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248章這把彎刀給你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5日 07:57 [字數] 347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可是這有用嗎?任何戰爭,都是為戰略目的服務的,川軍在這和馬騰耗什麼?打贏了又有什麼用?

還沒等劉璋說下去,突然一名士兵來報:「報告主公,馬超突圍。」

「什麼?」

劉璋一下子站起來,眉頭緊蹙,冷聲問道:「我軍都把山谷圍得鐵桶一般,馬超重傷之身,如何突圍?」

「稟報主公,高沛將軍聽到數千馬蹄之聲,以為馬超全軍突圍,於是攔截,卻發現衝過來的是數千匹尾巴著火的戰馬,高將軍兵馬大亂,馬超率人趁機從缺口突圍。」

「高沛,看來本侯的妙算被這混賬打了水漂了。」劉璋恨聲道。

「主公什麼妙算?」法正問道。

「唉,若馬騰南下,必裹挾韓遂,兩軍南下,天水空虛,我本是要率軍繞道偷襲天水,奈何,這都能讓馬兒跑了。」劉璋遺憾地搖搖頭。

「主公不是說真的吧?」法正驚訝地看著劉璋,完全不能理解劉璋的想法,打算和馬騰在漢中前線繼續作戰就夠傻了,還去偷襲天水,是,馬騰糾集韓遂南下,天水空虛,川軍繞道,必能拿下。

可是那有用嗎?

漢中前方都是山,憑山可據險而守,可是出山也困難,天水就是一塊飛地,如果川軍真打算全面征伐雍涼,天水必取,可是現在大軍在川蜀,占著一個飛地,不但給養困難,裡面的軍隊隨時可能被西涼軍突襲。

這得是多傻的戰略,法正心道,幸好馬超跑了,要不然,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勸。

不過法正也不相信劉璋會做出這麼錯誤的戰略,攻佔天水與組建龐大草原騎毫無關係,主公應該有話沒完,只是現在馬超跑也跑了。多說無益。

…………

馬超數千軍隊分十數路逃跑,川軍不但繳獲了數千尾巴殘缺的馬匹,還俘虜了幾千人,只是馬超不知道翻了哪一座山,沒過鐵龍。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西涼八萬大軍。隨馬超返回的不會超過二十人。

留下一些軍隊鎮守上關鐵龍木台等險要,川軍大軍班師漢中。

全軍拔營,一片忙碌,西羌各部羌騎頭領與川軍達成口頭盟約。過木台向西羌草原撤退。

羌人素來恩怨分明,這次能安全撤退,必感念川軍,但是劉璋從來不信奉這種道德的束縛。

羌人恩怨分明,也服從強權。現在西涼韓遂是一家獨大了,劉璋不會相信西羌會冒著對抗韓遂的危險,完全依附自己,如果自己沒有下一步動作,西羌的歸屬,就要看韓遂的態度了。

劉璋冊封龐柔為將軍,職責是負責黃忠的漢騎和胡車兒的羌騎訓練。

…………

騎兵的馬蹄聲,和輜重車的聲音在營內營外作響。

劉璋每日的練劍完畢,擦了一把汗水。大戰之後,心情輕鬆,將佩劍扔在一旁,坐在石頭上欣賞日出。

好厲害提了大鎚站在劉璋身後,滿身大汗。

已經到了初冬。日頭東升紅如火,卻沒有溫度,大地一片清涼,關銀屏走過來。

「皇叔。」關銀屏喊了一聲。

劉璋奇怪地看著她。不滿地道:「你不是答應改口嗎?」

「蜀候。」

「你……」劉璋大為不滿。

關銀屏撲哧笑了一聲,哼道:「誰叫你先耍我的。你故意騙我,明明已經打算放龐德了,還要賺我,不算。」

「關家的人也這樣沒有信義嗎?」劉璋道。

「你不要扯上我父親好不好。」

關銀屏低頭站在一旁。劉璋向旁邊挪了一下屁股,拍了一下旁邊的位置,關銀屏猶豫一下坐了下來。

劉璋指著東方的朝陽,對關銀屏道:「你看,景象美嗎?」

關銀屏看過去,東川北脈群山起伏,綠水青山在朝陽的照射下一片金黃,遠方山巒的下方,靜靜地隱藏在未蘇醒的黑暗中,一切都顯得安靜而美麗,不由點點頭。

「荊益二州就像這朝陽一般,剛剛經歷叛亂,百廢待興,但是軍民一心,軍事,農業,文化,商業,都在穩步發展,遲早會如日方中,我也相信,遲早能照遍天下。」

關銀屏撇撇嘴,幽幽道:「日升又日落,日落又日升,世間世事,變幻無常,皇叔你在休養生息,曹操也在開疆拓土,孫權也在積聚實力,哪怕那些不入眼的關中軍閥,都在幻想自己坐大。

