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劉璋 其他類型

暴君劉璋

第344章草原騎(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4日 01:26 [字數] 34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而就在這時,一員黑甲漢將殺到高塔旁邊,亮出腰牌,大聲呼號:「我乃川軍上將軍魏延,你們誰是頭領?」

「我暫代頭領。」高塔一邊砍殺,一邊回答。

「立刻率領你的兵馬撤向一旁,為西涼軍讓出退路。」魏延沉聲喊道。

「什麼?」高塔,鐵托等青衣羌頭領大惑不解,這個時候青衣羌在西涼軍最後方,只有青衣羌可以遏制西涼軍退路,讓裡面川軍將被切成小塊的西涼軍分割絞殺,此時讓道,不是放虎歸山嗎?

「快點。」魏延不耐煩喊道。

「魏延,你是要背叛劉皇叔,還是瞧不起我們青衣羌戰力?」高塔怒聲道。

「沒時間與你羅嗦。」魏延突然出馬,一刀向高塔斬下,異變來得太快,高塔來不及反應,舉起彎刀格當,魏延卻直接棄了長刀,順手拔出佩劍,將高塔從馬上挾持了過來。

周圍青衣羌盡皆凜然,鐵托又驚又怒,高塔也猛然變色,大吼道:「魏延,你當真要造反嗎?」

魏延對著圍過來的青衣羌喊道:「別過來,我知道你們不怕死,也可能不怕你們的首領死,但是。」魏延對高塔道:「你叫他們讓出一條道路,保證你們和我川軍都不吃虧,否則後悔莫及。」

「如何信你。」高塔喊道。

青衣羌陣搔動,已經有西涼趁隙逃走。

「我凋身一人而來,我的姓命也在你們手中。」

高塔沉吟一下,眉頭一皺,向青衣羌兵喊道:「照他的做。」又對魏延道:「魏延,你可想好了,若你縱敵逃走,就算我們不殺你,劉皇叔也不會放過你。」

「多謝首領配合。」

青衣羌讓開一條道路,,裡面的西涼騎奪路而走,大約衝出去三千騎,魏延猛地放開高塔,大聲道:「立刻下令,兩千人封鎖後路,其餘人掩殺西涼軍逃兵,一個也不可放過。」

放了又追?高塔完全不知魏延唱哪一出,只見魏延單槍匹馬,當先殺了出去,猶豫一下,既然是川軍上將軍的命令,自己聽了,撈到好處是自己的,若有罪過,也是魏延背,何所懼之。

高塔大喝一聲,傳下魏延的命令,鐵托率領兩千騎插入後方,努力封住西涼騎逃走的方向,高塔與魏延率領騎兵向西涼逃兵追出。

「殺。」

「嗚嗚嗚。」

西涼騎士氣崩潰,在青衣羌騎的追擊下,紛紛奪路而逃,就在這時,高塔遠遠看見,從一個山口出現大軍,正是西涼騎兵,源源不絕。

高塔猛然想起,這是西涼軍的留守大軍,是在馬超的命令下,前來支援的。

而就在西涼騎冒頭的同時,西涼敗兵被青衣羌騎衝垮,向前方潰敗,與來增援的西涼騎撞在一起。

增援西涼騎大半沒上到原野,還在丈寬的山路上,被敗兵一撞,立刻大亂。

高塔終於明白魏延的意思了,如果青衣羌騎兵不讓出后陣,就要面對這支萬人騎兵夾攻,到時候不但守不住後方,還會損失慘重,魏延是要驅趕敗兵,將這支西涼生力軍擾亂,趁勢掩殺。

西涼增援騎兵在山路大亂,青衣羌騎兵掩殺,援軍未至既潰,原野上的西涼軍完全潰敗,四散突圍,原先依附韓遂和青衣羌的羌兵紛紛棄械投降。

馬鐵馬休護了重傷的馬岱馬超突圍,西涼軍在整個原野上奔命。

川軍終於取得絕對優勢,一雪半月之前的潰敗之恥,全軍向西涼騎掩殺,青衣羌兩千騎兵太過薄弱,被西涼騎沖開,上萬騎向山口逃跑。

青衣羌四千騎兵正在追擊前方潰兵,高塔一見後方大量敗兵湧來,大急,對魏延道:「上將軍,如何是好?」

魏延面色一沉,凝重道:「首領,如今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繼續追下去,追死為止,一旦停下,後面的潰兵就能將你們粉碎。」

高塔心一跳,再看了一眼魏延面色,魏延焦急而憂慮,咬咬牙,大聲道:「好,追,全軍追殺。」

青衣羌騎向前方的潰兵追去,潰兵攪亂西涼援軍,後面的西涼大股敗兵緊跟在青衣羌之後。

…………「參見漢大將軍劉皇叔。」

一眾羌人頭領向劉璋跪拜,這些羌騎部落基本是依附韓遂和中立的,本來就並不是願意隨馬超南下,如今潰敗,怎麼可能一起送命。

「我等被馬超脅迫,冒犯劉皇叔,還請皇叔恕罪。」一眾首領惶恐地道。

「眾位首領客氣。」劉璋帶著親兵騎馬到了眾首領面前,望著前方如潮湧動的大軍,「眾位首領攜草原之師,犯我漢土,本罪不容恕,但是本侯念在你們被馬超脅迫,青衣羌之事,本侯瞭然,不會追究。

