜敘比西涼軍還急。

姜敘當下就派人通知天水守將,防範川軍兩日後的偷襲,可就在當夜,天水就遭到了大批步兵詐城突襲,幸好天水有姜敘提醒,沒有輕易開城。

姜敘聞得消息大驚,終於明白川軍不止一批從北原道潛來了,也許大批川軍正在陸續趕來。姜家人急得不行,姜冏道:「大人,我們是不是派私兵援助天水啊?」

「援助了天水,我們冀城怎麼辦?要是被川蠻突破,你我父母妻兒可都在這裡。而且。我們這點私兵,在悍不畏死的川軍面前,能濟什麼事?」

姜敘緊張想著對策,突然醒悟道:「西涼軍回援來不及了。馬騰和韓遂不是和先零羌友好嗎?我們姜家也和先零羌頭領有些交情,如今距離天水最近的就是圍攻青衣羌的先零羌騎兵了,一日之內,必可馳援。」

姜敘姜冏與天水西涼守將聯名,星夜向先零羌求援。

…………

西羌南脈。蕭芙蓉與一眾蠻將正在為是否下山重新繞道煩惱。

「咦,你們看那片竹林。」寶兒突然驚呼出聲。

眾人望過去,只見山頂下方几丈處,有一小塊平地,平地上有一籠寒竹。

「什麼意思?」蕭芙蓉問道,寶兒將想法告訴蕭芙蓉,蕭芙蓉一驚:「這樣可以嗎?」

「姑且一試。」

蕭芙蓉遲疑一下,點點頭,下令道:「將所有細繩集中起來。派士兵下去砍伐竹子。」

寶兒的計劃很簡單,就是用竹子做一個竹橋——飛渡斷崖。

士兵忙碌地用細繩固定竹子,做出竹橋,斷崖寬達十丈,數十米遠。而竹子能夠砍下來做橋的竹竿,僅有三丈長,一座竹橋是無論如何不可能過去的。

只能用幾座竹橋重疊,可是很多竹橋銜接在一起。每座三丈,加起來是夠了。又得考慮首尾的承載力,這斷崖口風這麼大,承載力不好,兩座竹橋立刻就會斷裂開來。

要過去,必須克服兩點,第一是做出一個足夠承載力的竹橋,第二是要能夠搭上對岸。

無論怎樣,這都是一個很難完成的任務。士兵頂著寒風和落雪,做出一架架竹橋,互相首尾相接,用繩索固定,終於做成一條長十餘丈的竹橋,銜接處繩索相連,並皆用木樁加固。

竹橋銜接的公共部分,足有一丈,蕭芙蓉和沙摩柯等人試了試,橋沒變形,甚至嘎吱聲都很少,可見做的很牢固,但是蕭芙蓉和沙摩柯還是不敢確定就一定能承載。

一眾士兵齊心協力將竹橋推出,懸空二十米時,竹橋已經發出「哧」「哧」的聲音,蕭芙蓉,寶兒,沙摩柯等一眾蠻將緊張地看著士兵將竹橋送出。

要是突然斷裂,五溪蠻軍只能選擇繞道。

小心翼翼再推出了十米,竹橋前端就要接觸到對岸,這時竹橋懸空已經達到三十米,在劇烈的寒風中搖動,幾十名士兵一起,才將竹橋勉強固定住,而由於偏斜,根本不可能將竹橋送過去,而是抵在對面斷崖下四五米處。

竹橋在空中搖晃著,銜接處摩擦發出的聲音更大,牽動著蠻軍的心。

寶兒看向蕭芙蓉道:「姐姐,現在只有兩個辦法了,一個是一個人沿著竹橋過去,想辦法用勾繩上到對岸,將橋拉上去,不過這危險無比。」

沙摩柯大聲道:「我去,我力氣大。」

「你去送死嗎?」蕭芙蓉看了沙摩柯一眼,沉聲道:「這不是危險,根本是送死,這斷崖風這麼大,吹都能把人吹飛,更別說沿著搖晃的竹橋上到對岸,說下一個辦法吧。」

「要一個支點,將竹橋撬起來。」寶兒說道。

「可是這裡除了結冰的地面,什麼都沒有,怎麼撬?」花孩兒道。

「用人。」蕭芙蓉沉聲說了一句。

一名蠻軍士兵從竹橋與地面的縫隙鑽進去,蠻軍士兵立刻將竹橋下壓,撐起了一點,同時縫隙更大。

士兵需要使大力固定竹橋,才能不使竹橋被凜冽的狂風吹走,而那蠻軍士兵只感覺背部被巨力壓著,背部火辣辣的,似乎骨頭都已粉碎。

又一個士兵鑽了進去,竹橋下壓,蠻兵痛苦支撐,面容扭曲,竹橋被翹起一點。

蠻軍一個接一個進去,到了第十七個,竹橋終於被撬了起來,搭上了對岸,竹橋放到地面,下面的蠻兵爬出來,只覺得軀幹錯位,尤其是最下面一個,完全癱瘓了。

蕭芙蓉皺著眉頭。

「現在需要一個人過去,將對面橋固定在岸上,還要把串連的白桿槍帶過去,給後面的士兵做護欄。」寶兒道。

「我去。」

沙摩柯一步踏出,蕭芙蓉沒有阻止,只是緊張地看著沙摩柯走上竹橋。

「趴下。」蕭芙蓉大聲喊道。

竹橋上搖晃的沙摩柯沒想到狂風這麼強勁,兩百斤的身體,差點就像樹葉一般吹跑了,急忙趴在了竹橋上,拿著串連的白桿槍一端,小心翼翼一點點向前爬行,後面幾十士兵努力壓住竹橋,不讓竹橋晃動。

沙摩柯趴在竹橋上,彷彿身處雲端,入目都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一陣暈眩,寒風勁烈刺骨,沙摩柯死死抓緊竹橋,手背青筋暴起,眼睛緊閉,緊咬牙關,努力保持著身體的平衡。

竹橋是由十幾根竹子並排拼接,與一般鄉間大路差不多寬,但是身處萬丈懸崖之上,又是另一番感觸。

特別是當沙摩柯走到竹橋中央,山澗酷寒的勁風吹拂,前後不著陸地,身體維持平衡越來越難,就像走鋼絲,而且是萬丈懸崖上走鋼絲,沙摩柯神經緊繃,幾次都感覺腿部酸軟,彷彿要脫力一般。

蕭芙蓉與所有蠻軍士兵一起,緊張地看著沙摩柯向橋頭挪動,所有士兵的心跳都隨著沙摩柯的挪動戰抖。

也不知過了多久,彷彿幾個世紀,閉著眼睛的沙摩柯終於感覺觸到了泥土,睜眼,寒風吹進眼眸,虛著眼睛,終於看到了自己的眼前,竹橋周圍是堅實的陸地。

沙摩柯挪動著身軀,終於到了對岸,對岸的蠻軍輕舒一口氣,繃緊的神經稍稍得到舒緩。

沙摩柯用繩索將竹橋固定在一叢灌木里,繩索纏遍灌木的根部,對岸的士兵鬆開手,竹橋沒有被山風吹飛,竹橋終於固定在了懸崖上,眾士兵臉上露出喜色。

沙摩柯又將白桿槍纏繞起來,兩邊固定,向對面做了「好」的手勢,雖然相距只有三十米,但是喊聲,對面很難聽見。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