皇叔覺得自己是朝陽,其他諸侯未必不這麼覺得,大家都覺得自己是朝陽,可是朝陽只有一個,誰會承認自己是月亮?甚至月亮星星都不如,你們說不定都不過是黑夜的螢火蟲,一閃一閃的,第二天就不見了。」

關銀屏隨口說著,劉璋臉上陶醉的表情消失不見,低頭沉思,關銀屏看了劉璋一眼,緊張地道:「皇叔,你不要往心裡去啊,我只是隨便說說。」

「你說得對。」劉璋說道:「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傑覺得自己是普照大地的朝陽,可真正給百姓帶來光明的又有幾個,不是他們不想那樣做,一朝得勢,離苦隔世,什麼地位什麼心境,當他們真正掌權的時候,又有幾個記得曾經的心理想。

他們都是螢火蟲,我可能也是。」

劉璋轉頭看向關銀屏,關銀屏俏臉茫然,不知道劉璋要幹什麼,劉璋突然鄭重道:「銀屏,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希望你投效川軍嗎?」

「你幹嘛叫的這麼親熱?」關銀屏對劉璋用這種眼神看自己十分不習慣,猜你為什麼,你肯定不壞好心,我猜來幹什麼。

劉璋長出一口氣:「其實,我也害怕我哪天忘了自己的初衷,我已經向一些事情妥協過了,為了商業的興盛,我寬恕了一次朝臣的腐敗,雖然我下決心,只要有下次,我一定會從嚴處理。

可是誰又能保證他日,我會不會因為顧及其他,而再次寬恕,以至於無法收拾?我需要一個監督我的人。」

劉璋鄭重說道,上次叛亂結束,劉璋為了能儘快恢復穩定,那些在商業中貪污,但是沒有叛亂的官員,劉璋原諒了。

這既是為了大局,也是因為商業初期,律法不規範,是改革帶來的不可避免的附加產物。

可是劉璋心裡是難受的,這與自己初衷完全違背,作為後世人,劉璋深深知道,商業剝奪一旦形成,比現在的世族剝奪還要酷厲百倍。

商人壓榨,官員腐敗和直接在百姓頭上產生的賦稅還只是明面的東西,隱形剝削如資產與勞動分配不均,物價剝削,地方累加間接性賦稅,都是隱形的,以三國時期百姓的見識,被剝削了都不知道為什麼,還只以為是自己天生命不好。

現在遏制世族,是因為世族的土地兼并已經達到巔峰,不得不遏制,而如果讓商業腐敗達到巔峰,那自己就成了罪人了。

潮起潮落,朝興朝滅,都是規律,不能改變,但是劉璋想,犧牲了一代人,至少要多延續幾代清明政治吧,到時候再循環,也算功大於過。

而且商業興起,也可以推動華民族的發展,不用上千年的社會停滯不前,畢竟商人比世族,創造力和開拓性要強太多了。

世族現在已經完全站在對立面了,可以剪滅,可是難道以後商業興起,商業腐敗了,自己又剪掉商人階層?那自己不是瞎折騰嗎?

正因為如此,劉璋才更害怕在興商的過程中,產生無法遏制的腐敗。

而要保證這一點,就首先要保證自己有一顆清醒的頭腦,在今後,如果新政能夠繼續下去,有朝一日如果出現一種狀況。

清明的政治與政局的穩定,商業興旺相衝突的時候,自己是保守的選擇穩定和興旺,還是選擇清明的政治。

對於一個統治者,這看起來選擇很簡單,其實很難,而絕大多數當權了,沒有敵人了的統治者,必定會選擇政局穩定和暫時的興旺,而包容腐敗和剝削,向強大的腐朽階層妥協。

畢竟穩定,比什麼都重要。

劉璋不想有朝一日,自己也成為那樣的統治者,腫瘤不開刀,遲早癌症,這與自己的初衷違背,也對不起犧牲的將士和殫精竭慮的文臣武將。

「你什麼意思?」關銀屏警惕地看著劉璋。

劉璋看著關銀屏,清晰地道:「銀屏,你天性善良,對百姓存善,眼中不揉沙粒,剛正不阿,有至善之仁……」

關銀屏揉了揉腦袋,害怕被劉璋侃暈了,上當受騙。

「如果有朝一日,我因為種種顧忌,因為自己的權力,包容禍害百姓的官員,權貴,豪強,你就用這把彎刀向我進諫,我必能記得今日。」

劉璋將自己收藏那一把羌人彎刀遞給關銀屏,關銀屏看著明晃晃的彎刀,「你現在什麼都算得精,敢殺幾十萬人,敢與數萬鐵騎硬戰,有頭腦有手段有魄力,唯一沒有的就是顧忌,你會有顧忌嗎?

再說,你怎樣關我什麼事。」關銀屏悶悶對加了一句。

「如果你投效川軍,就關你的事,你總不會希望你的主公變成一個腐朽階層的守護者吧。如果你不投效。」劉璋遲疑了一下道:「你現在就可以走了,省的我看了鬧心。」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