但是,你們必須明白你們自己的處境,今曰你們棄暗投明,脫了馬超控制,馬超會甘心嗎?馬超號神威天將軍,如果他回到西涼,會怎麼辦?」

「皇叔的意思是?」

「蒼狼,對獵物窮追不捨,斬盡殺絕。」劉璋冷聲道。

眾首領互相看一眼,立即捶胸行禮:「我等這就去取馬超首級。」

眾首領上馬,匆匆集合自己的部曲向馬超殺奔而去。

劉璋看著羌騎遠去,沉聲下令:「楊任,黃忠。」

「在。」

「率領步軍隨羌騎之後,追殺西涼軍。」

「是。」

「胡車兒。」

「在。」

「收攏殘餘羌騎和投降西涼騎,與我們的騎兵混編,組建騎兵,並收攏戰馬。」

「是。」

劉璋對胡車兒道:「記著,對先零羌諸羌和西涼騎,強制收並,對未依附馬氏西涼騎,採取自願收並,但是,講清楚我們的好處。」

胡車兒笑道:「放心吧主公,羌人崇慕漢化,我們又是爵位又是厚祿,嘗到好處,誰願意回草原與天搏命。」

這時,一支小部隊開了過來,魏延下馬伏拜:「魏延參見主公。」

「魏延,你好大的膽子。」劉璋緊皺眉頭,冷然看著魏延,厲聲道:「大戰激烈,為何救援遲緩。」

「主公容稟。」魏延夯聲道:「末將本是要在西涼軍突入中軍時救援,但探馬來報,西涼萬騎來援,如果末將救援,必被兩面夾擊,八千步兵精銳頃刻覆滅,末將是在等西涼援軍剛剛進入戰場,立刻發起攻擊,西涼軍兩軍相合,必亂。」

「有些道理,那如果在西涼援軍未進入戰場,本侯中軍就已經被破,你怎麼辦?」

魏延拜道:「末將不願徒加傷亡,就算主公中軍在西涼援軍來之前被破,末將八千步兵加入戰場也於事無補,反而是主公大敗,向陽平關撤退,西涼軍合二為一,末將再殺出,可掩護主公撤退,西涼軍被步兵纏繞,又被突然攻擊,主公或可在西涼騎兵追到前,重新布防陽平關。」

「精打細算,那要是本侯死在戰場呢?」劉璋伏低冷冷盯著魏延,眾將都看向魏延。

魏延抬頭看了劉璋一眼,眼眸中閃過一絲驚慌,低下頭,無言以答:「請主公恕罪。」

「我現在不是要治你的罪,你的表現本侯看在眼裡,打張任旗幟,銅鑼鼓噪,震懾西涼軍,輕易擊潰西涼軍援軍,還將青衣羌夾在了敗兵中間,以死為我川軍作戰。

你雖然最後出現,但西涼軍全軍崩潰,你功不可沒。

可是,本侯現在不關心這些,我只問你,魏延,如果本侯將死,你來救援你也會死,你會不會救援?」

劉璋的最後一句話,每個字清晰傳進魏延耳中,魏延跪拜在地,沉默良久,抬起頭拱手道:「末將必拚死救援。」

「哈哈哈哈哈。」劉璋看了魏延一眼,突然爽朗大笑,坐正身體,看著遠方道:「好,我相信你,但是請你記住你今天的話,江陵第一次,今天是第二次,如果有第三次,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投敵,要麼,自裁。」

魏延跪在原地一動不動,良久雙手伏拜:「末將終生不會背叛主公。」

「好了,不用拜了,說說,你其他軍隊到哪兒去了。」劉璋看到魏延帶出來的兵力很少,只是銅鑼手很多,旗幟打的多,在山林里看起來就很多。

魏延站起來拱手道:「末將沒想到西涼軍有軍突然反叛,有了他們,末將的步兵就沒什麼用,於是我將兵馬分成兩隊,一隊兩千人鼓噪吶喊,一隊六千人,直襲西涼軍大營,現在應該西涼軍大營已毀,六千軍隊進入鐵龍。」

劉璋一皺眉,看向魏延:「你說你的軍隊現在去鐵龍布防了?」

魏延應道:「是。」

劉璋騎在馬上沉默,側頭問法正道:「孝直,你說魏延的六千步兵能擋住西涼敗軍嗎?」

法正分析了一下:「很難啊,雖然魏延的步兵都是我軍精銳,還有兩千主公的東州親兵,就算硬抗騎兵也不懼,但是畢竟人數太少,又沒有守城物資,西涼敗軍只要人數夠多,很容易衝破的。」

「也就是說,能否守住,全看我們追擊的效果,只要追殺得好,西涼軍就能被這六千兵卡在鐵龍到陽平關之間。」

「主公待如何?」

q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暴君劉璋目錄 下一章